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南蛮禁地

    “不好!曲师弟、段师妹小心四周!”

    听到连绵起伏的兽吼声,蓝衫青年面色骤然一变,停止了对银风豹的攻击,收刀于胸,小心戒备。

    几乎在蓝衫青年话音刚落,那一男一女也相继停下进攻,靠拢在蓝衫青年左右,两人的脸色已是惊悸一片。

    刷刷刷……伴随着兽吼声,十余头银风豹出现在岩石堆四周,以围拢的方式把三人团团围住。

    吼!

    那头差点被逼死角落的银风豹慢悠悠踱步至群兽中央,面对着三人发出一声得意的吼叫。

    “该死!想不到中了这头畜生的埋伏!”

    蓝衫青年脸色难看异常,面对此幕,他哪里还猜不到刚才那头银风豹只是一个诱饵,为的就是把自己三人引诱至此?

    “陆师兄,咱们该……该怎么办?”另一个男子圆脸小眼,眉目之间一片稚嫩之色,神色惊恐地颤声说道。

    一头银风豹的实力相当于后天圆满境界,此刻四周却有十余头银风豹,以他们三人的修为,根本没有一丝胜算。

    “还能怎么办,四周已经被这些畜生围堵得水泄不通,想要逃跑根本就不可能。”

    陆师兄神色平静答道,他心中同样焦虑之极,这里是南蛮山林之中,又是深夜之中,想要寻求帮助都不可能。

    “陆师兄,曲师兄,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若不是为了获得银风豹的皮毛和利爪,你们也就不会遇到这种危险了。待会我去引开它们,你们趁机逃跑吧。”旁边的少女清秀瘦弱,说话时,眼睛里已泛起泪花,神情懊恼后悔不已。

    “段师妹,莫要再说胡话了!”

    陆师兄一声暴喝,举起手中长刀,冷冷道:“咱们一起上,杀一头是一头,就是死,咱们也要在一起。”

    “对!府主常常说,遇到危险时总想着逃避,一辈子也成不了一名真正的刀修。我支持陆师兄!”曲师弟咬牙切齿说道,脸上再没有惊恐之色,稚嫩的圆脸上一片坚定狠戾之色。

    “师兄……”段师妹欲言又止,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杀!”

    陆师兄微微一笑,看了身旁的师弟师妹一眼,旋即脸上露出浓浓的杀意,暴喝一声,手提长刀,率先朝银风豹攻击!

    “杀!”

    曲师弟和段师妹紧跟其后,长刀紧握,战意汹涌。

    吼——见自己的猎物兀自要垂死挣扎,十余头银风豹纷纷出动,矫健的身影划过夜空,挥舞着三尺利爪,朝三人厮杀而去。

    “这三人危险了……”

    陈汐默默注视着远处的战局,看着犹如稻草般在兽群这苦苦挣扎的三名红叶学府弟子,心中倒也极为钦佩三人的勇气和那种不抛弃不舍弃的情谊。

    啊!

    一声凄厉的痛呼,一头银风豹趁着空隙,一对利爪狠狠在曲师弟胸前划开两道深深的血痕。

    “曲师弟!”

    陆师兄一声暴喝,想要营救,却被身前的三头银风豹死缠得脱不开身,憋屈愤怒得脸色变得扭曲起来。

    “曲师兄,你快和陆师兄一起走!”

    眼见曲师弟就要被银风豹杀死,却听一声娇喝,段师妹不顾身前的攻击,转身一刀劈向曲师弟一侧的银风豹。

    “师妹!”

    看着段师妹不顾自身安危,去营救曲师弟,陆师兄不由脸色一变,失声惊呼。

    刷!刷!刷!

    三头银风豹趁此机会,猛地窜起身子,利爪自背后狠狠抓向段师妹。

    “两位师兄,来世我还要做你们的师妹……”段师妹知道死亡即将来临,缓缓闭上了眼睛。

    “师妹!”

    “师妹!”

    耳畔传来两位师兄的怒吼,她又是开心,又是难过,心道:“也不知何事再能听见他们的声音……”

    砰!砰!砰!

    一阵沉闷钝厚的声音骤然响起,就像千斤重的沙包从天上砸落地面,还夹在着一声声惨厉的兽吼。

    自己还没有死?

    段师妹惘然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情形,却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不知何时,她的身前立着一个陌生少年,瘦削峻拔的身子,隽秀坚毅的脸颊,静静立在那里,仿似一座不可撼动的山峰一般,令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股踏实安全的感觉。

    而在少年脚下,赫然躺着三头凄惨悲吼的银风豹。

    少年正是陈汐,救人的目的很简单,在树上见到那位段师妹不惜舍身救人,这份堪比金石的伙伴情谊令他极为动容,还怎能眼睁睁看着她殒命在银风豹的利爪之下?

    “大崩拳果然厉害,以我如今的实力,完全可以独自一人杀死这群银风豹!”

