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洞穴

    陈汐根本就没想到柴乐天竟会这么做,在反应过来时,整个身体已被抛飞出几十丈外的深渊上空,身在半空毫无借力之处,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像一块飘飞的破布一般,朝深渊下坠去。

    陈汐没有惊呼,没有呐喊,他只是紧紧抿着嘴唇,眼眸死死盯着极远处那道越来越远的人影,愤怒犹如炽热滚烫的岩浆一般涌遍全身,双眼瞬间充血变得通红,清隽的脸颊上青筋根根爆绽,狰狞中流露出滔天恨意!

    柴—乐—天,只要我不死,我必将你抽魂炼魄、挫骨扬灰,生生世世不得轮回!

    峭壁侧,深渊旁,山风如龙呼啸。

    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凛冽的风声呜咽回荡。

    谁都没有想到,柴乐天会出其不意地袭击陈汐,更是想不到他一言不发就直接把陈汐抛进了深渊!

    这个变化来得太快,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已发生,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之际,陈汐已坠入那赤红雾霾滚荡的深渊之中,消失不见。

    “卑鄙小人,我******,老子杀了你!”端木泽率先反应过来,怒吼着,纵身便要去找柴乐天拼命。

    一侧的宋霖连忙拦住了他,暴喝道:“冷静!这里一侧便是深渊,难道你也想掉下去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杜清溪神色如冰,清眸中的愤怒在熊熊燃烧。

    “一只小蝼蚁而已,死便死了,何必大惊小怪?”柴乐天笑吟吟拍了拍手,似是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你……好狠!”柴乐天满不在乎的态度,气得杜清溪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答应与你结盟。”

    柴乐天皱眉道:“清溪,这一路上我已经忍他很久了,为了一只碍眼的小蝼蚁你要跟我翻脸吗?”声音低沉,隐隐带着一丝威胁。

    杜清溪神色一愣,眼眸地涌出一抹无力和颓然,她可以跟柴乐天翻脸,但是其背后的杜氏却决不允许令她不能这么做。

    “放开我!老子要杀了这卑鄙小人!”端木泽兀自在愤怒大叫。

    宋霖死死抱住他,暴喝传音道:“清醒点,你想给你端木氏惹祸吗?那柴乐天不足为虑,可是其背后的冥化境老祖,却绝非我等家族能够与之抗衡!”

    “难道就这么算了?”端木泽失魂落魄,喃喃自语。

    宋霖唇边涌起一抹无法言喻的苦涩:“还能如何,只希望陈汐能活着吧,你莫忘了,他还是一名强悍的体修,哪怕无处借力,坠落深渊也不致死……”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低,显然他对自己的话也无信心。

    砰!

    一团黑影犹如坠落的巨石,狠狠砸在沙砾遍布的漆黑色岩石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汐被一股剧痛刺激得苏醒过来,那股万剑攒心,众蚁啃噬的无与伦比的痛苦,让他略微恢复了一丝理智,睁开眼睛,迎接他的是浓的化不开的瘴气厚雾,看不清周围景象。

    陈汐唯一能够确认,自己并没有死,而这里明显就是赤炎山脉中的深渊之地。

    “醒了?”

    伴随着声音,周围妖艳血红的雾气骤然向四周溃散而去,露出季禺清癯的容颜。

    陈汐舒展了一下身躯,除了火辣辣的疼痛之外,并没有感到其他的不适,咬牙爬起身子,站起时,已是疼得冷汗淋漓。

    “经历此事,对你倒也是一件好事。”季禺的神色显得极为严肃,沉声道:“你永远要记住,除非生死之交,否则把背后交给别人,就是对自己性命的亵渎!”

    陈汐默默点头,若当时自己稍有警惕之心,也不至于被柴乐天偷袭得手了。

    “走吧。”

    季禺似乎也明白此事对陈汐打击很大,见陈汐认同自己的观点,便不再多说,身子一晃,脚尖不沾地面,犹如一叶小舟一样,向那大雾深处飘去。

    陈汐看了看四周,怔然道:“去哪里?”

    “此处深渊上前百里之地,便是这座大阵的阵基所在,若你想走出去,就毁掉其阵基。”季禺的声音从雾中飘渺传来。

    煞雾滔天,群兽嘶鸣。

    陈汐跟随季禺身后,看着那浓稠如浆的赤红色雾霾,以及在雾霾中横冲直撞的一群群煞兽,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甚至,他曾看到一头足有小山那般大的煞兽慢悠悠从雾霾中走出,其身上涌现的凶恶恐怖气息,令他不由呼吸一窒。

    不过,令陈汐惊奇的是,只要跟在季禺身后,不仅那些浓雾会自动避开,连那些煞兽也不敢接近,一路行进,竟是没有遭到一次攻击!

