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仙府纸笺

    水池内的液体玄冥煞气堪堪埋住陈汐的脖子,只露出一个脑袋,只见他双眸紧闭,脸颊上瞬间凝结出一层厚厚的黑冰,远远望去,犹如一个被蜡封的石雕一般。

    “这小子如此听话,竟不问我为什么要他这么做……”

    季禺拿出酒葫芦咕噜咕噜灌了几口,这才摇头叹息道:“看来是我太照顾他了,依赖性太强可是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强者的。”

    “不过,等他进阶紫府境界,通过天峰第一重试炼,恐怕我以后就无法出来了,唔,照顾他就照顾他吧,想当年主人不也是这么照顾……”

    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变无,季禺似是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那对饱经沧桑的眼眸里泛起一抹浓的化不开的感伤。

    冷!

    彻骨的冰冷!

    陈汐只觉全身血肉骨膜之间流淌着一条冰河,那股由内而外的寒冷令他渐渐失去了所有知觉。

    不过,他的神魂依旧保持着极度的清醒和冷静,有条不紊地运转心法,一点一滴地去汲取那恐怖的玄冥煞气,以此来捶打淬炼皮膜筋骨、血肉骨骼。

    相较于星煞之力给身躯带来的痛苦,这些玄冥煞气所造成的冰冷感觉,对陈汐而言反而要轻松许多。

    如今陈汐的炼体修为早已突破至先天境界,此刻借助玄冥煞气心无旁骛地修炼下去,修为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提升。

    三天后。

    沉寂幽幽的山洞中,猛地响起一阵咔嚓咔嚓的细碎响声。

    水池中,陈汐站起身子,肌肤上凝结的厚厚一层黑冰片片碎裂,犹如粉末一般扑簌簌掉落,裸露出一尊线条刚毅完美的强悍体魄,如同被神灵之手斧凿刀刻出来的杰作一般,充盈着一股迷人的光泽。

    哗啦啦!

    陈汐活动了一下筋骨,只觉通体内外气血如沸、气机如虹,仿似抬手就可以举起一座山一般。

    并且在其背脊处,隐隐有着一道道极为浅淡的黑色图纹若隐若现,显得神秘之极。

    “背生巫纹之脉理,看来是进阶炼体先天圆满境界了。”季禺躺在藤椅中,眼眸在陈汐背上一扫,淡淡说道。

    炼体先天圆满!

    陈汐一怔,震惊无语,三天时间,自己便已把炼体臻至先天圆满境界?

    陈汐从不认为自己是个修炼天才,可这种炼体速度依旧吓了他一跳,细细算来,他炼体总计才不到半年,便已从后天一举进阶至先天圆满境界,这种速度连他自己都差点不敢相信。

    “很惊讶么?你修炼的是我家主人传下的《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又有庞大的玄冥煞气为支撑,这样的速度只能算作正常。”

    季禺淡然说道:“好好努力吧,相较于那些真正的天才,你这修炼速度也是不堪之极。尤为重要的是,你已经荒废了十六年的时间。”

    陈汐激动的心情平静许多,事实正如季禺所说,他自幼到大,虽说一直接受爷爷陈天黎的教诲,也修炼者家传的炼气功法《紫霄功》,可缺乏灵丹、元石的支持,他修炼的进境极为缓慢。而在四年前,由于要维持生计,他更是挑起重担成了一名制符学徒,在修炼一途上所花费的时间愈发稀少。与那些自幼便专心于修炼的家族子弟一比,要远远落后了许多。

    就像李淮,年龄跟陈汐相仿,可如今已是紫府境修为,原因便在于李淮拥有着数之不尽的各种资源,根本不用为生存的问题而奔波劳苦。

    “多谢前辈当头棒喝。”陈汐神色肃然,眉宇间尽是坚定认真之色。

    季禺笑了笑,从藤椅上站起身子,目光在水池一扫,说道:“还剩下将近五百斤玄冥煞气凝聚而成的液体,我帮你收起来。”

    说话时,他手掌一探,整座八棱形的水池猛地翻滚起来,旋即乌光一闪,已化作一盏犹如黑玉砌成的八角宫瓶。

    “其实这座水池便是一个八角宫瓶,布置此阵的修士,先已引煞之剑沟通天地煞气,而后以冰魄心莲孕养煞气,最后汇入八角宫瓶,历经万年,方才形成这一池子的玄冥煞气。”

    季禺侃侃而谈,显得极有耐心,继续说道:“不过由于这座化山聚煞大阵近万年来无人主持,其内的玄冥煞气逸散出去大部分,若非如此,这水池起码能够汇聚不下万斤的玄冥煞气。”

    “原来如此。”陈汐点了点头。

    季禺把八角宫瓶丢给陈汐,说道:“此物虽无他用,用来储存一些灵液美酒倒是不错,待你进阶涅盘境界,便可用其中的玄冥煞气凝结涅盘轮了。”

    陈汐小心把八角宫瓶装入储物戒指,目光不经意一瞥,看到水池原先所在的位置附近,赫然有着一座奇特的阵法图案。

    “这是?”

