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修炼

    《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共分七重。

    第一重金炼皮,引庚金星煞淬炼皮肤。

    第二重火熬骨,引烈火星煞熬打骨骼。

    第三重水绞筋,引柔水星煞绞揉骨筋。

    第四重土磨肌,引厚土星煞磨练血肉。

    第五重木塑体,引纯木星煞重塑体魄,至此,炼体后天圆满。

    “果然厉害,通过五行星煞把整个身体淬炼一遍,就已能修至后天圆满境界,远远要比炼气法诀简单明了。”

    陈汐惊叹不已,随即眉头一皱,喃喃道:“不过,简单并不意味着容易,炼体之法本就艰难之极,非大毅力大恒心者,根本就熬不过炼体时所带来的痛苦。这星煞锻体之术源自洞府主人,甚至能追溯到百万年前的荒古时期,修炼起来恐怕要比寻常炼体之术要更加艰难。”

    想到这,陈汐头脑冷静许多,继续往下看。

    第六重为炼体先天境,至此境界,通体内外气血蒸腾如沸,气机贯穿如虹,拥有龙象搬山之力。

    第七重为炼体紫府境,至此境界,血肉骨膜之间会涌出一股恐怖的神秘力量——巫力!凭借巫力,可修炼体修的独有秘术神通法门,例如拳化山岳、法天象地、不动金身等等。

    “巫力?莫非与炼气士所修的真元相同?神通法门又是什么?可惜,我对炼体方面的知识知之甚少,找个时机一定要搞清楚这些,否则修炼起来必将有所滞涩。”

    陈汐默默思索着,猛地又想起另外一个问题:“这《周天星戮锻体之术》源自洞府主人之手,必然不止这些。莫非那些更高深的还掌握在季禺前辈手中?”

    “罢了,多想无益,自己还是早早臻至紫府境界,再次进入洞府时,只要能闯过天峰第一试炼之地,季禺前辈应该会把《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后边的内容传授给自己。”

    陈汐起身来到屋外。

    夜空漆黑,犹如明珠般的星辰闪烁在夜幕之上,洒下迷人而深邃的清冽星光。

    抬头看着苍穹上的亿万星辰,陈汐默默咀嚼着《周天星戮锻体之术》第一重修炼之法,许久之后,眉头紧皱,喃喃道:“真难啊!”

    《周天星戮锻体之术》有几大关卡,入门便是其中之一。

    想要引庚金星煞淬炼体魄,第一步需要感知到“长庚”这颗充满庚金星煞的星辰,第二步则以身体为中心,与长庚星辰遥相呼应,方才能成功招引庚金星煞,淬炼肌肤。

    在那亿万星辰中,长庚星最为明亮,仔细辨认的话不需多久就能找到。至于以庚金星煞来淬炼肌肤,也并不算太难,只需按照功法修炼就行。

    最为困难的是第二步,感知长庚星并与之遥相呼应。

    幸好,在《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内记载着详细的感知之法,方法虽繁琐,但却解决了陈汐的燃眉之急。

    “成与不成,试一试总是没错的……”

    陈汐深深吸一口气,直至自己的心神保持极致的宁静,这才缓缓闭上眼睛,跏趺坐于庭院地上,头颅微抬,面向遥远天际上那颗最为明亮的星辰。

    而后双手虚托于胸前,十指如藤蔓纠缠,结出一个个繁密古朴的手印,隐隐带着一丝神秘玄奥的味道。

    一个个手印生而覆灭,如同潮起潮落,仿似没有终点一般。

    半刻钟后。

    陈汐蓦地停下手中动作,右手掌心托天,左手掌心纳地,再无动静,仿似一座沉默的石雕,透着一股异样的宁静。

    叮!

    仿似遥远沙漠中幽幽响起的驼铃,带着一丝洗涤心灵的静谧力量,悠悠响彻在陈汐的识海。

    “开始修炼了么?”

    洞府内,季禺从那滚滚长河中抬起头颅,仿似在聆听什么,那对充满沧桑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采,似激动,似伤感……陈汐感觉自己像长了一对翅膀,飞上了天,朝那夜空深处奔去,不知疲惫,不知尽头。

    飞过了一颗颗飞舞飘曳的璀璨星辰。

    飞过了令人心悸的一个个幽邃黑洞。

    飞过了如同烟花绽放的一拨拨流星雨。

    最终,他在一片无尽虚空中停了下来,这里只有一颗星辰,一颗散发着亿万金光的巨大星辰。

    金光锐利,犹如利剑,整个星辰就像是插满了无数柄散发着锋锐寒气的利剑,澎湃浓郁的锐利气息喷涌而出,令人不敢逼视。

    那浓浓的金光便是庚金星煞么?

    陈汐犹如福至心灵,他盘膝坐于虚空,神色宁静恬淡,悄然闭上眼睛。

    就在此时,在那挂满星辰的苍穹夜空之上,一缕清冽飘渺的星光倾泻而下,像绵密无声的细雨,落于庭院之内,飘洒在陈汐身体四周。

    这幅画面极为奇异,仿似在天地之间搭建了一座细如纤绳的光桥,贯通陈汐与长庚星辰之间!

