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斩杀

    陈汐一怔,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家伙,不过面对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他心中还是松了口气。

    李淮身后还跟着三名神色肃穆的青年,个个天庭饱满,眸中寒光乍现,但落在陈汐眼中,却是一瞬间就断定,这三人并没有进阶紫府境,充其量也就是先天圆满的修为。

    “这便是你说的金灵神莲吧,果然非同凡响。”李淮的目光落在灵田上的金灵神莲,透着一抹无法掩饰的炽热贪婪。

    “看来这家伙刚才把我和季禺前辈的对话都听到耳中了,本打算留他多活几日,但为了不使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此次也只能把他杀了……”陈汐脑海中飞快思索,只一瞬间就做出决定,眸中杀机顿现。

    “想杀了我?哈哈,在这剑仙洞府中,我的修为已不再受到限制,面对紫府境界的我,你还有胜算吗?”

    李淮仰天大笑,声音中却是透着无限怨毒,显然,他是想起了在喋血城被陈汐击败的一幅幅画面,“等我杀了你,就把这株金灵神莲献给苏娇姑娘,以此为契机,她肯定会答应与我的婚事的!”

    “死到临头,还是这么多废话。”陈汐摇了摇头,目光直视着李淮,胸腹间涌出一股滔天战意。

    “李松、李阔、李宏,你们三个在旁边看着就行了。今日我要亲手把这小子炮制成一滩烂肉泥!”

    李淮挥了挥手,朝身旁的三名李氏子弟吩咐了一声,便即手持松纹剑,目光如电,强大的气机牢牢锁定陈汐。

    陈汐不再说话,脚尖猛地一沓地面,身子如同离弦之箭,朝对面的李淮暴掠而去。

    嗤啦!嗤啦!

    奔跑之间,肉身竟然把空气撕裂出一条长长的气浪,这气浪涌动,噼里啪啦,如江水激荡,声势惊人之极。

    在深渊下的阵基之处,以玄冥煞气把炼体修为提升至先天圆满境界之后,陈汐的身躯如同在火炉中锤炼过千万次的宝剑一般,气血如虹,精筋玉骨,通体内外再无一丝杂质,奔跑之时更是身轻如燕,配合天龙八步,速度比之以前起码提升两成!

    轰!

    虚空震荡,一尊包裹着恐怖力量的拳头朝李淮面门砸去,跟喋血城与李淮战斗时所用的招式一模一样。

    “还是这一招……哼,你也太小觑我李淮了!”大喝声中,李淮周身猛地涌出浑厚的真元,嗖地一下,身子拔地而起,飞至半空。

    砰!

    一拳落空,强劲的真元气流轰在灵田上,如同铁犁一般碾压出一条深深的沟壑,泥土飞溅四周。

    “哈哈,紫府境修士是可以遁空飞行的,白痴!”李淮在半空猖狂而笑。

    而趁着李淮说话时,陈汐并没有停留,而是冲向了一侧的那三个青年。

    砰!砰!砰!

    一个李氏子弟措不及防,直接被一拳砸碎头颅,横尸当场,其他两人横臂格挡,却是逃过一劫,不过两人的胳膊却如同被万钧重锤狠狠砸了一下,骨骼震碎成渣滓,从陈汐拳头上迸涌而出的恐怖力量,更是震得两人口中猛地吐出一口血,倒飞出十几丈外,再也爬不起来。

    神魔炼体流本就是同阶之中碾压一切炼气流的恐怖存在,如今陈汐肉身修炼至先天圆满境界,足可媲美普通入阶法宝,力量雄浑,筋骨强悍,只凭借肉身力量,宰杀这三名修为才只先天境的李氏子弟也是绰绰有余。

    “找死!”李淮勃然变色,他身在半空,手中松纹剑却是化作一抹青光,狠狠斩向陈汐,正是紫府境修士才能掌握的操纵法宝的手段。

    刷!

    松纹剑速度之快,犹如风驰电掣,其上恐怖的力道更是撕裂空气,震荡得四周灵气轰然四散。

    陈汐心中暗自一惊,来不及躲闪,挥拳朝飙射而至的飞剑砸去,不料飞剑在半空陡然转向,划着一道弧形,飞快从陈汐肋下滑过。

    嗤啦!

    衣衫破裂,坚硬如同铜浇铁铸的肉身上出现一道浅浅的血痕,即便如此,陈汐也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可能!我这把松纹剑乃是黄阶下品法宝,怎么会伤不到这家伙?”半空中,李淮一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给我滚下来!”

    虽说不曾伤到筋骨,但却惹怒了陈汐,磅礴的真元灌注臂膀,双拳在瞬间轰出千百次,一枚枚犹如实质般的透明拳头,脱手而出!

