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大妖朝贺

    木奎忐忑不已。

    他不敢陈汐的目光,不过他觉得自己也并没有做错什么。

    之前,陈汐引天地灵气开辟紫府的动静很大,引起了在抱月山附近潜修的很多大妖注意,于是纷纷找上门来,要让木奎引见一二。

    这些大妖都跟他有着一定交情,寻常也都会聚在一起饮酒论道,虽非至交,但木奎也不好推辞,只得硬着头皮来拜见陈汐。

    当然,木奎心中还是很亢奋的。

    他在这抱月山修炼千年,由于孤身独处,修为又比不上其他大妖,寻常附近大妖相聚的时候,几乎没有谁愿意跟他多聊一句,也只是把他当做可有可无的同道看待。

    如今倒好,随着陈汐进阶紫府,这些大妖皆提携着各式宝物找上门来,纷纷热情殷切地攀谈上来,令木奎诧异之余,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自豪。

    不过木奎也是清醒知道,若非陈汐前辈在,这些俗物恐怕依旧不会正眼看他一眼。

    “好吧。”陈汐想了想,点头答应。

    他也想见见这附近的大妖,毕竟这些家伙常年盘踞于此,如今更是成了自己“邻居”,虽不易为友,但也不可为敌,所以与他们保持一定的关系还是很必要的。

    “前辈您……答应了?”木奎简直不敢相信,惊愕道。

    “你不是想让我给你撑腰吗?”陈汐瞟了他一眼,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木奎心中又是感动,又是自豪,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的,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苍松翠柏,飞瀑流泉,烟霞飘渺,清风如潮。

    在这如画景致中,十余个衣衫各异的男女正在朗声谈笑,或倚卧在青松之下,或蹲骑岩石之上,或三两席地而坐,或肃穆昂然而立。

    “木奎这家伙运气真好,竟能结交一位紫府境强者,真是令我等艳羡啊。”

    “唉,只怪以前咱们对他多有疏忽,早知如此,说不定我也能与他一样,在那位陈汐前辈身前聆听教诲呢。”

    “你们说这位陈汐前辈是从哪里来的?咱们这南蛮山中近千年来,可是少有人类修士踏足的。”

    各种议论声纷纷响起,此刻的抱月山腰上,俨然已是一副热闹景象。

    “咦,木奎来了,他身后那少年莫非就是刚刚开辟紫府道基的陈汐前辈?”有人突然惊叫出声。

    刷!

    一众大妖的目光纷纷投向同一个方向。

    只见木奎正跟在一个少年身后踱步而来,那少年身材峻拔,容颜清隽,眼眸淡然澄澈,看似平平常常,挥手投足之间却宛如与天地融合在一起,自然而然流露出一丝强大之极的气息。

    神与气合,身与冥合,果然是紫府境界!

    这一下,众大妖心中再无一丝疑虑,看向陈汐的目光中更是带上了一丝敬畏。

    “在下灵鸠山熊罴,拜见陈汐前辈!”

    “在下碧玄洞骓蛮,拜见陈汐前辈,祝贺前辈进阶紫府,奠定大道根基!”

    “在下凤岭湖……”

    大妖们一一上前,躬身拜见陈汐,神态言辞之间无不恭敬异常。

    对此,陈汐初开始觉得有点不适,后来也就习惯了,只是颔首点头,心中却是暗暗记下对方的名号和模样。

    并且陈汐发现,这些大妖如同人类修士一样,也讲究按资排辈,像拜见自己时,便是遵循着实力从强到弱,依次上前的规则。

    木奎早已准备了美酒珍果,寻了一处松树林间的空地上,随地布置了一些蒲团案牍,这才请陈汐等人入座。

    当然,虽说场地简陋,但陈汐还是被一众大妖恭迎着坐上首位。

    而木奎则毫不客气地坐在了陈汐右手边,殷勤地为陈汐斟酒送果,简直就像个勤勤恳恳的仆役似的。但这一幕却是引来不少大妖艳羡,若非顾念身份,他们也巴不得像木奎那样服侍陈汐呢。

    陈汐不由大奇,这些妖兽皆是蜕化人形的存在,为何要如此巴结奉承于自己?

    像那灵鸠山熊罴,更是拥有着荒古异兽大力神熊的血脉,身份可以说是尊贵无比,实力也只差一步便可开辟紫府,好像完全不用如此毕恭毕敬地对待自己吧?

