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喋血城

    血腥山地,一处峡谷前。

    “四位道友请留步,这处喋血峡谷中藏着一群足够上百头的煞兽,我等一起组队去猎杀,所获煞珠平均分配,如何?”

    十几个修士围拢上来,当先的枯瘦中年拱手建议道。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杜清溪没有止步的意思,冷冷说道。

    “哈,这位姑娘先莫要拒绝,有什么事情能比赚钱重要,要知道以我们的实力,猎杀那群煞兽不在话下,我见四位道友个个英姿不凡,加入我们,肯定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报酬。”为首的枯瘦中年继续循循善诱。

    陈汐看着这群围拢上来的修士,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怜悯。

    杜清溪不再多说,一袭白衣面带微笑的端木泽自觉走上前,笑吟吟说道:“各位,很不幸地告诉你们,你们这次打劫选错目标了。”

    “呸,什么玩意,敬酒不吃吃罚酒!”枯瘦中年面色一变,旋即冷笑着打了个响指,那些围拢上来的修士面色陡然变得狰狞起来,眼中凶光毕露。

    “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交出身上所有煞珠,赶紧滚蛋,对了,把那个娘们留下,正好让我泄泄火。”枯瘦中年怪笑一声,发出最后通牒。

    “竟敢侮辱清溪,真是找死!”

    见这枯瘦中年竟然打起杜清溪的注意,端木泽面色一冷,手中凭空出现一把色彩斑斓的长剑。

    嗡!

    灵气逼人的七星鎏虹剑散发出凌厉无匹的气息,在端木泽的手中微微颤抖,仿似迫切想要饱饮敌人之血。

    一瞬间,一手执剑的端木泽气质为之一变,唇边的微笑化作一抹冰冷的弧度,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纵身上前!

    “上!大伙一起先杀了这小子!”

    感受着端木泽气息变化,枯瘦中年瞳孔一缩,知道碰到硬茬了,不敢犹疑,一声暴喝,手持双刀,卷起一团团刀浪,朝端木泽当头罩去。

    “杀!”

    其他修士也祭出自己武器,朝端木泽围拢而去。

    面对如此局面,杜清溪神色平静,宋霖惺忪着睡眼发迷糊,陈汐则望着那些劫道的修士,眼中尽是怜悯。

    这些小家伙是一伙的吗?竟然他一个人送死?枯瘦中年眼角余光一瞥,见杜清溪三人袖手旁观,不由微微一怔。

    “摇光!”

    就在枯瘦中年略一恍惚之际,一声低吟骤然在他耳旁响起,回过神时,只见千百道凌厉无匹的剑光笼罩自己四周,滔天的凶煞之气扑面而至。

    叮叮当当……一连串密集如炸豆的金属断裂声骤然响起,围攻上来的修士手中,所有武器皆齐根而断。

    这家伙手中之剑难道是一件入阶法宝?

    包裹枯瘦中年在内,那些围拢上来的修士皆露出惊愕之色,旋即被无尽的恐惧寒意涌遍全身,年纪如此年轻,又拥有入阶法宝,难道他是那些大宗门大家族出来历练的核心弟子?

    “死吧!”

    端木泽不屑地扫了一群“呆头鹅”一眼,手腕微动,在瞬间刺出十余道匹练般的剑光,迸射而出。

    噗噗噗噗……一连串血花迸射飞溅,枯瘦中年极其同伙还没弄明白端木泽的身份,只觉胸前一疼,心脏位置已出现一个血窟窿,旋即睁大瞳孔,轰然倒地。

    “就这点修为还学人家劫道,真是可笑之极。”端木泽不屑地摇了摇头,潇洒转身,再也不看地上死尸一眼,淡淡吩咐道:“那谁,打扫战场了。”

    陈汐快步走上前,手法娴熟地开始搜集这些修士身上的煞珠。

    从进入血腥山地,他们便遇到了一群群不长眼的修士打劫,这些修士编织着各种理由,目的无非是为了抢夺四人身上的煞珠。

    面对这种情况,端木公子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当然,最主要是为了在杜清溪面前展现其翩翩风度和强悍的实力,那些敌人皆被他一手揽了过来,根本不让陈汐三人动手,一个人单枪匹马出战,凭借家传的上品武技《北斗剑经》,和手中的入阶法宝七星鎏虹剑,轻轻松松全歼所有敌人,很是出了一把风头。

    至于那些极为厉害的角色,四人倒是没碰到一个,也算是极为走运了。

    端木公子不屑于从死人身上发财,战斗清理工作就交给了陈汐,为了煞珠,为了其中的玄冥煞气,陈汐都没有理由去拒绝,历经几次的清扫工作,他搜刮死人财的手法倒是愈发熟练起来,“这处峡谷名为喋血,后边有一座简易的城池可以歇息,咱们要加快步伐提前赶到那里。否则待夜色降临,藏匿在暗处的煞兽群便会纷纷出动,肆虐在这片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哪怕修为再高,也会被淹没在煞兽海洋中,极为可怖。”

