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答案

    赤手空拳?

    李淮突然感觉有点可笑,都到了这种时候,对面那个废物竟然还如此嚣张,竟似是浑然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哎,你听清楚了吗,陈汐要用一对拳头打败李淮?”

    “呃……好像的确是他说的。”

    “濒临失败的挣扎吗?不过我总觉得陈汐不像是爱吹牛的人啊。”

    见陈汐抛掉手中断剑,要以一对肉拳打败李淮,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无语,拳头再硬,能抵得过法宝的威力吗?

    除非……有那心思灵活之辈,猛地想到一种可能,眼眸霍然望向场中的陈汐。

    在刚才抵抗李淮剑芒攻击的时候,陈汐的上衣已经碎裂洒落,**的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仔细一观察就可以发现,他瘦削峻拔的上身,却分布着一块块棱角分明的肌肉,如同斧凿刀刻的雕像,线条硬朗中泛着玉质般的光泽,仿佛里边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

    清隽瘦削的脸颊,肌肉虬结的强悍体魄,坚毅冷漠的神情,三者结合在一起,给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神魔炼体流吗?

    刷!

    还不等众人想明白,下一刻,陈汐便消失在原地,李淮只觉眼前一花,一只拳头带着耀眼炽目的光芒,撕裂视野,突然出现在身前。

    嗯?

    李淮瞳孔猛地扩张,陈汐如电袭来的拳头划破虚空,震荡起一圈圈的波纹,那是力量凝聚到一种可怕的程度才能形成的威力!

    不敢怠慢,几乎下意识地,李淮右臂抡起,松纹剑在间不容发之际,朝那迎面而来的拳头全力刺出。

    砰!

    拳剑狠狠撞在一起,没有预料到的血肉飞溅,陈汐的拳头宛如铜浇铁铸,发出一声铿锵金戈交鸣声。

    蹬!蹬!蹬!

    李淮连退三步,面色变幻不定。

    神魔炼体流!

    刚才,李淮被陈汐一剑逼退出数十丈;此刻,他又被陈汐一拳震退出三步远!

    看到这一幕,众人看向陈汐的目光震惊之余,骤然变得复杂起来,这家伙隐藏的实在太深了,剑法、身法皆达到知微地步,不仅炼气修为了得,更是在炼体上达到如斯境界,他……还是那个人人嗤笑的扫把星吗?他手中又究竟藏着多少底牌?

    “这家伙竟能以血肉之躯挡下我的松纹剑,这家伙的炼体修为甚至比我想象中还要高……不过,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剑锋利!”

    李淮暗自一咬牙,身形电射而出,剑势如同长江大河,夹着悍然凶狠的气息朝陈汐斩杀而去。

    砰砰砰!

    刺耳沉闷的撞击声不断响起,拳头与剑刃相撞,劲气四溢,飞溅的剑芒划破地面,撕裂出一道道触目心惊的裂痕,但却无法在陈汐犹如玉质般的强悍体魄上留下一丝伤痕。

    此刻的陈汐,状若疯魔,两枚拳头如同崖岸倾泻而下的滚滚洪流,几乎是一种悍不畏死的狂猛姿态,肆意地进攻,进攻,再进攻!

    那强悍堪比法宝的体魄、肆意如狂的汹汹战意、以及狂风骤雨般的拳法,看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目瞪口呆,心神剧颤。

    这家伙拳法也如此了得吗?他可是赤手空拳啊!即便是体修,哪有身体像这家伙一样连法宝也伤害不了的?

    看着一枚枚拳头呼啸而至,犹如滚滚浪潮,没有尽头,李淮越打越是憋屈,越是恼火,面对陈汐无休无止的拳头,他只有招架的份儿,即便是还手,也会被陈汐硬碰硬地砸回来。

    “该死!看来我不动用杀手锏,你还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

    片刻后,再次挡下陈汐的一拳,李淮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猿臂一展,刷!好像仙鹤展翅一般,身体变得轻飘飘的,随着拳风而动,朝后滑翔而去。

    终于要动用杀手锏了吗?在场众人心中一振,目光灼灼地望向李淮。

    “晚了!”

    然而就在这时,陈汐漠然的瞳孔中冷光如电划过,轰!他的身体一冲,全身肌肉条条鼓荡起伏,响起一连串如潮轰鸣,身如游龙,数十步距离,竟被他一步抢到,直接来到李淮面前,根本不给他一丝反应的机会。

    嘶!

    李淮只感觉四周的空气,被硬生生挤压出去,随后一尊泛着玉质光泽的拳头,如同出膛的炮弹,带着沛然莫御的怒啸,在瞳孔中一点点骤然扩大!

    咯……咯……在旁观者眼中,喉咙犹如被无形之手掐住,李淮脸色憋得酱紫,胸膛起伏似是要炸开,竟是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连开口认输的机会都没有了。

    咔嚓!

