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算无遗策

    陈汐心底没来由涌起一抹愤怒,指着柴乐天,问道:“既然把我当做兄弟看待,当日他把我丢入深渊,为何不见你替我出头?不仅如此,你还一直跟随其左右,我倒要问问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端木泽神色一滞,哑口无言。

    而杜清溪和宋霖在听到陈汐的话后,神色也是变得不自然起来。

    “我知道,这性柴的背后有一个冥化境老祖撑腰,为了替自己家族考虑,你不敢也不能得罪他,这些我都能够理解。”

    “但是,谁来理解我?难道仅仅因为我身份比不上其他人,就完全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还有,我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根本就不确定能否造成混战,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趁机杀掉柴乐天,就因为这个你就指责我无情寡义?”

    此刻的陈汐显得激动异常,简直跟以前沉默寡言的性格判若两人。

    不过,这也说明一件事,无论陈汐自己承认不承认,他的内心早已把杜清溪三人当做朋友看待了。

    他自幼被人骂做扫把星,同龄人中几乎没人把他当做朋友,杜清溪三人是他人生十六年来结交的第一批朋友,虽说只是普通朋友,还无法达到那种可以交心的程度,但是对这份友谊,他也是珍惜异常。

    也正因此,陈汐才会变得如此激动。

    杜清溪三人沉默无言,陈汐的话令他们无法生出任何辩解的**。这是事实,他们无法否认。

    陈汐和端木泽的对话,并没有遮掩什么,以一种近乎直白的力量宣泄着彼此心中的不满,这种坦诚相见的态度因而显得难得可贵起来。

    但落在其他人耳中,则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方是一个破落家族的子弟,自幼贫苦潦倒,更是松烟城家喻户晓的扫把星,另一方是来自龙渊城六大家族的天之骄子,身份崇高尊贵。

    这两种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哪怕是自身修为,都有着无法逾越的差距,又怎么可能成为朋友?

    在按资排辈的修行界,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在柴乐天等人眼中,此刻的陈汐无疑是在自说梦话,像个可怜的白痴。

    “真像个白痴啊,幸好我父亲当年把婚约给撕了……”便在这时,苏娇的声音从另一侧悠悠传来。

    陈汐之前心情激动,竟是此刻才注意到,在另一侧的百丈距离,还站着苏娇一行人。

    跟柴乐天等人一样,苏娇一行人也是衣衫染血,神情疲惫,并且原本十三人的队伍,此刻只剩下了九人,竟是比柴乐天等人的损失还惨重。

    陈汐心中凛然,胸腹间的怒火瞬间消退一空,目光四下逡巡,却并没有发现凤霞派等人的踪迹。

    难道……他们全死在混战中了?

    陈汐有点不敢置信,不过想一想,这也是最接近事实的一种推断。

    毕竟,凤霞派那些人皆是由南疆其他地方的小势力子弟组成,虽然都有着紫府境修为,但显然无法跟出身龙渊城古老大势力的的苏娇一伙和柴乐天一伙相比。

    “苏姑娘,令你我双方损失惨重的罪魁祸首就立在眼前,是你动手杀了他,还是由我来?”

    柴乐天慢条斯理说道:“典藏大殿的混战是由这小子引起的,如今百草殿又倾塌一空,好像也是这小子引起的,说不定其身上不仅藏有诸多的玉简,并且还有从百草殿获得的天材地宝。若是你不出手,我可就先下手为强了。”

    “哼,你会有这么好心?”

    苏娇冷哼道,心中却是一动,珍宝殿内的宝物该不会也是这家伙洗劫一空的吧?若是如此的话,还真不能被柴乐天抢占了先手。

    柴乐天仰天大笑道:“哈哈,明人不说暗话,我当然是有条件的。”

    “说来听听。”苏娇眉头一挑。

    “那就是这小子身上的东西,咱们一方各自一半。”柴乐天毫不犹豫答道。

    这条件可以说再好不过了,毕竟历经刚才的混战,彼此对对方的实力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若是因为抢夺陈汐身上的东西而再大动干戈,付出的代价就太高了,极为划不来。

    而此刻,柴乐天明显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提出这个建议。

    不过苏娇仍旧觉得有点不踏实,据她所知,柴乐天的占有欲极为强烈,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主,能够提出这样的建议,未免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好,我同意。”思来想去,苏娇还是决定试一试。

    便在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陈汐却是突然开口:“若我猜测不错的话,经过刚才的混战,你们必然也受伤了,即便没受伤,体力和真元也必然消耗了七七八八。”

    闻言,柴乐天和苏娇以及其身后的众人神色皆是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陈汐看在眼中,愈发确定心中的推断,再次开口:“我刚才在百草殿杀了李淮,若你们觉得凭现在的状态能够战胜我,那就尽管来吧!”

