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风之道意

    一个月后。

    抱月山巅。

    在季禺的目光注视下,陈汐手持庚金剑竹,深吸一口气,手腕抖动,一招疾风掠影泼洒而出。

    嗤嗤嗤嗤……无数道锋利的剑痕犹如奔涛激浪滚滚倾泻,风雷呼啸之音嗡嗡响彻,天地间仿佛充斥着冷厉炫亮的流光,快如鬼魅。

    刷!

    剑光一闪,气象骤然变幻。

    剑影细密,缠缠绵绵,在虚空中荡漾起一圈圈涟漪,看似轻柔绵密,却是瞬息把方圆十丈内的云霭统统绞碎成末,溃散一空。

    此招赫然便是大衍风行剑第二招——细风斜雨!

    “这小子还行,细风斜雨讲究一个缠字,内里却是杀机暗藏,他显然已掌握其精髓。”

    一旁,季禺微不可觉地点点头。

    第三招烈风如晦——剑影进退回旋之间,急促飞快地怒吼着,一时之间剑影如云,遮天蔽日,剑影席卷之处,尽是森然暴烈之剑气。

    第四招狂风如潮——剑风呼啸,如怒浪卷潮,剑势雄浑奔放,纵横捭阖,肆意狂猛,犹如万千巨浪重叠交错,滚荡天地,仿似碧海掀潮。

    呼!

    施展完四招剑法,陈汐罢手收剑,轻吐一口浊气,气定神闲。

    “不错,前四招皆已悉数掌握。”

    季禺颔首点评道:“不过,天人合一之境并不拘泥于招式,等你悟透,随意一剑刺出,便能引动天地之力,如此方才算作真正的天人合一。”

    陈汐点头受教。

    接下来,季禺又开始考评陈汐修炼的《神风化羽遁法》。

    两人来到抱月山后边的一片浓碧竹海前。

    “此处竹海大概有百里之遥,你要做的便是从中穿梭而过,中途不能碰触到茎干、枝叶,也不得脚尖碰地。”

    季禺淡淡吩咐道:“十个呼吸之间,必须完成。”

    有难度!

    望着这茂密葱茏的竹海,陈汐不禁眉头一皱。

    他是半个月前才开始修炼《神风化羽遁法》,不过他一直是在抱月山巅修炼,那里空阔异常,山风呼啸,能够肆意地在空中飞旋腾挪,极是痛快。

    然而此刻面对这片竹海,想要在十个呼吸之间,不碰触枝叶而穿过整片竹海,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担心自己做不到?”季禺在一旁摇头哂笑道:“这个考验还是最基础的,修士之间的战斗飞天遁地,无所不至,可不是你想象那样傻乎乎的你一拳我一剑,而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施展手段,犹如鬼魅般地变幻位置交手。身法差劲,别说战斗了,恐怕连躲开对方的攻击都办不到。”

    陈汐心中的犹疑被季禺一番话彻底激化,心中涌出一股不服,当即脚尖一沓地面,身子瞬间化作一抹虹光,眨眼已冲进了莽莽竹海之内。

    刷!

    凛冽的风自身体两侧掠过,陈汐保持着俯冲的姿势,神情专注于远处,一眨不眨。

    不能沾上竹叶竹竿,他就改变方向,绕开那些拥簇在一起的竹子,然而方向一变,却是浪费了时间,哪怕仅仅只是一瞬间,但对于要在十个呼吸内穿过成片竹海的陈汐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浪费。

    片刻后,陈汐从竹海飞遁出来。

    “二十六个呼吸,不行。”季禺摇头不已。

    陈汐面无表情,再次飞遁进去。

    “十八个呼吸,不行。”

    “十二个呼吸,沾上三片竹叶,不行。”

    “……不行。”

    整整一下午,陈汐耳畔尽是“不行”二字,声音淡漠平静,但却犹如梦魇一般令他感到耻辱之余,也彻底激发了心中的执拗和倔强,在季禺离开之后,他独自一个人在竹海内穿来穿去,毫无懈怠。

    每当累得快要顶不住的时候,耳畔就仿似响起了从季禺嘴中轻轻吐出的“不行”二字,然后再次咬牙站起,再次冲进竹海……砰!

    汗水流淌蜿蜒,粗重的喘息声在夜色中响起,陈汐再也站不起来身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体内的真元被榨干一空,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一下。

    他就这样躺着,呆呆地看着头顶繁星弥漫的苍穹,任凭汗水如一条条溪水般流淌而下。

    “十一个呼吸,还只差一步啊……”

    陈汐的嗓子沙哑异常,眼眸中尽是懊恼和不甘,浑然没有注意到,季禺站在远处,正在默默注视着他,那对饱经沧桑的眼眸里,罕见地流露出一丝欣赏。

    十天之后。

    竹海前,刷地一声,陈汐在原地消失不见。

    呼呼……由于速度太快,陈汐所过之处,那温煦的风也是变得凛冽如刀,虚空被他撕扯出一道道残留的幻影,一个呼吸之后,这些幻影方才如泡影般消失不见,而陈汐已掠出十余里之遥。

    从半空中望去,在那莽莽竹海中,此刻的陈汐犹如一道灵动异常的黑色闪电,闪开一簇簇浓密竹叶,掠过一根根粗壮竹竿,速度之快,寻常人的视觉根本就跟不上!