    杜清溪看了看手中玉简地图,见陈汐打扫完战斗,没有丝毫逗留,当即朝峡谷深处行去。

    “这里还有城市?”路上,陈汐禁不住问道。

    “不错,南蛮冥域出现至今已经有近万年的历史,为了度过血腥山地恐怖的夜晚,在千年前便有诸多修士汇聚一起,共同铸建了一座座防御营地,历经后世修士的修缮、加固、扩大,就形成了如今的城市。”

    “原来如此。”

    陈汐点点头,猎杀煞兽必然要消耗真元,而由于南蛮冥域中灵气枯竭,煞气冲天,补充真元不仅需要随身携带元石丹药,还需要安全的环境和时间去汲取炼化,城市的出现无疑很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路无话,很快陈汐四人便穿过足有千里长的峡谷,来到一处广袤的平原。

    在此途中,陈汐一行人也遇到了一些其他修士,不过双方一见面,还不等陈汐等人有所反应,那些修士便远远躲开,犹如惊弓之鸟一样,眼神中透着浓浓的警惕戒备之色。

    “能走到这里的修士,无疑早已历经了诸多的劫杀和恶战,实力想必也是极为了得,看其前行方向,也是为了早早进入那座城市……这么多修士聚拢在一起,也不知到了那里会不会有杀戮之事发生……”

    陈汐默默想着心事,脚下却是一点都不慢,在杜清溪的带领下,又奔行了近一个时辰,终于看到在极远处的地方,出现一座城市的轮廓。

    “这是血腥山地第一座城市喋血城,按我推算,此次聚集在那里的修士起码得有五千之数,这些修士来自不同地方,鱼龙混杂,咱们进去之后,务必要谨慎小心。”

    望着那座散发着古老沧桑韵味的城市,杜清溪步伐微微一缓,清冷的声音便已传进了陈汐三人的耳中。

    陈汐微微点头,有人的地方就存在斗争,彼此都是为了获取煞珠,一旦爆发冲突,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不过,陈汐也不惧一切,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面对紫府修士也能够全身而退,更何况这里是限制修为的南蛮冥域,修为最高的也只有先天圆满境界而已。

    很快,四人便来到喋血城前。

    跟外界的城市不同,喋血城虽带了一个“城”字,大小却跟一个村落差不多,高近百丈的坚硬城墙围拢四面,只在中央位置有一个供人出入的重铁大门。

    不过此刻,城门前却是拥堵不堪,前边似是发生了争执,引得诸多修士在此驻足旁观。

    “李淮你要干什么?杀人灭口吗?”

    一道愤怒的声音从人群内传来,陈汐闻言不由一怔,李淮?这家伙竟然也来到喋血城了……走上前,略一打量,陈汐果然发现了李淮,而在李淮对面的位置,他更是看到了三个熟人——红叶学府的陆少聪、曲诚和段英。

    此时三人皆是一脸愤怒,不过望着李淮的目光中却充满忌惮之色。

    想想也是,在陈汐初次见到三人时,他们才只有后天圆满境的修为,寥寥三个月,哪怕进阶先天境,也绝非已进阶紫府境的李淮的对手。

    “哼,难道你们忘了三个月前的事情?你们不但坏了我李家大事,还令我李家痛失一件重宝,你们说,我会放过你们吗?”李淮冷然笑道。

    “破坏李家的大事?莫非是说我在灵崆湖逼退吴管家,救出李家欲要献祭“贡品”的事情?当时我安排陆少聪三人护送那些充作“贡品”的人们离开,想必是在进入松烟城后,被李家发现了……”

    陈汐脑海中猛地灵光一闪,终于明白怎么回事,旋即心中升起一股怒火,此事因自己而起,却令陆少聪三人受到牵连,李家的手段也太过无耻卑劣了!

    “既然无话可说……”

    便在陈汐思索之际,李淮猛地踏前一步,按剑的右手微微一攥,整个身躯上涌出一抹锋锐的杀气。

    “那就死吧!”

    伴随着声音,李淮拔剑上前,剑尖呼啸着冷厉的锋芒,疏忽化作漫天蒙蒙清光,犹如亿万根青翠欲滴的松针,划破虚空,朝陆少聪三人当头罩去。

    真元凝聚,剑芒丝丝如针,李淮的剑法明显也已臻至“知微”境界,只是轻轻刺出一剑,气象万千,法度森严,瞬间锁死了陆少聪三人的所有退路。

    陆少聪三人显然没想到李淮如此狠辣果决,说动手便动手,瞬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怔怔望着漫天飞射而来的道道剑芒,竟是忘了躲避……难道就这样死了吗?

    生死之际,三人脑海中齐齐浮现同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