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巧遇故人

    “这座宫殿建在悬崖峭壁一侧,以此推算,这个地洞应该是通往一侧的山腹之内才对。”陈汐想了想,小心走入其中,他倒要看看,下边究竟是什么地方,刚才说话的是人是妖。

    在阴暗潮湿的狭窄路径足足走了近一刻钟,陈汐才来到一处空阔的地方,光线阴暗,只在四壁上悬挂着零星几盏昏黄苗小的鲛油火登。

    阴暗、潮湿、窒闷,整个空间充满令人作呕的死气,还夹杂着一些浓郁扑鼻的血腥味道,环境极为恶劣。

    这里明显是一个牢狱!

    陈汐目光一扫,便看到百丈外的地方,有一个个逼仄的石屋,石屋大门是一根根粗如人腿的黝黑铁柱,把石屋封得严严实实。

    “可恨!这雷鹰王狡诈无比,若非他突然祭出那重力流转的紫色山峰,我怎可能被关押在此?他死了最好,说不定咱们还能得救呢。”

    “柴大哥说的是,也不知刚才跟雷鹰王对阵的家伙究竟是谁,若能仗义援手救走我两人,那是最好不过了。”

    似是没有察觉到陈汐的到来,一阵低沉的交谈声在阴暗的石屋内响起,犹如地底老鼠在窃窃私语一般。

    然而当听清楚这两道声音,陈汐心中却是一震,低声喝道:“柴乐天,俞浩白?”

    “谁!”“是谁?竟然认得柴某,莫非也是同道中人?”石屋内传出两声惊呼,竟似是激动万分。

    果然是这两个该死的东西!

    陈汐眸中冷光一闪,在南蛮冥域的时候,柴乐天处处为难于他,更是从背后偷袭,在他猝不及防之下,已被抛进了赤炎山脉的深渊之中,若非他肉身已臻至先天境界,恐怕早已跌得粉身碎骨了。

    这段仇恨他时时刻刻记在心中,又怎么可能忘记?在跌入深渊那一刻,他便已发誓,此生一定要斩杀了这卑鄙无耻的家伙。

    而此刻,能够在这里遇到被困在石屋中的柴乐天,简直就像上天的恩赐一样,令陈汐不得不感慨,还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不好!是陈汐这家伙!”

    “啊,怪不得呢,听着声音如此熟悉,等等,陈汐?怎么会是他?”

    石屋内,柴乐天和俞浩白似是认出陈汐的声音,大叫出声,两人此刻皆是衣衫褴褛,面容憔悴不堪,伤痕累累的身上皆困着一条紫光流转的粗长锁链,模样皆是凄惨无比。

    陈汐来到石屋前,当看清两人模样,心中也不禁一惊。

    这两人一个是星罗宫的亲传弟子,其老祖更是南疆声名赫赫的冥化境大修士,身份尊贵背景强大;一个是龙渊三大学府之一的万云学院的学生,俊雅秀气,同样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如今两人却沦落进这暗无天日的牢狱中,模样凄惨,犹如乞丐,怎能不令人惊奇?

    不过惊奇归惊奇,陈汐心中的杀意却是有增无减,好不容易抓住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可是决不会错过。

    哗啦!

    陈汐手持庚金剑竹,如削豆腐一样,展开石屋外的精钢栅栏,抬步走了进去。

    “你要干什么!陈汐,咱们都是同道中人,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俞浩白面色骤然一变,连连叫道。

    “哼,你不能杀我,一个破落家族的废物罢了,杀了我,不但你要死,跟你有关系的人统统都得死。当然,如果你现在救了我的话,我非但既往不咎,还会赐予你天大的好处,如何?”柴乐天直至此刻,依旧保持着高人一等的姿态,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屑和自信。

    陈汐一怔,看向柴乐天的目光带着一丝奇怪,实在想象不到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这家伙竟然还是这幅嚣张跋扈的嘴脸,是蠢?还是装糊涂呢?

    “陈汐,柴道友说的不错,你多考虑考虑吧,柴道友的老祖可是一位冥化境大修士,而我出身万云学院,你何苦得罪我俩呢?”

