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汇聚

    这家伙肯定是遇到泡泡鼠群了。

    听到端木泽的惨叫,陈汐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就在前边百丈的位置,有一片松软的泥沼地,地面下生存着一群只有拳头大小的鼠类妖兽。

    泡泡鼠行走于地下,来去如风,身体有如吹起的泡泡,体内尽是腥臭难闻的惨绿色毒液,毒性虽不大,但喷在人身上,那股臭味绝对能令人发狂。

    尤为重要的是,泡泡鼠的脾气十分暴躁,遇到陌生的敌人,这些恶心丑陋的小东西就会集体选择自爆,从肚皮内爆炸出来的惨绿色液体,简直如下起了一场暴雨一样,铺天盖地,躲无可躲。

    “这……”

    当看到端木泽时,杜清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他就像被丢进了染缸中浸泡过,头发、皮肤、洁白如雪的衣衫上……皆涂满了惨绿色的液体,看起来就像一条丑陋不堪的蛤蟆妖。

    若非亲眼所见,绝难想象眼前这人就是那个白衣飘飘,英俊潇洒的端木泽。

    一阵风吹来,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气瞬间充斥在空间的每一个角落中。

    “好恶心。”宋霖被空气中的恶臭熏得睡意全无,捂着鼻子连连后退。

    “他没有危险吧?”杜清溪皱眉问道。

    陈汐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臭点罢了。”

    呕……杜清溪被熏得差点吐出来,当即毫不犹豫地远远离开这里,嘴中说道:“端木,你赶紧换件衣服,离开这里。”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子!”

    端木泽睁大眼睛,失魂落魄地望着远远离开的杜清溪和宋霖,声音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悲怆,仿似一个被抛弃的怨妇一样。

    “端木公子,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了,可是你不听……唉,你还是赶紧换件衣服吧,真的很臭。”陈汐摇了摇头,也随之转身离开。

    端木泽如遭雷劈一样,傻愣愣呆了片刻,嘴中发出一声悲愤到极致的低吼。

    陈汐你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的!

    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端木泽气得大口喘息起来,不过甫一闻到自己身上那股恶臭,差点也令他晕厥过去,心中又是一阵暴怒,彻底把陈汐恨到了骨子里。

    当端木泽再次出现时,已经恢复了白衣飘飘的模样,不过他的脸色却是阴沉如水,盯着陈汐的目光,直欲杀人一般。

    “看来我已经把这家伙得罪惨了,不过只要有杜清溪在,想必他也不敢暗自朝自己下手。”

    陈汐摇了摇头,径直无视了端木泽的目光,转身朝前走去。

    一路上,端木泽沉默寡言,在陈汐的带领下,倒也再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杜清溪跟在其后,心中的惊奇却是越来越浓,一路上不止一次地会遇到一些强大的妖兽,不过陈汐却好像先知先觉一样,带着队伍小心翼翼绕开,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小看了陈汐,因为连她偶尔都很难发现那些极善于隐匿的妖兽。

    而在端木泽心中,陈汐对周围环境了如指掌的表现,令他愈发认为之前的一切都是陈汐故意令他出丑,一时之间,他对陈汐的恨意简直到了沟壑难平的地步,若非有杜清溪在,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杀了陈汐。

    在约莫接近天亮的时候,陈汐等人,终于穿过仿若天然屏障的森林,进入南蛮禁地,出现在一座巨大的湖泊前。

    这座渺无边际的大湖名为灵崆湖,陈汐自然认得,他亲手杀掉的第一头先天境大妖,便是盘踞在湖泊中央的那头修行两千多年的双首紫犀。

    此刻在灵崆湖旁边,已经汇聚了不下数万修士,放眼望去尽是密匝匝的人头,吵杂的交谈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显得热闹之极。

    “南蛮冥域的入口,不会是在灵崆湖之上吧?”陈汐看着远处的人群,感到有些惊讶。

    “你不知道?”杜清溪似是比陈汐还惊讶。

    陈汐摇了摇头:“我从没参加过南蛮冥域试炼,也从没注意过这方面的消息。”

    “哈,身为松烟城子弟,竟然连南蛮冥域试炼都没有参加过,你混的可真够差的。”端木泽在一旁插嘴道,语气中透着强烈的不屑。

    陈汐瞥了这货一眼,淡淡道:“虽没进过南蛮冥域,但我了解南蛮山林该怎么走。”

    了解南蛮山林该怎么走……端木泽一怔,想起之前遭遇的冰尾毒蜂和泡泡鼠,犹如被人揭开心头的伤疤一般,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之极,一字一顿道:“希望你的嘴皮子和修为一样厉害,千万别死在了南蛮冥域中。”

    这句话,就等于跟陈汐彻底撕破脸皮了。

    杜清溪皱眉望了两人一眼,冷冷道:“够了!若你们进了南蛮冥域还这样,现在就请离开!”

