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贡品

    陈汐?

    扫把星?

    被捆绑于地的众人,皆来自松烟城平民区,虽不经常见到陈汐,但也听闻过陈汐的绰号和名字,此刻听闻眼前突然冒出的少年,众人神情不由一愣。

    “陈汐快跑,你不是他的对手!”有人焦急大叫道。

    “对!快跑啊,把吴老狗的恶行告诉所有人!”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七嘴八舌地建议道。

    “逃?逃得了吗?”

    那名奔上前来的黑衣护卫笑得愈发狰狞,跨步上前,抬手就朝肩膀上抓去。

    陈汐看也不看,握拳如箭,一拳砸在黑衣护卫的胸膛上。

    砰!

    低沉的声音响起,黑衣护卫直接被一拳轰飞出十几丈,他那狰狞的笑容瞬间僵固,眼睛睁大,面目潮红,噗地一声吐出一口殷红的血水来,软绵绵倒在地上彻底起不来了。

    “死不足惜!”

    陈汐收回拳头,神色已是冰冷之极。

    气氛顿时变得寂静无声。

    一拳轰杀对手?

    无论是那些被捆绑在地的众人,还是那些黑衣劲装的护卫,都不敢置信地望向那道瘦削峻拔的身影。

    “蠢货!你们一起上!”吴管家率先反应过来,暴怒大叫道。

    他心中也是暗惊不已,身边的这些黑衣人,皆是李家培养的核心护卫,每个实力都在先天境界,且常年执行一些血腥任务,武技和实战经验早已被磨练的丰富之极,却不料甫一出手,就被陈汐一拳击毙,若非亲眼所见,吴管家差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小子不是只会制符吗?武技修为何时变得如此厉害?

    难道他已臻至紫府境界了?

    不可能!

    这才过去多少天,只靠制符赚取的那些微薄的元石,并且他又不曾拜入高人门下,根本不可能进阶!

    或许,刚才的一击,仅仅是他趁其不备而偷袭得手的……虽如此想,吴管家心头却总觉得有些不踏实,目光不由再次落在陈汐身上。

    而此时,那些黑衣护卫也已全体出动。

    “杀!”

    同伴的惨死,吴管家的怒吼,彻底令这些黑衣护卫红了眼,纷纷化作残影,朝陈汐狠狠扑了过来。

    沓!沓!沓!

    陈汐踏步上前,步伐沉稳有力,不疾不徐,仿似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情况的变化。

    “小心!”

    “赶紧逃啊,你不要命了!”

    那些被捆绑在地的人们焦急大喊,陈汐虽一击轰杀了一名黑衣护卫,但毕竟只是一个人,这些来自李氏家族的精锐护卫,极为擅长群体合击之术,被他们一起围攻,孤零零的陈汐胜算几近于零。

    砰!

    陈汐浑然不顾挡头劈来的刀光,径直一拳砸向敌人的胸口。

    咔嚓!

    见陈汐如此大意,袭来的黑衣护卫神色一喜,一刀斩在陈汐肩膀上,然而令他惊骇的是,他的全力一刀却只在陈汐肩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而他自己则被陈汐的一拳洞穿腹部,倒地惨呼数声便即殒命。

    而陈汐也凭借这一拳打破了围堵被困的局面,犹如一头出笼猛虎一般,轻易穿行在围攻的黑衣护卫之间,拳头如同密集的雨点一般泼洒而出。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沉闷的拳头撞击**的声音,十余名黑衣护卫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跌飞出去,个个胸腔深陷,浓稠的血水从他们的五官中流溢而出。

    “怎么可能!”

    “老天!”

    “这这……这不是真的吧?”

    在场之人,无不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个个瞳孔睁大,不敢置信地望着立在血水与尸体之间的那道峻拔身影。

    “你……我们可是李氏家族的黑衣护卫!”其他黑衣护卫脸色难看中透着一丝惊恐,又是愤怒又不敢擅自上前。

    “杀的就是你们!”陈汐冰冷说道。李氏家族与他陈氏本就是死敌,爷爷陈天黎被偷袭致死,弟弟陈昊右手被废,李氏家族的嫌疑最大,他杀起来自然就毫不留情。

    刷!

    陈汐身子绷紧如弓,再次扑上前,势大力沉的大崩拳被他全力施展,幻化出重重拳影,转眼间再次击杀八名黑衣护卫。

    “这家伙的身躯根本不惧刀剑,明显修炼了一种高深的炼体功法,快逃!”

    “走!”

    剩下的五名黑衣护卫发出一声声惊恐的大叫,竟连吴管家也不顾了,转身就打算逃走。

    陈汐岂能容忍敌人在自己眼皮下逃走,当即身子一晃,后发先至,拳影霍霍,凌厉的拳劲迸射出一枚枚由真元凝聚的拳芒,破空而去。

    刹那间,剩余的五名黑衣护卫后背皆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丧命倒地。

    “嗯?”

