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战斗吧

    三个问题?

    听到陈汐的条件,在场大多人都是一头雾水,有那心思不纯之人就在猜测,难道这小子想问人家苏姑娘一些**问题?

    “大胆!天道心誓岂是儿戏,苏姑娘身份何等尊贵,难道你问什么都要回答你什么吗?你这条件未免太过分了!”

    城墙上,苍滨勃然大怒,随着暴喝声,一股恐怖至极的气势充斥全场,犹如冬天里最凛冽的寒潮突然降临。

    在这股霸道凶狠的威压下,在场所有人无不面色剧变,一些实力稍差的两脚一软,直接跌坐地面,现场一片混乱。

    苍滨双目盯着陈汐,杀机盎然。

    “怎么,不敢么?”处于风暴最中心的陈汐,依然平静如常,声音平静冷漠,不带一丝感**彩。

    寥寥几个字,不带任何感**彩,却令苏娇感到陈汐强烈无比的讥讽。

    苏娇挥了挥手,阻止几乎暴走的苍滨,语声冰冷道:“好,我答应你,不过在我看来,这个条件注定不会实现。”

    说罢,她目光投向李淮,冷冷道:“李兄,这一战就交给你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他必输无疑。”

    李淮自信一笑,眉宇间满是冷厉杀气,对于他而言,这一战若胜,无疑能更好得博得苏娇芳心,所以,他已决定哪怕拼命,也要狠狠蹂躏陈汐一顿!

    “清溪,陈汐的修为如何?”人群中,端木泽皱眉问道,因为宋霖一番话,令他对陈汐有了一番新的认识,言辞间再无不屑之色。

    杜清溪怔了怔,摇头道:“我只知道他仅有先天境修为,至于实力如何,却是不甚清楚。”

    “先天境界?那他岂不是彻底完了?”

    端木泽自身便是紫府境修为,对紫府修士的手段自然熟稔异常,在他看来,即便李淮修为被限制在先天圆满境界,也绝对不是陈汐能够抗衡。这是境界上的差距,无法弥补。

    “那可说不定,陈汐可不是简单的先天境修士,咱们拭目以待吧。”宋霖轻笑道,看向陈汐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奇异的色彩。

    杜清溪和端木泽皆惊疑地看了宋霖一眼,似是没想到宋霖会对陈汐如此高的评价。

    此刻,在场众人没有谁再说话,个个屏住呼吸,谁都知道,即将开始的这场战斗,意义已经大不同。

    陈汐静立不动,面无表情。

    倘若不是他刚才开口说话,人们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个死人。

    陈汐在极力压制体内的怒火,他的头脑此时反而冷静的出奇,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状态,被《周天星戮锻体之术》锤炼至先天境的强悍体魄内,浑身的血液、骨骼、甚至是一根神经,都仿似要燃烧一样,带着一股浓浓的渴望。

    渴望宣泄那令他战栗,令他颤抖的战意!

    他能清晰感受到识海内神魂之力犹如受到刺激一样,在疯狂的肆虐,大脑犹如被一团火焰包裹着的寒冰,方圆百里的一切都纤毫毕露地反射在一对眼眸中。

    杜清溪忽然发现,陈汐空洞漠然的眼眸中,忽然亮起一抹光彩,就像一缕阳光穿过黎明前浓浓的黑暗,紧接着,一点点变亮,几乎在瞬间,这些光点在陈汐的眼眸中汇聚成一片汹涌火海。

    轰!

    内心抑郁压制十几年的委屈和恨意化作令人心悸的战意,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惊人的气势以陈汐为中心,席卷覆盖整个天地!

    这一刻,陈汐就好像一口锋芒毕露的宝剑,笔直竖立,连天都要刺个窟窿。

    站在陈汐对面的李淮神色一凝,他能够清晰感受到陈汐身上那股疯狂无比的战意,以及那不畏生死的剽悍气势!

    这家伙想要搏命吗?可惜还是太嫩了点……李淮握紧手中松纹剑,眼眸寒光乍现,长发飞舞,全身气流旋转,周围三丈之内的空气,瞬间被他身上涌现的恐怖气势搅乱成一片。

    战意滔天,杀机肆虐,两人的对峙连空气都变得凝重无比,旁观众人无不心中一骇,死死睁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丝细节。

    李淮率先发动攻击,只见他脚尖轻点地面,下一刻,整个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半空,手中松纹剑掀起万千剑影,倏然如同利箭一般直射而下!

    嗤!

    凌厉的剑芒掠过,撕破空气,发出刺耳难听的尖利啸音,声音越来越高亢,宛如白鹤清啼。

    “松云千鹤锥!”人群中响起一声惊咦。

    松云千鹤锥,中品武技《松鹤剑典》的杀招之一,此招已经脱离了基础武技,直达知微地步,甫一施展,万千剑芒凝聚如一,划破虚空啸音如潮,仿似鹤群啼鸣,其速度之快,威力之大也是超乎想象。

    一般而言,也只有可以遁空飞行的紫府修士方才能掌握其精粹!