    片刻后,陈汐倏然从竹海中掠出。

    “八个呼吸,不错,比我预想中要得多。”季禺颔首赞许道。

    听到季禺终于不再说出那“不行”二字,陈汐不由升起一股恍如隔世的感觉,没有激动,这些天来所历经的辛苦和汗水,悉数化作平静,如同不起波澜的湖水。

    “如今你的剑法和身法皆已臻至天人合一境,想要再有精进,就必须去感悟了。”

    季禺沉吟道:“基础、知微、天人合一、皆可凭借勤修苦练达成,而这第四重道意之境,却是必须去感悟天道,能够感悟到一丝道意,方能形成剑意、身意。”

    感悟天道……陈汐脑袋嗡地一下,犹如醍醐灌顶。

    之前他也总听人说起修士一途,最重要的便是感悟天道大义,才能走到道之极致,不过那时的他修为低浅,对此懵懵懂懂,总觉得太过遥远,反而不曾在意。

    如今进阶紫府境界,奠定大道根基,又历经多日修炼,不自觉间已隐隐对天道有了一丝朦胧的认知,如今被季禺一语道破,那种感觉就像在眼前推开了一扇新的窗口,看到一个崭新瑰丽的世界!

    道意!

    怪不得进阶紫府境方才被称作是真正意义的踏入仙途,原来只有紫府境界方才会对周围世界有着全新认知。

    这一刻,陈汐心潮澎湃。

    可是,天道渺渺,神秘莫测,究竟该如何才能去感悟到其中奥义?

    许久之后,陈汐的心情终于恢复,想起一个目前必须解决的问题——如何悟道?

    “勤修苦练,观想冥思,而后就等着自己的机缘到来吧。”季禺回答的极为简练,也极为模糊。

    想想也是,若是感悟天道有迹可循,那世间所有人恐怕都早已走上大道之途了。

    机缘?

    陈汐皱眉沉思,许久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可不能抱有必得的决心。

    季禺见此,忍不住提醒道:“愚钝,我且问你,《大衍风行剑》和《神风化羽遁法》可有何想通之处?”

    剑法和身法的相通之处?好像都跟“风”有关……啊,风?

    陈汐眼睛一亮,心中已是有了主意。

    季禺笑了笑,说道:“风之道变化无常,狂暴、轻柔、锋锐、缠绵……最是自由肆意,若你想掌握《大衍风行剑》和《神风化羽遁法》的精髓,首先要知道“风”究竟是什么。”

    风!

    陈汐盘膝坐在抱月山崖畔云海中,感受着那山风从身边呼啸而过。

    山风飘忽难寻,但陈汐的身法和剑法早已达到天人合一地步,很快心神与天地间的风融合了。

    当风掠过滚滚云海,扫过自己的脸颊,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它的速度、轨迹、力量,直至每一个细微的变化皆纤毫毕现地呈现在脑海中。

    “这山风,凛冽如刀,其快如电。”

    三日后,陈汐睁开眼睛,若有所悟。起身,好不迟疑,陈汐飞遁于空,犹如一只大鹏金翅鸟,瞬息已是掠出十余里地,比之从前,身法中隐约带着一丝无法言喻的神韵,变得更加玄妙,也更加的快。

    片刻后,抱月山中的一处湖泊前。

    陈汐没有丝毫耽搁,面对浩渺湖面席地而坐。

    呼啦啦……风吹动湖面,荡漾起一一**的涟漪,掠过湖面荷花,带着一丝轻柔、犹如情人深情抚摸心仪男子的脸颊。

    “这湖风,轻柔细密,绵延如雨……”

    七天后,陈汐再次睁开眼睛,眼眸中的思索之色愈发浓厚,起身,飞遁消失在湖边。

    一天天过去,陈汐的足迹遍布山巅、湖泊、岩石堆、大雨滂沱之中、烈日炎炎之下……对风的认知也越来越深刻。

    “风,千变万化,风格多变,无论是大风、小风、山风、湖风,哪怕是雨后之风,其速度、力量、轨迹也都各自不同,极尽变化之道,可是这变化的根源是什么呢?”

    又是一个月过去。

    陈汐独坐在洞府中,冥想着这些天来所感悟到的每一种风。

    变化?

    为何要变化?

    “自由!无自由,不成风!”

    陈汐浑身一颤,福至心灵,犹如捅破了一张纸,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