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貔貅

    “哈哈,真是,若是运气到了,说不定还能获得仙家宝贝呢!”苍滨也是兴奋异常。

    “那就分头行动吧!”

    “好!这个建议不错,珍宝那么多,各凭机缘,倒也不存在分配的问题,再好不过。”

    其他人也随之纷纷说道。

    嗖!嗖!嗖!

    一个个都迅速分散开,朝珍宝殿各个地方的密室中奔去。

    足足奔行了一炷香时间,季禺蓦地止住了身影,目光望向一侧那处看似普通的密室。

    “怪不得呢,原来大门上竟然弥散着一丝混沌息壤的气息。”季禺饱经沧桑的眼眸里罕见地流露出一丝惊讶。

    而陈汐听到混沌息壤一词,则浑身一僵,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混沌息壤乃是不在五行中的珍稀之物,传说在太初混沌时期,诸多混沌神魔便是在息壤中孕育出生,直至天地大开,三界确立,息壤便即湮灭在无尽岁月中,再不曾出现过。

    当然,这也仅仅是陈汐听到的一个传说,真假不可考证,不过当得知眼前的密室大门上,竟然弥散着一丝混沌息壤的气息,他还是忍不住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这丝混沌息壤气息已变得极其之淡,根本搜集不了。”季禺目光幽幽地望着密室大门,沉吟道:“不过,这密室大门竟然有着一丝混沌息壤的气息,其内所藏纳的东西必然不是凡品。”

    说着,他随手推开密室大门。

    嗖!

    大门刚开到一小半,便有一道黑影以快逾闪电的速度飙射而出。

    “早就知道会如此……想逃?可没有那么容易!”

    季禺淡然一笑,说话时,他袖袍一挥,一道匹练般的蒙蒙青霞席卷而出,后发先至,瞬息已把那团黑影包裹住,落入季禺的掌心。

    青霞消散,露出黑影的容貌,令陈汐愕然的是,这黑影竟然是一头拳头大小的幼兽!

    吼!

    幼兽通体如雪,毛茸茸的,像一头缩小版的白狮子,见陈汐望过来,它瞪着漆黑清澈的小眼睛,呲牙咧嘴发出一声吼叫,声音却是稚嫩之极,毫无威慑力。

    “竟然是一头貔貅幼崽!”

    看到这头幼兽,一贯淡然仿似看破一切世事的季禺神色一滞,罕见地失声惊呼了一声。

    貔貅!

    听说这个拳头大小绒毛雪白的幼兽竟然是一头貔貅,陈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貔貅乃是荒古神兽,并且是神兽中身份最为特殊的存在,它吞食万物之珍,纳八方之宝,自古至今一直被所有人奉为祥瑞,拥有转祸为祥的奇异神通。

    “想不到,一个散剑仙竟然能够招来貔貅蕴积气运,真是逆天般的福运啊。”季禺看着掌中的貔貅,连连赞叹。

    “蕴积气运?”陈汐有点懵了,据他所知,气运虚无缥缈,难以琢磨,绝非肉眼可以看得到的东西,也似乎极难有方法去改变气运。

    不过在修行界有个公认的说法,气运旺盛之人,往往能够受到天道眷顾,修炼无往不利水到渠成,且福缘深厚,拥有让人艳羡的各种机缘。而气运不足之辈,则命途坎坷,事事蹉跎,虽不至于招来飞天横祸,但一辈子也别想着走大运了。

    当然,由于气运飘渺不定,肉眼又难以发现,每个人的气运也是会随着各式各样的事情改变的。

    此刻听闻貔貅竟然能够蕴积虚无缥缈的气运,陈汐心情之震撼就可想而知了。

    季禺点头都:“不错,对于俗世凡人而言,貔貅乃是招财进宝的祥瑞之兽,但对于修者来说,拥有貔貅坐镇,完全可以逆改一个人,乃至于一方宗派的气运!”

    说到这,季禺神色复杂地沉默许久,这才喟然叹息道:“总而言之,等你修为进至天仙境界,就会明白气运的作用了。”

    又是天仙境界……陈汐不由想起母亲左丘雪的吩咐,她说只有在自己抵达天仙时,方才能与之相见,否则是祸不是福。

    而此刻,因为一个拳头大小的貔貅幼兽,因为其所具备的蕴积气运的神通,又牵扯到天仙身上,这让陈汐隐隐觉得,好像只有抵达天仙境界,方才用资格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一样。

    “嗯?”

    季禺神色微动,似是察觉到什么,说道:“有人进入珍宝殿了,咱们得快点行动。”

    陈汐心中一紧,连忙推开密室大门,朝内走去。

    甫一进入,映入眼睑的便是六个巨大无比的白玉架子,上边依次标注着“黄阶”、“玄阶”、“低阶”、“天阶”、“仙阶”、“奇物”字样。很显然,这六座巨大的白玉架子,正是洞冥仙人用来珍藏宝物的地方。

    然而……此刻那六座白玉架子上,却是空荡荡的一片!

