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血腥山地

    南蛮冥域究竟有多大?

    奔行了近六个时辰,陈汐依旧有种在雾中行走的感觉,除了时不时跳出来的一头头煞兽,再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此次进入南蛮冥域的修士足足有一万多人,可直到现在,除了身边的杜清溪、端木泽、宋霖,陈汐再没有见到任何人。

    很显然,在进入南蛮冥域的时候,每个人被传送至的位置是不同的!

    “休息一下,再有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就将走出这片灰魇区,进入到血腥山地。”

    杜清溪突然停下脚步,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手中地图,扭头建议道:“血腥山地中肆虐着数不胜数的煞兽群,并且到了那里,我们也将会遇到其他的修士,为了生存和煞珠,或者为了那座剑仙洞府,真正的竞争与杀戮很快就将来临。”

    冷清如冰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罕见的凝重,这在杜清溪身上极为少见,可见那血腥山地的危险,令她也感到很棘手。

    “不错,煞兽群中有时还伴随着煞兽首领,实力相当于紫府初境,极为可怕。不过这些煞兽首领从不会主动攻击人,但只要有人触怒它,对于实力被限制在先天圆满境界的我们而言,绝对是一场灾难。”

    端木泽神色肃然,沉吟说道,没有像往常一样大言不惭的侃侃而谈。

    见两人神色皆带着一丝凝重,正在盘算煞珠数目的陈汐也把注意力转移过来,紫府境的煞兽首领?真正的杀戮即将来临?血腥山地有如此恐怖吗?

    “其实,我觉得最危险的还是跟咱们同来的其他修士。”宋霖揉了揉睡眼,在一旁插嘴说道。

    难道是说苏娇他们吗?陈汐暗自思索。

    杜清溪和端木泽却像是意识到什么,目光齐齐看向宋霖,两人皆知,别看这家伙邋遢惫懒,嗜睡如命,可心中却跟明镜似的,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皆逃不开他的耳目。此时如此说话,他难道发现了什么吗?

    “别这么看我,反正我在进入南蛮冥域之前,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好像在那些修士之中,还藏着一些咱们不知道的厉害家伙。”宋霖摊了摊手,无奈说道。

    见宋霖如此说,杜清溪脸色已是凝重一片。

    “清溪,不用过多担心,这些藏头藏脑的家伙再厉害,可只要进了南蛮冥域,他们的实力也跟咱们一样,会被限制在先天圆满境界。咱们三人联手,足以应对一切。”端木泽轻声安慰道。

    杜清溪却是听不进去,随意找了个地方,盘坐在地上闭目沉思。

    此次的南蛮冥域试炼,外来陌生修士占据了一大半,为了夺取更多的煞珠,或者为了那座剑仙洞府,这些家伙肯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这些皆在杜清溪的意料之内,可是听了宋霖的话,想起这些修士中还隐藏着诸多厉害人物,她还怎敢掉以轻心?

    宋霖的修为和她旗鼓相当,但所修习的功法极为奇妙,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周围可能存在的危险。而能够令宋霖感到危险的人物,其修为该会有多恐怖?

    想不到,这次南蛮冥域闹出的动静如此之大,单是苏娇等人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如今又多出一些隐藏的强者,也不知到谁是最后的赢家……杜清溪心中轻轻一叹,原本胜券在握的心不禁产生一丝动摇。

    “还傻愣着干什么,做饭啊!”

    端木泽瞪了一眼陈汐,转身来到杜清溪身边,声音温柔地说道:“清溪,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想必累坏了吧?要吃点什么,让那小子帮你做。”

    陈汐已经学会无视这个时不时就要撩拨自己两下的公子哥,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杜清溪。

    “也好,陈汐你看着做吧。”杜清溪睁开眼,想了想吩咐道。

    南蛮冥域中灵气枯竭,煞气充盈,若无丹药元石补充,别说杀死煞兽搜集煞珠了,生存下去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她之所以带着陈汐,便是因为陈汐能够烹饪出灵气充沛的美味佳肴。

    “那就做一些缓解疲乏的菜肴,补充一下体力吧。”陈汐点点头。

    “我也要吃!”宋霖在一旁大叫道,提起吃东西,这个一直睡不醒的邋遢家伙简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

    “别忘了做我那一份,再敢耍滑头,我要你好看!”见陈汐拿出食材准备烹饪,端木泽似是想起什么,冷声警告道。

    “哎,干嘛对咱们的灵厨师这么凶呢,不就是上午没喝到百珍粥么,端木兄你想想,万一他朝你碗里放点毒药……哈哈”宋霖笑嘻嘻调侃道。

    端木泽一愣,对啊,一路走来自己对他又是讥笑又是挖苦,他若是记恨在心,还真有可能这么做。

    “唔,不下毒也可以,朝你碗里吐点口水,扔些鼻屎……”邋遢不堪的宋霖似乎对重口味的事情很感兴趣,越说越兴奋。

    太恶心了!