    陈汐化拳为爪,掐住李淮喉咙,提至半空,脆弱的喉骨发出一阵细微的断裂声,疼得李淮本就酱紫的脸颊陡然变得扭曲狰狞起来。

    李淮完了!

    看着在陈汐手中无力挣扎的李淮,在场所有人都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从一开始都不被看好的废物,一个被松烟城大多数人嗤笑的扫把星,此刻却带给人一连串的意外和震惊,这种近似逆袭般的手腕,若非亲眼所见,没有人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

    “他……竟然打败李淮了?”

    城墙上,苏娇脸上的笑容消失无踪,一对眸子里尽是惊愕和不解,更多的却是对李淮的失望和愤怒。

    当着所有人的面,自己自信满满地要羞辱陈汐,要他自废修为,要他向自己道歉……然而此刻……看着陈汐拎在手中犹如待宰羊羔一样的李淮,就像一记响亮的巴掌,狠狠抽在她的脸上,颜面尽失!

    “心浮气躁,对敌经验差,这个李淮空有天才之名,实力其实极为不堪!”苍滨摇了摇头,满脸不屑,对李淮的处境毫无同情。

    “看清楚了吗?那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崩拳!”看到陈汐获胜,宋霖反而不像之前那么激动,重新恢复了懒洋洋的模样。

    “我觉得应该跟他好好改善一下关系,这样的武道修为,就是在龙渊城中也是不多见啊。”端木泽看向陈汐的目光,已带着一丝钦佩。

    杜清溪没有说话,晶莹的樱唇边却泛起一丝莫名的笑意,显然,陈汐能够取得最后的身体,她也是极为开心的。

    “赢了!”

    “陈汐前辈赢了!”

    “我就知道陈汐前辈一定行!”

    红叶学府的陆少聪、曲诚、段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齐声欢呼起来。

    陈汐没有理会四周的议论声欢呼声,小心戒备着,右手兀自死死扼住李淮的喉咙,以防发生变故,这才抬眼望向城墙,淡淡道:“我赢了。”

    是的,在众目睽睽下,谁都无法否认掉这个事实,哪怕苏娇的身份在尊贵,也绝不敢在此刻不认账。

    不过,当听到陈汐这淡淡的三个字,苏娇仍旧感到一阵无言的难堪,半响神色才恢复如常,冷冷道:“不错,你的实力的确出乎我的意料,原本以为家族破灭,你一个只懂制符的废物一辈子也就无望抬头,却不想今日你倒是给我一个“惊喜”啊!”

    “惊喜”二字被她加重了语气,仿似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透着一股浓浓的威胁和不甘,显然这种“惊喜”已令她愤怒到了极致。

    陈汐没有说话,那对瞳孔里依旧漠然冷冰一片。

    从与李淮交手的那一刻起,他已经跟李氏、乃至于李氏背后的苏家撕破脸皮,彼此再无妥协缓冲的余地。而弟弟陈昊已经跟随蒙空教习去了南疆,不出意外,此刻已经拜入流云剑宗门下,此刻看自己孤身一人,再无顾忌,又何惧苏娇言辞间透露出的威胁之意?

    “快点说出你的三个问题,我害怕会忍不住杀了你!”苏娇被陈汐的沉默态度又搞得心中一阵火大,冷冷道。

    在场众人闻言,纷纷闭上嘴巴,支起耳朵,连杜清溪三人也都看向陈汐,想要听听陈汐会提出怎样的问题。

    “我爷爷的死是不是出自你苏家的授意?”陈汐一字一顿道,仿佛问出这个问题,令他吃力无比。

    来了!

    苏娇心中暗暗一叹,她早已猜到陈汐会问出这个问题,然而她却不得不如实回答,原因便在于天道心誓。

    哪怕是羽化天仙的修士,若敢违背天道心誓,依旧会遭到天道的严酷惩罚,轻则修为被废,重则魂飞魄散。

    苏娇自然没有胆量挑战天道威严,沉默半响,这才面无表情答道:“不错。”

    咯噔!

    在场众人心中一凛,苏家身为六大家族之一,撕毁与陈汐的婚约无可厚非,可是步步紧逼着把人家至亲害死,那就未免太狠辣无情了点吧?

    陈汐即便早已猜到答案,可听到苏娇亲口承认,仍旧令他心头压抑许久的仇恨和愤怒一阵翻腾不休。

    “你们苏家是不是许诺李家,只要把我和爷爷、弟弟困死在松烟城,让我们爷孙三在唾弃和嘲笑声中痛苦活着,直至自己把自己逼死,就答应你跟李淮的亲事?”

    他深吸一口气,问出第二个问题。

    这个问题一直像一枚毒刺一般插在陈汐心头,爷爷陈天黎遇袭那日,弟弟陈昊曾用一枚留音符记下了凶手的声音,若非如此,陈汐也不可能会把这一切怀疑到李家和苏家身上。

    哗然!

    听到这个问题,在场众人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事实如陈汐所说,那他“扫把星”这个名头岂不就是苏家和李家联手炮制出来的?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