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翻手为云

    “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柴兄之祖,可是南疆硕果仅存的冥化境大修士之一,对付你们这些人,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万云学院的俞浩白摇头叹息道,他看似秀气儒雅,言辞间却尽是对柴乐天的巴结之意。

    傅恒枯瘦的脸颊骤然变幻不定,一阵青一阵白,现在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挣扎。而在其背后,那些来自南疆不同城市的修士脸色也大都阴郁许多。

    冥化境的威慑力就如此大?

    看到傅恒这些人斗志消退,陈汐不由暗暗着急起来,若是傅恒等人不战而逃,那他偷袭的计划就全部落空了。

    “哼,据我所知,冥化大修士柴绍前辈可不是个不讲理之人,更何况这座剑仙洞府本就是无主之地,此处的玉简谁抢到就是谁的,只凭一句话就让我等离开,未免就太过分了吧?”

    傅恒咬牙说道:“依我看倒不如这样,若是柴道友同意,我等可收取此处的四成玉简,剩下的六成归你们如何?”

    “绝无可能!”柴乐天当即否决,冷冷笑道:“想跟我抢东西?你们还不配,我再给你们十息的时间,赶紧给我滚出此殿,否则就别怪我等下手无情了!”

    “你……”傅恒双眸圆睁,怒不可遏,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哼,就这样的胆色,也敢跑来跟我抢东西?快点啊,已经过去五息的时间了。”柴乐天不屑地摇了摇头。

    这些家伙真是有贼心没贼胆啊!

    看着傅恒等人忍气吞声不敢发作的模样,陈汐不由一阵无语。

    “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星罗宫的柴道友啊!”便在这时,一道娇柔的女声悠悠响起在大殿内。

    陈汐抬眼望去,不由暗叫一声不妙,苏娇一行人竟然也来了!

    随着苏娇一行人进入典藏大殿,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愈发紧张起来。

    看着对峙的两拨人,苏娇以及她身后的众人脸色皆阴沉无比,目光中尽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又来了十三人!并且个个都是龙渊城各大势力的子弟!

    凤霞派的傅恒暗自吸了一口凉气,此时此刻,局面的发展已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唯一让他放心的是,因为苏娇一行人的加入,柴乐天他们哪怕再想朝自己等人下手,也必定会有所顾忌。

    见到苏娇等人,柴乐天和他身后的众人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许多,再不复刚才胜券在握的模样。

    此时此刻,大殿中赫然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三方势力互为犄角,相互牵制,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苏姑娘,如今这典藏殿已被我等占领了,你们还是莫要横插一脚,伤了彼此和气,那可就不好看了。”柴乐天冷冷开口。

    从珍宝殿和武道殿空手而归,本就令苏娇憋了一肚子气,见柴乐天甫一开口,便想轰自己走,再忍不住冷笑道:“别废话了,你家那个老怪物也只能吓吓其他人罢了。”

    “大胆!”

    柴乐天身后的俞浩白暴喝道:“柴绍前辈乃是整个南疆硕果仅存的冥化境大修士,你竟敢骂他老人家老怪物?真是不知死活!”

    “哼,别唧唧歪歪了,不就是拼祖宗吗?”

    苏娇旁边的苍滨嘿然冷笑道:“柴乐天背后有冥化老祖撑腰,苏姑娘的兄长苏禅也已拜在流云剑宗涅盘剑修凌渡老祖门下,成为凌渡老祖千年来收的唯一一个关门弟子,你现在还觉得说这话有意思吗?”

    凌渡老祖!

    闻言,在场众人包括柴乐天在内,似是听到极为恐怖的事情一般,神色无不齐齐一变。

    苏娇的哥哥竟然拜在了凌渡老祖门下?

    远处高高石梁的阴暗角落里,陈汐心中也不由一惊,龙渊城八大宗门、三大学府和六大家族中,若论势力最为强大者,当属流云剑宗无疑。

    据说有好几位地仙级别的强横剑仙便隐居在流云剑宗内!

    凌渡老祖便是流云剑宗赫赫有名的一位涅盘境剑修,他脾气火爆,杀伐狠戾,名头在整个南疆的修行界中极为响亮,称得上是妇孺皆知。

    “哼,怪不得口气如此大呢,原来是苏禅那家伙走狗屎运拜在凌渡老祖门下了啊。”柴乐天神色很快恢复如常,旋即摇头不屑道:“苏禅是苏禅,你苏娇是你苏娇,你觉得凌渡老祖会为了你,得罪我家老祖吗?”

    苏娇神色不动,心中却是暗自叹了口气,柴乐天说的的确不错,她跟凌渡老祖之间毕竟隔了一层关系,也仅仅能让她扯扯虎皮罢了,想让凌渡老祖替自己出头,去得罪比自己还高出一个境界的冥化境大修士绝对不可能。

    不过,苏娇也绝非易于之辈,眼珠转动,已想到一个主意,不去理会柴乐天,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凤霞派傅恒等人身上,笑吟吟说道:“想必诸位也不甘心入宝殿却空手而归吧?不如咱们双方一起联手,把他们全部杀死,此处大殿内的玉简咱们平分,你看如何?”