    杀了李淮?

    苏娇神色骤然一沉,在进入典藏殿的时候,李淮便即按照她的意思,悄然离开,前往百草殿,所以并没有被卷入到刚才的混战中,其实力也处于巅峰状态,比她现在的状态也是只高不低。

    若真如陈汐所言,李淮惨死在他手中,那岂不是说,如今在场所有人都不可能是陈汐的对手?

    呛啷!

    陈汐随手把李淮的松纹剑丢在地上,却是没有多做解释,因为事实永远比言辞更具备说服力。

    果然,看到地上的松纹剑,苏娇再无法保持淡定,失声道:“怎么可能?在进入剑仙洞府之后,李淮的实力已不受限制,以紫府境的修为怎可能被你杀死?”

    竟然是真的!

    远处,柴乐天瞳孔一缩,心中也是升起诸多念头,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若拼命的话完全可以拿下陈汐,不过这么做就太危险了,更何况旁边有苏娇等人虎视眈眈,万一趁自己与陈汐战斗时下狠手怎么办?

    群殴也不可能,若是把陈汐逼入绝境,拼死之下,必然会给自己等人造成一定的伤害,而苏娇等人也完全可以在此时坐收渔翁之利。

    最为可虑的是,杜清溪三人明显和陈汐关系非比寻常,若是此时跳出来跟陈汐并肩作战,自己这边就只剩下三人,那就成了最弱的一拨人,处境岌岌可危……诸多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柴乐天脸色已是变得阴沉无比,直至此刻,他也不得不承认,陈汐是个极为厉害的对手,其心智之老辣果决,以及局面细致入微的把握和算无遗策的缜密心机,都令他忌惮万分。

    此子若不早早除去,日后必成大患!

    没来由地,柴乐天心头升起一个极为荒谬的念头。

    不行!

    此刻万万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必将陷入对自己不利的局面。

    柴乐天不得不无奈接受现实,因为除了袖手旁观,他已无力失去了对付陈汐的所有手段!

    苏娇跟柴乐天的感受差不多,所忌惮的理由也跟柴乐天如出一辙,甚至,他比柴乐天更了解陈汐的实力。

    在喋血城外,她曾亲眼目睹陈汐与李淮的战斗,别看陈汐只有先天境修为,可武道修为却是跟紫府境修士不逞多让,甚至犹有过之。毕竟,能够把某一种武技修炼至天人合一地步的,在他们这群人中只有苍滨可以做到,连她自己都无法做到。

    而陈汐不仅把拳法臻至天人合一,甚至连剑法都隐隐有突破天人合一境界的痕迹,这样一个怪胎,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从他杀死李淮就足以说明一切。

    气氛在微妙地发生着变化,杜清溪三人自是能够感觉得到,看向陈汐的目光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诧异、吃惊、疑惑……似是第一次才认识陈汐一般。

    因为三人也是打破脑袋都想不到,只凭借一段话、一把剑,就能逆转局面,这等手段已超乎了他们所有想象,也只能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八字来形容了。

    就在这沉默的气氛中,陈汐却是抬脚朝远处走去,他神色如常,没有一点身陷重围的觉悟,走得极为稳健匀称。

    “柴兄,要不咱们一起先杀了这家伙?”

    苏娇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看向陈汐的目光更是几欲喷火,太嚣张了,这家伙难道以为自己治不了他吗?

    柴乐天闻言,看了看杜清溪三人,没有多说,但其中的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

    苏娇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此刻这三人若是跳出来帮助陈汐的话,还真是令人头疼。

    怎么办?

    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这家伙大摇大摆地离开?

    苏娇心情之纠结,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在典藏大殿中,因为陈汐的一句话,引起了三方人马的混战,此刻,又因为他的一段话和丢在地上的一把剑,令恨不得杀人掠货的两拨人不敢轻举妄动……这家伙,究竟是怎样一个怪胎啊!

    所有人心中都不由浮起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