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战黑猿王

    亡魂大冒的木奎尖叫出声,飞也似地朝洞府的方向奔去,这一刻,他只有把一切希望寄托在陈汐身上,哪怕这种希望是那般的渺小。

    洞府的大门紧闭,但木奎已顾不得其他,推门而入,焦急大叫道:“陈汐前……”声音戛然而止。

    他这才发现,洞府内空荡荡的,竟是没了陈汐的踪迹。

    陈汐前辈他……难道早就逃了?

    木奎失魂落魄,噗通一声坐倒在地,面若死灰,喃喃道:“也是,被两个妖王和这么多大妖包围着,陈汐前辈一个人,除了逃跑还能有其他的活路吗?”

    “你没想着自己逃吗?”

    “自己逃?对啊,我怎么没想着自己……”木奎话说到一半,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望着身前犹如凭空出现的身影,声音颤抖道:“前辈,您没走?”

    “交给我了,你若察觉不妙,还是早早离开。”

    陈汐点点头,刚才他正在修炼敛息无踪决,气息皆无,身影如同透明一样,木奎自是发现不到他。

    “我哪能这么做,我可是说过,要跟随前辈身边一辈子的!”木奎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神色虽惊惧,但却透着一股坚定执拗的味道。

    陈汐不由动容,却是根本没想到木奎竟说出如此一番话来,当即认真说道:“我让你逃就逃,只要活着,比什么都更重要。”

    说着,陈汐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木奎,“这里边有我修炼的一部炼气功法,你且收下。”

    “前辈……”

    木奎望着手中的储物袋,不由一呆,心中涌出一抹无法言喻的感激,再次望去时,陈汐已消失在洞府中。

    “前辈放心,我不但要好好活下去,而且要变得更强!”洞府中,木奎喃喃自语,脸上涌出无尽的坚定之色。

    “出来了!”

    “那人人类修士出来了!”

    远处的一众妖类中,蓦地想起一阵阵惊呼,随即目光齐刷刷落在同一个地方,那里,正有一个少年踱步而来。

    少年身材瘦削峻拔,面容清隽,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股飘然出尘的气质,卓尔不群。

    “你便是陈汐?”高空上,黑猿王袁通猛地一声大喝,声若雷霆,震得附近所有妖类都是浑身一颤。

    “你觉得呢?”陈汐冷冷反问道,心中却是暗自一惊,雷鹰王怎么也来了?

    黑猿王绿袍白发,雷鹰王紫氅冷眸,又是立在半空中,他甫一从洞府中走出,便注意到两人,自是能猜出两人的身份,不过雷鹰王的出现,还是令他感到一丝凝重。

    两个紫府境妖王……看来事情棘手了,陈汐暗自戒备,强大的神魂之力覆盖四周,不敢有丝毫懈怠。

    “哼,在我的地盘上还敢如此说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先看看这是什么吧。”袁通嘿然冷笑一声,右手举起,手中已是多出一颗头颅。

    这颗头颅面目狰狞扭曲,似是含着无尽愤怒,拎在袁通手中,兀自还滴答洒落着血水,看起来极为可怖。

    “熊罴!”

    陈汐眸光一凝,他对熊罴的印象并不算有多好,但他却极为敬佩熊罴为其弟弟报仇的勇气和决心。

    此刻,看着熊罴头颅上愤怒不甘的表情,陈汐心中又是内疚又是愤怒,因为那根庚金剑竹,他早已答应熊罴,有朝一日会斩杀黑猿王为其弟弟报仇,谁想熊罴此刻竟会惨死在黑猿王手中?

    该死!

    一股炽热如熔浆的杀意在陈汐心头升腾,神色变得冰冷之极。

    蓬!

    黑猿王五指用力,手中的头颅碎裂成末,血水遍洒空中,“哈哈哈,愤怒了吗?谁让这家伙太过猖獗,竟敢背地里筹划着要杀我,简直跟他弟弟一个蠢德性!”

    “大王说的是,这样的叛徒就是该死!”

    “熊罴该杀,否则大王的威信何在?”

    “若是换成我,非一刀刀把他活剐了不可,怎可能像大王那样便宜了他?”

    一个个大妖小妖咆哮起来,神色中尽是残忍嗜血之色。

    远处,那些在抱月山附近潜修的妖类,大多都跟熊罴有着不错的交情,不过此刻他们的神情中却没有一丝的同情,反而都露出庆幸之色,似是在庆幸早早地已跟熊罴划清界限一样。

    不过,妖类本就如此,在身为野兽时便已习惯了丛林法则,如今哪怕具备灵智,骨子里的残忍和冷酷却是无法抹除的。

    “我曾答应熊罴,要杀了你帮他弟弟报仇的。”

    陈汐的声音冷漠而平静,没有一丝的起伏,像是说着一件无关轻重的事情。但落入其他妖类耳中,却只觉心中一寒,感受到其中的无尽杀意。

    “有趣,这人类修士身上的杀气之重,明显也是从生死搏杀中磨练出来的。”半空中,一直对周围一切漠不关心的雷鹰王血羽,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望向陈汐的目光带着一丝讶然,但很快便即消失,一个刚进阶紫府境的小家伙罢了,他还不曾放在眼中。

    “报仇?我没听错吧?”