    咦?

    似是察觉到什么,在那广袤无边的南疆土地上,蓦地涌现出千百道惊人之极的恐怖气息,一道道目光遥遥望向极南之地,神色疑惑、震惊、惘然……不一而足。

    究竟是何人,竟能够沟通星辰之力?

    刷!刷!刷!

    松烟城内,一道道身影从不同地方拔地而起,立于半空,目光却是齐刷刷望向同一个方向——平民区。

    星光落地?这等异象怎会出现在那里?它又预兆着什么?

    然而,当所有人欲要一探究竟之时,却愕然发现夜空如墨,一切都恢复正常,再也感觉不到那股蓦然涌现的奇异力量,仿似自始至终什么都没有发生。

    难道是错觉?

    不对!

    肯定发生过什么。

    没有人怀疑自己刚才的感应,他们不甘心地一遍遍搜寻,却再无一丝发现,只得带着疑惑无功而返。

    “哈哈,我家主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能够继承衣钵的弟子,岂容尔等滋扰?”洞府之内,季禺仰天长笑,心情说不出的痛快。

    许久之后,季禺神色恢复平静,喃喃道:“小子,好好努力吧,真正的强者不需任何人庇护,以后我不会再为你破例出手。除非……你能通过天峰所有的试炼!”

    这一切,陈汐浑然不觉。

    在他身边,无数星光飞舞,颜色也渐渐变化成纯粹刺眼的金色。

    “成了!”

    陈汐睁开眼睛,望着身边犹如萤火虫飞舞翩跹的点点金色光斑,喃喃道:“这便是庚金星煞么?”

    他心头振奋不已,当即毫不犹豫,运转《周天星戮锻体之术》第一重心法!

    嗤嗤!

    蓦地,周围飞舞的庚金星煞猛地停顿片刻,继而化作一根根锋利的金色毫光,轰然涌入陈汐的全身肌肤。

    痛!

    彻骨的疼痛!

    虽然已做好准备,但是当庚金星煞甫一接触身躯时,仍旧疼得陈汐差点把控不住身体,感觉就像是被万根尖锐的银针齐齐狠狠攒在全身,全身肌肤为之颤抖不休。

    庚金星煞蕴含着星辰周转时所凝聚的锋锐之气,纯粹无比,用以淬炼体肤,自然痛苦万分。

    坚持!

    若自己连第一关都熬不过去,还谈什么报仇之事?

    陈汐额头青筋根根爆绽,看起来狰狞异常,狠狠咬紧牙关,努力保持着脑海最后一丝清醒,缓缓运功。

    疼痛如同潮水,一波比一波凶猛,陈汐全身肌肤毛孔中溢出一缕缕殷红血水,很快就成了一个血人。

    不知过了多久,陈汐缓缓收功,他的思维已经被疼痛折磨得毫无知觉,本待站起身子,却只觉浑身再无一丝力气,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疼痛与疲惫,站也站不起来了。

    “入门第一关就已经把我折磨成这个样子,看来季禺前辈说的不假,我的身躯的确太过孱弱了……”

    陈汐并没有气馁,这个事实令他清醒许多,也认清楚了自己身躯的状况。

    静坐片刻,待身体恢复一丝力量之后,他再次咬紧牙关,用双臂一点点撑起身子,终于站了起来,却已经疼得满头大汗。

    他一步步蹒跚地走进屋内,用冷水冲洗掉身体表面的血水,这才喘着大气盘坐在床上。

    哪怕痛苦疲惫到了极致,陈汐仍旧没有再耽误片刻,开始修炼《紫霄功》。

    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有两个字——变强!

    没有坚定的信念,持之以恒的行动,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大,不是吗?

    陈汐在努力,沉默且坚定。

    翌日一早,陈汐准时起床。

    昨夜修炼过《紫霄功》之后,他按照季禺的嘱咐,盘膝识海之内,静心观想那尊洞府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直至凌晨将尽,这才酣然睡去。

    所以尽管他的脸色异常苍白,精神却是极好。

    嗯?

    陈汐猛地发现,一夜之间,自己的六识仿似变得灵敏异常。

    庭院外树叶轻轻摇曳,发出一丝丝宛如天籁的声音;角落缝隙里,一行行蚂蚁踏着整齐的步伐,正在辛勤地搬运食物;屋檐下,一只蝴蝶翩跹而立,沐浴在晨光中,身姿灵动而曼妙……一切都是那么生机勃勃,一切都令陈汐感到新鲜惊奇。

    “必然是昨夜观想那伏羲神像之后,令我的神魂变得强大起来!”

    几乎是瞬间,陈汐便想清楚一切,不由惊叹连连,“不过,一夜之间,竟能令我的神魂达到这种地步,伏羲前辈留下的这尊真身烙印果真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