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杜清溪

    随着这名女子进入,房间内陡然变得沉寂起来,连自恋成性的乔南和花痴成狂的裴姵都自觉闭上了嘴巴。

    陈汐抬眼望去,只见这女人身段高挑匀称,琼鼻樱唇,眉目如画,肌肤欺霜赛雪,一袭黑裳着身,远远望去,仿似一朵孤傲盛开的黑牡丹,透着一股独特的冰冷感。

    “她叫杜清溪,清溪酒楼的老板,寻常深居浅出,大多数时间闭关修炼,极少出现在酒楼,来历颇为神秘,实力也无人知晓,据说连将军府秦将军见到她也要礼让三分。”

    白婉晴轻柔悦耳的声音悄然钻入陈汐的耳中,他这才明白眼前这名女子的身份,不由感到微微诧异,如此年轻就能执掌松烟城第一酒楼,这女人的能力的确令人咋舌不已。

    杜清溪走进来之后,径直忽略了所有人,只不着痕迹地瞥了陈汐一眼,就把目光投向马老头,直接说道:“你招收的徒弟,按每日百颗元石供给,修习厨艺所用的材料也免费供应,不过必须与我签订三年的协议,保证三年内只供职于我清溪酒楼,如何?”声音冰冷清冽,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马老头摇头道:“我只传授厨艺,这些东西你要跟那小子商量。”

    杜清溪柳眉一皱,望向陈汐,缓缓道:“我说的条件你已挺清楚了吧,签不签协议,全在你自己。”

    说实话,这样的条件已出乎了陈汐的意料,原本他以为一天能赚上几十块元石已是幸事,却没想到杜清溪径直给出了每天一百块元石的酬劳,令得愕然之际,也不由感到惊喜不已。

    默默思索片刻,陈汐作出决定,答道:“我可以答应只供职于清溪酒楼,不过时间却无法保证,但可以确定的是,只要我在松烟城一日,必然不会再选择其他酒楼供职。”

    他这么做,也是以防万一,他背负在身上的事情太多了,根本不能保证自己是否能在清溪酒楼做三年的灵厨学徒。

    杜清溪怔了怔,似乎没想到陈汐敢跟自己讨价还价,半响才冷冷点头道:“希望你能做到。”

    言罢,她转身离开,动作干脆利落,毫无拖泥带水。

    从杜清溪走进屋内到离开,总共不过片刻功夫,但其气场之盛,言辞之果决表现得淋漓尽致,再配上她那孤傲冰冷的绝美容颜,就如同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王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令人不自觉心生敬畏之意。

    但这些对陈汐作用不大,他只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名日俸禄上百颗元石的灵厨学徒,所以心情很舒畅,也就浑然没有在意杜清溪态度有多么强势。

    “小姐,已经查探清楚,这是有关陈汐的详细资料。”乌锋神色恭敬,递上一张纸笺。

    乌锋面色白净,气质阴柔,在杜清溪出生时,便被安排在杜清溪身边,如同一道影子一般,形影不离地守卫。

    “陈汐,原松烟城陈氏家族长房长孙……”

    纸笺上详细记录着有关陈汐的所有事情,从他初生到如今的大小事情,皆呈现在薄薄一张纸笺上。

    杜清溪查看完毕,冷冽如星的眼眸里罕见地浮起一丝诧异:“家族覆灭、父母离散、婚约被毁、爷爷被杀……这家伙还真是倒霉,怪不得被人叫做扫把星呢。”

    乌锋皱眉道:“小姐,您该不会是可怜他,才开出如此丰厚的条件吧?那些食材可都是灵气充沛之物,就这么让他免费使用,似乎……有些不妥吧?”

    杜清溪不以为意道:“只要他能够在南蛮煞域试炼之前,能够从马老头那里学得十分之一的厨艺,就是浪费一些材料又如何?”

    乌锋似意识到什么,惊呼道:“小姐,莫非您真的要前往那南蛮煞域?”

    杜清溪淡然道:“不错,我已得到一枚封元丹,把实力降至先天境界已完全不是问题,不过你也知道,南蛮煞域灵气枯竭,煞气滔天,在那里苦苦耗上三年,若没有灵厨师相随,只有死路一条。”

    乌锋愕然道:“怎会是三年,寻常南蛮煞域开启,不足三个月就会关闭,这次莫非有什么变故么?”

    杜清溪冷冷瞥了乌锋一眼,许久才说道:“这些事情可是我父亲交待的,你确定要知道?”

