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离开

    “哼,只要他们再骂哥哥,我还打他们!”

    陈昊攥紧小小的拳头,在心中暗暗决定。

    “先回家吃饭吧。”

    陈汐从沉默中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拍了拍陈昊的肩膀,推开破旧的房门,走进屋内。

    “哥,你不怪我了?”

    陈昊愣了一下,欢喜地咧嘴叫道:“好嘞,哥,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

    房间中,昏暗的松油灯摇曳着昏暗的光芒,照亮狭窄逼仄的破木屋。

    一个头发稀疏苍老的老人静静坐在饭桌前,他骨瘦如柴,满脸褶皱,一对浑浊的眼眸透着一股颓败的气息。

    老人名叫陈天黎,昔年也是松烟城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惜,随着陈氏一族被灭,他也因为旧疾复发,修为彻底被废,成了一个普通老人。

    “爷爷。”

    陈汐默默坐在桌旁,看着桌上的一碟酸菜和三碗白米饭,心中不由轻叹一声,自己还是太笨了,每天若能多挣些元石,爷爷和弟弟就不用受苦了。

    “吃饭。”陈天黎的声音沙哑低沉,“吃过饭,我有话要说。”

    陈汐一怔,点点头:“嗯。”

    爷孙三人吃饭很有趣,陈汐和爷爷只吃白饭,把一小碟咸菜都让给了陈昊,小家伙知道拒绝也是白搭,只是埋头吃饭,心中重复着一个很早就立下的誓言:“爷爷、哥哥,等我修炼变强,我一定把天下的美餐都给你们吃,再不吃这些该死的咸菜了!”

    吃过饭,陈昊乖巧地收拾好碗筷,拎着一柄木剑就走出了屋,他要练剑,他要抓紧每一分钟,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紫霄功》修炼到第几重了?”陈天黎听着从窗外传来的霍霍练剑声,苍老的容颜上流露出一抹欣慰。

    《紫霄功》是陈氏祖传的炼气法诀,总共十八重,详细记载着从后天九重至先天九重的修炼法诀。

    “还是第十三重。”陈汐即便是跟爷爷说话时,脸色依旧冰冷如故,那股沉稳木讷的气息,仿似永远不会改变。

    “哦。”

    陈天黎点点头,不置可否,心中却是涌出一抹复杂情绪。

    他对这个孙儿是既爱又恨,自从陈汐出生之后,整个陈氏一族便噩耗连连——家族被灭,陈汐生母弃家而走、陈汐父亲含恨远离……尤为可恶的是,龙渊城苏家竟然当着松烟城所有人的面,撕毁了之前订下的婚约,让陈天黎这张老脸彻底丢光,若非顾念着两个孙儿年幼,无人养育,他恨不得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有时他也怀疑,自己的孙儿真如传闻那样,是一个霉运头顶的扫把星。不过,他很快便把这个想法摒弃掉,整个陈氏已只剩下他们爷孙三人,再加上他的身体日渐衰败,也只有靠陈汐帮人制符才能勉强维持生计。

    换句话说,正因为有陈汐在,这些年,他们一家才不至于落魄到与乞丐为伍,幼孙陈昊更是在陈汐的辛苦努力下,进入了松烟城有名的天星武馆修炼。

    想到这,陈天黎心中又涌出一股温暖,再倒霉,小汐也是自己的孙儿,也是陈氏的亲生骨肉!

    “这些年,委屈你了。”

    陈天黎叹息道:“我让小昊吃好的,穿好的,更是进入武馆习武,却让你操劳生计,没有落得一丝好,爷爷我……对不起你啊。”

    陈汐身子一僵,压抑在心底深处多年的酸楚蠢蠢欲动,他连忙深吸一口气,强自压下这股酸楚,摇头道:“您年老体迈,小昊又年幼懵懂,这些事情自然应该我来做。”

    陈天黎笑了笑,挥手道:“不提这些。”

    陈汐点点头,默然不语。

    他性子本就孤僻木讷,不善言辞,这些年又常遭受周围人的讥讽嘲笑,使得他性情愈发内敛,宁愿沉默行动,也不愿多说一句废话。

    “龙渊城千剑宗半个月后大开山门,招收门徒,我打算带小昊去试一试。”沉思许久,陈天黎突然开口说道。

    陈汐怔了怔,说道:“也好,离开松烟城,对小昊的成长更有利。”

    陈天黎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怪爷爷偏心吧?”

