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天星学府

    松烟东城环境清静,秩序井然,占据了整个城市的四分之一的面积,这里又被称作学府区,大大小小的学府林立其中,多不胜数。

    天星剑术学府便是其中之一。

    在众多学府之中,天星剑术学府也是颇有名气,排名仅次于松烟学府和流岚学府,位居第三名。

    在松烟城所有父母眼中,为自己孩子选择学府修炼时,松烟学府自然是第一首选,不过由于其择徒条件极其苛刻,每年只有寥寥几个幸运儿才能进入。

    而流岚学府只招收资质绝佳的女学生,也令得绝大多数人望而止步。

    只有天星学府无条件限制,只需交纳一笔不菲的元石,便可进入学习。所以在排名前三的学府中,若论学生之多,当属天星学府无疑。

    天星剑术学府门外。

    陈昊面色铁青,抿嘴不言。

    在对面,还立着一个华服少年,他约莫有十三四岁,鼻青脸肿,三角眼里却透着一股得意之色。

    “这次是陈昊不对,医药费我们全出了,希望吴管家网开一面,饶过陈昊一次。”在一旁,白婉晴在跟一个瘦削中年交涉,神色歉然。

    瘦削中年色迷迷地打量着白婉晴,半响才摇头道:“那怎么行,我家少爷可是族长最疼爱的幼子,何曾受过如此欺辱?医药费我们宁可不要,也要令那小子付出惨重的代价,哼,欺负我们李氏子弟,哪能这么便宜了他?”

    白婉晴勉强笑道:“那您的意思是?”

    吴管家摸着下巴,笑眯眯道:“我不是都说清楚了吗?不过,放过那小子也可以,只要他跪地给我家少爷磕头认错,并拿出三百颗元石赔偿,此事就此一笔勾销,怎么样?”

    白婉晴强自忍耐心头怒火,低声道:“吴管家,你看这样如何,让陈昊道歉,但能不能不下跪?”

    吴管家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一敛笑容,不屑道:“绝无可能!”

    白婉晴一筹莫展,神色焦急,再无一丝秀气恬静的气质。

    “白姨,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不就是被开除吗,这学府我不上了!”

    陈昊早已气得牙齿紧咬,见白婉晴难过得几欲落泪,再也看不下去,站出身来,一指那华服少年,冷冷道:“李铭,下次见到你,我还揍你,没骨气的东西,技不如人就找帮手,亏你还是李氏家族的人,忒给你老子丢人了!白姨,咱们走吧。”说罢,拉着白婉晴的手,转身就走。

    李铭勃然大怒,尖叫道:“你敢骂我?你你你……吴管家你还愣着做什么,你没看他骂我么?给我揍这混蛋!”

    他妈的,若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根本懒得管你!

    吴管家被吼得心中邪火升腾,恼怒不已,身子一晃,已拦在陈昊二人身前,阴沉道:“两位,事情没解决呢,就想走?”

    陈昊夷然不惧,不屑道:“我和李铭打架,学府已经开除我了,我也认了。那么,按照府主大人余泽的规定,我与李铭之间的恩怨便即一笔勾销。那么,此刻只要你敢动手伤到我和白姨,你一定会后悔的。”

    吴管家阴测测笑道:“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说话好大的口气,恩怨一笔勾销?可能吗?现在我就是想知道,你要我如何后悔啊?”说着,他双臂一展,浑身气势骤然一变,一副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模样。

    “吴管家,揍他,这小子就会嘴硬!”李铭在一旁大叫,三角眼里尽是怨毒兴奋之色。

    陈昊神色依旧平静异常,冷冷道:“很简单,我会告诉天星学府,你李氏家族根本没有把府主大人余泽的决议放在眼中。我还要去将军府,告诉大将军你李氏家族挑战将军府权威,在松烟城内惹事生非,发起战斗!除非你现在就把我杀死,可是你敢吗?”

    吴管家神色一滞,面色阴晴不定,陈昊的话的确戳中了他的要害,他之所以迟迟不出手,便是顾忌此点。

    将军府统治整个松烟城,代表着大宋王朝的意志,已命令禁止修者在城内战斗,一经发现,废除修为,并发配至矿区奴役,别说一个小小管家,即便是李氏家族族长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而天星学府的实力虽比不上李氏家族,但其府主余泽却是松烟城战力排行第三的紫府六星境强者,也不是李氏家族能够随便招惹的。

    怎么办?

    吴管家内心挣扎无比。

    白婉晴很惊奇,看着陈昊稚嫩冷静的小脸,实在想象不出,他竟能说出如此掷地有声的话,条理又是如此清晰。

    “吴管家,他一个住在平民区的破落户,他哥又是有名的扫把星,即便咱们揍他,将军府和天星学府碍于咱们李家的情面,必然选择袖手旁观,你还犹豫什么?”

    李铭见吴管家犹疑不定,忍不住在一旁焦急大叫:“哪怕除了事情,不是还有我吗?”

    对呀,有这位小祖宗帮我扛着,还怕家主不管自己吗?

