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红叶学府

    一个月后。

    深夜,南蛮山脉森林中。

    陈汐神情专注,拳头泛着淡淡的白芒,一拳轰在岩石上。

    砰!

    磨盘大小的坚硬岩石崩裂飞洒,掉落地面,可以清楚看到,这些碎石个个龙眼大小,形状相同,颗颗如珠。

    陈汐此时赫然已达到大崩拳第一重境界——崩石如珠!

    “原来崩劲如寸,就是通过暗劲把肌肉绞、缠、揉、之后积蓄的力道瞬间凝聚,身如拉满之弓,拳如紧绷之箭,甫一发力,就是所谓的“崩”!”

    陈汐喃喃一声,便即再次拉开架势,一招一式地修炼起来。

    在这半个月里,他的生活单调而充实,白天在小黑屋中探索厨艺,夜晚便跟随季禺来到这片森林修炼大崩拳,同时兼顾着打坐、锻体、观想伏羲神像,每一点一滴的时间都被他一充分利用起来。

    在如此高负荷的苦修下,陈汐的气质悄然发生了一丝变化,眉宇间湛湛有神,宛如宝剑,隐含锋锐肃杀之气。浑身肌肉一条条,一块块,变得更加棱角分明,泛着玉质般的光泽,仿佛里边蕴含着无穷力量。

    砰砰砰……拳头破空,发出低沉凌厉的破空声音。这是肌肉的力量凝聚到达到一定强度,引起的空气震荡。

    当这种震荡达到一定程度,就已达到大崩拳第二重境界——崩石如粉,一拳击在岩石上,碎石如粉末,风吹就散。

    汗水流淌蜿蜒,混杂着粗重的喘息声和滚滚咆哮的拳风,久久响彻在森林空地上。

    三个时辰后。

    陈汐噗通一声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疲惫不堪,浑身肌肉酸胀无力,连手指头都不愿动一下。

    “季禺前辈,我如今炼气修为达到先天八重,炼体也已进阶先天之境,你说按照这种势头,我何时能达到紫府境界?”陈汐扭过头,望向躺在藤椅中的季禺,轻声问道。

    季禺如同往常一样,边吃肉边喝酒,答道:“起码在一年之上,无论是神魔炼体流,还是炼气流,开辟紫府都是一个极为艰难的关卡。你的修炼进度已经足够快了,不用这么拼命的。”

    陈汐叹息道:“仇人太多,我若不拼命,如何能变强呢?”

    季禺哦了一声,举起手中的酒葫芦,问道:“要不要再喝一口?”

    陈汐连连摇头,“不了,酒中蕴含的力量太过恐怖,即便能被我所用,但却令我整整七天都无法修炼拳法,并且暴涨的修为对我的修炼并无好处,不喝也罢。”

    事实也的确如此,自半个月前灌了几口葫芦中的烈酒,陈汐虽一举把炼体修为突破至先天境界,但后遗症也极为明显,力量的暴涨,令他无法游刃有余地施展身躯,并且为了避免根基不牢的状况,他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引动厚土星煞和纯木星煞重新把肉身淬打了一遍,过程之艰辛,令陈汐心有余悸。

    季禺颇为遗憾道:“的确如你所说,借助外物突破境界,最易造成根基不牢的状况,在以后想要冲击更高境界时,极易走火入魔。不过,待你臻至紫府之境,奠定道基,就不虞出现这些问题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陈汐也明白,在没有开辟紫府之前,无论是后天之境还是先天之境,无不是在为奠定道基做准备,道基扎实牢固,才能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在这一阶段借助外物冲击境界,虽能快速进阶,但相比以后的道途,明显得不偿失。

    “其实,想要增强实力,实战无疑是一种最佳选择。”

    季禺突然开口,缓缓说道:“实战经验的丰富与否,在对敌时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一个在生死搏杀中磨练出来的强者,甚至能越级挑战比他境界更高的对手。”

    境界高深,并不代表能发挥出这份力量。

    武技精妙,不曾历经血与火的淬炼,也是花拳绣腿。

    陈汐深以为然。

    “这片山脉森林中,行走着诸多妖兽,越往深处,妖兽的实力越强,其中不乏实力强悍的大妖,不过以你如今的实力,还是找一些先天境妖兽来练手为好。”季禺一指森林深处,建议道。

    野兽,拥有了灵智之后,就能够吞吸天地灵力蜕化为妖兽,而后历经艰难的修炼,就可以如同人类一般踏入先天境界,继而踏上求仙之路。

    按照血脉的不同,妖兽又分作一般妖兽和神兽。

    一般的妖兽,在修至先天境界时,便可以随意幻化人形,而神兽想要蜕化人形也是极为艰难的,有的神兽需要达到紫府境界,才能蜕化人形,有的则需要黄庭境界,有的甚至更高……不过神兽拥有着荒古时期的妖魔血脉,生下来便具备智慧,天赋极高,实力要比寻常妖兽要强横许多。

    “搏杀先天境大妖?这些日子我好像没有见到过一头啊?”