    端木泽撇了撇嘴,不再言语,显然是怕杜清溪真把他撵走了。

    陈汐巴不得离开呢,不过一看杜清溪冰冷之极的神情,想起跟她签订的三年合同,却是迟迟开不了这个口。

    一行人加快步伐,数十分钟后,便出现在灵崆湖边的空地上。

    走近之后,陈汐才发现这些修士大多三五成群地聚拢一起,怀抱兵刃,神色机警。显然,在这危险重重的南蛮禁地中,虽说都是竞争对手,但为了防止那些实力强悍的妖兽冲出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聚拢在了一起。

    毕竟南蛮冥域还没有出现,还不是撕破脸皮抢夺煞珠的时候。

    陈汐一行人的出现,引起了周围大多数人的注意。原因很简单,白衣飘飘的端木泽往那一站,就跟一面旗帜一样,只要在龙渊城混过的修士,哪能认不出这位风度绝佳的青年就是来自端木家族的年轻一代翘楚人物端木泽?

    “原来是端木公子!”

    “啊,端木公子也来了!”

    “端木公子,想不到在此地也能见到您!”

    一路上,对端木泽的问好之声不绝于耳,本来还对陈汐一行人略有敌意的目光又缩了回去,端木家族名头之大,在整个南疆也算得上是庞然大物,寻常修士可没那个胆子去招惹。

    此时的端木泽,脸上又露出那一抹惯有的微笑,矜持中透着足够的骄傲,凭着头顶耀眼的光环,一行四人极为顺利地挑拣了一处绝佳的位置。

    陈汐见此,也不得在心中感慨,单凭名声便能起到这么大作用,那些底蕴古老的家族能够延存至今,的确不是浪得虚名。

    被周围众人追捧之后,端木泽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瞟了一眼盘坐在地的陈汐,皱眉道:“喂,你这厨子当的也太不合格了,没看大家都走一夜路了吗?”

    陈汐直接无视这家伙,看向杜清溪:“需要吃点东西吗?”

    杜清溪想了想,点点头。从森林中走出来时,她头上就带着一层能够隔绝神魂之力窥伺的黑纱,遮挡容颜,令人看不到她的神情。

    陈汐这才起身,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些食材,升起灵火,开始烹饪起来。

    这枚储物戒指是在离开清溪酒楼时,杜清溪交给他的,里边足足有百丈的空间,堆积的食材犹如一堆堆小山一般,省点吃的话,足够几个人吃上两三年了。

    被陈汐无视,端木泽丝毫不以为意,能够令陈汐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烹饪饭菜,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陈汐只是跟在自己身边的一个身份卑贱的厨子,而并非表面上那样可以平辈论交的朋友。

    此时见陈汐动手烹饪饭菜,端木泽不禁开始期待,这家伙此时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受吧?

    然而令端木泽失望的是,虽说周围不时投来讶异、疑惑、恍然、鄙夷的目光,身为当事人的陈汐,神色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不久,一锅由上百种灵果掺杂五谷灵粮熬制的百珍粥熬好了,诱人的粥香带着丝丝新鲜果木的味道,袅袅飘散向四周。

    咕噜……咕噜……四周响起一片肚子叫的声音,这里大多数修士皆在先天境界左右,还无法像紫府修士那样辟谷存活,来到这里也是携带有干粮的,不过当闻到这新鲜出锅的美味粥香,说不垂涎?肚子都不答应!

    “端木公子果然非常人可比,出行还带着灵厨师,这等生活质量可真让人艳羡啊。”

    “那可不是,只闻着那粥香,就绝对知道那位少年起码得有二叶灵厨师的水准!”

    端木泽闻言,心中愈发舒畅,神色矜持地拿起一块白色餐布遮盖在腿上,然后吩咐道:“给我盛碗粥。”

    陈汐正端着一碗粥在喝,闻言含糊答道:“没了。”

    的确没了,给杜清溪盛了一碗,给自己盛了一碗,又被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宋霖盛去一大碗,锅底已经被刮得干干净净。

    端木泽低头看了看腿上准备好的餐布,又看了看空荡荡的饭锅,神色变幻不定,精彩无比。

    “唔,这粥好喝,难得的是别有一番味道,毫不逊色于我家那个首席灵厨师。”宋霖大口喝粥,一脸陶醉满足,不时还发出一阵刺耳的哧溜声。

    “这种粥必然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味道清甜软糯,迥异于常,灵气也是凝而不散,纯净绵延,的确不错。”杜清溪颔首点评道。

    见两人丝毫没有为自己帮腔的意思,反而津津有味地评价起百珍粥的味道,端木泽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咦!那是……”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阵躁动,所有的目光皆朝极远处望去。

    杜清溪抬头看了看,便收回目光,神色平静说道:“原来是苏家那丫头,我就知道她不会错过此次的机缘。”

    苏家?

    陈汐心中陡然巨震,霍然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