    乌锋不知想起什么恐怖的事情,猛地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连忙摇头道:“属下只是担心小姐安危,绝无冒犯之意。”

    杜清溪挥了挥手,吩咐道:“你先退下吧,记住,不要把陈汐在清溪酒楼修习厨艺的事情传出去,李家虽小,但其背后有南疆苏家的影子,还是莫要与其发生争执为好。”

    乌锋肃然应允,身子一晃,化作一抹若有若无的黑烟,消失不见。

    在杜清溪离开不久,白婉晴也告辞离开,至于乔南和裴姵,马老头径直挥舞着铁勺把两人撵出了房间,只剩下他和陈汐两人。

    马老头不喜废话,根本就没有跟陈汐交谈的意思,当即开始传授厨艺。

    在传艺之前,一个个傀儡木偶端着如同流水般的盘子,放置在陈汐面前,每个盘子内都有数种还未剖解的各种食材,灵气弥散,煞是惹眼。

    陈汐粗粗一算,足足有上百个盘子,上千种食材,不由微微一怔,马老头这是要做什么?

    “这一千三百零八种食材涉及果蔬、粮物、灵草、妖禽血肉……它们是最基本的食材,也被称作下阶食材,只要你能够以这些食材,烹饪出各种不同的菜肴,并且其功效能够令后天境修士受用,那么就算入门了。”

    “我现在给你演示十三道菜肴的做法,这十三种做法各有侧重,刀工、灵火、五行搭配等等皆有不同,你注意学习。”

    马老头神采奕奕吐沫横飞地讲了一大通之后,来到厨台前,随手抓起七八种食材,开始亲身授艺。

    “这道菜名叫香辣红烧赤麟虾,赤麟虾生于灵水之畔,长一尺,属性阴寒、肉质鲜嫩爽口,烹饪它,必须以属性赤阳,口感刺辣的海贝椒为辅料,再辅助以水香草、青鬃野猪油、翠晶盐等作料,用烈阳火烹饪……”

    说话时,马老头手也没闲着,先是剖解材料、而后操控灵火,待火热之后,投放作料,掂勺拎锅快速搅拌起来,动作流畅飞快,显得极其随意洒脱。

    陈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马老头,专心致志。

    五年的制符生涯令他养成一个极好的习惯,那就是无论做任何事,只要是他想做的,他便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全身心投入其中。

    而这十天,陈汐天天毫不懈怠地观想伏羲神像,神魂之力正以一种惊人的速突飞猛进,已隐隐达到突破的边缘。

    此刻注意力甫一集中,他的心神瞬间进入一种空灵的境界,马老头的动作在他眼中变得缓慢起来,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骤都分毫不差地被他尽收眼底,并牢记心中。

    滋啦!

    一缕缕呛鼻辛辣的奇特香味飘散在整个房间。

    不久之后,洁白的玉盘上,一条通体如烧的赤麟虾盘踞其中,一丝丝油亮沸腾的汤汁在赤麟虾体表嗤嗤作响,散发出一股令人垂涎的辛辣香味。

    “尝尝味道,以后你做出的若达不到这种味道,就别跟人说是我的徒弟!”马老头神采奕奕,透着一股傲然睥睨之色,显然对自己的手艺有着极大的信心。

    陈汐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拿起筷子轻轻在虾壳上一碰,赤麟虾从中间裂开一条整齐的缝隙,露出里边雪白晶莹的虾肉,香气也愈发浓郁诱人。筷头轻轻一挑,夹起一块兀自散发着腾腾热气的虾肉,放入嘴中。

    虾肉甫一落在舌头上,一股独特的鲜辣感瞬间袭遍全身,陈汐只觉舌头微微一颤,仿似触电般,口腔内尽是酥麻滑嫩的感觉,忍不住轻轻咀嚼起来,虾肉细腻柔韧,味道辛辣爽口,绵延柔顺,美味至极。

    “感觉如何?”马老头双臂抱胸,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陈汐含糊不清道:“让我再吃一口。”说着,再次挥动筷子,如同雨点般刷刷落筷,再没有往常那种沉稳冷静的模样,反而像饿死鬼投胎一般,狼吞虎咽,大快朵颐,眨眼功夫,已彻底把整条赤麟虾消灭干净。

    也不怪陈汐如此失态,这赤麟虾实在太好吃了,对他这个十几年来只吃白饭咸菜的家伙而言,赤麟虾无异于世间罕有的无上美味,令人欲罢不能。

    尤为重要的是,吃了赤麟虾之后,他明显察觉到一股醇厚的灵气如同溪水般涌入丹田之内,竟让他的修为瞬间暴涨了一丝!

    陈汐不由感慨不已,怪不得豪门大族皆有自己的灵厨师呢,既可以品嚼美味,又可以吸纳灵气,这样的菜肴谁不乐意享用呢?

    马老头很满意陈汐的表现,行动往往比语言更有说服力,而陈汐刚才的狼吞虎咽,无疑是对的厨艺的最高赞美。不过他嘴上还是鄙夷道:“小子,这才是给后天修士准备的菜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陈汐默然,内心却是羞赧不已,刚才自己的确太失态了,“对一名合格的灵厨师而言,美味佳肴是一条能令舌头松绑、让修炼生活丰富精彩的大道,是每个灵厨师一辈子探寻攀爬的最终目标。小子,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灵厨师,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马老头神情陡然变得庄重无比,双眸中流露出无尽的狂热坚定之色。

    陈汐怔怔不已,不自觉地,他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