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赤炎山脉

    “心动也是无可奈何,南蛮冥域这块空间,承受不了紫府之上的修士力量,哪怕用封元丹把修为降至先天境界,但只要他们一出手,其所施展出的武道境界,必然会破坏这处空间的运转规则,最终毁掉这处空间。”

    杜清溪回答的很详细,清冷叮咚的声音落在耳中,煞是好听。

    原来如此!

    这样的解释才符合陈汐所见到的一切,不过他仍旧有一个疑惑,问道:“既然南蛮冥域中存在一座剑仙洞府,怎么往年都没有发现,偏偏在此次试炼活动中出现了?”

    据陈汐所知,南蛮冥域存在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万年前,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却罕有剑仙洞府的传闻,未免有些太古怪了。

    “因为这座洞府每万年才会出现一次,而今年恰是又一个万年!”杜清溪缓缓答道。

    一万年才出现一次?

    陈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座剑仙洞府传承下来的时间未免也太悠久了,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也不知那位剑仙是谁,为何又要在这南蛮冥域中留下一座洞府?

    吃过陈汐烹饪的菜肴,杜清溪三人便开始打坐休息,而陈汐则坐在一侧,默默地想着今日所见到的一切。

    “洞冥令……剑仙洞府……想不到我也有资格进入其中,不过想要从中获得好处,必然会跟那些紫府境的家伙有冲突,看来,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得好好把修为提升一下了!”

    陈汐沉思良久,不再考虑那么多,从储物袋中摸出数块灵晶,开始打坐修炼。

    哗啦啦!

    澎湃精纯的元力涌入周身经脉,运转十八周天,旋即化作涓涓溪流涌入丹田。

    赶了一天路,又跟李淮一场恶战,令陈汐身心已疲惫到极致,此刻甫一修炼,只觉浑身一片暖洋洋的,犹如泡在泉水中一样,体力和心神都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

    咔嚓!咔嚓!

    两块灵晶化作粉末,丹田内的真元虽已饱和,但陈汐却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想了想,他再次拿出两块灵晶。

    以前,陈汐每天制符赚取的元石才寥寥几十块,又要维持生计,又要帮着弟弟缴纳学费,就是拿一块元石来修炼都觉得奢侈,经常为修炼时所需的灵力发愁,境界进境根本不可能大幅度提升。

    而如今则不同,在清溪酒楼修习厨艺的那段时间,他不仅赚取了大量元石,并且每天都能吃上灵力充沛的菜肴,境界水平随之水涨船高,直至从紫犀大妖那里获得三千块灵晶,除去购买武技和青冲剑所用,还剩下近四百块灵晶。已经完全不用担心修炼的问题了。

    咔嚓!咔嚓!

    一块块灵晶碎成粉末,若陈汐清醒时,必然会感到肉疼,但现在他已来不及思考,隐隐有种感觉,自己的炼气修为,即将突破进阶先天九重境界!

    呼!

    陈汐从打坐中醒来,略一呼气,一道匹练白烟喷涌而出,如蛟龙,似奔马,气息绵延悠长。

    “突破了,经过一夜的苦修,我已达到先天九重境界,距离紫府只有一步之遥!”

    陈汐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个筋骨,感受着通体内外沛然流传的力量,暗自思量道:“之前的我,凭借先天八重的炼气修为就可以碾压同阶修士,更是战败了李淮,如今我已是先天圆满境界,就是面对那些紫府境的强者,应该也拥有自保之力。”

    不过,陈汐也明白,在南蛮冥域中战斗,由于紫府境修士的实力受到限制,自己这才能够与之较量一二,若是失去这种限制,面对紫府修士真正的实力,胜负还真无法预料。

    天色已经大亮,重新恢复了那种暗红色状态。当陈汐走出石屋,便看到杜清溪三人早已整装待发。

    “修为进阶了?”看着眉宇间神采内蕴的陈汐,杜清溪不由讶然开口。

    “看来昨天的一场战斗,对你的帮助挺大的。”端木泽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诧。

    “唔,我倒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宋霖大有深意地看了陈汐一眼,其中味道令人难以琢磨。

    陈汐可不知道,昨日与李淮的战斗,无论是他所施展的知微地步的剑法、身法、亦或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崩拳,都让宋霖认定,在其背后定然有高人指点。

    晨光大亮,盘踞在喋血城的大多修士已走出城,开始狩猎煞兽。只有少数人像陈汐四人一样,沿着既定的路线,朝血腥山地更深处行去,也就是南蛮冥域尽头的方向。

    离开喋血城时,陈汐终于看到,足足有着三十多个散发着强大气息的修士朝城外行去,据杜清溪解释,这些修士全都是清一色的紫府境界,不仅有来自龙渊城八大宗门、三大学府和六大家族的子弟,还有来自南疆其他城市的紫府境高手,称得上是高手云集。

    苏娇和苍滨也在其中,在两人旁边,还伴随着七八个年轻男女,个个气息强横,眸光湛然,极为引人瞩目。

    现在就开始拉帮结派了吗?

