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木奎

    山浪峰涛,层层叠叠。

    一座座高近万丈的大山缭绕在云端之中,山势或高或低,奇形怪状,仿佛是沉默盘踞着的一头头远古巨兽。

    此时正值黄昏,夕阳余晖倾泻下如血光霞,染透云霭,那莽莽巍峨大山沐浴在夕阳下,勾勒出一幅波澜壮阔的雄浑画面。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里又是哪里?”

    一处险峻足有万丈的陡峭崖岸前,一个少年正在喃喃自语,他脸颊瘦削清隽,眉目之间疏阔刚毅,带着一股坚韧如铁的气质,赫然便是陈汐。

    飘渺如棉的云朵飘散在崖岸之上,置身云海之中,山风呼啸,吹得他衣袂猎猎作响,仿似下一刻便要乘风而去一样。

    不过此刻的陈汐却是眉头紧皱,眼眸中尽是思索之色,“我明明记得仙府崩塌之际,自己在疯狂逃亡,像一只乱头苍蝇一样,差点以为就要身死其中,怎会一眨眼间就出现在这里?”

    “不用想了,有大能者撕裂虚空救了你们。”季禺悄然出现,立在云海崖畔之前,神情间也是涌现一抹惊疑之色。

    撕裂虚空?大能者?

    陈汐倒吸一口凉气,他实在想象不出,究竟是何等境界的强者,才拥有撕裂虚空的恐怖手段。

    半响后,他才注意到一件事,季禺说的是“你们”两字,不言而喻,柴乐天和苏娇他们也同样获救了。

    “可是那位大能者为何要出手相助?”陈汐问道。

    季禺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也想不明白,或许他恰巧路过,见你们濒临死地,便顺手相助,也是替自己积累一场功德吧。”

    积累功德,可也未免太巧了点……陈汐想不出所以然,便即不再思索,喃喃叹息道:“侥幸脱身,却有置身在这重重大山之中,山脉一座挨着一座,竟似没有尽头一样,也不知从哪里才能回到松烟城。”

    “若我所料不错,这里应该是十万里南蛮山脉的腹地,你看那里,妖气冲霄,凝而不散,明显盘踞着一头气焰滔天的大妖。”季禺伸手指向远处一座巍峨直插云霄的山峰。

    陈汐心中一凛,抬眼朝着季禺所指方向望去,果然,在那极远处的一处山峰上,缭绕着滚滚黑雾,犹如笔直如云的狼烟一般,凝而不散。

    妖兽踏足先天,虽能蜕化人形,但身上的妖气却是无法抹除,并且修为越深,妖气便越浓。

    远处那座山峰上凝聚的冲天妖气无疑证明,那里盘踞着一头实力极为厉害的大妖,至于其实力如何,哪怕是季禺也无法精准判断,更遑论陈汐了。

    “嗯?”

    季禺似是察觉到什么,眉头一凝,静默片刻之后,方才舒展眉头,神色恢复如常,摇头说道:“看来你的确跑进了妖兽肆虐的险恶之地啊。”说着,身子一晃已是消失不见。

    “竟然……是……人类!”

    还不等陈汐想明白季禺话中的意思,猛地一声粗犷的声音在远处响起,言辞生涩,似是刚学会说话不久。

    陈汐立着的地方乃是一处险峻山峰的山顶崖岸之侧,云霞缭绕,身后则是崎岖不平的一块岩石地。

    此刻,正有一个容貌丑陋身材精悍的黑衣青年立在那里,一对碧油油的眼眸里毫不掩饰地释放出狠戾残忍之色。

    “先天境大妖?”

    陈汐曾在南蛮山地中斩杀过一头头先天境大妖,早已非吴下阿蒙,几乎在一眼之间,就看出了这名黑衣青年的身份。

    “唔,果然是人类,我木奎修炼了近千年,还是第一次碰到人类,听说人类的肉质鲜嫩可口,也不知是真是假。”

    自称木奎的黑衣青年自顾自说道,越说越是亢奋,还是不是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一下嘴巴,露出一口森寒锋利的牙齿。

    “想吃我的肉?妖兽终究是妖兽,哪怕是蜕化成人形,也难以改变其骨子里的嗜血**啊。”

    陈汐摇了摇头,当即脚尖一沓地面,踩着天龙八步,身子犹如俯冲而出的猎豹,朝黑衣青年木奎悍然袭去。

    木奎万万没想到陈汐说动手就动手,略一晃神便已被陈汐近身袭来。

    砰!

    简简单单的一记轰拳砸出,瞬间把木奎击飞出去,然而还不等他身体落体,陈汐再次蹂身而上,屈肘甩臂,拳头如钻朝下一捶。

    轰地一声巨响,木奎直接被砸进坚硬的岩石地面,身体深深凹陷其中,嘴角更是淌出一股股殷红血水来。

    刷!

