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李铭

    怎么办?

    要不自己向他低头认输?

    不会的,即便自己认输,恐怕这家伙也不会放过自己,毕竟他爷爷的死是我李家的修士所为,此仇不共戴天,他绝对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可是,除了认输,还有什么办法让自己活下去吗?

    李淮感受着丹田内变得稀薄起来的真元,仿似看到死神的脚步正在悄然来临,一时之间,心急如焚,神情也出现了一个极为短暂的恍惚。

    而就在此时,陈汐骤然一亮,抓住这个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跨步上前,右拳如鞭甩起,穿过剑影缝隙,砰地一声,径直砸在李淮的胸膛。

    咔嚓!咔嚓!

    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骨头碎裂声响起,李淮胸膛上猛地凹陷处一个窟窿,拳头上逸散的恐怖力量,瞬间震碎了其胸腔骨头,其内的五脏六腑也是被震得碎裂成无数片。

    噗!

    李淮张口喷出一口浓稠殷红的血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望向陈汐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震惊、怨毒、惘然……复杂之极。

    “想……不到……你一个扫把星……竟……竟变得如此厉害,真……是讽刺啊!”李淮断断续续开口,话音刚落,便即脑袋一歪,当场殒命。

    “本打算日后当着你的面,杀了你李家所有人,如今倒是便宜你了。”

    陈汐喃喃自语一声,拿起李淮手中兀自攥着的松纹剑,再懒得看这家伙的尸体一眼,转身朝那株金灵神莲行去。

    松烟城李氏家族,祖屋。

    据说祖屋里边有着李家祖上传承至今的最为上乘的武道功法,以及供修炼所用的诸多神妙丹药。

    但同时,祖屋内也有着极为残酷的各种训练项目,能够把人折磨得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可在所有李家子弟心目中,祖屋仍旧是他们心中最渴望的修炼圣地,只要能够变强,吃一点苦,忍一些痛苦又能算什么?

    可惜,祖屋毕竟是李家核心重地,非直系子弟和资质极为优异的族人,一辈子也无望进入祖屋一步。

    今天,祖屋紧闭数月的大门缓缓开启。

    沓!沓!沓!

    一阵稳而有力的脚步声在祖屋幽暗深邃的走道上响起,片刻后,从黑暗中走出一个少年,赫然便是李家家主李逸真的幼子李铭!

    不过此时的他,和之前像完全换了一个人,衣衫邋遢,蓬头垢面,仿似几个月都没有洗过澡,白皙的皮肤粗糙黝黑,原本浮肿轻佻的三角眼,如今已变得犹如鹰隼般阴冷锐利,精光四射。

    “原来拥有力量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妙啊。”

    他握了握拳头,昔日白皙的手掌如今已布满老茧,骨骼粗大,甫一紧握,身上猛地涌出一股剽悍狠戾的气息。

    “二少爷,家主请您过去。”

    笼罩在一团黑影中的铁手从黑暗中走出,尖利阴冷的声音就像一条躲在暗处的毒蛇在吐信。

    “请铁手叔带路。”李铭恭敬道,直至此刻拥有力量,他才终于明白这个一直跟随在父亲身旁,甘愿充当一道影子的铁手,其修为是多么的可怕。

    李家正厅,李逸真端坐在中央位置,两侧则是李家的诸多长老,见李铭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他身上。

    李铭能够感受到这些目光中的震惊和不能置信,这种感觉很美妙,令他极为享受,脸上却是神色镇定,步伐从容,拱手见礼之后,便即沉默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

    “三个月的时间,从后天境界臻至先天圆满,不错,不错。”

    大长老李凤图率先开口,神情中透着一股欢愉,笑道:“如今李淮随着苏姑娘已进入南蛮冥域一个月之久,此刻恐怕已寻觅到剑仙洞府,若是能够在其中得到一些机缘,那可就再好不过了。逸真,你生了两个好儿子啊!”

    “大长老谬赞了。”得到大长老的赞许,令李逸真也是欣喜不已。

    李凤图笑了笑,旋即神色一肃,沉声道:“我此次召集大伙前来,其实很简单,便是为了敲定咱们李家的继承人人选。李铭虽然不错,但毕竟稍显年幼,跟李淮还有着不小差距,我提议由李淮继承族长之位,大家以为如何?”

    “大长老慧眼如炬,李淮的确不错,天资和心智在同辈中也是出类拔萃。”

    “嗯,我也同意李淮继承族长之位。”

    “哈哈,当然得是李淮,他此次从南蛮冥域回来,说不定已虏获苏姑娘放心,促成咱们李家和龙渊苏家的联姻关系,如此一来,咱们李家的地位还不是水涨船高?”

