第78章 幻神术

    “葵水极光斩!”墨蛟王蓦地一声暴喝,手中巨大的幽蓝弯刀化作几十丈的匹练刀芒,朝远处的陈汐一扫而去。

    “他的武道修为才只达到天人合一境界而已,却能挡下自己的一招飓风碎空,明显真元修为已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看来不能与之硬碰硬了。”

    陈汐眼眸一凝,施展神风化羽遁法,纵身连续跳跃,躲开墨蛟王狂暴一击之后,身如犹如一抹浮光一般,在四周腾挪转移,手中的庚金剑竹如同疾风掠影,朝墨蛟王周身要害刺去。

    只缠不打!

    墨蛟王的真元太过浑厚,他本体又是一头异种蛟龙,所拥有的真元起码得有紫府八星的水准,在这种情况下,与之硬碰硬无疑是最愚蠢的做法。

    叮叮叮……墨蛟王舞动葵水极光刀,幽蓝宽阔的刀面把一切攻击悉数挡住,他的速度比不上陈汐,刀法也没有陈汐的剑法速度快,但凭借自身的雄厚实力,却是游刃有余地化解着从四面八方奔袭而至的攻击,神色轻松之极。

    “没用的,我墨蛟一族本就防御极强,你这点攻击力虽蕴含着剑意,但充其量也只能给我挠痒痒。”

    墨蛟王不屑大笑道:“并且,你这样做极为耗费真元,时间越长对你越是不利,与其苦苦挣扎,倒不如痛痛快快地被我一刀砍下头颅,岂不是更好?”

    陈汐闭嘴不答,只是加快庚金剑竹的攻击速度,加快身法的变换腾挪,像一只扑火飞蛾,执拗坚定。

    “真是个死心眼的小家伙啊,哈哈哈。”墨蛟王笑得愈发猖狂,他似乎已认定陈汐已是黔驴技穷,困兽犹斗。

    刷!刷!

    陈汐充耳不闻,凭借着神风化羽遁法,犹如鬼魅,化作一道弧线,再次袭向墨蛟王。

    二者已经交手多次,已大致明白对方的实力,陈汐的剑法身法极快,但在修为上却被墨蛟王完全压制,一时之间成了僵持局面。

    “没用的,别挣扎了,有意义吗……啊!大哥你怎么来了?”

    墨蛟王正自猖獗大笑,蓦地视野中出现一个黑袍宽衣,眼神碧油如火把的中年,赫然就是鲲鹏王展锋。

    不过,令墨蛟王奇怪的是,鲲鹏王神色漠然,仿似没有看到自己一样,一言不发。

    怎么回事?

    刷!

    一抹冷厉的剑芒突兀出现在瞳孔中,越来越大,其上凝聚的森然杀意彻底惊醒了墨蛟王。

    不好!中了这家伙的幻术!

    生死对战,稍有晃神就能分出胜负,墨蛟王意识到危险时,陈汐手中的庚金剑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袭而来。

    咔嚓!

    骨骼脆断,一条胳膊夹着飞洒的血花跌落出十几张外。

    陈汐见此,却是暗叫一声可惜。

    刚才他故意只缠不打,示敌以弱,就是为了令墨蛟王放松警惕,然后只需以神魂攻击之法“幻神术”在墨蛟王的心神上破开一丝破绽,便可借机斩杀于他。

    然而令陈汐没想到的是,墨蛟王的反应极快,幻神术甫一施展,便被他察觉,自己必杀的一剑也只削断了对方的一条胳膊。

    不过,即便如此,也足以令墨蛟王的实力削弱大半,毕竟他不是神魔炼体流,不能断臂重生。断臂一丢,除非寻觅一些生死人肉白骨的无上妙药,否则这辈子再无生出一条胳膊的可能。

    “神魂攻击之法!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掌握的秘术还挺多的!”墨蛟王挥手止住断臂血液,面色苍白中透着怨毒狰狞之色,“今日就暂且先放过你……”

    说话时,他抓起地上断臂,转身就朝远处的灰色浓雾奔去。

    神魂攻击秘术神秘莫测,威力强大,并且极为罕见珍贵,非底蕴古老的大门派大宗族,根本就不可能拥有。

    断了一条胳膊,本就削瘦了墨蛟王近半的实力,此刻又担心再遭受陈汐的神魂攻击,他也只能选择逃跑。

    “想走?给我留下吧!”

    眼见墨蛟王就要逃离自己视野,陈汐心中一动,右手上已是虚托紫铜玄重峰,滴溜溜旋转着,飞至半空。

    嗡!

    一抹紫色的光华,瞬间笼罩百丈范围。墨蛟王身处其中,逃奔的身形一滞,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重力空间!

    紫铜玄重峰最神奇的便是,能够以自身的紫煞磁力形成的重力之场,在紫煞磁力的笼罩下,犹如身负重山,深陷泥沼,速度能快才叫怪事。

    “紫铜玄重峰!”墨蛟王失声惊呼,“该死,这宝贝怎会落入你的手中?”

