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大崩拳

    季禺没有理会目光灼灼的陈汐,而是随手一挥,一把翠绿的藤椅出现在身边,从腰间一掏,手中又多了一个青皮葫芦,一股浓烈的酒香袅袅升起,满屋皆香。

    他懒洋洋躺进藤椅中,就着葫芦嘴咕噜咕噜灌了几大口,打了个酒嗝,这才满足叹息道:“化作人身,的确能享受到往日不曾享受的滋味啊。”

    “前辈,您喜欢喝酒?”陈汐问道。

    “错,我喜欢喝好酒。”

    季禺开口纠正了一句,然后似笑非笑道,“我不但喜欢好酒,还喜欢美食,若你想收买我,就从这两方面下手,成功几率很高的。”

    陈汐心中赧然不已,嘴中却道:“我恰正在修习厨艺,厨艺虽不比那些大灵厨师,但也敢保证做出令您满意的菜肴。至于好酒,松烟城有一款灵酒名叫醉松酿,味道醇厚绵延,想必也能令您满意的。”

    季禺丝毫不奇怪,点头道:“我正是知道你厨艺不错,才会出现这里的。没办法,这一辈子跟随主人征战天下,无一特别嗜好,唯独却逃不过口腹之欲。”

    原来如此!

    陈汐终于恍然,不过想到季禺是为了喝好酒吃美食而出现,而非纯粹地指点自己武技,陈汐不免有些啼笑皆非之感。

    “季禺前辈,您想吃些什么?”

    “烤肉!”

    “好!”陈汐起身来到各色食材,开始挑拣一些肉质鲜美的妖禽。

    “烤肉之妙,完全在新鲜二字,那些死物的口感不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提起烤肉,季禺嗖地一下从藤椅上站起身子,目光明亮地嘀咕了一句,随即大手一挥,陈汐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已出现在一片浓密的森林中。

    “这里是在南蛮山脉?”陈汐四下一望,惊疑出声。

    黑魆魆的夜空下,一颗颗大树犹如远古肃穆的战士,茎干粗壮,枝叶繁茂,密匝匝碗口粗的蔓藤蜿蜒在树梢之上,仿似倒悬着的蟒蛇躯体。透过枝叶缝隙,隐隐能看到远处重峦起伏的山脉。

    咕咕!

    一阵兽吼嘶鸣声从远处传来,为整个森林平添一股凶险的气息。

    砰!

    季禺凭空出现,随手一挥,一头足有千斤重的青鬃野猪砸在地上,发出一声惊恐凄惨的悲吼。

    “赶紧烤肉吧。”

    说着,季禺又躺进藤椅中,拎着酒葫芦灌了几大口,惬意地砸了砸嘴巴,神态轻松自如,仿似把这座妖兽肆虐的凶险森林当做了自家后花园一样。

    没有再多感慨,陈汐拎着厨刀就开始剖解青鬃野猪。

    嗤嗤!

    不久之后,篝火熊熊,烤架上的肉块油脂流溢,低落篝火中,发出一阵嗤嗤响声,随之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诱人肉香弥散开来。

    “唔,多少年来,终于尝到了烤肉的味道啊!”季禺再也忍不住,从藤椅上窜起身子,抓起一块滚烫的烤肉就大口咀嚼起来,嘴中兀自含糊地感慨不已。

    陈汐见此,也感到很高兴,这次烤炙青鬃野猪肉,他没有理会什么灵力搭配问题,纯粹追求味道的鲜美,为的就是满足季禺的味觉。

    “开始修炼拳法吧,身处自然之地,俯仰之间,精气神与天地万物冥合,最适宜修炼拳脚功夫。躲在屋内修炼,是无法达到这种效果的。”季禺边吃肉边喝酒,痛快淋漓,也就不吝稍稍点拨陈汐一二。

    陈汐要的就是这句话,找了一片空地,盘膝坐地,仔细观摩《大崩拳》。

    大崩拳,基础武技,拳劲动如绷弓,发若炸雷。

    “动如绷弓”乃是蓄力过程,就像身体像拉开的弓一样,蓄满劲力,传递到周身肢体的每一个关节。

    “发若炸雷”则是发力时的技巧,讲究崩力如寸,快如雷霆,也就是所谓的寸劲和爆发力,发力之时,气势摧枯拉朽,以自身为轴,拳劲凝练可崩山!

    并且这部《大崩拳》经过季禺的修缮之后,拳劲的发力技巧更胜一筹,拳劲威力也有了质的蜕变,完全已脱离了基础武技的范畴,达到上品之流!

    据陈汐所了解,武技按照基础、知微、天人合一三重境界,皆可以分作下品、中品、上品三个等级。

    就拿《大崩拳》而言,本来是基础武技,修习至圆满阶段,在武道境界中也仅仅称得上掌握了基础,想要达到知微境界,就必须选择一部中品武技来修习。

    不过,也有那天资惊人之辈,凭借自身的感悟,于基础武技中领悟到更高的武道境界,但是这种例子极其之少,在如今的修行界,只要腰包充足,亦或者身处底蕴深厚的宗门中,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到更高品阶的武技。

    砰!