    陈汐走上前一看,这座阵法图案中央位置,有一个凹陷的槽口,脑海中灵光一闪,当即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洞冥令,略一对比,恰可以完美无缝地嵌入其中!

    “哈哈哈。”

    季禺仰天长笑,“不错,正是通往剑仙洞府的挪移阵。在刚进入此处时,我便发现其中蹊跷。按我推断,此处阵法必然是由那位剑仙设下,为的便是搜集玄冥煞气!”

    陈汐着实有点不敢置信,原本他以为自己坠入深渊,就彻底与剑仙洞府无缘了,却没想到自己竟在这里意外地找到一条通径,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啊。

    “走吧,百万年来我已见多了绝世剑仙,可无不饮恨在我家主人的洞府之内,我倒要看看,这位剑仙究竟是何人,其留下的洞府又有何妙处。”季禺悠悠说道,轻描淡写的声音中流露出睥睨一切的傲然气概。

    狭长漆黑的通道内,不时响起阵阵暴喝声,和恐怖的金戈相交的碰撞声。

    刷!

    太乙青莲刀化作一抹青幽虹光,狠狠斩碎一头煞气傀儡,杜清溪有些狼狈喘息起来,望着前方兀自咬牙战斗的端木泽等人,清丽的脸颊上此刻已是写满焦虑。

    这还是剑仙洞府吗?简直就是一片煞气傀儡的海洋!

    他们一行人在柴乐天的带领下,终于有惊无险地穿过赤炎山脉,在一个月的最后一天,凭借洞冥令,被三才挪移大阵传送进了剑仙洞府。

    本以为各种法宝秘籍已是垂手可得,却没想甫一进入这条狭长的通道,便遇上了一波又一波的煞气傀儡。

    这些煞气傀儡高大无比,面容丑陋僵硬,浑身缭绕着黑色煞气,左右手中各握着一把锋利巨剑,其剑法简陋粗鄙,但凭借其悍不畏死的气概,和坚硬如岩石的巨大体魄,在这狭长的通道内,简直如同一道钢铁洪流,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该死!这些蠢东西简直杀也杀不尽,咱们已经被困在这里两天了,若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力竭而亡。”

    一脚踹飞身前的一头煞气傀儡,端木泽纵身一跃,躲过左右两头煞气傀儡的包夹,狼狈地来到杜清溪身边。

    此刻的端木泽,白衣染血,头发披乱,英俊的脸颊上蒙着一层病态的白色,眉宇间已是疲惫至极。

    “怎么会这样呢?我们的实力自从进入此地,便已恢复至紫府境,再不受南蛮冥域的限制,可是若想杀尽这些煞气傀儡,却根本没法做到,要不……咱们冲过去吧?”

    杜清溪也变得手足无措起来,说是要冲过去,可是当看到远处那密匝匝奔涌而来的煞气傀儡,自己也觉得希望极其渺茫。

    “冲?我看希望不大。”端木泽苦笑一声,旋即咬牙切齿地说道:“咱们原本有八条通道可走,偏偏柴乐天故意把咱们引上这条通道,若非如此,咱们何至于狼狈至此?”

    杜清溪皱眉道:“你现在的样子,跟柴乐天当日对待陈汐又有什么区别?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推到别人身上。”

    顿了顿,杜清溪似乎也觉得口气有点重,无奈道:“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八条通道,咱们选了“乐”字通道,便已被困到如此地步,若是选择“苦”字通道,岂非早就死了?”

    端木泽嗤笑道:“我只是觉得柴乐天很荒谬,自认为名字中有个“乐”字,就把咱们带上这条道,这不是瞎扯吗?”

    哗!哗!哗!

    三把巨剑夹着狂暴的气息,朝杜清溪和端木泽狠狠劈来,两人不敢再多谈,咬牙迎战而上。

    此时此刻,他们也只有如此苦苦撑下去。

    “这些该死的杂碎,老子受够了!”不就之后,远处传来柴乐天暴怒的咆哮,随即便见他猛地窜起身子,手掌之间蓦地出现一抹璀璨耀眼的光芒,随即被他挥手狠狠甩飞出去。

    “焚天两仪符!给我爆!爆!爆!”

    轰隆隆!

    刺眼的白光骤然照亮四周,一阵阵犹如惊雷般的爆炸在狭长的通道内响起,狂暴的气流恍如飓风一般,朝通道前方碾压而去,所过之处,一尊尊煞气傀儡就像冰融于水一样,焚化一空!

    端木泽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通道,半响才咬牙切齿道:“这个该死的混蛋,拥有焚天两仪符这等足以媲美两仪金丹境修士全力一击的宝贝,却到现在使用,真是用心不良啊!”

    “赶快走吧,一旦晚了,说不定就被苏娇他们捷足先登了。”杜清溪长松了口气,抹去额头的汗水,纵身上前。

    “噢。”想起剑仙洞府内的宝贝,端木泽也是不敢怠慢,急冲冲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