    谁也没有想到,李淮甫一出手,便如如此杀招,感到震惊的同时,不由开始为陈汐担忧起来。

    知微地步的剑法,这小子能逃开吗?

    陈汐没有躲,抬起头,那双充斥着熊熊战意的眸子里,刹那间变得清澈剔透,倒映着整个战局。

    庞大的神魂之力犹如章鱼的无数触手,清晰地捕捉到李淮剑招之间的所有变化,几乎在瞬间,便被他窥到一丝破绽,眼眸骤然一亮。

    乱披风之剑涡!

    嗡!

    青冲剑以一种惊人的频率舞动起来,在虚空中画出无数道浑圆的剑弧,最终化作一个剑芒漩涡。

    漩涡疯狂转动,绞碎空气,发出细碎密集的爆音!

    便在这时,李淮凝聚万千剑芒的一剑破空而至。

    这一剑是李淮的杀招之一,他自信,就算是和他同样级数的紫府修士,也不敢硬抗自己这一剑。在他眼中,此刻不躲不避的陈汐,无疑就是在找死!

    嗤啦,嗤啦,嗤嗤啦啦……然而令李淮想不到的是,他那凝聚万千剑芒的一剑,甫一碰撞到陈汐身前的剑涡,再也无法前进。然后他便看到,陈汐身前那由无数浑圆剑弧形成的剑涡陡然疯狂旋转,犹如磨盘开动,不断削弱着自己剑身上的冲击力,剑尖包裹的万千剑芒居然好像蜡烛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融化!

    剑气凝涡?这是什么剑法?李淮心中一惊,连忙抽剑后撤。

    攻势分崩离析,再不撤,只会给敌人留下可乘之机。

    轰!

    然而就在李淮抽剑后撤那一刹那,陈汐身前疯狂旋转的剑涡骤然一顿,轰地一声爆炸开来。

    整个战场的气流轰隆隆破碎,发出一阵阵沉闷的爆音,那无数道由浑圆剑弧形成的剑气,宛如陨落的流星群飙射而出,朝后撤的李淮暴掠而去!

    铛铛铛铛……手中的松纹剑被李淮施展得泼水不进,护在身体四周,堪堪挡住铺天盖地而来的凌厉剑气,虽没有受伤,身体却因为受到剑气不断的冲击力,狼狈地退到十几丈之外。

    “怎么可能,李淮的松云千鹤锥竟然被这小子硬抗下来了!”

    “扫把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那可是知微地步的杀招啊,这小子难道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精彩!李淮原本打算一招之内给陈汐一个下马威,却不料反被陈汐逼退数十丈,这脸面可丢大了。”

    一招之间,陈汐超乎想象的战力,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看向陈汐的目光已是中带着疑惑、惊奇、惘然、愕然……似是没想到这个必败无疑的家伙,竟会爆发出如此生猛的战斗力。

    “好像是……乱披风剑法?”

    端木泽有点不确定,因为陈汐施展的那一招,形似乱披风,但其神韵和威力却更上一重楼,俨然已有上品武技的雏形。

    “我也觉得像。”杜清溪想起刚才那一幕,也感到极为疑惑。

    两人并不知道,陈汐在购买来《乱披风剑法》的玉简之后,经过季禺的修缮,不亚于脱胎换骨,招式更为简约直接,威力却是呈几何倍暴涨。

    “他修炼的《乱披风剑法》跟市面上的不同,应该是有高人亲自修正过,招式虽不同,神韵却是愈发精粹深邃,极为了不得。”

    宋霖目光灼灼,惊叹道:“也不知那位高人究竟是谁,此等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恐怕也只有道境超凡脱俗的大能者才能为之。”

    闻言,杜清溪和端木泽互视一眼,皆感到有些不敢置信,难道在陈汐背后,还站着一位神通广大的强者?

    “李淮的剑法已臻至知微地步,却被陈汐那个废物一招之间逼得狼狈不堪,苍兄,你可看出其中奥妙?”

    城墙上,苏娇面色如霜,心中既惊诧于陈汐战斗力之强,又对李淮的失常表现感到一丝愤怒。

    “李淮大意了,那小子的剑法也已臻至知微境地,剑势丝毫不弱于他,猝不及防之下,方才会被逼得如此狼狈。”

    苍滨略一沉吟,继续说道:“不过咱们也无须担心,虽说在南蛮冥域中无法发挥紫府境的优势,但是在真元、法宝、以及装备上,也绝非那小子能够抗衡的。”

    苏娇点点头,不再多说。

    “看来是我小觑你了。”李淮站稳脚步,冷冷盯着十几丈外的陈汐,一招之间,被一个破败家族的废物逼退,令骄傲自负的他感到一种莫大的耻辱。

    此刻听着周围传来的窃窃私语,他的脸色愈发冰冷阴沉,一股怒火倏然涌上胸腔,他身上的气势再次暴涨!

    剑吟如啸!

    全身真元鼓荡翻腾的李淮,毫不掩饰地释放出自己的杀机:“接下来,我会用手中之剑来证明,你我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