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惊喜不断

    木奎的洞府不过百丈范围,其内干燥阴凉,简单地布置着一些寒石桌椅,显得简陋异常。

    甫一进入洞府,陈汐便察觉一股浓郁的灵气波动,扫下一扫,很快便寻找到其来源所在。

    在洞府墙角位置上,放着一块蒲团,陈汐伸手掀开蒲团,便见一截散发着蒙蒙灵光的玉石安静躺在岩石缝隙中,它大约一尺长,儿臂粗细,其上涌散的灵气浓郁纯厚,只略一呼吸便即令人心旷神怡。

    “这便是你说的极品灵脉?怪不得那头虎妖来抢你的洞府呢,灵气比之外界浓郁的不止十倍,无疑是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地啊。”

    陈汐惊奇说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灵脉的样子,不过相较于在剑仙洞府见到的那一眼灵泉,这截灵脉还是要略差一筹。

    木奎站在一侧,心中惴惴不安,夺宝杀人的事情他不是没见过,自是也担心陈汐心生贪婪,挥手把自己杀掉。

    噗通一声。

    木奎他越想越是害怕,再不敢犹疑,当即跪倒在地大声道:“小的愿认前辈为主,恳请前辈收我在身旁,木奎一生只求服侍前辈左右,若有违背,必当遭受天道重罚,永世不得轮回!”

    陈汐知道这家伙害怕自己杀人夺宝,知道拒绝他的话,势必会令他终日惶惶不安,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好,我可以接受你的请求,不过先声明一点,我不会带你离开这里的。”陈汐思索片刻,便即点头说道。

    “前辈,木奎是真心跟随前辈左右的,小的绝不会令前辈分心照料,请前辈成全。”木奎心中略安,不过想起陈汐后半句话,不禁有些不甘心,暗道前辈是怕我连累了他吗?

    陈汐摇头道:“我做出的决定不会再更改,若你坚持如此,那……”

    不待陈汐说完,木奎便即连忙说道:“前辈息怒,就按前辈所说的办。”

    陈汐点点头。

    木奎又跟陈汐聊了一会,本想探听一些陈汐的来历,却见陈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当即极为乖巧地退了出去。

    这处洞府至此就被陈汐无声“霸占”了,木奎倒是不觉得什么,毕竟陈汐没有向他痛下杀手已经令木奎极为感激了。

    呼……陈汐一屁股坐在蒲团上,其下极品灵脉涌散出的纯厚灵气令他忍不住舒服地呼了一口气。

    “这里倒是不错。”季禺抱着貔貅幼崽,凭空出现。

    陈汐已经习惯了季禺的神出鬼没,知道他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会出来与自己想见。

    吼!

    通体绒毛雪白只有拳头大小的貔貅眼睛一亮,朝陈汐所在的位置嘶吼起来,很明显是发现那一截极品灵脉了。

    陈汐见小家伙模样可爱,忍不住想伸手抱抱它,却被季禺断然拒绝:“你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压制住白枭,只会让它逃跑了。”

    “白枭?”陈汐怔然道。

    “嗯,它叫白枭,已有灵智,天生灵体,但身为亘古以来赫赫有名的瑞兽,它一辈子也无法蜕化人形。”

    季禺慨然道:“这便是天道,损有余,补不足。若是貔貅蜕化人形修炼,凭借其蕴积气运的恐怖手段,恐怕早已成了至高无上的存在。”

    “损有余而补不足?”陈汐惘然不已,天道玄玄,不可捉摸,已他如今的眼界,哪能明白其中意味。

    “你打算怎么做?要一直留在这里么?”季禺转移话题。

    提及正事,陈汐的神色显得认真许多,点头道:“嗯,我听木奎说,这南蛮深山中盘踞着七头势力恐怖的大妖王,犹如铜墙铁壁一样固守着通往外界的必经之地。所以我想暂且留在这里,待实力突破紫府境界,再离开这里。”

    刚才聊天,木奎本是要试探陈汐的身份,却被陈汐三言两语转移话题,泄露了诸多的秘密,也令陈汐对这片群山绵延的区域有了一定了解。

    南蛮山脉十万里范围,腹地占据五万里,而在这片范围中妖兽肆虐纵横,其中又以七大妖王声名最为显着。

    这七大妖王分别是紫铜山雷鹰王,崆水洞黑猿王、月亮湖墨蛟王、落霞森林青蟒王、啸月岭鲲鹏王,冷星山青丘狐王、以及一头行踪神秘的玄睛老鼋王。

    这七头妖王实力也是有强有弱,低者像崆水洞黑猿王只有紫府境界,高者像啸月岭鲲鹏王和青丘狐王,几乎没有那头妖知道其修为究竟又多强。

    当然,最为神秘的还是玄睛老鼋王,据说这头老鼋已存活上万年之久,拥有着上古神兽霸主玄武的一丝血脉,实力深不可测。

    之所以说他神秘,便是因为几乎没有那头妖见过他出手,并且他的行踪飘渺不定,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没有谁能够见到他。

