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1章 狂刀到来

    第二天一大早,林哺心穿着一身白色的露肩装,就如同幸福的小妻子一般,将头发随意的盘起,哼着小曲儿在厨房里忙乎。

    这么些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弟弟出人头地,现在也总算是夙愿达成,她觉得无论是对自己的父母,还是对自己,都已经有了交代。电视上都演了,特种兵穿着帅气的作战服,戴着黑色贝雷帽,那是得多拉风啊?一想到自己杳无音讯的弟弟这么牛叉,林哺心脸色的笑容就怎么都掩饰不住。

    虽然昨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心情。人本来就都活个信仰,现在的林哺心胆气可是十足。黑狼帮能咋,许衡新又能如何,姐的弟弟是特种兵!

    当然了,弟弟并不在福建,可是自己身边不是还有个李九洋么?

    “林姐是我的命,你们敢动我的命,我就要了你们的命”,想想昨晚李九洋说的这话,林哺心心里就暖洋洋的,这臭犊子,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哄自己。要不是他年龄比自己小,林哺心真都有嫁给他的冲动。

    “嘿,姐,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早餐怎么这么丰盛?”林哺心刚把热乎乎的葱花饼端出来,就看到李九洋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

    “哪有什么日子,就是姐心情好呗。”林哺心抽出一张抽纸,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打趣儿道:“平时早上起来你都生龙活虎的,今天咋这么疲劳?该不会是昨晚又和哪个小妹妹聊到通宵吧?”

    “我倒是想啊,可是大学城的小妹妹都回家了,就剩一群大妈,能聊个啥。”李九洋笑眯眯的坐在饭桌前,道:“昨晚上线又玩了会,然后有不开眼的玩家找茬,打架打到很晚。”

    “又和人家PK了啊?”林哺心把筷子递给李九洋:“你呀,无论现实还是游戏都不让姐省心。”

    “姐,我这算啥啊。”李九洋狼吞虎咽的咬了一口葱花饼,含糊不清的道:“我们在部队的时候有‘军事游戏’这一项训练,就是通过络游戏模拟战场环境,完成格斗、射击以及策略等杀敌训练。”

    “姐昨晚了解过,你想说啥?”意识到李九洋要说的可能和林朝阳有关,林哺心眼里都在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当然是朝阳啊。”李九洋故作郁闷的道:“那家伙最喜欢杀格斗训练,每次不把对方虐个屁滚尿流都不罢手。有时候对方在游戏里被打怒了,现实里过来找他麻烦,照样被揍个鼻青脸肿。”

    “朝阳从小就那样,争强好胜。”林哺心眉宇间闪过一抹担忧:“军队不是不许打架么?朝阳这样会不会被批评啊?”

    “当然不会。”李九洋肯定的说道:“第一,朝阳虽然能打,但是从来不惹事;第二,军队嘛,作风彪悍才能打胜仗,首长不知道多喜欢他呢!”

    “那就好,那就好。”林哺心拍了拍饱满了酥胸,拿出李九洋给她的那张照片,满心欢喜:“这张照片我怎么看都看不够……哎,真想有机会去部队看看,看看朝阳穿着军装的样子呢。”

    见林哺心面带笑容的盯着那张照片,李九洋也在笑,至于他心里是否已经疼的滴血,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砰砰砰!”

    两个人正说着,客厅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九洋……”林哺心脸色稍稍一变,咬牙道:“是不是黑狼帮找上门了?”

    “黑狼帮真找过来,会这么客气的敲门?是我昨天和你说的那个战友,刀子。”李九洋站起身,跑到门口拉开了防盗门。

    防盗门拉起来的时候,林哺心也跟着看去,门口出现了一位身穿迷彩服,脚下绿色胶鞋的小伙。这小伙看上去比李九洋小一两岁,个子比他高一些,身材也更加壮硕。长的虽然不如李九洋帅气,但是古铜色的脸庞很富有质感,尤其是那高挺的鼻梁给人一种很刚烈的感觉。

    小伙子手里拖着旅行箱,看到李九洋后憨厚的咧嘴一笑:“哥。”

    “刀子,你可算来了啊!”李九洋先是对再恋狂刀打了个眼色,然后按照昨晚商量好的见面场景,来了一个用力的拥抱。互相拍打着对方后背的时候,李九洋在再恋狂刀耳边轻声道:“我擦,你弄得还挺像啊!在哪儿搞这一身行头?”

    “嘿嘿,破烂市场买的,花了十五块钱呢。”再恋狂刀也小声说道:“咋样,拉风不?”

