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玄冥煞气

    砰!

    一抹冷厉如雪的剑芒闪过,被陈汐击落地上的煞兽头颅上,瞬间被洞穿一个拇指粗细的窟窿。

    煞兽悲吼一声,轰然倒地。

    “这些煞兽皆是由煞气凝聚而成,可谓是不死之躯,只有碎掉其头颅,取出其中蕴含的煞珠,煞兽才会丧失战斗力,化作煞气逸散。”

    杜清溪从一侧走上前,一边解释,一边从煞兽尸体的头颅中摸出一枚鸽蛋大小的黑色珠子。

    “喏,你瞧瞧,这东西对我没用,你留着,从这里出去的时候可以换些元石。”杜清溪随手把煞珠抛给陈汐。

    陈汐接过煞珠,不由一怔,他猛地发现,杜清溪对自己的态度好像变化许多,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照顾。

    “走吧,南蛮冥域中不能飞行,我们的目标还很远,若不是在一个月内赶到,就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不等陈汐细细体味这种“照顾”的原因,杜清溪便即抬步朝远处行去。

    “扫把星,跟好了,千万别掉队哦。”端木泽像看小丑似的瞥了一眼陈汐,戏谑一笑,身子一纵,双袖翩翩,身影潇洒地朝前掠去。

    “唔,要赶路啊。”宋霖依旧是一副睡眼惺忪的状态,像只喝醉了的猴子一样,身影一飘一飘地跟在后边,看似缓慢,却是紧紧吊在队伍的后边,很是神奇。

    陈汐不敢犹豫,施展已臻至“知微”境界的天龙八步,脚尖轻轻一点地面,在尘埃不曾迸溅起来时,他的身子就已经如同柳絮乘风一般掠出去十几丈远,动作谈不上好看,但却简单利索,极为节省体力和真元。

    南蛮冥域中的天空永久都是铅灰色的,加上沙尘弥漫,狂风呼啸,整个天地间笼罩着一层吹不散化不开的雾霾,行走其中极容易迷路。

    不过杜清溪手中却有一个小巧的银色罗盘,按着指针的方向,四人快速前进,倒是省去了辨认方向的时间。

    赶路是极为枯燥的,不时还会从浓浓的雾霭中窜出一头煞兽,虽说伤不到陈汐四人,但总归会影响赶路的步伐。

    为了抓紧时间,除了陈汐之外,杜清溪三人皆祭出了自己的武器。

    杜清溪手中是一把泛着幽青光泽的燕尾弧短刀,上边浮现着一朵活灵活现的青色莲花,花瓣片片袅娜绽放,潋滟生华,名为“太乙青莲刀”,入阶法宝。

    端木泽手中之剑长一尺、宽二指,剑身宛如一泓秋水,上刻七星,虹光弥散,点点冷冽星光飘洒摇曳,灵性十足,名为“七星鎏虹剑”,同样是入阶法宝。

    至于宋霖,手中则拎着一把伞状武器,伞骨黝黑光滑,篆刻着无数繁密符文,伞面则是由一千零八枚环环相扣的锋利钩子组成,泛着森然肃杀的气息,名为“天罗千钩伞”,毋庸置疑,也是一件入阶法宝。

    并且为了保护好自己,除了手中武器,三人皆穿戴上灵光闪烁的各式装备,护甲、护肩、护腕、腰带……乃至于脚上的靴子,无不品相不凡,功效玄妙,看得一旁的陈汐一阵眼花缭乱,心热不已,不得不服气,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光是身上的诸多法宝,就不是一般人有能力拥有得到。

    全副武装的杜清溪三人,实力虽因为封元丹的缘故保持在先天圆满境界,但其战斗力之剽悍,却是超出寻常同阶修士一大截。甫一察觉有煞兽接近,便会被三人中的一个抢先出手,皆是一击必杀,绝无还生的可能。

    陈汐手中也拎着一把剑,这把剑通体青碧,剑刃锋利,名为“青冲剑”,是他在小黑屋闭关时,托裴姵购买的,连同那部《乱披风剑法》,足足花去他两千多块灵晶,若非杀掉那头双首紫犀大妖时,意外获得三千块灵晶,他甚至连这柄才只达到凡器上品水准的“青冲剑”都买不起。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不过,能够拥有青冲剑,陈汐已经很知足了,毕竟他的家底和处境,根本就没法跟这些含着金勺子长大的大家族子弟相比。与其去羡慕嫉妒,倒不如想想日后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这才是正事。

    一路上,因为有杜清溪三人在,陈汐几乎都没有出手的机会,只是在煞兽被杀时,他才会跑上前,挖出其头颅中的煞珠。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竟被他搜集到足足三百多颗煞珠,倒也算是一笔意外的财富。

