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冰尾毒蜂

    “唉,谁说不是呢,也不知秦将军如何想的,竟然默许了这些外来修士参与其中,不说别的,就是为了争夺价值惊人的煞珠,这次的南蛮冥域试炼也绝对不会太平了。”

    “这倒也不假,不过我听人说,大多人好像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煞珠而来,似乎是要在南蛮冥域中寻觅什么剑仙洞府,也不知是真是假。”

    “剑仙洞府?切,别开玩笑了,南蛮冥域灵气枯竭,煞气冲天,哪个剑仙闲得无聊会把洞府建造在那里边?”

    一路上,各种议论声充斥在街头巷尾,很有一种风雨欲来的诡谲气氛。

    “南蛮冥域明天就会出现,并且入口只开启三个时辰,所以我们必须连夜赶去。”

    走至南蛮山脉前,杜清溪拿着一份玉简地图,略一查看,神色认真地说道,“大家要小心,夜色中的南蛮山脉妖兽横行,极为危险,不要掉以轻心。”

    “清溪放心吧,以咱们三人的实力就是碰到紫府大妖,也足以杀死对方。”端木泽微微一笑,语气随意平常,就像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杀死紫府大妖?

    陈汐心中一凛,这家伙敢说这种大话,其实力必然已进阶紫府境了,而杜清溪和那个宋霖想必也差不到哪里。

    但是,紫府修士不是进不去南蛮冥域吗?或许,他们手中拥有别的进入方法吧……这个问题涉及到一定的**,而陈汐又跟三人并不熟稔,不好多问,只得暗暗藏在心中。

    夜色笼罩,疏星点点。

    从天空俯视,无数道人流像一行行蚂蚁一般朝南蛮山脉涌去,粗略估计,不下有上万人之多。

    “咦,我不会眼花了吧?被誉为龙渊城年轻一代的天才级人物的端木泽,竟然也来了?”

    “不会出错的,那人绝对是端木泽,据说他已拥有紫府四星的修为,有可能成为端木氏的下一任接班人。”

    “哇,原来他就是我梦牵魂绕的端木泽,果然像传言中那么英俊不凡,简直太帅了!”

    就在陈汐四人准备进山之际,旁边有人认出了端木泽,瞬间引起了一阵惊叹和赞美之声。

    端木泽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矜持的微笑,这些场面他在龙渊城早已司空见惯,倒也不觉得什么,朝身旁的杜清溪笑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这些人还真是有够无聊的。”

    “既然无聊,咱们就赶紧走吧。”杜清溪说道,神情一贯的清冷如雪,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引不起她的兴趣。

    端木泽一怔,摇头笑了笑,心中却是暗自恼怒不已,杜家这小妞也太难拿下了,难道非要逼着自己用强吗?

    他一直在追求杜清溪,但是杜清溪的性子太过冷清,他试过很多种方法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对于他这样的世家子弟而言,想要漂亮的女人一抓就是一大把,不过在端木泽眼中那些女人都是庸脂俗粉,整个龙渊城能够配上他的,也只寥寥数个人而已,出身杜氏的杜清溪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杜清溪容颜绝美,人也聪慧异常,尤为重要的是,她还是杜家家主唯一的女儿,若是娶了她,不仅能抱得美人归,还能获得杜家的支持,对于端木泽而言,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因为做了杜家的女婿,就等于得到了整个杜氏的支持,凭借这种助力,端木泽有十成的信心能登临端木氏家主之位。

    所以,此时虽然被杜清溪的冷淡态度打击了一下,但是端木泽绝不会因此就熄灭了追逐杜清溪的心思。

    只不过,他心中还是有点不爽,尤其身边还立着一个陈汐在旁观。

    这小子只怕在肚子里笑自己自作多情吧?

    端木泽瞥眼看向陈汐,却见这家伙眼观鼻鼻观心,一副神游物外的模样,完全不给他找茬的机会,一时恨得牙痒痒的,心中暗道等进了山林中,老子再借机好好炮制你这个贱仆!

    夜色越来越浓,如同黑色的墨汁一样覆盖在整个南蛮山脉之上,远远的,传来一阵阵恐怖的兽吼之声,平添一股令人心悸的肃杀气息。

    面对此幕,就连一路上一直睡眼惺忪的宋霖,也不由睁开眼睛,目光炯炯,明亮异常。

    “提醒你一句,若你敢拖我们的后腿,不管清溪如何想的,我一定会先好好修理你一顿。”

    耳中传来一缕传音,陈汐抬眼望去,却见端木泽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好像刚才的话根本不是出自他的口中。

    面对这种颇具侵略性的不屑和威胁,陈汐选择了直接无视。

    拖后腿?

