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杀匪

    中年大汉名叫梁虎,是松烟城外凶名赫赫的一名盗匪头目,修为虽只有先天圆满境界,不过凭借他狡猾谨慎的性格,倒是一直流窜至今,活得极为滋润。

    关键就在于,他从不得罪名门大族的子弟,只劫杀那些无身份无地位的底层散修。

    三年前,梁虎曾经参加过南蛮冥域试炼,对南蛮冥域的一切了如指掌,知道在这灰魇区和血腥山地交接的地方,借着重重灰雾的掩饰进行劫杀,往往能获得异常丰厚的回报,根本不必费心费力地去猎杀煞兽来获取煞珠。

    重要的是,在这里进行劫杀,只要小心一点,梁虎完全不必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被泄露出去。那些宗门子弟死便死了,他们的师门多半会以为他们死在煞兽的口中,而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抱着这种心思,此次南蛮冥域试炼,梁虎也带着十余名先天境的手下参与其中,为了便是大肆劫杀一票。

    事实也的确如梁虎所想,短短几个时辰,他们便已劫杀了几十个单独行动的修士,获得了大量煞珠。

    不过,梁虎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依旧谨慎地选择单独行动的修士作为劫杀的目标。

    然而此刻,他却猛地发现,单独行动的家伙,并不一定不厉害,模样年轻的少年,有时候也不一定是任人宰割的雏儿。

    就像……眼前的陈汐。

    从动手,到察觉到陈汐眼神中流露出的冷静肃杀之色,只不过一瞬间,然而在这一瞬间里,梁虎却强烈地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他不敢犹疑,右脚猛地一踏地面,借这股反震力,折身拧腰,快速朝一侧跃去。

    然而,已经晚了。

    刷!

    一抹惊艳的剑光凭空出现,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刺出,恍如闪电。

    梁虎身子尚在半空,左腹的位置却不知何时多出一个剑孔,自背后洞穿而过,浓稠的血水骤然迸射而出。

    “怎么……可能?我八年前就已臻至先天圆满境界,怎么可能连一招都挡不下?”梁虎跌落地面,低头看了看左腹血水横流的伤口,满脸的不敢置信。

    “老大!”

    “老大受伤了?”

    “怎么可能!”

    见自家老大一击不成,反而被一剑刺伤,梁虎的手下们皆是一愣,这才如梦初醒般惊呼起来。

    梁虎是他们的首领,在这南蛮冥域中,他先天圆满境的修为俨然已矗立在巅峰行列,可是却在一招中被刺伤倒地,这……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瞬间,在这些刀尖舔血的盗匪们眼中,那个持剑而立的少年,仿似一瞬间从一头小肥羊化作了一个冷酷无情的强者,令他们感到心悸。

    其实,以陈汐的修为,若真正与梁虎对战,也不敢保证一招就重伤梁虎,这次之所以如此容易得手,还要归功于他强大的神魂之力。

    早在听到梁虎等人的呼喊之前,他便以神魂之力横扫四周,能够与紫府修士媲美的念力把方圆百里的一切查探的清清楚楚,根本就没有发现煞兽群的影子,又怎可能会上梁虎等人的当?

    而梁虎对此却浑然不觉,只把陈汐当做未经世事的雏儿看待,麻痹大意之下,自然被洞穿先机的陈汐一招得手。

    沓!沓!沓!

    沉稳有节奏的步伐响起,陈汐神色冰冷,执剑上前,心中已是杀机汹涌。

    对于这些劫道害人的匪类,他一点好感都没有,若非他神魂强大察觉到不妥,差点就上了他们的当命丧当场。此时此刻又怎可能轻易放过这些家伙?

    “兄弟们给我上,他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把他杀了,身上的煞珠就是我们的了!”梁虎强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大声暴喝。

    “老大说的对,他只有一个人,咱们还怕什么?”

    “对!这小子身上说不定还带着大量的煞珠呢!”

    “杀!”

    盗匪们被成功激起凶性,个个眼神疯狂,朝陈汐围攻而去。

    陈汐神色如常,不喜不悲。在南蛮山林三个月的夜夜苦修,与一头头先天境大妖的生死搏杀,令他已记不清自己受过多少伤,洒过多少鲜血。

    在杀戮与血腥中磨练出的实战经验,令陈汐在决定战斗的那一刹那,便已进入战斗状态。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没有废话,所有的注意力都锁定在即将来临的杀戮中,心境冷静肃杀。

    “死!”

    脚踩天龙八步、陈汐手腕灵活旋转,手中的青冲剑在一刹那化作狂风骤雨般的无数剑影,凌厉飚洒。

    视野中,盗匪们惊恐发现,无数道剑光犹如一张锋刃构成的大网,瞬息而至,令他们躲无可躲。

    噗噗噗!

