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墨蛟王

    “这明显是一座入阶阵法,也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这南蛮深山中还有一位符阵师级别的妖修么?”

    陈汐不敢大意,眼前这座大阵虽只是一个迷雾幻阵,但谁知道其中是否暗藏杀机?此刻这座大阵明显还没有完全发动,否则自己绝不会像现在这般没有压力。

    “必须破阵!”

    “若等到阵法发动,自己的处境必然已变得危机重重!”

    时间紧迫,陈汐操纵着强大的神魂念力,犹如一根根触手一般,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幸亏他的符道根基扎实无比,又对符道的领悟力极为惊人,否则也根本不可能从星辰秘境中走出来。此刻静心体悟之下,倒也令他抽丝剥茧一样的发现许多玄妙所在。对阵法一道也是有了诸多领悟。

    “嗯?”陈汐忽然感到一阵心悸。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嗡嗡的咆哮隆隆传进了大阵中:“孩儿们,去!杀了那人类少年!”

    “杀!”

    “杀!”

    伴随着一阵阵疯狂嗜血的大叫声,忽然,远处的大雾倏然从中间分开,犹如开启了一扇“门”一样,随即如同潮水般的大妖小妖轰然涌了进来。

    握着双叉的狼妖、提着铁棍的熊妖、背生双翅的蝙蝠妖……一个个神情疯狂狰狞,嘶吼咆哮着向陈汐冲来。

    见此,陈汐反而松了口气,这些大妖小妖才最高的才只有先天境界,不过由于数目众多,他也不敢稍有大意。

    紫府之境,虽说能够横扫一切先天修为,但身处千军万马之中,尤其是不能飞遁于空的情况下,乱枪乱刀没有眼睛,偷袭阴招也是不断,没有哪个紫府修士敢保证全歼百倍千倍于自己的敌人。

    不过,陈汐早在先天境界时便已能够碾压同等境界的存在,如今不仅进阶紫府之境,武道修为也已臻至道意境界,也是不惧这种人海战术。

    刷!

    如同游龙入海,灵鹤归巣,陈汐身影如风,迎头朝那些大妖小妖杀去。

    扑哧!

    陈汐一剑刺入一个蓝发鱼妖的鳞甲之中,把他的心脏此处了一个孔,随即身影一晃,躲开几个偷袭的妖类,反手一剑划出,又有五个妖类的喉咙被割破,血流如注。

    挥剑!

    杀妖!

    躲避!

    再挥剑!

    陈汐冲入妖群中,身体有如渺无踪迹的疾风,庚金剑竹似流星泼洒,气息惨烈,气势越来越锋利,砍瓜切菜似的横冲直撞。

    他不敢稍有犹疑,不敢在同一个地方停顿一秒,纯粹下意识地腾挪转移,像一头冲进沙丁鱼群中的鳗鱼,搅乱四周,搅乱战局,借着一切混乱来避免被包围困住。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些冷枪暗箭如同伺机在一侧的毒蛇一般,精准地命中陈汐,幸好他的炼体修为已有先天圆满境界,倒也没有收到伤害。

    这也令陈汐的神经愈发紧绷起来。

    最为磨练人意志的战斗,无疑是在沙场上搏杀,面对千军万马,刀剑丛林无所畏惧。一人一剑,面对妖类大军的厮杀,孤军奋战,考验的便是勇气、智慧、力量!

    噗噗噗噗……浓稠的血液一股股飙射而出,遍洒半空,扑鼻的血腥浓郁的快要化不开,惨烈至极。

    啊!啊!啊……凄惨如鬼泣的吼叫此起彼伏的响起,一头头大妖,在自己剑下消失,每一个妖类被自己刺死的时候,陈汐的杀意就更锋锐凌厉,犹如一柄正在被磨练得锋芒毕露的宝剑。

    犹如一尊死神,不停的收割着生命。

    陈汐的没有受到血腥的刺激而疯癫,没有对那些惨死剑下的大妖产生怜悯,意识冷静之极,犹如冰霜剔透。

    “嗯?”

    陈汐似是察觉到什么,霍然扭头,一抹弯刀,残月一般出现在瞳孔之中,如鬼神突然从幽冥之中爬出,气息恐怖幽冷。

    此刻他正陷入六个大妖的围攻之中,原本一剑便可破开困局,然而随着这一抹弯刀的出现,却硬生生把他逼入两难之地。

    躲避弯刀,就要遭受六个大妖的攻击,反而来则又会遭到弯刀斩杀。

    不得不说,这个偷袭者对战局的把握极为精准,在一瞬间已把陈汐刚才拼杀出来的优势化解,瞬间陷入绝境。

    似乎……已经是个解不开的死局。

    “终于抓到这一丝机会了啊,这小子的确棘手,可惜还是要死在我墨蛟手中。”远处,光头独目,身材魁梧粗壮的墨蛟王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瞳孔里尽是残忍狰狞之色。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便即僵固。

    异变发生了。

    咻咻咻咻咻咻……八柄幽寒锋利的飞剑蓦地出现在陈汐身体四周,恰似电抹穿云,眨眼间已割掉周围六个大妖的头颅。

    几乎在飞剑出现的同时,陈汐手中庚金剑竹一招长风破浪,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狠狠斩在迎头而至的弯刀上。

    铛!

