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伏羲神像

    “主人留下的这一缕真身烙印,名为伏羲神像,蕴含着主人对天道感悟的诸多奥义,你时时观想体会,不仅能够令神魂日益强大,且有利于感悟天道,最为重要的是拥有了这一缕真身烙印,你便可以修炼无上炼体法诀——《周天星戮锻体之术》!”

    还未等陈汐发问,季禺仿似早已看破他的心思,缓缓说道:“在荒古时期,世人皆认为我家主人观河图而推演天机循环之奥义,方才顿悟大道,登临巅峰之境,却无人知晓我家主人在观摩河图之前,身体内外皆已臻至超凡入圣之境,一身炼体之术更是足以开辟道统,成就万世之基业。”

    “可惜主人他离开的太匆忙,仅留下一部《周天星戮锻体之术》。”

    说罢,季禺神色默然,似沉浸在无尽追忆之中,喟然不语。

    陈汐默默咀嚼着季禺言辞中透露出的信息,心潮起伏,竟也忘了说话,许久才问道:“前辈,我曾听人说,此处洞府内藏着一副河图拓本,不知是真是假?”

    季禺一怔,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陈汐,声音古怪道:“直至现在你还不明白么,那一缕真身烙印乃是主人观河图悟天机之后而留下,本就蕴积着一丝河图真谛,如今你已获得真身烙印,便即等于获得了一丝河图真谛,还念想拓本做什么?”

    陈汐恍然大悟,原来河图拓本乃是以讹传讹的说法,真正的河图真谛竟蕴藏在洞府主人的真身烙印之中。

    幸好,自己误打误撞拥有了它,说不定日后自己还能凭此获得真正的河图呢!

    “好了,能够让你知道的,我已统统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疑问么?”季禺晃了晃龙头脑袋,态度颇为友善,显然把陈汐当做了有资格继承其主人衣钵的弟子看待。

    “我……”陈汐张了张嘴,却发现还有太多的疑惑想要问,一时竟不知先问哪个为好。

    季禺忍不住指点道:“你如今实力差劲,体魄更是孱弱不堪,我觉得,你不妨先行修炼《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待炼体和炼气的修为皆臻至紫府境界,再次进来时,应该能够闯过天峰第一重试炼之地,得到相应的奖励。至于其他的事情,多想无益。”

    陈汐怔然道:“可是,我还不知道《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在哪里呢,如何修炼?”

    季禺不以为意道:“待你离开的时候,我自会传授于你。还有什么疑问么?没有的话,我就传授你法诀,送你离开。”

    “前辈且慢。”

    陈汐连忙叫道:“您刚才说通过天峰第一重试炼之地,会得到相应的奖励,不知其中有何讲究?”

    季禺摇头道:“我只是洞府之灵,哪里会知道这些?不过我倒是知道,待你闯过第一重试炼之地,在洞府内修炼三天,外界才仅仅过去一天,对你的修炼极为有利。”

    操纵时间变幻?

    陈汐倒吸一口凉气,心头震惊异常,这等手段几近于逆天啊!

    想想吧,在洞府修炼三天,外界才过去一天,自己岂不是比别人多修炼了两天?若是天天呆在这里,岂不是……陈汐越想,心中越是亢奋,甚至有些害怕自己承受不住这份惊喜。他如今才是先天三重境界,自幼生活于松烟城内,哪会知道世上会有这等逆天般的手段,竟能操纵时间?

    “若你能闯过天峰第二重试炼之地,在这里呆上九天,抵得上外界一天。闯过第三重,就延长至八十一天,如此叠加,终至闯过十八关,你便可以在此任意修炼,因为对外界而言,此地的时间已是绝对凝固。”

    季禺似是浑然没有注意到陈汐心思已是杂念纷呈,继续侃侃而谈:“不过你先别高兴太早,天峰第一重试炼之地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闯过的,以你如今的修为,进去也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还是把心思放在提升自己修为上,勤修苦练才是你现在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陈汐很快便冷静下来,是啊,闯过第一重试炼之地,便需要把炼体和炼气的修为臻至紫府境界,那么闯过第二重呢,又该需要何等的修为?乃至以后的第三重、第四重……直至第十八重,又岂是能随随便便闯过的?

    有付出,才会有回报,自己不努力苦修,只想着借助外物,怎么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

    **杂念动心魔,若自己整天只惦念着投机取巧,恐怕这一辈子再无踏上仙途的可能!

    至此,陈汐彻底从莫名的亢奋震惊中清醒过来,浑身已是冷汗淋漓,抬头望向季禺时,却发现这头似麒麟般的洞府之灵,正用那一对饱经沧桑的眼眸清洌洌地盯着自己,仿似能透视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忍不住心生惭愧之色。

    “主人曾说过,心灵澄澈坚定,方才能悟常人所不能悟,走至大道尽头。陈汐,莫要辜负主人的期望。”

    季禺猛地踏云而起,仰天一声大喝,声如滚滚雷霆,隆隆炸响于天地之间。而它头顶独角摇摇一指陈汐,一抹五彩霞光倏然****而出,钻入陈汐体内消失不见。

    陈汐只觉眼前一黑,下一刻,已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中。

    “母亲所言,果然是真的,如今我不但得到了洞府之灵的认同,获得洞府主人留下的一尊真身烙印,更是间接得到了一丝河图真谛,只要勤加修炼,一定可以变得更强!”