    袁通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望着陈汐的眼眸如看一个死人一样,冰冷说道:“我若非有事耽搁,你觉得你能活到现在?废话少说,交出熊罴赠予你的东西,然而自己抹脖子自杀,到可以给你留个全尸,否则……”

    “小子,就你那点修为,还是赶紧按照我家大王说的去做吧!”

    “一个人类修士,也敢放言杀掉我家大王,真不怕闪了自己舌头。”

    “唉,大王还是太过心慈手软,若换做是我,哪怕他自杀掉,我也要把他的尸体煮熟了一口口吃点,如此方才痛快!”

    一个个大妖小妖纷纷附和,望向陈汐的眼神中尽是戏谑不屑之色。

    “杀!”

    一声低沉冰冷的声音从陈汐嘴中轻轻吐出,下一刻,他人已出现在半空,仿佛猛虎下山,以无可抵挡的气势横冲直撞到袁通身前。

    “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袁通狰狞一笑,双手中已是多出一根粗壮沉重的铁棍,其上弥漫着滚滚血光,径直一棒狠狠迎接向陈汐。

    嗤!

    陈汐身子犹如一条灵活之极的游鱼,轻巧避开铁棍攻击,手中的庚金剑竹快速在袁通腰部划下一道伤疤。

    庚金剑竹每千年历经雷霆轰打方能生长一寸,而陈汐手中这截庚金剑竹足足有三尺之长,不仅锋利异常,并且其内还蕴积着恐怖凛冽的雷霆之力。

    此刻一剑刺出,不仅把黑猿王的腰部撕裂出一个深深的伤痕,其内的雷霆之力也是涌入其中,劈得他身体微微一僵,差点就从半空中跌落。

    竟然是庚金剑竹!

    在一旁观战的雷鹰王眼睛一亮,心头升起一股无法克制的贪婪。

    “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伤的了我?”

    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被陈汐一剑刺伤,令黑猿王暴怒异常,而他腰间的那个伤口竟是瞬间便即恢复如初了!

    神魔炼体流!

    陈汐心中一凛,炼体达到紫府境界之后,肉身精血的生命力旺盛之极,能够做到断臂重生,想要杀死这样的敌人,除非一剑洞穿其头颅、心脏!

    “死吧!”

    袁通身上妖气汹涌,气息倏然暴涨,身子则化作一道黑影,举起手中近乎万斤重的铁棍,再次朝陈汐砸来!

    陈汐手中庚金剑竹一横。

    铛!

    一声巨响,陈汐直接往后倒飞出去,幸好是在半空,令他化解了大半的力量,可即便如此双手依旧被震得发麻发木。

    “炼体紫府境的力量果然强大,若是我只有炼体这一门神通,还真是难以战胜于他,看来这家伙能成为七大妖王之一,倒也是名副其实。”陈汐明白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黑猿王,无疑是他修行至今面对的所有敌人中最强大的一个!

    “跟我拼力气?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能吃我几棍!”

    黑猿王仰天大笑一声,眸子里已尽是嗜杀暴虐之色,大步前冲,气势滔天,手中的长棍扫过虚空,发出呜呜摄人心魄的声音,狠狠砸向陈汐,铁棍上的力量比之刚才明显又提升不少。

    刷!

    陈汐怎可能还与之硬拼,身子一晃,施展神风化羽遁法,仿似背后生出了一对由飓风凝聚的翅膀,速度快逾闪电,如同那诡变万千的风,不断改变攻击风向,手中的庚金剑竹更是以奇快的速度,一次次朝袁通身上攻去。

    噗嗤噗嗤噗嗤……在蕴含道之意的剑法和身法配合下,黑猿王袁通身上瞬间被划出千百道血淋淋的伤口,情形可怖。

    怎么可能!

    大王竟然挡不住那个人类少年的剑招?

    抱月山下,抱月山远处,所有的大妖小妖都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剑意!身意!不好,这少年的武道修为已臻至道之意境界了!”抱臂旁观的雷鹰王再也无法保持淡定,面色骤然一变。

    抱月山山腰。

    原本打算逃之夭夭的木奎,不经意瞥见空中的战斗,再也无法挪移脚步。

    陈汐前辈他……竟然如此厉害?

    木奎目光中异彩涟涟,黑猿王拥有着紫府四星的炼体修为,并且在千年前已修至紫府境界,一身修为可谓是强悍无比,这也是他能够成为七大妖王之一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