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杀上门

    一幅幅画面悄然从脑海滑过,母亲左丘雪留下的精神烙印、星辰秘境、季禺前辈所藏身的滚滚河流、那大河中央矗立的险峻入云的黝黑天峰……南蛮深山,啸月岭。

    啸月岭占地万里范围,山势低矮,但却犹如一头卧倒在地的远古巨兽,苍凉、血腥、雄浑,如同群山中的王者,睥睨天地!

    这里,是鲲鹏王展锋盘踞之地。

    这里,浓郁的妖气化作一道道笔直狼烟直插云霄,滚滚乌云常年笼罩在苍穹之下,仿似在彰显其主人的滔天势力。

    “听说了吗,这次咱们大王和其他四位妖王联手,耗时三个月,一举擒下了八名人类修士。”

    “如此轰动的大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还听说大王打算把这八名人类修士炼制成一炉丹药呢!”

    “丹药?怪不得大王不杀他们呢,原来是为了炼制丹药啊。”

    “嘘,小声点,你不想活了!”

    “快看!那是……”

    “紫铜山雷鹰大王和崆水洞黑猿大王!”

    啸月岭外围,两个巡逻的大妖正在窃窃私语,似是察觉什么,蓦地抬头朝天空中望去,只见两道妖气滔天的身影,踏着云霭,犹如流星般快速朝极远方掠去。

    “血羽,为何要紧跟着我?”半空中,一道妖气弥漫的身影突然停顿下来,脸色阴沉地望着身后。他绿袍白发,面目英俊,赫然便是崆水洞黑猿王袁通。

    说话时,另一道身影并肩跟了上来,只见此人身材瘦削,眼眸如电,鹰鼻薄唇,穿着一件紫色鹤氅,显得冷峻飘逸之极。他便是七大妖王之一的紫铜山雷鹰王血羽。

    “没什么,我见袁大哥眉头紧皱,好像……有什么心事?”血羽故作好奇说道。

    “哼,我能有什么心事?你这家伙还真是奇怪。”袁通冷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走。心中却是疑虑重重。

    三个月前,他应鲲鹏王展锋邀请来到啸月岭之后,发现除了自己,紫铜山雷鹰王、月亮湖墨蛟王、落霞森林青蟒王早已到齐。

    然后他才知道,鲲鹏老妖竟是发现了一伙人类修士,这些修士散落在南蛮深山各处,并且皆有着紫府境界的修为,而鲲鹏老妖邀请他们来此,便是为了抓捕这些人类修士,欲要炼制一炉血灵造化丹!

    血灵造化丹功效神奇,服食后,能够增强从紫府境界进阶黄庭境界的几率,乃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丹药。而只要答应鲲鹏大妖联手擒下这些人类修士,待血灵造化丹炼成之际,便可得到其中的一份。

    面对这种诱惑,包括袁通在内的四位妖王皆是痛快答应,而后历经三个月之久,只成功抓住八个人类修士,还只差一个便可开始炼制血灵造化丹,但苦苦搜寻多日,却是再也寻觅不到。

    炼丹计划至此搁浅,但袁通却是想起了陈汐,不过为了陈汐手中那珍贵之极的庚金剑竹,他却是不愿把此事透露给其他妖王。打算先独自一个人抢了这庚金剑竹,然后再把陈汐抓回来送给鲲鹏老妖的。

    却不想那雷鹰王似是察觉到什么,死皮赖脸地跟了上来,“袁大哥等等我。”血羽再次追了上去,似笑非笑地看了袁通一眼,说道:“兄弟我闲来无事,就去袁大哥那里盘桓两日如何?”

    袁通脸上怒色一闪即逝,随即深吸一口气,冷冷道:“血羽,有话你就直接说,拐弯抹角有什么意思?”

    血羽抚掌大笑:“痛快,既然袁大哥如此说,那小弟也就直言了。我听说在那抱月山中,还藏着一位人类修士,不知是真是假?”

    “你……”袁通心头一沉,勃然大怒道:“你在我地盘上安插的有耳目?”

    血羽笑了笑,反问道:“袁大哥,你不是也一样吗?”

    袁通神色一滞,却是无话可说。他的地盘和血羽的地盘紧紧挨着,为了防范对方吞并,相互安插耳目的事情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袁大哥莫要多心,我绝无跟你抢人的意思,如今血灵造化丹只差一名紫府修士便能炼制,你我两人如果能把此人抓回,必然是大功一件,待丹药炼制出炉时,你我也能多分一些,不是吗?”

    “好,我答应你。不过抓住那小子之后,他身上的东西必须统统归我,否则此事再无商量的余地。”袁通脸色阴沉之极,直欲滴出水来,心中却是暗自一松,只要不抢我的庚金剑竹,答应他又何妨?