    陈汐不由一怔,和妖兽战斗不比和人交战差,相反,妖兽在气势上往往要胜过人类,在妖兽中,一头盘踞一方领地的先天境大妖,必然是从厮杀与征战中一点点崛起的,战斗经验之老辣,往往一个眼神就能吓得对手头皮发麻,十成实力也只能发挥出五成。

    季禺笑了笑,反问道:“它们敢靠近这里吗?”轻描淡写的语气中,流露出无尽睥睨之色。

    陈汐恍然大悟,他差点就忘了,季禺可是存活了百万年的洞府之灵,其原貌可是一头四蹄如墨,头生独角的麒麟。那些妖兽若敢靠近这边,简直就是找虐!

    没有再废话,待体力恢复,陈汐整理一下衣衫,径直朝森林深处行去。

    夜色中的森林黑魆魆的,安静异常,行进了近一炷香的时间,陈汐才遇到一头实力勉强在后天初期的妖兽。

    不过,陈汐反而变得谨慎起来,这种凶地,寻常先天境修士哪敢进来,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凶残狡猾的妖兽偷袭致死。

    渐行渐深,途中陈汐斩杀了几头妖兽,可惜这些妖兽实力孱弱,令他完全提不起兴趣。

    又上前行进了十数里地,陈汐突然停住脚步,眼底闪过一丝惊疑。

    “有打斗声!”

    陈汐的神魂比之其他的同阶修士强大了不知多少,隐隐已达到了突破的边缘,这也令他能够捕捉到常人无法察觉的动静。

    此刻,他就凭借着神魂之力,听到了远处隐隐传来的打斗之声。

    想不到这黑夜下的深山老林中,竟然还有人敢进来……循着声音,陈汐悄无声息地赶了过去。

    前方是一片略显空旷的岩石堆,借着头顶星光,隐约能够看见人影闪动,除此之外,还有一声声令人惊心动魄的兽吼之声。

    当距离岩石堆还有百步时,陈汐提气跳到一颗大树上,藏在树冠中,居高临下把远处看得清清楚楚。

    岩石堆中央的空地上,一片狼藉,此时正有两男一女舞动着手中兵刃朝一头巨大的妖兽围攻而去。

    这头妖兽形似虎豹,身躯足有两丈多长,毛发如银,四肢粗壮如柱,血盆大口中遍布锯齿状的锋锐獠牙,利爪长三尺,锋利如刀。

    这是一头成年银风豹,实力相当于后天圆满境界,利爪如刀,速度奇快如风,极为擅长潜行偷袭。尤为令人忌惮的是,银风豹的利爪携带剧毒,中者若不早早救治,全身经脉便会被焚化一空,成为废人一个。

    陈汐注意到这两男一女衣袖上的红叶图案,一个不入流的学府名字浮现脑海中——红叶学府。

    红叶学府位于松烟城学府区,弟子三百余人,紧紧毗邻天星学府,在众多学府中,其实力也能跻身前十的行列。

    最为令人津津乐道的是红叶学府府主叶秋,乃是一名以刀入道的刀修,独创的红叶刀法苍遒浑厚,以拙破巧,按品阶划分,已称得上上品武技。据说,叶秋实力之强,甚至能够与将军府麾下第一高手洛冲一战。

    围攻银风豹的两男一女,实力都不算高,但配合却是相当默契,应该修习了一种多人合击之术,三把长刀泼洒如雨,仿似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刀网,牢牢把银风豹困在角落中,只有挣扎等死的份儿。

    “找死!”

    见银风豹不惜受伤想要突袭,站于中间位置的蓝衫青年猛地一声暴喝,刷刷刷劈出三刀,凌厉的刀气硬生生逼退了银风豹的进攻。

    旁边的一男一女趁着这丝空隙,毫不犹豫地发动猛攻,雪亮锋利的刀芒如同雨点一般,朝银风豹身上斩去。

    后方是高耸坚硬的岩石,退无可退,眼见银风豹就要被斩杀当场,躲在树冠上的陈汐却察觉到一丝不妙。

    不对劲!

    那头银风豹太冷静了,哪怕深陷绝境之中,它的目光依旧平静凶残,甚至不时还流露出一丝冷厉得意之色。

    果然有埋伏!

    陈汐的神魂何其强大,甫一察觉不妥,就猛地注意到,在那岩石堆周围的阴影中,十余道矫健的兽影正在无声无息地靠近……吼!吼!吼!

    十余道兽吼声交织在一起,犹如进攻的号角一般彻响在浓浓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