    咻!

    陈汐却是避而不答,心中一动,一把玄冥飞剑飙射而出,犹如一抹电芒掠空,瞬息来到墨蛟王面前,寒光一闪,在其来不及发出一声临死前的惨呼时,头颅便即被干净利落地割掉,血水从脖颈间喷射而出,尸体随之轰然倒地。

    “好厉害的幻神术,若是配上敛息无踪决,必然是暗杀偷袭之第一等利器!”陈汐收回紫铜玄重峰,看着地上碎烂成肉泥的墨蛟王,心中暗自惊叹不已。

    没有再感慨,陈汐当即开始搜集战利品,一把葵水极光刀,黄阶上品;一根白玉般泛着柔和光泽的独角,墨蛟王乃是异种蛟龙所化,其独角可解百毒,更是用来炼制法宝的绝佳材料,价值不菲。

    还有一个储物手镯。

    储物手镯内不仅有着诸多的灵木矿石,还有三把灵气逼人的兵刃,令陈汐惊异的是,这三件兵刃他都认得!

    端木泽的七星鎏虹剑,杜清溪的青莲太乙刀,以及宋霖的天罗钩,三件法宝都是黄阶上品行列。

    “看来他们的确落入了鲲鹏王手中啊,自己得抓紧时间救助他们,听墨蛟王刚才所说,那鲲鹏王和青蟒王似乎正在炼制丹药,可千万别耽搁了救人时间。”

    陈汐想了想,快速收起所有东西,目光不经意一瞥,却在那一滩血腥碎肉中看到一个令牌,似铁非铁,似玉非玉,拿在手中,只见上边云纹密布,烟雾流转,透着一股神秘的符纹气息。

    “嗯?这好像是……这座阵法的阵令!”

    陈汐心中一喜,他正自头疼该如何从这座千幻迷踪阵中走出,却不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有了这枚阵令,完全可以在这座阵法中来去自如。

    “看来这座大阵也并非是掌控在墨蛟王手中,也幸好如此,若是他全力发动此阵,恐怕我早已扛不住了……”

    一边思索,陈汐一边朝阵令中灌注一缕真元,脚步朝前迈出,已是走出了大阵,只见四周碧山巍峨,花木丛生,已是回到了啸月岭半山腰。

    “不好,这人类少年出来了!”

    “赶快去禀告大王!”

    远处正有一队妖类在巡弋,看见陈汐从阵法中走出,不由微微一怔,随即便似是想起什么,勃然色变,大吼大叫着朝远处一溜烟奔去。

    陈汐纵身一跃,探手抓住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妖,扼住其喉咙,冷冷问道:“那些人类修士关押在哪里?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在……在……山腹之内。”小妖吓得面容惨淡,两股颤颤,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砰!

    随手打晕这家伙,陈汐抬眼望了望山峰高处,便即施展神风化羽遁法,飘渺似风烟般,消失在原地。

    山腹密室内,熊熊的碧绿火焰在升腾喷吐,巨大鼎炉上空,那九团数百种天材地宝炼化的光团,此刻已浓缩成婴儿拳头大小,晶莹剔透,宛如水晶,散发着一股股令人心醉的清香。

    “墨蛟这家伙怎么还不回来,罢了,炼丹要紧,青蟒老弟,抽取血液和魂魄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身穿宽大黑袍的鲲鹏王声音尖细地骂了一声,随即朝身旁的青蟒王吩咐道。

    “大哥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青蟒王拱了拱手,当即起身,步伐蜿蜒曲折,却是奇快无比,眨眼已是消失在石屋中。

    “唔,我记得那些人类中,有两个漂亮至极的女修,我要不要做点什么呢?”走在幽邃阴暗的山腹通道上,青蟒王双手负背,白净无须的脸颊上浮起一丝诡秘的笑容。

    片刻之后。

    青蟒王来到山腹一处阴森可怖的石屋内,一根根粗壮的铁柱遍布整个房间,正有一名名男女被捆缚在其中的八个铁柱上。

    他们浑身无伤无痛,但却一个个神情惨淡,精神萎靡,眸光呆滞,仿若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

    若是陈汐在此,就能够发现,这八人中赫然有杜清溪、端木泽、宋霖三人!

    “各位人类道友,咱们又相见了。”

    青蟒王负手走进来,笑吟吟瞟了一眼捆绑在铁柱上的八人,尤其是看到杜清溪时,眼眸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暴虐贪婪的**。

    在青蟒王说话的时候,被捆绑在铁柱上的八人抬起头,萎靡惨然的脸颊上皆露出仇恨之极的神色。

    “恨有什么用呢?真元被禁,你们已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如果我乐意,挥手间就可以夺取你们的性命。”

    青蟒王笑吟吟说道,目光却是一直紧盯着杜清溪,在他眼中,杜清溪神情虽憔悴,但那如画眉目,清丽的脸蛋仍旧是那么的清艳动人,令他食指大动,忍不住凑上前去,伸手朝杜清溪的脸蛋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