    陈汐再次抬起拳头。

    “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求前辈饶命,饶命啊!”木奎惊恐大叫道,眼底深处却是滑过一道残忍愤怒之色。

    想蒙我?

    陈汐心中冷笑不已,根本不理会木奎的求饶,又是连续数十拳砸下,每一拳都都是全力击出,直打得木奎血肉破绽,骨头已不知断了多少根。

    一时之间,整个山巅尽是木奎凄厉求饶的哀嚎声,声音凄惨无比,令人闻之动容。

    “现在,你可还要吃我的肉?”不久之后,陈汐看着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木奎,冷冷问道。

    他其实并非是铁石心肠,对妖兽也没到那种赶尽杀绝的地步,不过这木奎却是狡诈之极,在第一次认输时,明显是装出来的,却骗要蒙骗陈汐,若不把它打得打心眼里产生畏惧之心,说不定还发生什么事情呢。

    妖兽的世界其实比人类更为**裸,从骨子里就一直奉行着强者为尊的生存法则,谁的拳头大谁就说了算,根本就不讲任何情理。

    “不敢了,不敢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前辈恕罪。”

    木奎语气中透着敬畏和恐惧,他的脸颊被陈汐打的红肿一片,本就丑陋的容颜显得愈发惨不忍睹了。

    “好,我问你一些事情,若你能答的令我满意,我就放过你,嗯,你先起来吧。”陈汐负手说道。

    “一定一定,小的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知,务必令前辈满意。”木奎强自挣扎着从地面上站起身子,强忍着浑身的剧痛连连点头。

    “这里是哪里?”

    “回禀前辈,这里是南蛮之地十万大山之中。此山名为抱月,乃是我修炼的所在。”木奎果然是知无不言,回答得异常干脆。

    “哦,你可知如何走出这里?”陈汐神色不动,继续问道,令人看不出其内心真实想法。

    这副样子落入木奎眼中就显得高深莫测起来,心中愈发认定陈汐是一名误闯此地的人类强者。

    不过陈汐的第二个问题,还是令木奎不由一呆,怔怔道:“前辈怎么来的,自己不知道吗?”

    陈汐嗯了一声。声音中的不满吓得木奎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可还是一脸为难答道:“前辈,小的自幼在此修行,千年来根本不曾离开抱月山万里之地,这个问题小的也是无法回答。”

    “好了,你走吧。”陈汐沉思片刻,挥了挥手。

    木奎不禁又是一愣,就这么轻易地放自己走了?他有点不敢相信,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便在这时——一道雄浑沉闷如擂大鼓的声音从山脚下传来,“木奎小儿,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不可,赶紧给你爷爷我滚出来!”

    声音之大,隆隆炸响在整座抱月山上下。

    “完了,厉虎这家伙又来了……”木奎面色骤然一变,变得惨然无比,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陈汐不由好奇道:“这家伙很厉害?”

    木奎有气无力苦笑道:“跟我不相上下,可是我现在这种状态,还哪里是他的对手?唉,若非刚才前辈……”

    “你是在怨我打伤了你?”陈汐冷冷打断道。

    木奎悚然一惊,这才意识到身边这位可是比厉虎更狠辣的角色,当即连忙解释道:“前辈息怒,小的绝没有这个意思,绝没有!”

    “那厉虎为何要杀你?”陈汐只是吓他一下罢了,见他如此温驯,倒也不忍再令他难受。

    “还不是为了抢夺我的修炼洞府。”

    木奎咬牙说道,“前辈实不相瞒,小的洞府内有着一截极品灵脉,那厉虎也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便要霸占我的洞府,令我再无栖身之地。”

    “为何要告诉我这些,难道就不怕被我抢了?”陈汐大有深意地看了木奎一眼。

    木奎也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瞒不过陈汐,痛快答道:“只要前辈能帮我杀了厉虎,这座修炼洞府送给前辈也是无妨。”

    “那你呢?”陈汐步步逼问。

    木奎砰地一声跪倒在地,磕头不已,大声道:“我愿跟随在前辈身前,成为前辈膝下灵兽,一辈子服侍前辈左右。”

    陈汐反倒是一呆,万万没想到木奎竟会做出如此牺牲。

    妖兽认主,便即等于立下了天道心誓,一辈子只能跟随在其主人身后,生死完全操纵于其主人之手,非特殊情况下,没有哪个灵兽心甘情愿地这么做。

    “木奎小儿,你躲不掉的,赶快给我现身受死!”

    沉闷雄厚的声音再次轰隆隆响起,在抱月山山腰附近,一道火红的身影正在朝山顶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