    陈汐摇了摇头:“我一切都听爷爷的安排。”

    陈天黎仔仔细细地看着自己孙儿的脸,似是想从中看出些什么,然后令他失望的是,陈汐的自始至终都是那副模样,纹丝不动,仿似一根生硬的木头。

    “在众不失其寡,处言愈见其默,性情执拗坚韧如此,也不知是好是坏,唉。”

    陈天黎心中深深一叹,起身回屋。

    翌日一早。

    陈汐起床时,天刚刚破晓,用冷水洗漱一番,刚走出屋门,便见弟弟陈昊在练剑。

    刷!刷!刷!

    木剑挥洒,发出一阵阵急促的破空之声,陈昊右手握剑,瘦弱的身体灵活跳跃,斩、削、挑、刺、划,一丝不苟地练习剑术。

    他的小脸上已满是汗水,稚嫩的眉宇间却是一片坚定之色,手中的木剑没有一丝颤抖,沉稳而娴熟。

    陈汐默默看了片刻,没有打扰弟弟,匆匆做好饭之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制符,而是快速朝张氏杂货店奔去。

    “啊,面瘫陈又来了!”

    “唉,我原本以为上午来做工,不会碰到他的,谁知还是撞上了,真倒霉。”

    张氏杂货店内,新来的符徒工看见陈汐走进,纷纷躲避开来,一副生恐沾上霉运的样子。

    “张大叔,我想先借一百颗元石,不知道可不可以?”陈汐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冷嘲热讽自己的家伙,径直来到柜台前,向张大永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张大永疑惑道:“陈汐,出了什么事情吗?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上忙呢。”

    陈汐帮他的杂货店制符五年有余,从不曾向他借过钱,今天却突兀地要借上一百颗元石,他自然感到很疑惑,打算若是力所能及的话,就帮这小家伙一把。

    陈汐听出了张大永话中的关怀之意,心中一暖,摇头道:“我没遇到麻烦,只是想买一件东西。”

    张大永恍然,干脆利落地拿出一颗灵玉,说道:“喏,够不够,不够我再多借给你一些。”

    “足够了,多谢张大叔,我会很快换给您的。”

    一颗灵玉大致相当于一百颗元石,还是只高不低的那种。陈汐接过灵玉之后,便转身离开,步伐匆匆。

    “奇怪,这小子为了一家的维持生计,寻常可是节俭之极,从来都不会乱花钱,今天是怎么回事?”

    张大永看着陈汐的背影消失在店门外,疑惑不已。

    百炼堂,位于松烟城中心繁华街道,专卖一些修士所需的武器装备,规模宏大,在松烟城也是颇有名气。

    陈汐进去一趟之后,一块灵玉在不到一刻钟就花了出去,毫不肉疼,反而心生欣慰之色。

    回到家时,已快要临近晌午,陈天黎在收拾行囊,陈昊则坐在门前,双手捧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哥,你回来了。”陈昊噌地一下站起身,小脸上尽是欢喜之色。

    陈汐摸了摸陈昊的脑袋,说道:“一会就出发?”

    陈昊点点头,神色变得黯然,他不舍得离开哥哥,一想到去了龙渊城之后,就再不能常见到哥哥,他就感到很难过。

    陈汐拿出一个长形玉盒,递过去:“给你买的,要好好努力。”

    “给我买的?”

    陈昊愣住了,看着那精美的玉盒,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小到大,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小孩拿着各式各样的礼物炫耀时,他就极为艳羡,但却从不敢奢望拥有。因为他知道,自己爷孙三个的生活,都要靠哥哥辛苦努力才能维持下去,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敢去奢求。

    如今,在自己要出发之际,哥哥却不吭不声地给自己买了一件礼物,这让他如何不感动?

    “哥……”

    陈昊的声音有点哽咽,他低下头,努力让自己不哭,眼眶却已泛红。

    陈汐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照顾好爷爷,也要照顾好自己。”

    “嗯!”陈昊狠狠点头。

    “我去看看爷爷,待会我送你们出城。”陈汐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微笑,转身走进屋内。

    陈昊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玉盒,一把泛着冷冽光泽的长剑,静静地搁置在玉盒中。

    嗡!

    拿起长剑,真元涌动,长剑蓦地发出一声清吟,一抹森然锋利之气喷涌而出。

    “哥,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陈昊看着手中长剑,眸光坚定,仿似一夜之间长大了,再不是从前那懵懂孩童。

    晌午,金乌高悬。

    城门外。

    一辆马车载着爷孙俩,缓缓驶离。

    陈汐立于城墙之上,眸凝远方,心潮起伏。

    陈汐默默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心事。

    爷爷和弟弟的离开,并没有让他太过伤感,据他所知,龙渊城的千剑宗在整个南疆都颇有名气,松烟城内开设的各类学府,根本无法跟千剑宗相比。

    几千年来,随着修行体系的完善,在修炼一道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学府便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