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灵厨师

    “喏,那是乔南,那是裴姵。”

    白婉晴伸手一指那一男一女,而后转身面向那枯瘦老头,朝陈汐低声介绍道:“这位便是马老头,乔南和裴姵的大师兄,三人皆是三叶灵厨师。”

    陈汐点点头,躬身道:“陈汐见过三位前辈。”

    滋啦啦!

    无人理会陈汐,只有油锅烹炒菜肴的声音连绵不断地响起。

    自幼至今,陈汐历经了无数这样的场面,心性早已淬炼得坚韧异常,倒也并不觉得难堪。

    白婉晴却有点受不了了,径直来到马老头身前,劈手夺过铁勺,恶狠狠道:“马老头,没看我给你介绍了一位徒弟吗?”

    马老头怪眼一瞪,本待发火,见白婉晴丝毫不让地瞪着自己,知道奈何不得这位姑奶奶,只得痛心疾首道:“小白,不要捣乱了,这可是上好的一盘剁椒灵狍肉啊!”

    说话时,他枯瘦如竹的手掌拎起铁锅,透着鲜辣亮泽的菜肴悉数翻倒入盘,汤汁油红,肉块如丁,配以嫩碧如丝的各色辅料,香气四溢,色味俱全。

    “马老头你睁大眼睛瞧瞧,陈汐他擅长制符,腕力灵活,感知敏锐,又是先天境界,如此资质难道还不配做你徒弟?”

    白婉晴早没了淑静恬静的风度,樱唇一撇,蛮不讲理道:“我不管,你今天必须收下陈汐!”

    马老头一怔,似是想起什么,嘿然怪笑道:“陈汐?不会就是那个扫把星吧?”

    此话一出,在厨台前忙碌的乔南和裴姵齐齐停下手中动作,神色怪异地朝陈汐望去。

    白婉晴身子一僵,恼怒不已,直恨不得掐死这死老头,哪壶不开提哪壶,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她看向陈汐,心情忐忑不已。

    却见陈汐轻轻抿紧嘴唇,神色平静道:“我是不是扫把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没想到原来马前辈也如此世俗。白姨,咱们走吧。”

    白婉晴噢了一声,有点愧疚带陈汐来这里。

    “且慢。”

    两人正打算离开,却见马老头大怒叫道:“谁他妈世俗了?管他穷凶极恶还是大慈大善,在我看来都他妈的统统是狗屁!”

    越说,他的声音越大,近乎咆哮道:“老子收的是徒弟,只要他能继承老子的厨艺,谁吃饱撑着了管那么多?”

    白婉晴惊喜道:“那你打算收陈汐做徒弟了?”

    马老头神色一滞,犹疑不定。

    “师兄,收下他,白美女看好的人,我相信!”乔南暗自朝白婉晴眨了眨眼,一脸正色道。

    “是啊,师兄,我看陈汐年轻沉稳,又擅长制符,你就收下他吧。”裴姵目光在陈汐身上逡巡片刻,不着痕迹地抛了一个媚眼,这才可怜兮兮地向马老头求情。

    陈汐一怔,默不言语,心头却升起一丝希望。

    之前拒绝,是因为马老头当面讥讽于他,他若低声下气地去求情,哪怕成功拜马老头为师,以后若仍旧时时要遭到马老头的讽刺,那他宁愿不要这次机会。

    而听了马老头的咆哮,他这才明白,马老头并非如自己所想那样不堪,心头那一丝仅存的怒气也随之消散无踪。

    人,被唾弃、被嘲讽、被看不起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无傲骨、无尊严、无所坚持,可怕的是善恶不辨、黑白不分、真假不明!

    这是爷爷说的,陈汐自幼坚守至今,烙印骨髓。

    马老头冷哼一声,看向陈汐,说道:“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机会,那里有一根青须笋,你把它切成片。”

    青须笋通体青翠,宛如翡翠,其内蕴含着丝丝灵气,是如常所常见的瓜果蔬菜之一。

    陈汐移步厨台前,搁置在他面前的是一把雪亮厨刀、一根近两尺长的青须笋。

    “刀工是衡量一位灵厨师水准高低的重要手段之一,三分炉台,七分案板,无刀不成菜,马老头是要考验你的刀工,好好努力。”

    白婉晴在一旁低声解释,清眸里尽是鼓舞之色。

    陈汐点点头,拿起青须笋端详片刻,厨刀握手,飞快下刀!

    咄!咄!咄!

    细密紧凑的刀切案板声如同有节奏的鼓点,陈汐手腕稳健如盘松,雪亮锋利的厨刀被他精准掌控着,切出一片片薄如蝉翼的雪白笋片。

    五年前,陈汐便替代爷爷在家掌厨,使用起厨刀来自然熟稔异常,加之他常年制符,腕力和精准度更是出类拔萃,此刻全身心投入之下,不仅动作流畅精准,速度也是轻快异常。

    很快,一根青须笋化作一排整整齐齐的雪白笋片。

    远处,马老头看也没看,漠然道:“腕力沉稳,刀工精准,可惜厚薄不一,只一半达到薄如蝉翼的地步,勉强比一般人强些。”

    “食材切片讲究厚薄相同,薄如蝉翼,如此才能令菜肴入味均衡,成熟时间相同,形状美观,若大小、厚薄、长短不均,就会造成同一盘菜中,味有浓淡、以及生熟老嫩及不美观等弊病。”

    裴姵美眸异彩涟涟,笑吟吟赞美道:“陈汐小弟,你的刀工不错哟。”

    “切丝!”