    到时候也不知谁拖谁的后腿呢。

    想起这三个月的每个夜晚和那些阴险凶残的妖兽搏杀的场景,陈汐反而对端木泽充满可怜,紫府修士又如何?那些妖兽可不是吃素的,个个阴险毒辣,花样百出……进山之后,为了展现自己的绅士风度,带队的是端木泽,白衣飘飘,持剑前行,在配上他那英俊优雅的笑容,的确能够令大多女人心生爱慕。

    杜清溪没有反对,宋霖一直恹恹欲睡地跟在队伍最后边,陈汐也不可能跟这个骚包的公子哥抢风头。

    所以一路行去,端木泽俨然把自己当作了队伍的领军人物,陈汐好几次建议他改道,都被他断然拒绝,按他的说法,“我辈剑修,便是无路也要以手中之剑杀出一条道来,走弯路可不是剑修的风格……”

    陈汐不再多说,人想倒霉,谁拦都拦不住。

    然后在树林一处花木蓊郁的地方,一群冰尾毒蜂如陈汐所料那般,轰涌而至。

    身为紫府四星境剑修,端木泽自是不惧这些小玩意,当即拔剑而起,剑光泼洒之间,凌厉的剑气如同弩箭射出,只眨眼功夫,上百只冰尾毒蜂瞬间死的干干净净。

    “原来是一群小蜜蜂,真是令人失望的对手啊。”

    端木泽一脸矜持地感慨了一句,正打算收剑之际,他的脸色猛地一僵,眼中露出一抹愕然之色。

    只见他的脸蛋和双手皮肤上骤然冒起一个个红肿的疙瘩,一张英俊的脸蛋更是变得如同烤熟的猪头一般,惨不忍睹。

    “啊!”

    端木公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脸上和手背上难以忍耐的瘙痒令他再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两只手狠狠地在脸上抓挠起来。

    “怎么回事?”杜清溪心中一凛,看着端木泽姿势难看的挠痒痒,心头疑惑不已。

    “唔,端木兄,你在耍猴拳么?”宋霖睁开惺忪睡眼,含糊咕哝道:“我记得你最恨猴拳的,说姿势太丑,影响审美和风度。”

    “他虽杀死了冰尾毒蜂,脸颊和双手却被冰尾毒蜂的尾针蜇了,所以才会瘙痒难当。”陈汐皱眉说道,心中却是暗爽不已。

    这些冰尾毒蜂有拇指大小,通体黝黑,尾针纤细如牛毛,晶莹透明,蜂针扎进人的皮肤里,犹如冰融于水,防不胜防,并且毒液会在一瞬间浸入血液令肌肤泛起红肿大包,瘙痒难当。

    “你既然知道,怎么不早说?”杜清溪冷冷望了过来,口吻中带着一丝责怪。

    “我劝过他,可他说身为一名剑修,要以手中之剑……”

    不等陈汐说完,远处正抓耳挠腮的端木泽猛地咆哮起来:“你小子给我闭嘴!”

    “走吧,我没事。”端木泽大口喘息了一阵,强忍着身上的瘙痒,站起身子,身子一颤一颤地朝前走去。

    “唉,端木兄是最讲风度的一个人,在龙渊城内若论风度之佳,端木兄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现在闹成这副模样,他心中肯定不好受吧?”

    宋霖懒洋洋叹了口气,目光有意无意瞥了一眼陈汐,便即耸拉着眼睛,再次陷入睡眼惺忪的状态。

    “噢,早知道他这么怕痒,我应该再劝他一劝,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陈汐一脸无辜地说道。

    这句话落入端木泽耳中,令他心头的邪火又蹭蹭暴涨许多。尤其是一想到刚才的丑态一丝不露地落入杜清溪眼中,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心中咆哮道:“麻痹的,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不好好提醒,偏偏在时候说风凉话,你等着,老子一定要你好看!

    “端木公子,前边还有一些谈不上厉害的妖兽在,要不要改变一下路径?”陈汐好像良心发现一样,关切问道。

    端木泽身子一僵,旋即恶狠狠答道:“谢谢,不用了!”

    说着,似乎为了发泄心中怒火,端木泽加快了步伐,手中长剑不断挥舞,拦在身前的藤蔓杂草瞬间化作飞灰。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杜清溪皱眉问道。

    陈汐点头道:“以前曾来过这里一段时间。”

    “那你怎么不带路?”杜清溪紧紧逼问。

    陈汐望了望远处的端木泽,没有多说,意思却是表露无遗。

    “接下来你带路。”杜清溪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好!”陈汐点点头。

    啊……就在这时,极远处再次响起端木泽凄厉的尖叫,声音中透着无尽怒火和惊恐,仿似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实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