    “前辈无须多虑,在场之中只有您是紫府境修为,像我等妖修只信奉力量,只要力量比他们强,就是让他们为奴为仆,也是心甘情愿。”

    身旁的木奎似是察觉陈汐疑惑,低声传音道,“前辈尽管吃喝就是,他们此来说好听点是结一段善缘,说难听点就是混个脸熟。”

    陈汐不由感慨不已,看来无论是妖兽,还是人类,皆逃不过趋炎附势这四个字啊。

    饮酒闲聊,不知不觉已是薄暮十分。

    “前辈,这是生长于我碧玄洞内的一种千年才结出一颗的青灵葫芦,内有乾坤,不仅可以装载十万斤美酒,并且有着冰火双重属性,用来饮酒既可以冰镇、又能够温热,还望您能笑纳。”

    酒席结束时,碧玄洞骓蛮大妖走上前,恭恭敬敬送上一个青翠欲滴的葫芦,造型古朴自然,散发着一丝丝蒙蒙青光。

    “前辈,这是俺在大湖深处挖出的玄麟果,对磐固境界有着极大好处。”

    “我这玉骨灵芝乃由地心熔浆内孕育,活死人肉白骨,妙用无穷,请前辈务必收下。”

    这些大妖似是早已有所准备,纷纷拿出一些珍宝奇物,上前献贡。

    陈汐怔然不已,木奎却是趁着这功夫,把所有宝贝都收了下来,神色自然,一点都不客气。

    “哼,净拿出一些无用之物。”

    一直端坐一侧的熊罴突然冷哼一声,令得其他大妖齐齐一愣,看向熊罴的目光已是阴沉不已。

    咦,这家伙倒是一副直肠子。

    陈汐不由大感意外,之前这些大妖拿出的东西,看似一件件新奇珍贵,但却是一些辅助之物,对于修炼并无多大补益,熊罴所说倒也不假。

    “哼,熊道友,我等一番心意上天可表,可不像你什么也没拿,只会说一些风凉话。”

    “就是,虽说在咱们之中你的修为最高,但此次拜见陈汐前辈,你却故意挑拨离间,用心也忒是险恶了。”

    “嫌弃我等之物没用?那行,熊老怪你倒是拿出一些有用的令我等开开眼界?”

    一众大妖纷纷把矛头指向了熊罴,或是不屑,或是讥讽,火药味十足。

    “你不去制止一下?”陈汐瞟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木奎,传音道。

    “熊罴的性子就是如此,制止只会令他们所有人都不愉快,前辈你且看着,这熊罴虽说口无遮拦,但既然敢说这种话,想必他也是有所准备。”木奎连忙传音解释。

    果然如同木奎所说,熊罴对周遭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一口饮尽杯中美酒,这才站起身来,手中已多出一件宝贝。

    此物犹如一根纤细笔直的竹子,二尺长,通体黝黑,暗哑乌光,看似貌不出众,然而甫一出现在空气中,一股令人心颤的凛冽气息悄然弥散开来。

    这是……一众大妖皆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陈汐的目光也不由锁定在这根黝黑竹子上,进阶紫府之后,他的神魂念力更上一层楼,极为敏锐地察觉到,这根黝黑竹子内仿似蕴积着恐怖暴烈的力量,犹如九霄雷霆,带着一丝毁灭一切的气息,令人心颤。

    “不知这三尺长的庚金剑竹,可否入得了诸位法眼?”身材粗壮高大如一座小山丘似的熊罴目光四下一扫,冷冷问道。

    庚金剑竹?

    听到这个名字,在场大妖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望向那黝黑竹子的目光中已是带着无尽炽热贪婪之色。

    原来是庚金剑竹啊!

    陈汐恍然的同时,心中也不由涌出一抹震惊。

    顾名思义,庚金剑竹乃是天生的金木双属性灵物,且茎干锋锐如利剑,它本就是世间罕见之物,每百年才成长一寸,而后历经雷霆劈打,若能抗下不死,则历经百年又能生长一寸。不过绝大多数庚金剑竹甫一发芽,便即被雷霆齑粉,能够安然存活下来的万中无一。

    像熊罴手中的庚金剑竹,只怕已存活了三千年之久,所历经的雷霆袭击必然不会低于十次,而历经如此多雷霆而不死,可想而知这庚金剑竹的坚硬已达到何等恐怖的程度了。

    “请前辈收下!”

    熊罴走上前,把手中庚金剑竹拱手相送。

    一众大妖傻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打破脑袋也想不出,熊罴为何要把此等珍贵之极的宝物相赠于陈汐。

    木奎也是激动万分,便要替陈汐收下,却被陈汐出声制止,决然说道:“此物太过贵重,还请熊道友收回。”

    “此物在我手中也是鸡肋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只有在前辈手中,方才能发挥其威力。”熊罴却是执意相赠,好不妥协。

    “你是不是有事情相求于我?”陈汐沉默许久突然问道,目光紧紧盯在熊罴脸上。

    熊罴似是毫不意外,神色坚定道:“不错,我老熊一辈子别无他求,只求前辈能帮我杀了崆水洞黑猿王!”

    话音一落,满场皆惊。

    杀了我家大王?远处的大树上,一只白羽灵鸟双瞳骤然一缩,当即一振翅膀,冲上云霄,瞬息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