    一众长老纷纷赞同大长老李凤图的意见。

    见此,一旁沉默坐着的李铭心中却是极为不舒服。

    搁在以前,他根本不会计较这些东西,因为他太弱,根本无法跟犹如天之骄子一般的李淮相提并论。

    但现在不同了,他已拥有了强大了力量,虽说还差上李淮一筹,但谁敢确定以后自己就超不过李淮?

    “既然大家都同意李淮,那咱们这就……嗯?”大长老李凤图话还没说完,正厅大门突然被粗暴地推开。

    吴管家神色惊恐跌跌撞撞地奔了进来,跪地大呼:“家主,诸位长老,大事不好了!李淮少爷的本命元灯……熄灭了!”

    啪嚓!

    李逸真手中的茶盏掉落地面,碎裂成一滩粉末。

    李淮竟然死了?

    所有人神色一变,阴沉如水。一时之间,大厅内的气氛变得沉闷之极。

    这次召开族会,本就是为了确定李淮家族继承人的身份,然而还没有宣布结果,却被告之李淮身亡的消息,这种突然的变故,谁又能接受得了?

    “南蛮冥域内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怎么可能?李淮可是跟着苏姑娘一起的,据说还有七八个龙渊城大势力的子弟相伴,怎么可能遇害?”

    “他妈的,若让我知道谁害了淮儿,我非灭他全族!”

    短暂的沉寂之后,愤怒的叫声轰然响彻在正厅之中。

    “闭嘴!”

    大长老李凤图暴喝出声,见众人闭上嘴巴,这才冷冷道:“诸位都知道,南蛮冥域试炼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其内的所有修士都会被传送出来。只有进入剑仙洞府之人,方才能继续留在南蛮冥域中。”

    “而南蛮冥域下次开启的时间是三年之后,所以哪怕咱们现在再愤恨,在这三年里也见不到凶手,那么,现在谈论此事还有意义吗?”

    “大长老的意思是?”李逸真强忍着痛失爱子的悲恸,声音低沉沙哑道。

    “当务之急,便是选出家族继承人。既然李淮不在了,就换做李铭来担当吧。”李凤图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字说道:“诸位,损失一名族人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只沉浸在悲痛中,令亲者痛仇者快!”

    “喏!”众人神色肃然,齐声应诺。

    李铭有点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一切,我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成了家族继承人?

    他对哥哥李淮的死谈不上悲伤,也谈不上兴奋,因为自幼生活在李淮的光芒之下,兄弟两人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但一想到自己是因为李淮的死,而成为家族继承人的,他心里就跟吃了一头苍蝇似的,恶心的难受。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李淮在心中呐喊,自己已拥有力量,也并不比李淮差,终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李铭!”

    大长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李铭从纷杂的思绪中清醒过来,起身拱手道:“大长老。”

    “别以为家族继承人就一定可以坐上族长之位,你需要用实力去证明自己,证明给所有族人看,只有获得大家的认同,你才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族长!”大长老沉声说道。

    李铭目光在父亲和诸位长老身上扫过,心中涌起一股万丈豪情,铿锵说道:“父亲,诸位长老,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

    说到这,李铭沉吟片刻,旋即咬牙继续说道:“哥哥既然已经不在,那么从今日起,我决定就由我来取代他,不仅是族长之位,我还要与龙渊苏家的苏娇姑娘成亲!”

    “哦,你打算如何做?”李凤图眼眸中闪过一丝奇异的亮泽。

    “既然龙渊苏家答应,只要把陈汐一家羞辱至死,就会把苏娇姑娘许配给我李家。那么我就从这方面入手。”

    李铭毫不犹豫答道:“当然,这个计划哥哥李淮一直在做,但大长老请放心,我会做的比哥哥更狠,也更好。只要跟陈汐一家有关系的人,我统统不会放过!”

    “有目标了吗?”李凤图追问道。

    “有!松烟城张氏杂货店的老板,以及其手下的所有制符学徒,还有陈汐家方圆百丈内的所有邻居。”

    李铭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我要他们全部都死,全部都毁灭掉,我要告诉松烟城所有人,他们都是因为陈汐死的,我要所有人都知道,跟陈汐哪怕有一丁点的关系,注定将家破人亡!”

    好毒辣偏激的心性!

    在座的诸位长老在心中暗暗倒吸一口凉气,看向李铭的目光不由带着一丝担忧,这样的性子,适合继承族长之位吗?

    “好!”

    大长老李凤图沉默许久,却是出人意料地抚掌赞叹起来,“成王败寇,强者为尊,只要对我李家有益,手段再狠辣百倍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