    “怎么会这样?”

    陈汐连忙走上前,目光在白玉架子上一一扫视而过,别说法宝了,连一根毛都没有,干净溜溜的。

    “噢,我想起来了,这里边的珍宝应该是被这头貔貅吃掉了。”季禺也是一愣神,旋即很快就反应过来,摇头大笑道:“我怎么忘了,这小家伙喜食珍宝奇物,只要带灵气的,无论何物,皆是它口中美味。”

    陈汐却是笑不出来,目光直勾勾望着季禺掌心的貔貅,实在不能想象,拳头这么大的小身板,竟然能把一屋子的宝贝都吃掉!怎么可能?

    吼……绒毛雪白如一头小狮子般的貔貅幼崽,朝陈汐呲牙咧嘴地嘶吼了两声,似是在示威,不过配上它那稚嫩的声音,和清澈漆黑的一对小眼睛,不显得凶悍,反而极为可爱。若是女孩子看到,非把它抱在怀中揉成一团不可。

    “那咱们岂不是白跑一趟了?”陈汐喃喃道,他看着标注有“仙器”字迹的空荡荡的白玉架,真是恨不得把这头貔貅给掐死。

    仙器啊!

    光是这两个字都令人热血沸腾,偏偏自己却失之交臂,“怎么是白跑一趟?我觉得你的收获已经够大了,你看清楚,这可是貔貅!”季禺很是不解,说道:“哪怕有上万件仙器,也抵不上一头貔貅啊。”

    陈汐看着季禺认真肃穆的神情,张了张嘴巴,只得把满腹牢骚生生咽了下去。

    “季禺前辈,咱们去典藏殿吧。”

    陈汐转身就朝密室外行去,心中兀自遗憾不已,暗道:“珍宝被吃了就吃了吧,那些功法秘籍总该不会有神兽爱吃吧?”

    沓!沓!沓!

    一阵频繁的脚步声响起。

    在陈汐离开不久,一个身穿宝蓝色衣衫的青年兴冲冲推开密室大门,走了进来。

    “咦!”

    看着六个白玉架子上标注的“仙器”等字样,他的脸色骤然变得亢奋,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然而当他目光落在空荡荡的白玉架内部时,脸色瞬间僵固,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一口鲜血直冲嗓门。

    “啊啊啊!天杀的,从黄阶法宝到仙器应有尽有啊,却被人抢先一步扫荡得干干净净……他妈的,吃肉就吃肉,连口汤都不给人喝吗?”

    蓝衫青年哆嗉着嘴皮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尖嚎,声音之大,传遍了整个珍宝殿的长廊上。

    刷!刷!刷!

    很快,一道道人影出现在此处密室之内,望着那空荡荡的六个白玉架,知道被人捷足先登了,脸色都是变得糟糕之极。

    “妈的!若让我知道谁干的,非把他生吞活剥不可!”

    “看字迹,那白玉架上存放着的是仙器啊!竟然被人扫荡一空了,他……他……都是道上混的,哪有这样吃独食的?”

    “真是欺人太甚,连江湖规矩都不懂,太他妈缺德了!”

    这些年轻男女皆是来自龙渊城大势力的青年才俊,俨然就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平时个个眼高于顶,自傲的紧,这次进入剑仙洞府,也是抱着极大的希望。

    然而此刻望着四周空荡荡的一切,想起一路累死累活,又冒着偌大风险赶来,却什么也没捞着,再也再也不顾什么风度了,七嘴八舌地诅咒起那个刮地三尺扫荡一空的家伙。

    “你们在其他密室也没发现宝贝吗?”苏娇脸色难看异常,她之前搜遍了上百个密室,竟是没找到一件宝贝。

    “是啊!”、“不错!”其他人齐齐一愣,旋即连连点头附和。

    苏娇银牙暗咬,目光死死盯着那六座空荡荡的白玉架,说道:“看来此处才是珍宝殿真正的藏宝之地,偏偏地,却被人捷足先登了,真是可恨!”

    “会不会是杜清溪他们?”苍滨突然说道,他的脸色也黑得跟锅底似的,显然也是憋屈不已。

    “不可能,咱们可是比他们先到的。”苏娇摇头否定。

    “那……会不会是那些来自南疆其他地方的紫府修士?”苍滨还清晰记得,在从喋血城出发时,自己一伙并不是第一批离开的。

    “罢了,暂时先不想这些,此处只是珍宝殿,其他几个大殿咱们还没有去过,如今珍宝殿已经被洗劫一空,咱们可不能让别人把其他几个大殿的宝贝也占据了。”

    苏娇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头的愤怒,缓缓说道:“甚至,若是咱们能及时赶到的话,说不定还能找到那个洗劫珍宝殿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