    还不等陈汐反应过来,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远处人群中,四五个衣着不同,但无不神采飞扬的青年男女朝这边走来。

    “端木兄,宋兄,杜姑娘,你们也来了。”为首的黑衣青年笑吟吟说道。

    略一寒暄,陈汐便即知道,这黑衣青年名叫柴乐天,来自龙渊八大宗门之一的星罗宫,此人高大英俊,左脸颊有一条刀疤,非但不丑,反而为他平添一股阳刚粗犷的气质。

    在柴乐天身边的三男一女,则来自龙渊城三大学府,论身份也是丝毫不输于柴乐天,分别是来自龙渊万云学院的俞浩白、风凌学院的杜泉和杜奎、青木学院的慕容薇。

    俞浩白是个略带秀气的俊秀少年,儒雅非凡。

    杜泉和杜奎则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两人皆长得魁梧高大,性格却是极为木讷寡言。

    慕容薇是他们中唯一的女性,气质清幽纤柔,犹如空谷兰花,楚楚动人,令人忍不住心生呵护之意。

    这五人显然已达成某种默契,皆以柴乐天马首是瞻。

    柴乐天和杜清溪的关系似乎不错,面对柴乐天的寒暄,性子清冷如雪的杜清溪,也不由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陈汐注意到,在看到柴乐天和杜清溪相谈甚欢之际,端木泽唇边常挂着的一丝微笑消失无踪,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警惕和戒备。

    “唔,小泽泽其实很可怜的,追求苏娇,却有苍滨这个强大的对手,追求清溪,柴乐天又出现了,真是令人唏嘘啊。”

    一缕细微的传音钻入耳朵,陈汐抬眼一看,却见邋遢惫懒的宋霖不知何时已立在自己身旁,睡眼惺忪,好像从来都没有清醒的时候。

    “这些人是要做什么?”陈汐同样传音问道。

    “自然是结盟,其实若你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柴乐天五人跟苏娇他们虽都出身于不同势力,但却是两股截然不同的阵营……”

    随着宋霖的解释,陈汐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所谓的龙渊城八大宗门、三大学府和六大家族,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之极,分作两个阵营。

    柴乐天代表的星罗宫、以及俞浩白等人代表的三大学府,以及杜清溪三人所代表的杜氏、端木氏、宋氏,则同属于一个阵营。

    苏娇、苍霖以及他身旁的七八名青年男女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则属于另外一个阵营。

    此次两大阵营皆有人进入南蛮冥域,为了防止对方下黑手,结伴在一起行动,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其实这些势力的关系复杂着呢,毕竟皆是一些传承近万年的庞然大物,彼此之间互有竞争和沟通,其中关系之纷杂,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宋霖打了个哈气,有气无力说道:“不过你只需记住,苏娇那些人都是咱们的敌人就行了。”

    陈汐一阵无语,不知不觉,自己竟然也被划分了阵营,也不知是好是坏。

    “这位道友莫非就是昨日打败李淮那个陈汐?”柴乐天突然转过身,笑吟吟看着陈汐说道。

    杜清溪点头道:“正是。”

    “不错,不错。”柴乐天爽朗一笑,却是转身继续跟杜清溪继续寒暄起来,自始至终都没有给陈汐说话的机会。

    显然,在柴乐天心中,陈汐也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招呼一下就够了,不值得过多关注。

    陈汐倒也不觉得什么,端木泽却不乐意了,传音道:“被人无视,你就能忍下这口气?”

    “好像……没这么严重吧?”陈汐怔然道。

    端木泽见陈汐如此无动于衷,当即痛心疾首道:“人活于世,风度和尊严并列第一,人若无尊严?活着跟死鱼有什么区别?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你跟柴乐天有仇?”陈汐可以忍受被无视,却实在无法忍受端木泽的碎碎念,插嘴说道。

    “不共戴天!”端木泽愤然答道。

    “要不咱们联手杀了他?”

    端木泽神色一滞,突然从那种莫名的狂躁状态中清醒过来,脸色变幻不定,最终颓然道:“不行,这么做,清溪一辈子都会瞧不起我的。”

    说着,他拍了拍陈汐的肩膀:“兄弟,有心了!什么时候去龙渊城,咱哥俩一定得好好吃一顿酒。”

    陈汐哑然,突然想起宋霖之前说的话,端木泽在面对柴乐天这个情敌时,的确可怜的令人唏嘘啊。

    “出发!”远处,苏娇一挥手,带着身旁的一行人,朝远处急掠而去。

    陈汐猛地看到,在苏娇一行人后边还跟着李淮,这家伙似乎刚才躲在了人群中,此刻也转头朝这边望来,看到陈汐的目光,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如水。

    “咱们也出发吧。”

    开口的是柴乐天,看杜清溪的表情,显然默认了他的领头者身份。

    “哼,除了清溪,其他人的命令我可不会听,陈汐你呢?”端木泽传音问道。

    “我?”陈汐愣了愣,答道:“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