    在出手之前,陈汐也不曾想到,只是三拳之间就震碎了三头银风豹的全身骨骼,此时看着躺在地上已经丧失战斗的三头银风豹,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强烈的自信来。

    吼!

    陈汐的横空出现,令银风豹群的攻击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当看到躺在地上凄惨嘶吼的同伴无法站起时,这些银风豹彻底被激起了凶性,放弃了身边的对手,全部嘶吼着朝陈汐奔袭而来。

    来得好!

    陈汐眼中肃杀之色一闪即逝,身影一晃,当头冲了上去。

    砰!

    身如弓,拳如箭,陈汐一拳击出,劲气轰然四散。一头银风豹就像被棍子抽飞的皮球,被狠狠砸进十几丈外的岩石深处中,再也爬不出来。

    一招得手,陈汐毫不停留,侧身跨腰,躲过扑面而来的攻击,右肘如电探出,狠狠一拳轰在偷袭者腹部。

    噗!

    手臂直接洞穿银风豹的肚皮,破开一个碗口大小血洞,血水包裹着内脏哗啦啦流淌下来。

    挥手丢掉尸体,陈汐再次朝另一头银风豹扑去。

    此刻的陈汐,胸腔间战意澎湃汹涌,大崩拳臻至第一重“崩石如珠”境界后,两枚拳头包裹着肉身和真元的双重力量,简直就像两把万钧重的斧锤一样,银风豹只要被他砸中,无不全身骨骼震碎,当场毙命。

    越战,陈汐心中越是痛快,之前他一直独自修炼,验证实力的方法就是用拳头击碎岩石,哪像现在这般四面八方都是要人命的危险攻击,身处其中,令他能够毫无保留地释放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这种感觉就像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他的战意不断拔高,越战越是凶猛,迅猛利落的大崩拳也被磨练得愈发得心应手,圆润娴熟。

    “好厉害!那是大崩拳吗?”

    红叶学府的三人已聚拢在一起,有了陈汐加入战团,他们三人的压力大减,甚至完全就插不上手,只能乖乖地呆在旁边。此刻看到夜色下的陈汐犹如战神一般,游刃有余地击杀着一头头银风豹,曲师弟禁不住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的确是大崩拳,不过好像比一般的大崩拳招式更为简单有效,力量不仅提升了一个档次,并且威力也极为惊人。”

    陆师兄的眼力极为毒辣,不过以他的境界,还无法窥伺到陈汐拳法中的奥妙,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忍不住心生惊叹,隐约觉得陈汐的拳法应该快要进入“知微”的境界了。

    知微,那可是紫府境修士才能掌握的境界啊!

    令陆师兄疑惑的是,那少年的修为好像并没有达到开辟紫府的地步,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这家伙是某个大宗门的弟子?

    “也不知这家伙是谁,咱们松烟城的年轻一代中,像他这样厉害的人物,我怎么从来就不曾听说过?”

    曲师弟一边处理胸前的伤口,一边惊叹出声。

    “哼,什么这家伙,曲师兄你注意一点,这位前辈可是救了咱们一命呢。”段师妹狠狠剜了曲师弟一眼。

    前辈?

    陆师兄莞尔一笑,看来在段师妹心中,那少年已经是一个修为高深莫测的老怪物了。

    在修行界中,只要开辟紫府奠定道基,不仅容颜不会再变化,寿命也会有着一个质的飞跃,一些大修士少则能活几百年,多则能活上上千年。所以在面对比自己修为高深的陌生修士时,一般人皆以前辈尊称对方。

    砰!

    陈汐一拳击飞最后一匹银风豹,四下一望,看着满地的尸体,意犹未尽地砸了砸嘴巴,转身就打算走。

    这些银风豹最厉害的才只后天圆满境的实力,已经无法满足他的战斗需求,并且只有三个时辰就将破晓,天亮就意味着他又将回到小黑屋修习厨艺,所以必须抓紧时间寻找一头真正的先天境大妖来磨练一下实战经验。

    “道友且留步。”

    自己三人性命得救,陆师兄三人怎会眼睁睁看着救命恩人离开,连忙追了上去。

    “在下红叶学府陆少聪,这是我师弟曲诚、师妹段英,多谢道友的救命之恩,敢问道友姓名,家住何地,待回到松烟城,我等定当以厚礼相报。”陆少聪走上前,恭敬说道。

    “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这南蛮山林中妖兽肆虐,你们还是早早离开吧。”陈汐摇了摇头,却是不愿吐露自己的身份,抬脚就走。

    陆少聪三人皆是一呆,眼见陈汐渐行渐远,就将消失在夜色中,段英突然开口叫道:“前辈,您可是要前往南蛮禁地中猎杀大妖么?我这里有份地图,或许对您有用。”

    南蛮禁地?

    地图?

    陈汐一怔,戛然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