    “拉风你妹,看到就想抽你。”李九洋又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拉着再恋狂刀进入客厅, 指着林哺心对再恋狂刀笑道:“刀子,这位就是朝阳的姐姐。”

    说完,他又对林哺心道:“姐,这位就是我昨天对你说的,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刀子。他入伍的时候朝阳已经去了别的部队,所以现实里并没见过面。”

    “姐懂,部队那么多人,怎么可能都见过?”林哺心落落大方的伸出手,笑道:“刀子,欢迎你来幸福旅社。”

    “姐,你好。”再恋狂刀可没敢和林哺心握手,身子退后了一步,然后规规矩矩的给她微微鞠躬后,这才打了招呼。

    “呵,这么大的小伙子,还挺封建。”林哺心收回了自己的小手,笑道:“既然你和九洋是战友,那咱们就是自己人,以后随意一点就行。你要是总这么客客气气,姐都觉得不习惯。”

    “姐,这货一大早跑过来,肯定还没吃饭呢,咱们边吃边聊。”李九洋插话道。

    “哦,对对,过来过来,正好我们也在吃呢。”林哺心热情的招呼再恋狂刀过来,又笑道:“刀子应该是你的绰号吧?”

    “嗯。”再恋狂刀坐在李九洋的旁边,解释道:“姐,我真名叫陈战,在部队的时候我喜欢玩刀,大家就都这么刀子,后来我自己都把真名给忘了。姐要是觉得‘刀子’血腥,就叫我小刀。”

    “行,小刀比刀子好听多了。”林哺心给再恋狂刀夹了点凉菜,笑道:“姐那点事九洋都和你说了吧?”

    “嗯,说过了。”再恋狂刀抬头笑道:“姐,你放心吧。那些找茬的小混混在别人眼里或许都很厉害,但是放在部队里根本就是渣。就好像我哥说的,咱们本本分分做生意,谁来找茬就揍他。”

    “你们这些当兵的,总是打打杀杀,脾气一个比一个暴。”林哺心摇头道:“算了,既然你们都是朝阳的战友,姐相信你们。不过……昨晚九洋出手也太狠了。”

    “姐,这些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交给我哥就行。”再恋狂刀认真的说道。

    “你就这么相信他?”似乎从再恋狂刀的眼神与言语当感觉到了他对李九洋的尊重,林哺心好奇的问道。

    再恋狂刀憨厚的笑笑,显然不愿意再多说。

    “姐,这次我让刀子过来主要有两个目的。”李九洋适时的插话道:“第一,现实里防止小混混的捣乱,第二,刀子在部队的时候也是虚拟军事游戏的高手,我想让他和我一起,在烽火江山打响咱们幸福旅社的名头。”

    “昨天你跟姐说过了。”林哺心倒是没什么意外,笑道:“行,这些事姐不懂,你们怎么想就怎么做。反正我就一句话,咱们幸福旅社地方不大,可是只要有姐一口吃的,就饿不着你们。”

    “嘿,有姐这话就行!”李九洋生怕林哺心缠着再恋狂刀问东问西,笑道:“姐,你先上楼进入游戏,联系一下鬼王和答案,让他们去叹息峡谷。我给刀子安排一下住的地方,然后就上线找你们。”

    “那行,你们先聊着。”林哺心款款的站起身,道。

    目送着林哺心上楼,直至听不到她的脚步声,再恋狂刀这才松口气,咧嘴笑道:“哥,林姐没看出破绽吧?”

    “应该没有吧。”李九洋挠挠头:“不过谎言就是谎言,就算我们研究的如何周密,也很容易出现漏洞。这样,以后在林姐面前提到朝阳的时候,自己千万注意。”

    “哥,你知道的,我话不多。”再恋狂刀放下筷子,眼里露出杀机:“昨天你跟我说的什么黑狼帮,许衡新在哪?要不要我今晚过去给他们点教训?”

    “他们?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公安局配合调查呢。”李九洋不屑的摆摆手:“算了,咱们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游戏当,没空理他们。我们要帮助林姐提升等级,要培养自己的势力,还要在她能接受的范围内开始敛财……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李九洋顿了顿,自嘲的笑道:“不管愿不愿意承认,现在作为**丝,咱们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哥,我觉得从头开始也没什么不好。”再恋狂刀认真的说道:“在幸福旅社发展的过程当,林姐会见识到以前她根本接触不到的东西。随着我们的发展壮大,她的眼界、心境都会逐渐开阔,等到她身份地位上升到一定高度,再把朝阳的事情告诉她,或许她更容易接受。”

    “再有,”李九洋笑而不语,再恋狂刀继续道:“我们不借助任何力量帮助林姐打造出一个盛世王朝,然后再干掉进入烽火江山的那些装逼犯,你师傅肯定做梦都要笑醒。”

    “话是这么说,可咱们还是任重而道远。”李九洋活动了一下脖子,道:“别废话了,带你找个房间,然后上线我有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