    “袁大哥果然痛快!”血羽哈哈大笑起来:“有小弟在一旁帮你护法,那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哼,抓那小子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你要不要一起?”袁通目光闪烁,透着一股怨毒。

    “那是当然!”血羽爽快答道。

    灵鸠山。

    熊罴正在洞府中潜心修炼,蓦地感觉到两股恐怖的念力从自己身上扫过,悚然一惊,难道是黑猿王上门找我算账来了?

    “熊罴,滚出来!”

    一道暴喝声陡然传来,宛如雷霆滚滚般炸响在灵鸠山上下,惊得附近的小妖仓惶四逃。

    果然是这老妖!

    熊罴似是早已料到会有这一天,神色平静地站起身子,走出洞府,望着那半空中的绿袍白发青年,说道:“黑猿王,你还真是慢啊。”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袁通俯视着下方的熊罴,冷冷道:“主动献上你的项上人头,否则我会像当年杀你弟弟一样,一棒子将你也打成一滩血肉浆糊!”

    “弟弟……”

    熊罴粗犷的脸颊上一阵扭曲,似哭似笑,魁梧的身躯颤抖不休,他望着半空中的袁通,眼圈泛红,却透着一股愤怒到极致的疯狂,大声咆哮道:“黑猿王,你的死期快到了,我会在地狱等着你的,哈哈哈……”

    便在这时,一抹犹如闪电般的刀光闪过,瞬间割掉熊罴的头颅,速度之快根本就令熊罴来不及反应,那愤怒疯狂的笑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跟一个疯子说那么多有什么意义呢?只会辱没了咱们的身份。”云层中,雷鹰王血羽蓦地现身,轻轻一笑,隔空抓起熊罴的头颅,随手丢给袁通。

    袁通冷冷道:“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下次你若敢抢我的东西,我一定杀了你!”

    “看来我的确多此一举了。”血羽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眼底深处却是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

    片刻后,袁通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他并没有停留,而是率领其麾下的上千号大妖小妖,声势浩荡地向抱月山方向行去。

    百多号先天境界的大妖和上千号小妖汇聚在一起,简直就像一道在群山之间浩浩荡荡奔涌向前的黑色洪流,妖气滚滚,气焰滔天。

    “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和这么多兄弟们一起战斗,又有大王统领大局,还不杀得那小子屁滚尿流?”

    “哎,大王是不是太过谨慎了,杀一个人类修士罢了,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哼,你懂什么,这叫杀鸡儆猴!大王就是让所有大妖小妖看看,敢得罪他的家伙统统都得死!”

    “原来如此,大王不愧是深谋远虑啊。”

    这上千号的大妖小妖皆是妖兽蜕化,有的甚至还保留着妖兽形态,天性自由散漫,自不会像人类军队那样纪律严明,一路上叽叽喳喳兴奋地吵闹着喧哗着,那模样不像是去杀敌,倒像是游玩一般。

    “带这么多属下做什么,凭咱们两个的修为,难道还抓不住一个人类修士?”半空中,雷鹰王血羽瞥了一眼地面,那些大妖小妖无所顾忌的喧哗声令他极为厌憎。

    “我自有我的安排。”袁通面无表情答道。

    血羽笑了笑,不再多说。

    很快,气势浩荡的妖群奔行到了抱月山前,在袁通的约束下,他们才没有莽撞地冲上山去。

    可即便如此,如此庞大一拨大妖出现在抱月山附近,还是引起了附近其他妖类的注意。

    “果然!我就知道黑猿王不会如此轻易放过那个人类修士的。”

    “幸好那日我走的早,没有跟那个人类修士沾上关系,否则今日恐怕我也难逃一劫啊。”

    “如此大的声势,难道黑猿王是故意这么做,目的是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吗?”

    “完了!黑猿王终于忍不住要血洗抱月山了……”

    一道道目光齐刷刷地注视着这边,这些潜修在抱月山附近的妖类,几乎都知道抱月山如今住着一名紫府境的人类修士,看到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何事?

    此刻,大妖汇聚,杀气冲天,抱月山方圆百里之内,悄然弥漫上一股肃杀沉闷的气息。

    风雨将至!

    山风呼啸,吹不散那滚滚肆虐的滔天妖气!

    怎么会这样?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黑猿王怎么还找上门来了?

    老天!还有雷鹰王……抱月山半山腰,望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的大妖小妖,望着那半空中傲然立着的黑猿王和雷鹰王,木奎只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冲上天灵盖,前所未有的恐惧将他笼罩,浑身颤抖如同筛糠一样。

    “陈……陈汐前辈,不……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