    端木泽嘴角狠狠一抽,看了看远处的陈汐,只得在内心咬牙决定,吃饭的时候,若敢被本少爷察觉出一丝异味,麻痹的,一定要把这家伙撕碎成渣渣!

    陈汐没那么无聊,也不像宋霖那么重的口味。马上就要进入穷凶极恶的血腥山地,他就是想恶心恶心端木泽,也得视情况而定。

    毕竟端木泽如今跟陈汐是一伙的,彼此之间哪怕再看对方不顺眼,在目前的情况下,也不得不暂时放下这段恩怨,共同面对即将来临的危险。

    烧鳜鱼、煎巴果、炸桂丸、生葱爆炒肥楠虾、翠菇油焖红烧肉……很快,一盘盘色泽诱人的菜肴新鲜出锅。

    一座画着花鸟虫鱼的屏风内,屏风灵气缭绕,里边传出一串犹如淙淙溪水般叮咚悦耳的丝竹之声,端木泽、杜清溪、宋霖围着一张青玉圆桌坐下,看着如同流水般呈上来的各色佳肴美味,嗅着空气中飘散的各种诱人香味,心情顿时大好。

    能够在这灰霾重重,风沙漫天,荒芜如同废墟的南蛮冥域内,吃上一顿如此丰盛又充满灵气的宴席,无疑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

    “想不到清溪准备的如此周全,连屏风桌椅都准备充足,置身此处,不闻风沙呼啸之声,不见灰霾阴暗之景,眼中鼻中尽是可餐秀色,曼妙丝竹,真是懂得生活啊。”端木泽捻着雕玉小酒杯一饮而尽,发出一声满足的感慨。

    “享受吗?”杜清溪怔了怔,眼底深处涌出一丝怅然。

    “吃饭吃饭,聊什么天啊,唔,这道拔丝龙蕉果太好吃了……”宋霖饿死鬼投胎一般,双手开工,筷子如雨点落下,吃得满嘴流油。

    陈汐掀开屏风走了进来,放下一盆鲜嫩清香的珍果汤,便即转身离开。

    “你不一起吃?”杜清溪抬头问道。

    “我在烤肉,你们先吃吧。”陈汐头也不回地答道,他可不想跟端木泽坐在一个桌上。

    “清溪,他喜欢就呆在外边,再说他一个仆役,哪有跟咱们在一起吃饭的道理。”见杜清溪还要开口,端木泽连忙劝解道。

    杜清溪冷冷道:“他是灵厨师,我们是雇佣关系!”

    端木泽撇撇嘴,不以为意道:“哦,是这样啊。”

    没有时间去艳羡杜清溪三人的奢华生活,陈汐坐在极远处的沙砾地上,狼吞虎咽般消灭掉一个烤熟的狍子后腿,填饱肚子,便即朝远处灰雾重重的地方奔行而去。

    他要搜集煞珠。

    这一路行来,虽说已搜集到将近三千颗煞珠,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按照季禺的说法,起码得需要提取十万颗煞珠的玄冥煞气,才能凝结出一个涅盘轮。

    十万颗煞珠,就意味着必须猎杀十万头煞兽,这绝对是个令人感到无望的数字。不过,陈汐好不容易进入南蛮冥域一次,不搜集到足够的玄冥煞气,他怎会甘心?

    然而就在陈汐奔出去不到三里地,远处重重灰雾中猛地响起一声凄厉的呼喊。

    “快跑,煞兽群来了!”

    声音中透着无尽惊恐,不旋即,数个修士从远处灰雾中仓惶奔跑而来,他们头发凌乱,衣衫破裂,身上血迹斑斑,神态极为狼狈。

    煞兽群?这些人难道遭到袭击了?

    陈汐顿住脚步,强大的神魂之力扩散而出。

    “快跑啊,煞兽群来了!”

    在阵阵凄厉的呼喊声中,那些人已经临近,却不料意外陡然发生。

    只见为首那名中年大汉,在快要与陈汐擦肩而过的时候,猛地腰肢一拧,五指微张,探手朝陈汐的脖颈抓去!

    其他人见状,也一改狼狈状态,神色狠戾地朝陈汐围拢而来。

    这哪里是被煞兽群袭击之后狼狈逃命的可怜人,分明就是一群谲诈狡猾的歹徒!

    陈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上去像是被突然的变故吓傻了。

    看到这一幕,中年大汉满是血渍的脸上浮起一丝狰狞得意的笑容,多傻的小肥羊,一看就是个雏儿啊。

    嗯?好像有点不对劲……中年大汉甫一对上陈汐冷静如冰的眼睛,只觉一股莫名的惊悸从脊椎骨倏然涌遍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