    在陈汐正准备修炼时,季禺把他喊道一块岩石前,而后一拳击在岩石上,坚硬的岩石瞬间化作一滩细碎的碎石,碎石大小如龙眼,形状颗颗相同,洒落在地上,仿似一堆珠子一样。

    “这是大崩拳第一重境界,崩石如珠。”

    季禺又来到一处岩石前,一拳击出,岩石瞬间化作一堆粉末,轻风一吹,纷纷扬扬地飘洒无踪。

    “这是大崩拳第二重境界,崩石如粉。”

    季禺再次来到一块岩石前,一拳击出,岩石砰地一声化作漫天尖锐的石针,袖袍一挥,亿万道石针发出一团刺耳的破空啸声,击在旁边一棵大树上,瞬间洞穿出无数个针孔!

    “这是大崩拳第三重境界,崩石化针。”

    “如今你神魂日益强大,修炼起来应该不难,若你能把大崩拳炼至第三重境界,身躯灵活度和发力技巧已足以修炼神通、剑法、身法。”

    说罢,季禺再次躺进藤椅中,喝酒吃肉,不亦快哉,再也不看陈汐一眼。

    而陈汐,则早已被季禺连续三拳的威力刺激得心潮澎湃,浑身充满了斗志,闻言毫不犹豫地拉开架势,一五一十地开始修炼起来。

    正如季禺所言,陈汐日夜观想伏羲神像,神魂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增强壮大,在这种情况下,大崩拳每一招每一式的变化,都如同潺潺流水一般流淌在他的脑海中,清晰无误。

    没多久,陈汐沉浸在修炼拳法中,物我两忘。

    隐隐约约,陈汐体内传来血液剧烈流淌的声音,宛如长江大河,与之相反的是,心脏跳动越来越慢,但非常有力,咚咚咚的声音仿佛擂打鼓,震荡着全身血肉皮膜。

    哗啦啦……陈汐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沉寂在拳法中时,头顶苍穹之上,亿万星辰之中的一颗蔚蓝星辰上,一道道清冽的柔水星煞倾泻而下,如同溪流般注入他的血肉皮膜内,一点点绞揉着周身筋骨……三个时辰后,陈汐猛地睁开双眼,身形一纵,一拳击打在一块岩石上。

    砰!

    岩石坚硬如钢,只在表面裂开数道缝隙,脱落出一大把碎片。

    “好硬的岩石,不过我的拳劲也有着明显的提升,按照这种进度,应该在七天内就能臻至第一重“崩石如珠”的地步。”

    陈汐收回拳头,感受着身躯内外宛如沸腾般的血浆轰鸣声,以及那犹如玉石般白亮柔韧的筋骨,又是一阵惊喜,“想不到在这短短时间里,《周天星戮锻体之术》竟然突破第三重,进阶第四重土磨肌之境了!”

    炼体进境的缓慢,一直是陈汐的一个心结,因为之前毫无经验,他只是纯粹地修炼《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却根本没想过借助其他方式来补益身躯,加快进阶速度。此刻修炼《大崩拳》所带来的好处,无疑令他寻觅到一个快速淬体的途径。

    “道理很简单,这便是武技之妙,既可增强武道修为,又能反哺自身,以气机牵引周天星煞锻炼体魄。”季禺抬起头,不以为意道。

    咕噜噜!

    陈汐的肚子不争气地叫起饿了,刚才修炼拳法,已经把他体内多余的能量消耗得干干净净。那头青鬃野猪肉还剩下小半头,陈汐也顾不得其他,盘坐在地大口吞食起来。

    “喝酒!”季禺抬手把青皮葫芦丢给了陈汐。

    陈汐丝毫不见外,拿着青皮葫芦猛灌了几口,辛辣的酒水甫一入喉就化作涓涓清凉醇厚的热流,涌入身躯各个角落。

    轰!

    身体内仿似点爆了一个火炉,一股磅礴精纯的力量咆哮着冲撞在全身,犹如一把把钢刷一般,一遍遍冲刷着血肉皮膜五脏六腑。

    陈汐脸色猛地涨红起来,强烈的痛苦袭遍全身,令他的五官也扭曲狰狞起来。

    “我倒是忘了,这酒力量太恐怖,不适合他饮用。”季禺微微一怔,一拍额头,暴喝道:“运转功法,抱元守一!”

    陈汐哪里还敢犹豫,咬牙运功。

    轰隆隆,血肉皮膜之间仿似冲撞着无数头蛮牛,这些由烈酒所化的磅礴力量极为暴烈难驯,并且灼热难当,陈汐完全凭借着无上毅力,这才在数个时辰后,把这些力量全部吸纳。

    而此刻,天已将要破晓。

    当陈汐站起身子时,第一缕晨光透过浓密的枝桠,倾泻而下。

    瘦削坚毅的脸颊上,颀长峻拔的身躯,衣服下那一块块棱角分明的肌肉泛起一层玉石般的温润光泽。

    沐浴在晨光中,陈汐宛如脱胎换骨一般,再不复当初的孱弱模样。

    “炼体先天境界?”

    陈汐感受着身躯的变化,心头猛地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