    傅恒万万没料到苏娇会提出如此一个建议,怔了怔,才说道:“可是……”

    苏娇打断道:“不用担心其他的,这里毕竟是南蛮冥域,人死在这里,只要咱们不说,没人会知道是谁杀的。”

    对啊,只要把柴乐天一行人全灭了,自己一伙和苏娇一伙又瓜分了玉简,谁会傻得向别人透露此事?

    傅恒目光变得灼热起来,显然已被苏娇说动。

    苏娇所提建议的确狠辣有效,柴乐天一方才八个紫府境修士,本就比不得其他两方势力的任何一方,若是再被这两拨人联手,的确能够把柴乐天等人全灭了。

    “傅道友,若你敢这么做,你肯定会后悔的!”柴乐天终于无法保持淡定,勃然色变,大喝道:“难道你就不怕苏娇过河拆桥,到最后也把你们一个个杀了,然后把大殿内的玉简都独占了?”

    傅恒一愣,神色再次阴晴不定起来,显然,他也顾忌苏娇会这么做。

    “不如你们跟我合作,咱们一起灭杀了苏娇一伙,这些玉简就按你刚才所说,四六分如何?”柴乐天暗自松了口气,趁热打铁道。

    傅恒很为难。

    他完全没料到,自己一方原本是最弱的,却在此刻成了其他两方都要争取的香饽饽,偏偏地,为了防止过河拆桥的事情发生,他还不能答应任何一方。

    怎么办?

    面对这等局势,傅恒和他身后的众人皆是左右为难。

    该死!这么商量下去,迟早要被他们想出个所以然来,如此一来,自己还如何浑水摸鱼?

    见三拨人迟迟不开战,陈汐不由暗暗着急,旋即脑海灵光一闪,猛地想到一个绝妙的注意。

    时间点滴流逝,气氛却是越来越沉闷,打又打不得,不打又无法分配大殿中的玉简,只能干瞪着眼睛耗时间。

    “我看咱们三方也别争执了,不如商量一个对策,一起瓜分了这些玉简如何?”柴乐天终于等得不耐烦了,心有不甘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行啊,能这么做我等也赞同。”苏娇暗暗松了口气,她也害怕就这么耗下去,再有人插足进来,那局面可就更加混乱了。

    “柴道友的提议正是我等急于看到的。”傅恒也是长长吐了一口浊气,相较而言,他们这群人是最弱的,也是压力最大的,自是不愿跟其他两方大动干戈。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突兀的声音猛地响彻在大殿中。

    “柴兄,大事不妙,那些凤霞派的人竟然也在搜集珍品玉简!”

    凤霞派?

    搜集珍品玉简?

    闻言,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愣。

    陈汐?

    他竟然还活着?

    这道声音落入杜清溪、端木泽、宋霖等人耳中,却令他们心头猛地一震,脸上尽是不敢置信之色。

    那个废物竟然还活着?不过他此刻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柴乐天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脸色瞬间变得黑如锅底,他妈的,这小子好毒辣的手段!

    苏娇也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目光在柴乐天身后一扫,果然没有发现陈汐的踪影,想起陈汐话中透露出的信息,她脸色瞬间冰冷到极致,怒极而笑,一字一顿道:“你柴乐天真不愧是老谋深算,先派人把珍品玉简搜集起来,再提出平分大殿玉简的建议,把那些垃圾留给我们……真是欺人太甚!”

    “苏姑娘,你听我说,陈汐他骗你们的,他早就不是我们的人……”柴乐天连忙解释道。

    “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要狡辩?陈汐从离开喋血城就跟你们在一起,你当我没看见吗?”

    呛啷!

    说话时,苏娇手中蓦地多出一把火红如烧的飞剑,脸色铁青道:“看来也只有通过战斗解决了,各位,咱们被这些该死的混蛋耍了,杀了这些表里不一的小人!”

    哗啦啦……苍滨等人也反应过来,在珍宝殿和武道殿饱受的憋屈,混杂着此刻被人蒙骗的怒火,轰然爆发。一个个祭出武器,咬牙切齿地朝柴乐天等人杀去。

    “我……”

    柴乐天直气得浑身发抖,还要多解释,然而还不等他话说完,就看到各种灵光逼人的法宝朝自己铺天盖地地砸来,哪里还敢迟疑,随手祭出法宝,迎了上去。

    他妈的,我们是无辜的啊!

    柴乐天身后的其他人也是委屈无比,不过见苏娇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冲过来,他们也是一阵火大,当即也阴沉着脸,祭出自己的看家法宝加入了战局。

    “杀!”

    “杀死他们!”

    “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