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神魂妙用

    在这五年中,清晨制符早已成为了陈汐的习惯,风雨无阻。

    今天也不例外。

    陈汐洗漱之后,便坐于木桌之前,开始制符。

    跟以往不同,由于全身肌肤隐隐作痛的原因,他执笔的手腕明显有了一丝滞涩,速度也慢上许多,想要在五个时辰内完成三十张一品符箓恐怕是不可能了。

    不过,陈汐并不在意这些,眉眼专注于符纸之上,神情一丝不苟。

    依照张氏杂货店的需求,今天,他需要制作的是一品基础符箓——土盾符。

    土盾符是一种防御为主的土属性基础符箓,施展出来,可以在身前凝聚出一扇如同坚石的盾牌,符纹结构并不复杂,与火云符难易相同,不过两者属性却是完全不同。

    但这完全难不倒陈汐,在这五年时间里,他虽被讥讽为只会制作基础符箓的废材,但若说掌握基础符箓之多,却无人能够比得上他。

    没办法,为了赚取元石,他不得不学会制作各种属性的基础符箓,也只有如此,才能从张氏杂货店换来元石。

    直至如今,陈汐所熟练掌握的基础符箓只怕不下上千种,这个数目说出去绝对令所有人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一般而言,大多数符师会从五行属性中,选择一条与适合自己的制符之路,加以钻研修习,从而快速地提升符道修为。

    而陈汐,却是来者不拒,五行基础符箓统统修习,虽都已娴熟掌握于心,但却比其他符师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值得不值得,只有天知晓了。

    沙沙沙……饱蘸墨汁的笔尖游走在雪白柔软的符纸上,勾勒出一条条蜿蜒流畅的符纹,陈汐的笔法依旧精准灵动,似乎并没有收到腕力的影响。

    然而就在整张土盾符绘制一半的时候,他心头蓦地升起一股别扭的感觉,仿似符纸上的符纹出现了差错,仔细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一丝纰漏。

    陈汐皱眉停笔,沉思不语,这五年来自己制作土盾符不下千百次,笔法完全已达到一气呵成的地步,今天怎会出现如此别扭的感觉?

    深吸一口气,陈汐再次仔细观摩着桌上的符纸,起笔的位置、墨痕的匀称、符纹的轨迹……越看,他心头越是感觉别扭,仿似胸膛充斥着块垒,令呼吸也为之急促起来。

    别扭?

    怎会别扭呢?明明一切都没有一丝纰漏的!

    莫非并不是自己的错,而是……犹如被一道闪电劈中,陈汐心头猛地浮起一丝强烈的冲动,如同着魔一般,他拎起符笔,挥毫而下!

    符纸上,符纹路线骤然改变,原本应该是曲折细腻的符纹,却被陈汐一笔带过,反而在结尾处被他描摹了一道道繁密复杂的图案。

    啪!

    勾勒完最后一笔,陈汐撂下符笔,双手按着木桌大口喘息起来,眼眸却是明亮的吓人。

    “果然,现在看着流畅多了,不过……这还是土盾符么?”

    半响之后,陈汐拿起符纸,看着上边一半熟悉一半陌生的符纹,不由皱了皱眉头。

    “罢了,先试一试再说,浪费就浪费了……”陈汐思索片刻,不得其解,指尖喷涌出一缕真元,灌入符纸之内。

    刷!

    一股浓郁的土黄色气流骤然涌现,而在陈汐手中多了一面足有一人高的龟形盾牌。

    成功了!

    陈汐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头陡然涌起一抹震撼,符纹结构历经无尽岁月的衍化,早已形成固定的结构,土盾符便是其中之一,其中的符文结构早已被无数先贤大能完善至完美状态,别说修改符纹,即便是符纹轨迹的细微差异都有可能令整张符箓失败。

    而此时,这张土盾符被改变了近一半的符纹轨迹,却仍旧能够成功使唤,怎能不领陈汐震撼?

    自己……竟然改变了土盾符的符纹结构?

    意识到这一点,陈汐脑海中的符箓知识差点被颠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张土盾符出自自己之手。

    随即,他便被一丝疑惑所困扰,自己刚才是如何做到的?

    苦苦思索许久,陈汐猛地想起一件事,伏羲前辈观河图而悟天机推演之道,而自己不但凭借符道知识从那星辰秘境中走出,更是获得了伏羲前辈留下的一尊真身烙印,莫非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尊真身烙印?