    一炷香后。

    在一处漆黑色的深渊岩壁前,季禺停下了脚步。

    陈汐抬眼望去,便看到在那漆黑的岩壁上,刻着繁密如同花纹的各色图案,纹路粗犷犹如天然形成,有些地方已经模糊不堪,带着一股沧桑荒凉的古老气息。

    “看来我的推测没错,此处山脉果然是一座巨型化山聚煞阵。”

    季禺打量了岩壁上的图案片刻,便即抬步上前,袖袍一挥,一抹蒙蒙青霞席卷而出,悉数击打在岩壁上。

    轰隆隆!

    刻着无数图纹的漆黑岩壁从中分开,露出一个漆黑洞穴。与此同时,一股冰冷之极的气息呼啸而出,所过之处,地面上瞬间凝结出一层厚厚的黑冰!

    好冷!

    被这股冰冷气息一吹,陈汐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牙齿咯咯作响,连忙运转真元,这才化解了侵入体内的冰寒之气。

    跟在季禺身后进入洞穴,陈汐这才看清里边的环境。

    这里似乎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山洞,四周暗青色的石壁斑驳嶙峋,天然的石纹肌理干燥粗糙,不见半分人工雕琢的痕迹。

    而在中间位置,则有一方呈八棱形的水池,池边的八个角上分别插着八柄寒光逼人的长剑,水池内犹如是乳液的纯黑色液体缓缓流传,泛起一拳拳涟漪,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意随之扩散而开。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在水池中央位置,有一朵怒放的黑色莲花,花瓣三十六朵,片片如黑玉,泛着一丝令人心静的沉寂力量。

    “有引煞之剑,有凝煞之莲,有蕴煞之八宫瓶,布阵者倒是准备的齐全,可惜品相都太差劲,并且还少了一颗引灵珠,没人主持此阵法,也只能荒废至今。”季禺在水池旁来来回回走了一遍,摇头叹息道。

    陈汐听得一头雾水,心道:“符阵大宗师布阵所用的宝贝,怎么到了季禺前辈嘴里,就成了品相太差了?”

    “不过,对你来说,这些东西还能用上一用。”

    季禺略一沉吟,袖袍挥舞,便见水池旁八柄长剑齐齐长吟一声,拔地而起,化作八道炫亮流光,齐齐落入他的掌间。

    “这八柄剑原本是天阶法宝,可惜尘封已久,又历经玄冥煞气无数年的侵蚀,到得如今充其量也只有黄阶极品的威力。”

    季禺点评了一句,便把八柄剑丢给陈汐,随即袖袍再次一挥,水池中央的黑色莲花被连根拔起,落入掌心。

    “此莲倒是不错,乃是一株秉天地而生的冰魄心莲,修炼时放在身体附近,有荡除心魔、洗涤心智的奇妙功效。”

    说着,季禺伸手在黑莲花上轻轻一拂,只见缕缕煞气从莲花上逸散而出,眨眼间已化作一株散发着清凉气息的雪白莲花,“此物内蕴积的煞气我已帮你驱除,收下吧!”

    陈汐看了看右掌心并列一排的八柄细小飞剑,又看了看刚得来的冰魄心莲,心中已是振奋一片。

    在修行界,武器按照品质不同分作凡器和法宝两大类。

    后天修士和先天修士只能使用凡器,像陈汐之前所用的青冲剑,便是一件上品凡器。

    而只有开辟紫府,奠定道基,才能驱使法宝。

    法宝又分作天、地、玄、黄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则又分作下阶、中阶、上阶和极品四个品阶。

    而法宝之上,便是仙器!

    不过仙器对于陈汐而言,毕竟太过遥远,几近于可遇不可求的稀有存在,此刻能拥有八柄黄阶极品飞剑,已令他喜悦难耐。

    而冰魄心莲也是神妙非凡,拥有它,不仅能驱避心魔,防止走火入魔,更是对修炼速度大有补益。

    “这八柄剑历经万年的玄冥煞气侵袭,最终却落进我手中,倒也是一种缘分,不如就叫做玄冥剑吧。”

    陈汐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为自己的法宝取名字了,他的眉头旋即一皱,暗道:“我如今才只先天圆满境界,暂时恐怕还驱使不了玄冥剑。”

    “陈汐,这座水池内煞气已浓郁到液化的地步,对你锤炼体魄再适合不过。”季禺的声音从水池旁传来。

    陈汐连忙把玄冥剑和冰魄心莲丢进储物戒指,走上前,问道:“该如何做?”

    季禺一指水池:“跳进去,运转《周天星戮锻体之术》便可以了,不过你要小心,这些煞气虽比不上星煞之力,但也是赫赫有名的玄冥煞气,阴寒无比,若是感觉坚持不下去,便早早出来。”

    陈汐当即毫不犹豫地褪去衣物,朝水池内走去。

    肌肤甫一接触水池内那层纯黑色的液体,一股彻骨的冰寒犹如锥子一样狠狠扎进肌肤内,旋即涌上全身,陈汐的脸颊瞬间变得紫青起来,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

    呼!

    陈汐不敢再迟疑,噗通一声,在坐进水池那一刻,便即心神守一,摒弃杂念,快速运转《周天星戮锻体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