    空气中,一连串的血花犹如迸射的熔浆,浓稠的血液一路飙射而出。

    这三个月的勤修苦练,令陈汐把《乱披风剑法》早已臻至“知微”的地步,若论剑法之精妙,跟紫府修士也是不相上下,远非这些土鸡瓦狗狗般的盗匪可比。

    在陈汐日常书写的《自省录》中,他对自己的战斗力评估时,便已标注“紫府之下无敌手”。以活了近百万年的洞府之灵季禺的挑剔眼光,也对此没有提出任何质疑,由此便可见陈汐战斗力之强蜕变到了何种程度。

    咯……咯……当前六个盗匪的眼瞳猛地睁得滚圆,神色狰狞僵硬,咽喉处皆被洞穿一个血窟窿,喉咙里发出嘶哑渗人的凄厉声音,随即轰然倒地。

    直至死,他们也没想到,陈汐的剑法竟然如此快,快到他们一招未出,便即丧命倒地。

    剩下五个盗匪举起的武器僵硬在半空,愣愣看着身前七倒八歪死在地上的同伴,一股莫大的恐惧涌上全身,犹如被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喉咙,竟是忘记了呼吸!

    他们虽是盗匪,但无不都有先天境的修为,在这南蛮冥域中,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扎手的狠角色,但是凭借人海战术,往往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然而此刻,面对眉眼间一片肃杀之色的陈汐,他们这才发现,原来先天境和先天境之间,竟然存在着如此大的鸿沟!

    死了!

    一眨眼间,六个先天境同伙全死了……斗志犹如雪山崩塌,望着宛如恶魔般的陈汐,五名盗匪皆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便欲要逃跑。

    咻!咻!咻!

    青冲剑犹如飘渺的烟云,迷离的剑光挟带着凌厉的尖啸,轻松洞穿这五名盗匪的后背,所过之处,血花迸溅。

    这三个月的时间中,与那些凶残谲诈的先天境大妖生死搏杀,令陈汐明白一个极为重要的道理,对待任何敌人,都不要有任何保留,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杀死敌人,永远是最安全的方法。

    他没有留手,在他眼中,这些穷凶极恶的盗匪都是一群畜生,死不足惜!

    “我交出所有煞珠,求少侠不要杀我!”

    梁虎早被眼前的一切打懵了脑袋,直至看到陈汐拎着兀自流淌血珠的青冲剑朝自己走来,双腿一哆嗦,砰地一声跪倒在地,发出一声惊恐之极的大叫。

    陈汐无动于衷,神色冷漠异常。

    “我跟你拼了!”

    见陈汐如此决绝,梁虎不由惨然一笑,在濒临死亡的恐惧刺激下,他猛地窜起身子,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乌黑的匕首,身子朝前一扑,匕首朝陈汐腹部丹田处狠狠捅去。

    刷!

    剑光乍起,梁虎的脑袋与身体分开,远远朝半空中抛去。断头脖颈处猛地喷出一道儿臂粗的血柱,洒遍地面。

    至此,梁虎一众盗匪被当场全歼!

    若有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震惊于陈汐出手的狠辣与果决。

    “竟然有一万多颗煞珠,这些家伙想必在这里已经劫杀了不少修士,真是罪大恶极,死不足惜。”

    从梁虎登上身上摸出百宝囊,略一打量,陈汐惊叹煞珠数目之多的同时,心中愈发厌憎起这些满身罪孽的盗匪。

    “在这南蛮冥域中,修为再高之人,实力必然也被限制在先天大圆满境界,苏娇和李淮想必也是如此,不过两人毕竟是紫府境修士,更是出身大家族的核心子弟,想必拥有诸多强大的底牌,我若是碰到这两人,也不知谁输谁赢……”

    把所得的煞珠丢入储物戒指,陈汐默默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回到扎营的地方,杜清溪三人恰好吃完饭,见陈汐回来,根本没想到他刚才历经了一场血腥战斗,打了个招呼,便即出发。

    陈汐自是不会把此事说出,跟随其后,行进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周围的景象骤然一变。

    原本铅灰色的天空,陡然变成了暗红之色,一股压抑暴躁的气息夹着滚热的气流扑面而来。

    这里不再有重重的灰霾,视野极为辽阔,能够看到远处嶙峋入云霄的山峦和奇形怪状的巨大石头,地面依旧沙砾飞舞,寸草不生。

    远远地,隐隐传来一声声恐怖的嘶吼之声,交织在暗红色的天空下,令人感到极为压抑。

    “从此刻开始,我们将踏入血腥山地,真正的危险和杀戮即将开始,大家要小心。”

    清冷如雪的声音袅袅响起,杜清溪望着远处宛如血色世界的一切,神色已是一片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