    季禺前辈曾经说过,这尊真身烙印中蕴含着一丝河图真谛,而自己昨晚可是观想过这尊真身烙印啊。

    再结合清晨醒来时感观六识的增强,陈汐几乎瞬间想清楚了,这一切必然跟自己观想识海内那尊洞府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有关!

    看来,这观想之法不仅能令自己神魂强大,并且还能在悄无声息中补益自己的符道感悟啊。

    陈汐想通一切,豁然开朗,拿起符笔,再次开始制符。

    时间流逝,几乎不到三个时辰,三十张与世面上迥然不同的土盾符问世了,足足比之前缩短了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啊,足够陈汐做太多事情了……尤为令陈汐喜悦的是,丹田内的真元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枯竭一空,反而还留下一大半,这也就意味着,他完全可以再制作三十张土盾符,每天就能够多赚十块元石!

    还是先把这些符箓交给张大叔再说吧,昨天都没有制符,也不知张大叔会不会怪责自己……陈汐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这份惊喜,起身朝屋外走去。

    张氏杂货行。

    张大永立在柜台后,甫一看见陈汐进门,便佯怒道:“好小子,昨天怎么旷工了?是不是翅膀硬了,不打算跟着我干了?”

    陈汐心头涌出一抹暖意,这五年来,若非张大叔一直照顾自己,恐怕自己一家早没了生活来源。

    五年前,他刚学会制符基础符箓,到处兜售,却鲜有人问津,更没有商家愿意收售。在松烟城,基础符箓的消耗极大,商家们更愿意大批收购,而那时陈汐一天只能制作五张基础符箓,根本就看不进商家的眼中。

    幸运的是,他碰见了张大永,表示愿意收购他所制作的符箓,价格跟市面上的一样,五年来一直如此,从未食言。这让陈汐对张大永感激无比,一直把张大永当做了值得敬重信任的前辈看待。

    “张大叔,这是今天的三十张土盾符。”陈汐拿出一沓符箓递了过去。

    张大永笑骂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会转移话题。”

    说话时,他接过一沓符箓,看也不看,随手搁在柜台上,然后拿出十块元石丢给陈汐,随口调侃道:“小子,这都五年过去了,打算啥时候制作二品符箓呢?”

    陈汐答道:“已经打算制作了,就差购买书籍的钱了。”

    张大永本是开玩笑,却不料得到陈汐一本正经的答复,微微一怔,哈哈大笑道:“那我就等你制作出二品符,有多少我就收多少,价钱绝对公道。”

    看着张大永笑容中毫不掩饰的鼓舞之色,陈汐心头温暖无比,郑重点头道:“嗯,我会尽早学会的。”

    拿着十块元石和一枚玉简书籍,陈汐转身离开。

    “扫把星终于走了……”一名制符学徒来到柜台前,嬉皮笑脸拿起一张土盾符,待看清楚上边的符纹结构,不由愕然道:“张大叔,这是土盾符吗?”

    “臭小子,修习大半月了,连土遁符都认不出,再不努力,卷铺盖给老子滚蛋啊!”张大永皱眉呵斥了道,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符纸上时,也不由愣住了。

    经营杂货店近三十载,每天经手的各种基础符箓不下上百张,张大永的眼光早已锻炼得毒辣无比,几乎瞬间就看出,这张土遁符的符纹结构已彻底改变。

    陈汐这小子,难道也学滑头开始糊弄我了?

    张大永心头涌起一丝不舒服的感觉,这些年也有一些制符学徒,耍一些小聪明,在符箓上做些小动作,以为能够蒙混过关,但怎可能瞒过他的眼睛?对于这些弄虚作假的家伙,张大永极为痛恶,发现一个撵走一个,绝不手软。

    如今,自己最信任的小家伙也有可能这么做,张大永有点接受不了,脸色一点点变得阴沉。

    柜台前的异常,渐渐引起了店中其他人的注意,纷纷围拢上前。

    “哟,这就是面瘫陈制作的土盾符啊,怎么越看越像假的呢?”

    “我看也是啊,土盾符哪有这么绘制的,上边的符纹结构根本就不对,陈汐这家伙太过分了!”

    “就是,张大叔照顾他这么多年,他不知感激回报,却拿这玩意糊弄人,的确令人不耻。”

    嗡嗡的议论声连绵起伏,脸上或多或少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张大永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痛心之极,他已决定,明天陈汐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就彻底断绝来往,再不收售陈汐所制符箓!

    “我来瞧瞧!”

    一道宛如清谷莺啼的声音骤然响起,一个素裙少女越众而出,她明眸皓齿,肌肤如雪,模样极其甜美明丽,甫一出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