    马老头瞪了裴姵一眼,口气生硬地又提出一个要求。

    陈汐深吸一口气,再次专注于案板之上,切片成丝,显然对精准度有更高的要求,他不敢大意。

    咄咄咄……厨刀如水银泻地,以一种更加急促的频率落下,一根根纤毫若发的笋丝飘洒而出。

    陈汐感觉自己像在制符,厨刀成了符笔,笋片化作符纸,那一根根笋丝则成了笔直如利剑的符纹。

    绘制符纹,讲究墨迹均匀,于方寸之间自成天地。

    切片成丝也如此,讲究长短相等,粗细相同,于手起刀落之间彰显功力。

    严格来说,切片成丝的难度要远远低于绘制符纹,符纹曲折不一、柔韧不同,极尽腾挪变化之道,远非切片成丝那么动作单一。

    所以,在完全掌控了其中着力点和精准度之后,陈汐下刀的速度骤然加快,厨刀如同活过来一般,踩着欢快的韵律快速前行。

    “入手生涩,中途却尽数掌控其中精粹,这小子莫非跟我一样,也是一位厨道天才?”乔南摸着下巴,故作沉思状。

    “滚,恬不知耻的家伙!”

    一旁的裴姵翻了个白眼,随即一脸痴迷地望着陈汐,喃喃自语:“认真的男人最帅了,陈汐小弟,姐姐等着你来爱我,我会比婉晴妹妹更疼你的……”

    “花痴!”

    这下连白婉晴也看不下去了,秀气白皙的脸蛋上浮起两朵红霞,恼羞轻啐道,不过她心里却是极为开心,陈汐能得到乔南和裴姵赞美,已大大超乎了她的想象。

    马老头眼眸中一抹亮光一闪即逝,神色依旧漠然。

    在松烟城,只要条件不差,几乎没有谁家的子女会下厨做饭,下厨被认作是不务正业,耽误修行。事实也的确如此,除非达到灵厨师级别,一般从事厨师的皆是奴仆婢女之辈,而身为其主人,只需享受所成就是了。

    所以,在见到陈汐娴熟的刀工之后,马老头的心的确被稍稍打动了。

    但这还远远不够,他一身厨艺冠绝整个松烟城,本身更是三叶灵厨师,绝对不会如此轻率地决定徒弟的人选。

    陈汐放下厨刀,案板上堆着一层细嫩雪亮的青须笋丝,根根细如棉絮,晶莹剔透,煞是惹眼。

    “陈汐,干得不错!”白婉晴率先赞叹起来。

    “不错,有我当年的一半风采,但已称得上技艺超群。”乔南一本正经道。

    “陈汐小弟,我已深深喜欢上你认真的样子,噢,这难道就是无法自拔的感觉吗?”

    裴姵先白了一眼大言不惭的乔南,然后用白皙修长的双手捧着娇艳的脸蛋,痴迷地呢喃不已。

    虽说听到三人的赞美总觉得有点别扭,陈汐还是放心许多,抬眼望向马老头。

    “哼,刀工还差得远。”

    马老头面皮紧绷,走上前,左手捻起一根青须笋丝,右手拎起厨刀,手腕抖动,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以左手的笋丝为目标,近一尺长的厨刀在他手中极速飞舞起来,泼洒出一团团雪花似的刀影,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信手拈来。

    陈汐睁大眼睛,却看得一头雾水。

    “他在雕花!”

    白婉晴低声解释道:“在食材表面雕刻上花纹,不仅赏心悦目,且在烹饪时更容易入味,尤其是针对一些灵气充沛的肉类,在其表面雕花可以让灵气更容易被吸收。”

    陈汐恍然,暗道这老头接下来该不会也让自己做这个吧?

    他有些为难,与细如棉絮的笋丝相比,厨刀显得如此庞大,自己别说在上边雕花了,恐怕一碰就折了。

    白婉晴冷哼道:“哼,一根破笋丝而已,雕花不雕花又有什么用?别担心,马老头若是真让你在笋丝上雕花,就是故意为难你呢,我决不答应。”

    “我也不答应。”裴姵插话道,说着还故意瞟了一眼陈汐,一副姐挺你的模样。

    “既然白美女都不答应了,身为有风度的男士,我也表示不答应。”乔南头颅高抬,矜持开口,马老头舞刀的身形一滞,甩手狠狠扔飞厨刀,跳脚咆哮道:“这徒弟老子收了还不行吗?不就是骂了他一句,你们就联合起来欺负人?”

    “这可是你说的啊!”

    白婉晴、乔南、裴姵异口同声。

    陈汐看在眼里,心头涌起一股久违的暖流。他知道,就凭自己这份刀工,若非看在白姨的面子上,这些家伙根本就不会搭理自己一眼。

    他不禁感到一阵好奇,白姨究竟是个什么人?她不仅跟松烟学府的蒙空教习相熟,还能与三位灵厨师相处融洽,根本不像个普普通通的厨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