    吴管家终于做出决定,冷冷道:“少爷放心,不打折了这小子的双腿,吴某愧对家主的养育之恩!”

    言罢,吴管家悍然出手,双手真元涌动,犹如一对锋利鹰爪,朝陈昊狠狠抓去。

    陈昊早已察觉不妙,待吴管家声音刚落,他一把推开白婉晴,同时身子快速一闪,堪堪避过迎面而至的利爪。

    劲风扫面,刮得陈昊脸颊生疼,心中不由骇然,这条老狗莫非是紫府境修士?

    “哼,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见陈昊躲开自己的一抓,吴管家微微一怔,随即冷哼一声,全身真元鼓荡,一对枯瘦如竹的双掌上泛着乌黑光泽,一股惊人的气息逸散而开。

    刷!

    吴管家身影一晃,宛如鬼魅般出现在陈昊身前,双掌如穿花蝴蝶,化作漫天掌影,瞬间封死陈昊所有退路。

    陈昊避无可避,反而朝前踏出一步,浑然不顾漫天掌影,左拳包裹着体内疯狂涌入的真元,狠狠朝吴管家砸去,一副两败俱伤的拼命模样。

    这也是陈昊无奈之举,他虽已突破先天境界,但根基尚浅,远非吴管家的对手,只有拼命,或许才能挽回一丝生机。

    果然不出所料,吴管家根本不愿跟陈昊两败俱伤,疾退两步,变掌为拳,狠狠朝陈昊攻来的拳头撞去。

    砰!

    拳拳相撞,发出一声沉闷如雷的响声,逸散的真元气流四下肆虐,尘土飞扬。

    陈昊蹬蹬蹬连退十余步,噗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小脸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已然受了内伤。

    “小昊!”

    白婉晴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她不擅长战斗,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一时心急如焚,不知所措。

    硬碰硬的一拳之后,吴管家却是温丝未动,毫发无损,他不屑地看着陈昊,冷冷道:“才只先天一重境而已,也敢跟我斗?乖乖地让我废了两条腿吧!”

    话音刚落,他身子一晃,再次出现在陈昊身边,右腿飞起,犹如一条扬起的钢鞭,带着一股凌厉的劲风,狠狠朝陈昊的双腿扫去!

    嗯?

    就在吴管家右腿快要命中陈昊之际,心头猛地产生一丝毛骨悚然的危机感,没有丝毫犹豫,他脚尖狠狠一蹬地面,身子快速朝后撤去。

    砰!

    就在吴管家后撤的那一刹那,一枚锋利如剑的冰锥凭空出现,堪堪擦着吴管家的头皮刺袭而下,径直洞穿青石地面,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

    嘶!

    吴管家抚摸着隐隐发疼的头皮,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若非自己躲避得快,这一根冰锥岂不是要了自己老命?

    不仅是吴管家,其他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了,浑然没有注意到一抹黑影悄然出现在战场一侧。

    “走!”

    陈昊耳畔猛地想起一个熟悉之极的声音,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已被人抱在怀中,快速朝远方掠去。

    “哥!”

    陈昊欣喜异常,随即意识到什么,叫道:“等等,白姨还在那边呢。”

    “我……我在的。”一道柔和悦耳的声音响起,陈昊抬眼一看,却见白婉晴趴在哥哥背上,露出一张略带羞涩的秀气容颜。

    “废物!竟被人家在眼皮底下把人救走了,吴管家,我爹派你来有什么用?”

    李铭反应过来时,早已没了陈昊和白婉晴的身影,气得一腔怒火悉数发泄在吴管家头上,咆哮不已。

    吴管置若罔闻,他默默蹲下身子,看着地面上被冰锥洞穿的窟窿,喃喃道:“竟然是一品冰锥符,此人实力必然超不过先天境界。不过此人倒是善于抓住机会,不但下手的时机精准狠辣,并且能趁着我等惊悸之际携人逃跑,这等心计和眼力,也称得上一流了。这家伙该不会是那个扫把星吧?”

    李铭见吴管家浑然不理会自己,愈发恼怒,狠狠道:“行,你吴管家能耐大了,我这就去告诉爹你不但私自放走敌人,还故意拿我难堪,不把你撵出李家,少爷我跟你姓吴!”

    吴管家慢悠悠站起身子,面无表情道:“少爷,若你真这么做,那我也只要把你这些年干的坏事统统交代清楚了。”

    李铭一愣,脸色阴晴不定道:“吴管家,你你……胡说什么!”气势已软弱下来。

    吴管家拍了拍手,淡淡道:“少爷,走吧,以后千万莫要意气用事,否则难保有些不好听的话会传入家主耳中。至于那陈昊,咱们以后慢慢收拾他就是,你以为呢?”

    李铭怔怔点头,魂不守舍。

    吴管家内心不屑一笑,废物,若你有大少爷千分之一的实力,恐怕也不会被人欺负到头上了。

    想起大少爷,吴管家脑海不由浮起一个冷酷高傲的身影,没来由地,心头升起一股寒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大少爷他可是最疼这个废物弟弟的,待他破关而出,知晓了此事,恐怕陈家那小子就该遭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