    刀剑相交,发出一声刺耳欲聋的尖利声音,而后陈汐借着这股相撞的力量,身子如风掠影,飘飘然已退后数十丈距离。

    “这等实力也算不错,你们后退,我来招呼招呼这位人类小朋友。”

    低沉嗡嗡如闷雷的声音,从远处响起,陈汐这才发现,一个光头独角的魁梧大汉,手握幽蓝弯刀,正自朝自己走来。

    那幽蓝弯刀,如一泓湖水一般,又长又宽,刀刃寒光流转,足足有六尺长,简直能跟长戟相媲美了,不过刀刃要更宽。

    哗啦啦……那些大妖小妖早已被陈汐杀得吓破了胆,闻言,如蒙大赫一样,纷纷撤离,留下满地血水横流的尸体。

    场中只剩下陈汐和墨蛟王。

    “庚金剑竹?我这葵水极光刀可是黄阶上品法宝,竟然砍不断一截未经炼制的庚金剑竹,真是一件好宝贝啊。”

    墨蛟王目光一扫陈汐,当看清楚陈汐手中的长剑模样,眼神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炽热贪婪之色。

    陈汐也在打量墨蛟王,八柄玄冥飞剑滴溜溜飞舞在身体四周,紧握庚金剑竹,心中无比谨慎,因为从墨蛟王身上他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霸道凶残,气息之强横,似乎要比雷鹰王还要更胜一筹。

    这家伙应该就是墨蛟王,那头据说在月亮湖修道五千年之久的蛟龙!并且这家伙头生独角,明显也是蛟龙一族中的异类,实力恐怕要更加强悍。

    “唔,你叫陈汐?让我想想,我好像之前就听过你的名字……”墨蛟王似是想起什么,想了想,这才一拍脑袋,叫道,“我抓的那些人类修士中,好像有几个家伙谈论过你,原本还打算抓你呢,毕竟炼制血灵造化丹还缺少一个人类修士,想不到你竟然送上门来了,哈哈哈。”

    陈汐一怔,难道是杜清溪他们?

    “杜清溪、慕容薇、苍滨、端木泽……这些名字你应该知道吧?”墨蛟王神色戏谑,悠悠说道。

    陈汐沉默不言,脸色却是愈发冰冷起来,果然,果然这些妖王要拿他们炼制丹药,俞浩白并没有骗自己。

    “你大概还不知道什么是血灵造化丹吧,嗯,其实很简单,就是拿你们人类修士的血液和魂魄为主药,配合一些天材地宝炼制出的神奇丹药。”

    墨蛟王舔舐了一下嘴巴,森然笑道:“而你来的很巧,我们正打算抽取那些人的血液和魂魄呢,加上你一个,恰可以补足九人之数,再好不过了。”

    “这墨蛟王明显是要激怒于我,并且还在故意拖延时间,自己可千万别上了他的当,杜清溪他们不是还没死吗?斩杀了这头墨蛟,再去救出他们就行了!”

    想到这,陈汐抬眼望向墨蛟王,胸腔间已是杀机迸射。

    “这小子心智不错啊,看来黑猿和雷鹰死在他手中,倒有可能是真的。”墨蛟王注意到陈汐的神色,不由心中一凛。

    便在这时——“死!”

    陈汐施展神风化羽遁法,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肆虐狂暴的飓风降临,笼罩着数百丈的范围。

    风声呜呜呼啸,锋利如剑刃,一时之间万千剑刃仿似瓢泼大雨,隆隆席卷向对面的墨蛟王。

    嗤啦!

    虚空仿似被割破,这狂暴的飓风蕴含着道之意境,以剑法施展出,就化作了凌厉无匹的剑意,如风似电,摧枯拉朽,威力极为惊人。

    “找死!”

    墨蛟王呆了呆,似是没想到陈汐说动手就动手,面色一沉,大步朝前一跨,手中葵水极光刀在一瞬间劈斩出成千上百的凝实刀芒,仿似一枚枚幽蓝色的残月,声势浩荡,飙射而出!

    轰!轰!轰!

    蕴含一丝风之道意的凌厉剑芒,轰然撞上那些幽蓝如残月的万千刀芒,隆隆爆炸声轰然四散。那狂暴无匹的气浪撕裂地面,裂开一道道触目心惊的巨大沟壑,周围百丈内的浓浓黑雾更是被席卷一空,视野也变得清晰起来。

    “竟然是剑意!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能把武道修为臻至如斯境界,真是让人不爽啊!”墨蛟王蹬蹬蹬连退三步,诧异地看了一眼陈汐,随即浑身气息暴涨,面色狰狞道:“可惜,你的修为太过薄弱,这等力量怎可能伤的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