    “也不知这煞珠能卖多少元石,听说只有大楚王朝王都锦绣城中有人收购,若是如此,自己要把煞珠兑换成元石,可就有点麻烦了。”

    陈汐在心中暗暗想着,大楚王朝的王都锦绣城距离南疆足足百万里之遥,也只有进阶紫府境界,方才能驾驭法宝飞遁过去。不过即便如此,不花上十天半月,也难以抵达。

    “卖了作甚?据我观察,这小小珠子中蕴含着一丝极为罕见的玄冥煞气,在你修炼至涅盘境界时,用它来凝聚涅盘轮,其功效之妙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季禺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令陈汐身子一僵,随即恢复如常,对于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洞府之灵,他早已习惯了其神出鬼没的种种手段。

    不过,这毕竟是他第一次跟季禺以神魂交流,不由好奇问道:“你能察觉我的想法?”

    “不能,但是我看你拿着煞珠凝眉苦思,猜也猜得出来。”季禺答道。

    陈汐恍然,心中不自觉松了口气,自己心中的秘密和想法被人轻易地窥视了解,绝对是一件谁无法忍受的事情。

    “对了,你说这煞珠中蕴含着一丝玄冥煞气?”放下心事,陈汐这才猛地意识到季禺话中的意思,不由心中一震。

    天地之间,蕴生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煞气,按威力不同分作天地人三阶,每一阶又分作上中下三品,简称三阶九品。

    像常见的熔灵煞气、冰魄煞气,皆属于最低等的人阶下品煞气。而能达到地阶的煞气,已属于罕见的行列。能达到天阶的煞气更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宝。

    玄冥煞气便属于天阶煞气的一种,至于在天阶中属于何种品阶,由于甚少关注这方面消息,陈汐也是不甚清楚。

    不过即便如此,只凭“天阶”二字,陈汐已敢肯定,只要自己敢说自己手中拥有玄冥煞气,绝对会引来无数大修士的垂涎!

    之所以会如此,原因便在于修士想要突破涅盘境界,就必须以煞气于丹田内凝结出涅盘轮。

    涅盘七炼,一轮便是一炼,而想要凝聚涅盘轮,除了足够的真元,煞气便是最为关键的所在!

    涅盘境修士实力的强弱,跟自身涅盘轮所用的煞气品阶有着密切关系。一个以人阶煞气凝聚出涅盘轮的修士,和一个以天阶煞气凝聚出涅盘轮的修士相比,在先天修为上已输给人家一大截了。

    此刻得知小小的一颗煞珠内竟然存在一种天阶煞气,陈汐心情之激动也就可想而知。

    “不错,不过这煞珠内的玄冥煞气却是极其之少,搜集上万颗煞珠,差不多能提取出一团巴掌大小的玄冥煞气。”季禺叹息道,“若你不怕麻烦,我倒是可以把提取之法传授于你。”

    虽说对陈汐而言,涅盘境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但是此时能够搜集到玄冥煞气,总比日后花时间去搜集要强。

    尤为重要的是,玄冥煞气还是那种可遇不可求的天阶煞气,陈汐岂会错过这等绝大机缘?当下毫不犹豫地答应。

    季禺倒也痛快,在陈汐还来不及反应之际,脑海中便浮现出一篇字句精炼的法诀来。

    法诀名为《钩沉术》,乃是一种专门提炼煞气的法门,构思巧妙之极,倒也不算难练。

    很快,陈汐便已掌握其法门,但是由于正在赶路,却是没法现在就拿出一颗煞珠试一试手。

    陈汐并不着急,任何法术的修炼,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如同制符和厨艺,非勤修苦练,绝无法达到娴熟自如的地步。

    因为得知了玄冥煞气的奥妙,他一路上愈发勤快地搜集起煞珠来,这个变化瞬间惹来端木泽一阵阵白眼,更是毫不吝啬地讥讽挖苦了陈汐一番。

    像“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贪婪无厌的无耻之尤”、“敛财成疯的扫把星”这些变换着腔调的挖苦字眼源源不绝地从端木泽嘴中泼洒而出,与专心于搜集煞珠的陈汐相比,此刻的端木泽就像一个空旷许久的怨妇一样,嘴巴里永远有说不完的碎碎念。

    后来杜清溪实在看不下去了,回头冷冷瞥了一眼,这才让端木公子意犹未尽的闭上了嘴巴。

    “唔,不讲风度的小泽泽,其实蛮可爱的……”宋霖不失时机地嘀咕了一句。

    小……小泽泽?

    端木泽瞳孔骤然睁大,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该死!好恶心!

    端木泽张了张嘴巴,却是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他悲哀发现,在陈汐那个可恶的家伙面前,自己好像就没有正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