    吴管家再也无法镇定下去,变色骤变,陈汐那破空而去的拳芒令他也察觉到一丝危险。

    “好厉害!”

    “好强!”

    “怪不得他如此镇定,原来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那些早已不抱任何希望的人们猛地激动起来,看到陈汐那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段,一缕希望在他们心中重新点燃。

    “哼,想不到你竟然把炼体功夫也修至先天境界,若我没看错的话,似乎拳法也已快要进阶“知微”之境,怪不得敢如此嚣张呢。可惜,我已一只脚踏入紫府境界,所掌握的力量根本是你无法想象的。”

    吴管家三角眼微微眯着,话虽如此说,他却是不敢丝毫大意,黑衣护卫的惨死他并不放在欣赏,但陈汐的实力却令他不得不谨慎起来。

    众所周知,炼体流是最难的一种修炼途径,修炼速度之慢,进阶之难,不亚于徒步攀登高峰。不过体修力量之强也是极为惊人的,在同阶之中炼体流完全碾压一切炼气流,无可争议!

    吴管家所说不假,陈汐正是凭借宛如铜浇铁铸般的肉身力量和快要突破第二重境界的大崩拳,才能于短短时间内连杀二十余黑衣护卫。否则,单凭境界来算,以他先天八重的炼气修为,面对一群先天初境的黑衣护卫攻击,只有找死的份儿。

    “废话少说,我今日必取你狗命!”

    陈汐冷冷说道,与黑衣护卫的战斗谈不上凶险,但却令他进一步印证了自己的实力,在先天八重的炼气修为和先天初境的炼体修为配合下,他完全已不惧任何先天境修士。

    一只脚跨入紫府又如何?

    终究还是处于先天圆满境中,不足为虑!

    “哼!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

    吴管家冷哼一声,两只竹竿似的大手上覆盖着厚厚一层黑雾,而后猛地朝地面一拍,咔嚓,地面陡然开裂,一条漆黑裂缝曲折如闪电般延伸向四周。

    嗯?他这是要……不等陈汐反应过来,便听轰地一声巨响,地面如蛛网蔓延的裂缝中迸射出无数锋利的碎石,仿佛暗器一般咻咻飙射而出,其目标赫然是那些被捆绑在地的人们!

    “无耻!”

    陈汐终于明白过来,当即一声暴喝,身形掠至人群之前,双拳快若闪电地朝那铺天盖地击来的碎石轰去。

    然而这些碎石数以万计,密匝匝犹如蝗虫群一般,陈汐竭尽全力,也勉强能护住身体周围一丈之地的人群,而其他距离稍远之人,由于被捆绑于地无法动弹,瞬间被锋利的碎石夺去性命。

    “哈哈哈,这些贡品乃是紫犀老怪的口粮,如今死去这么多,你就等着承受它的怒火吧,恕老夫不奉陪了!”远处,吴管家得意地大笑数声,身影纵起,几个起落,就已消失不见。

    眼睁睁看着吴管家逃遁而走,陈汐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脸色变得愈发冰冷起来。

    砰!

    击碎最后一块碎石,陈汐扭头望去,却见被捆绑于地的人死了一大半,只剩下寥寥三十余人。

    吴老狗,老子终有一日要把你生生活剐了!

    陈汐强自按捺住追赶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如何把这些人从这险恶的南蛮禁地送回松烟城。

    想了想,陈汐唤来躲在十几里地之外的陆少聪三人,嘱咐三人送这些人走,而他自己则选择留在了原地。

    刚才的战斗,陆少聪三人在远处的矮山上也隐约看到,不过三人实力太弱,不敢擅自行动,只得在心中暗暗祈祷陈汐能战胜。

    此刻见到满地的尸体和血水,又听说这些人皆是李氏家族拿来满足大妖口腹之欲的贡品,心中又是惊怒又是愤慨,当下不再犹豫,护着仅剩下的三十余人小心翼翼地离开。

    “这里是吴老狗和紫犀大妖见面的地方,为了所谓的“贡品”,那头紫犀大妖必然会出现,我只需在此等待就对了。”

    目送陆少聪等人离开,陈汐当即盘坐于地,浓烈的血腥味令他的情绪处于一种极度的压抑中,迫切地想要发泄一番,而那头紫犀大妖就成了他的目标。

    轰隆隆!

    一刻钟不到,远处的灵崆湖中猛地扎来滔天的水花,一名丈高的巨汉,踩踏着水雾轰隆隆朝这边奔来。

    他光头独目,丈高的身躯上肌肉犹如坚硬的岩石,一块块高高贲起,仿似其内蕴含着爆炸般的恐怖力量。

    “虽蜕化人形,但身上的妖气却是无法掩盖……肯定是它了!”

    陈汐猛地站起身子,唇边泛起一丝冰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