    见陈汐沉默不语,俞浩白还以为他害怕了,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声音中已是带上一丝无法言喻的优越感来。

    陈汐的确没有说话,并且依旧不打算说话,他只是挥动手中庚金剑竹,干脆利落地砍掉了柴乐天一只手。

    在柴乐天的痛苦呼声还没有传出之际,陈汐已把那只断手狠狠塞进柴乐天的嘴巴,痛呼变成闷哼,血水从嘴中流了出来,沾满胸襟,疼得匍匐在地瑟瑟发抖起来,模样异常可怖。

    “你……你……”

    俞浩白被陈汐突然的一击打懵了脑袋,尤其是看到柴乐天叼着自己的断手的恐怖模样时,再也忍不住发出想要大呼出声,却害怕陈汐也一剑斩掉自己的手塞进嘴巴。

    “我问你答,否则我杀了你之后,再问柴乐天。”陈汐冷冷说道。

    俞浩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他彻底怕了,陈汐的狠辣无情,动手时的干脆利落都令他感到来自心底深处的恐惧。

    “杜清溪他们在哪里?”陈汐问道,他本以为杜清溪几人也有可能在这里,但用神魂念力搜索片刻,却是除了柴乐天两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好像是被鲲鹏妖王抓走了,据说要拿他们炼制什么丹药。”

    俞浩白答道,见陈汐神色不善,他心中一颤,连忙继续答道:“这是真的,不过他们应该还没有死,因为炼制那丹药,好像要凑齐一定的紫府修士,他们才只抓了八个人,似乎还差许多。”

    “既然如此,你们两人为何会被关押在这里?”陈汐追问道,俞浩白的回答极为含糊,他只能相信一半。

    “那雷鹰王打算用我两人的魂魄和血液,来炼制他的山峰宝物,所以才会把我两人关押在此,日日拷打折磨,目的便是逼出我俩的滔天怨气,好增强宝物的威力。”俞浩白似是想起不堪的回忆,神色狰狞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苏娇他们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鲲鹏妖王抓的那八人中,好像也有苏娇他们一伙的。”

    “对了,你们这么多人,怎会被几个妖王抓住的,据我所知你们个个都有紫府修为,联手一起的话,足以灭杀任何一个妖王的。”

    “我们是分散开的,莫名其妙地从南蛮冥域中出来之后,我就一个人出现在这南蛮深山中,然后就被雷鹰王抓到这里,也遇到了柴道友。”

    “各个击破?应该是如此……”

    陈汐陷入沉思中,“如今七大妖王已被我斩杀两个,还有其他五位妖王,也不知这鲲鹏妖王的实力究竟如何,听木奎说,好像这家伙的实力仅次于玄睛老鼋王,跟青丘狐王是同一级别的高手……”

    “我知道的都回答了,陈汐,求求你放过我吧?”俞浩白蓦地跪倒在地,可怜巴巴说道:“咱们无冤无仇,要杀,你也应该杀了柴乐天,是他一手把你丢入深渊之下的,我,我可没有任何得罪你……啊!”

    刷!

    一抹剑光闪过,俞浩白的头颅径直飞洒半空,临死时似乎兀自不敢置信,陈汐竟敢这么做,“不杀了你,谁知以后你会如何坑害于我?”陈汐摇了摇头,俞浩白为了活命反复无常,把一切都推倒柴乐天身上,就像墙头草一样,这样的人最是可恨,也最是留不得。

    “噗,咳咳咳咳……”

    旁边,柴乐天费劲全身力气终于把嘴中的断手吐了出来,看了一眼俞浩白的无头尸体,他面色已是灰败一片,剧烈咳嗽着说道:“你不能杀我,只要我死了,我柴氏老祖一定会知道是你干的……”

    刷!

    又是一道寒光乍起,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这阴暗潮湿黑暗的山腹牢狱内,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杀了柴乐天和俞浩白之后,陈汐略一休息,便即返回抱月山。

    “鲲鹏大妖欲要拿杜清溪他们炼制丹药,他们即便活着,处境也必然危险之极,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看来我得抓紧时间了。”

    一路思索,陈汐很快便即回到抱月山。

    洞府中,木奎看到陈汐回来,惊喜若狂,颤声道:“前辈您终于回来了,害得小的我担心好久啊。”

    “担心什么,雷鹰王已经被我杀了,暂时应该会安静一阵子。”陈汐盘膝坐在蒲团上,说道:“我要闭关恢复体力,你帮我护法。”

    “前辈安心修炼,小的这就离开。”

    嘶!

    木奎匆忙走出洞府之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震惊,倒吸一口凉气,陈汐前辈又斩杀了雷鹰王?

    “与黑猿王战斗,我的优势是武道修为超出他一大截,修为上却是远远不及他深厚,若非我手中的庚金剑竹恰克制那些冤魂厉鬼,恐怕胜负还很难料。”

    “雷鹰王修为比之黑猿王还要高深,可惜机心太重,总想用一切办法令自己拥有绝佳优势,少了勇猛上前的魄力,虽布置下千鹰大阵,又有紫铜玄重峰在手,但在自己敛息无踪决出其不意地的偷袭下,却是根本没发挥其作用,自然必败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