    这些透明拳头宛如琉璃雕刻而成,晶莹剔透,乃是由真元压缩凝聚而成,被陈汐以大崩拳第三重“崩石如粉”的暗劲砸出,恍如一道道呼啸天空的流星雨,声势煞是惊人。

    “哼,真元外放罢了,可是奈何不了我的!”李淮冷笑一声,游走在身体四周的松纹剑蓦地劈斩出百千道锋利剑光,斩向那些呼啸而至的如雨拳头。

    砰!

    一枚透明拳头直接砸碎剑芒,余势不减,继续朝李淮轰去。

    “不好!我怎么忘了,这小子的拳法已达到天人合一的地步,能够借助天地之力,威力暴涨……”

    李淮一怔,猛地想起在喋血城,跟陈汐作战时的场景,面色骤然大变!

    砰砰砰砰砰……无数道透明拳头,犹如一张渔夫洒下的大网一般,碾碎阻挡而来的千百道剑芒,朝立在中心的李淮围剿而去!

    “该死!”

    一招错,便已失去先机,李淮只得一咬牙,运气全身真元,一把握住松纹剑,剑影霍霍,如同滚滚浪花一般,把身体四周防御的滴水不漏,同时身子则朝远处暴掠而去,企图冲出四面八方袭来的透明拳头的包围。

    轰!

    一枚透明拳头砸在李淮身体四周的剑影上,其内蕴积的恐怖真元得以释放,那恐怖的力量直接把李淮震飞出去。

    轰轰轰……还不等李淮喘口气,又是数枚拳头在身体四周炸开,再次把他震出几十丈外,身子摇摇晃晃,几欲坠地。

    此刻的李淮头发蓬乱披散,衣衫褴褛,裸露在外的肌肤一片焦黑,样貌极其狼狈,他再不敢逞强,纵身落地,这才逃脱了那些透明拳头的包围。

    这……这绝不是真的,这小子的修为才先天境界啊,还是赤手空拳,怎么可能如此厉害?

    李淮难以置信地望着对面的陈汐,实在想象不出刚才的一切都是这个一直被自己骂做废物的家伙造成的。

    在喋血城外败给陈汐,他一直认为是自己修为被限制,所以才给了陈汐可乘之机。然而现在,当他施展出紫府境的修为,却被陈汐硬是从半空中逼下来,这样的局面令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怎么会这样?

    这小子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一直在扮猪吃虎?

    在李淮思绪如飞之际,陈汐也不由重新认清了自己的实力,直至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凭借先天圆满境的炼体和炼体修为,以及天人合一境的大崩拳,完全有能力与紫府境修士一战!

    不过,李淮明显刚进阶紫府境界不久,实战经验更是连自己都不如,所以才会被自己抢占先机,逼得他不得不从半空落地……如此看来,自己目前也只能跟紫府初境的一些实战经验差的家伙一战,至于那些厉害的,自己日后若碰到,还是得小心应对。

    想通这一点,陈汐不再犹豫,再次发动攻击,拳头如同雨点般落下,根本不给李淮再次飞遁的可能。

    局面开始变得对李淮不利起来。

    他原本就被陈汐刚才的攻击夺去了一定的斗志,此刻又被陈汐蹂身而上,死死压制在地面作战,彻底陷入了被动抵挡的局面。

    不过,陈汐想要短时间内解决李淮也是不可能的,这家伙把松纹剑舞得水泄不通,防御在身体四周,简直像个缩头不出的乌龟似的。

    哗啦啦……全身泛着玉质光泽的肌肉一块块贲张凸起,而后如同潮水般极有韵律地涌动不休,气血如燃,发出一阵阵轰鸣声。

    李淮被动挨打的模样,像极了陪练靶子,这让陈汐想起了一个好主意,决定拿李淮来测试一下自己的肉身究竟有多强悍,不再动用真元,开始纯粹地使用肉身力量。

    砰!砰!砰!

    之前已经确定李淮手中的松纹剑并不能伤到自己的筋骨,陈汐此刻施展起拳法来,便再无任何顾忌,一拳拳击出,砸得松纹剑砰砰作响,颤抖不已。

    痛快!

    炼体流的战斗方式令陈汐热血沸腾,不借助外物,只依靠自己一对肉拳,一副铜浇铁铸般的身躯,再配合以生死搏杀磨练出来的战斗技巧,却能把敌人逼得只有招架之力,这种感觉简直令人着迷,欲罢不能。

    李淮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了陈汐测试肉身力量的陪练靶子,不过他此刻也根本注意不到这些。

    他的心神已完全沦陷于一种莫大的惊惧之中,一边死死抵抗着越战越勇的陈汐,一边苦苦思索着逃脱之法。

    战斗至此刻,他的斗志已全部消耗殆尽,再不愿跟陈汐这个怪胎纠缠下去,甚至,他怀疑若一直这样下去,自己会被陈汐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