    不过,七大妖王无论强弱,皆是现阶段陈汐无法抗衡的强大存在,也正因此,他才不敢轻易离开抱月山,用这七大妖王把手南蛮山腹地的四周,若是硬闯的话,只会惨死在其獠牙之下。

    “也好,这南蛮深山中虽说妖兽肆虐,人迹罕至,不过天地灵气却是浓郁之极,并且还生长着诸多的灵草灵木、天材地宝,俨然如同一座天然宝地,在此修行倒也是极好的。”季禺颔首说道。

    又聊了一阵,嘱咐陈汐好好修炼莫要荒废光阴之后,季禺便即抱着貔貅幼崽消失不见。

    哗啦啦!

    在季禺前脚刚离开,陈汐便即从储物戒指中摸出那些从剑仙洞府得到的玉简,一一排列在地面。

    这些玉简总计二十枚,是季禺在那典藏大殿数万玉简中亲手挑拣出来的,自然是珍贵之极的存在。

    这中有十三枚是制符典籍,七枚其他玉简。

    制符一道博大精深,浩瀚如烟海,许多漫长的时间去钻研体悟,极难短时间内取得成效。

    陈汐把目光落在其他七枚玉简上。

    炼气功法《冰鹤诀》,记载着紫府境界九重境界的修炼法诀,其所修炼出的真元宛如充满冰棱的滚滚潮汐,不仅绵延悠长,且兼具着锋锐尖利的作用,极为神妙。

    “我陈氏祖传的《紫霄功》十八重,仅仅只记载着后天九重和先天九重的修炼法诀,却是没有紫府境界,这《冰鹤诀》恰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匆匆翻阅一遍《冰鹤诀》,看着其上精妙绝伦超乎想象的炼气法诀,陈汐心中猛地涌出一抹感激,暗道:“想必季禺前辈也考虑到这一点,才会给我挑拣出这部《冰鹤诀》的。我一定要好好修炼,方不辜负他的期望!”

    第二枚玉简——《大衍风行剑》,取“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之意。

    剑法快如闪电,变化万千,仿佛呼啸天地之间的风,剑出犹如飓风怒嗥,摧枯拉朽,而防守起来更是密不透风……同时当剑法修至极致,剑出如疾风之快、细风之绵、怒风之烈、狂风之猛、长风之锐……变化万千,令人防不胜防。

    依据风的特性,《大衍风行剑》总共分作六招,疾风掠影、细风斜雨、烈风如晦、狂风如潮,长风破浪、飓风碎虚。

    “厉害!这《大衍风行剑》前四招皆有天人合一境水准,尤为不可思议的是,那“长风破浪”和“飓风碎虚”两招,竟然已有“道之奥义”的神韵!”

    陈汐看得心潮澎湃,目中异彩纷呈。

    众所周知所有技艺的境界皆分作基础、知微、天人合一,而在之上便是道意!

    至此境界,无论是剑法、刀法、枪法、步伐、拳法,乃至于插花、绘画、音律等技艺,都已蕴含着修炼者对天道的感悟,施展出来,威力是天人合一境的百倍不止,两者虽只间隔一步之遥,却是有着判若云泥的巨大差距!

    像剑法,领悟出道意,便可凝聚“剑意”,威力比之寻常剑法有着质的差别。

    “道意!这《大衍风行剑》在那典藏大殿中恐怕也是珍贵之极的存在,季禺前辈对我真是太好了……”

    陈汐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心中兴奋,继续朝下一枚玉简看去。

    身法——《神风化羽遁法》,以风为翅,傲啸九天!

    这部《神风化羽遁法》也是奥妙无穷,历经刚才的惊喜,陈汐早已有些麻木,可看到这部能够令修炼者腾云驾雾,纵横苍穹的玄妙身法,依旧是难掩激动,好半响才平复了一下心情。

    《幻神》、《撼神》、《戮神》这三枚玉简中记载着神魂攻击之法,并且据陈汐推测,这三枚玉简明显是一个整体,从最低级的《幻神》到最高级的《戮神》层层往上。

    同样的,这三部神魂攻击法诀是陈汐迫切需要的,据他所知,修炼神魂的观想之法本就极为罕见,这神魂攻击之法虽比不得观想之法珍贵,但也是极为珍贵的存在,一般势力根本就不可能拥有。

    当陈汐的目光落在最后一枚玉简时,不由一愣,《敛息无踪决》?

    难道是一门真元运用的法门?

    拿在匆匆一浏览,陈汐被一波又一波惊喜蹂躏得几乎麻木的心,再次不争气地砰然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