    看着房间内熟悉的一切,陈汐忍不住长长吐了口气。

    想了想,他再次来到识海,看着那尊散发着古朴浩渺气息的伏羲神像,心头不由再次发出一声惊叹。

    观河图而衍天机循环之道,继而登临大道巅峰,莫非这位前辈名叫伏羲?他的修为又达到了哪一步?

    默默注视良久,陈汐伸手朝漂浮身前的一抹五彩霞光抓去,这团霞光是洞府之灵季禺临走前留在自己识海内的,应该就是那部洞府主人留下的无上炼体法门——《周天星戮锻体之术》

    哗哗……指尖甫一接触,五彩霞光顿时化作无数飞舞的星辰,仔细望去,那点点星辰赫然是由一个个巴掌大小的古篆大字构成,锦绣灿然,华光弥漫,仿似充满活力的生灵,翩跹飞舞,妙趣横生。

    “凝!”

    识海内突然响起一道轻淡飘渺的声音,寥寥一字,却透着一股俯瞰天下掌控万物的威严气息,令人不由自主便心生臣服敬慕之意。

    不等陈汐辨别出声音的来源,那飞舞飘摇的一串串锦绣文字骤然排列成行,整齐汇聚成一页篇章,字字透射亿万蒙蒙毫光!

    陈汐抬眼望去,只觉脑海嗡地一声响,一行行玄妙莫测的字符似淙淙流水般涌入脑海,挥之不散,犹如烙印。

    “果然是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好奇特的炼体法诀!”

    陈汐匆匆浏览一遍之后,心生无尽震撼,引周天星辰所凝之煞力来淬炼皮骨肉身啊,世上竟有这等炼体之术?

    在松烟城,相较于炼气士,体修的地位极其低下,一般选择体修之路的,皆是一些生活潦倒的穷苦之辈,淬炼体魄只是为了找一份养家活口的工作,例如采石场的工人、货栈的搬运工,俨然跟苦工劳力没什么区别。

    原因就在于体修之路太过艰难痛苦,进阶条件之苛刻更是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炼气之路虽然对资质要求极为苛刻,但只要后天勤修苦练,远比体修之路走得容易,自然地,走体修之路的人就愈发稀少起来。

    尤为重要的是,哪怕资质再差,只要走上炼气之路,在松烟城中完全可以得到一份轻松体面的工作,像种植灵田灵药的灵植夫、豢养灵禽妖兽的豢养师、烹饪美味佳肴的灵厨师、以及一些制符、炼器、炼丹等工坊商铺的学徒,无论是待遇、地位、收入都要比苦力般的体修要强太多了。

    陈汐自幼生活于松烟城的贫民区,常能够见到许多充当苦力劳工的体修之人,对这些体修的生活处境极为清楚,正因如此,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体修这条路。

    然而,在目睹了《周天星戮锻体之术》之后,陈汐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想想吧,那洞府之灵季禺的主人伏羲前辈,单凭炼体之术便已达到开辟道统,创下万世之基业的地步,陈汐怎还敢瞧不起体修?

    “自今日起,除了制符和炼气,还得修炼《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可供自己利用的时间愈发紧迫起来,不过,只要能令自己变强,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陈汐默默思索筹划,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情,据季禺前辈说,时时观想那尊洞府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能够把神魂淬炼得日益强大,最为重要的是神魂达到某种程度,可以掌握其中的河图真谛,继而寻觅到真正的河图藏匿之地……”

    想到这,陈汐不禁摇了摇头,伏羲前辈观河图而悟大道,那是因为其实力早已达到了恐怖之极的地步,而自己的修为如今才仅仅只有先天境界,哪怕此时自己侥幸得到河图,恐怕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有害无益。自己当务之急,还是提升实力最为关紧。

    想通这一切,陈汐只觉浑身充满干劲,见天色已蒙蒙发亮,再不愿在床上呆着,匆匆洗漱过后,正打算叫醒弟弟起床练剑,却见房间内早已没了弟弟的身影,不由微微一怔,这么早,弟弟是去哪里了?

    走出门,院子里没有陈昊修炼剑术的身影,陈汐心头愈发疑惑,自从弟弟的右手被废,极少出门,每次出门前也总会跟自己打声招呼,今天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兮兮一路小跑进院子,看见陈汐,连忙挥着小手,气喘吁吁叫道:“陈汐哥哥,陈昊他跟人打架了,你赶快去看看吧!”

    陈汐心头一紧,问道:“兮兮,你在哪里见到的?”

    兮兮乖巧答道:“天星剑术学府,是我娘让我来通知你的,我娘已经先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