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谎言

    幸福旅社。

    林哺心身上披着毛毯,坐在沙发上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刚才在KTV的时候她不觉得如何,现在回到了家里,再回想一下晚上发生的事情,无边的恐惧几乎都要将她的精神击溃。

    “姐,喝杯水。”李九洋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递给她一杯水,淡笑说道。

    林哺心没有接,抬头定定的看着李九洋,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对陌生人的恐惧。她不是傻子,李九洋今天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在她的意识里,只有电视上那些杀手,才能如此残忍。

    “李九洋……”

    “姐,喝杯水。”李九洋将杯子塞到林哺心冰冷的小手当,坐在她旁边,笑道:“是不是又想问我到底是什么人?”

    “嗯。”林哺心用力的点头。

    “看看这个。”李九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

    眉宇间闪过一道疑惑,林哺心下意识的将照片拿在手里,只看了一眼,她娇躯便是猛然一颤。相片上,两个身着绿色军装的小伙满身污泥,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冲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

    左手边那位脸上带着笑容,虽然照片上看着还很青涩,但她还是认出来,这货就是李九洋。等再看到右手边那位,林哺心毫无光泽的美眸忽然泛起一道色彩,她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小嘴:“朝阳?”

    如获至宝的将相片拿到了眼前,盯着照片上那眉宇间带着不屈的小伙,林哺心陷入了巨大的喜悦:“朝阳,没错,就是朝阳!”

    朝阳,林朝阳,林哺心唯一的弟弟!

    弟弟一走几年,平时也没个消息,此时忽然看到了弟弟的照片,林哺心一时间百感交集,将那照片放在自己的胸口,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姐,别哭。”李九洋心里也恨不能大哭一场,林朝阳,这可是他最好的兄弟!

    “臭犊子,你认识朝阳,对不对,对不对?”林哺心终于清醒了一下,回头看着他。

    “这张相片已经说明了一切。”李九洋伸出食指给林哺心擦去泪珠,强颜欢笑:“我和朝阳同时入伍,同时在新兵连受训,因为我们的名字发音都有个‘yang’字,所以我们关系特别好。”

    “我信!”林哺心看着手里的相片:“我弟弟从小自闭,如果不是他认可的朋友,他不可能和你一起拍照!”

    “他跟我说了不少你们的事情,据说他当兵走的时候,你送了他一首诗。”李九洋狠吸了两口烟:“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斩楼兰终不还。”

    “嗯!”这是林哺心和林朝阳两个人的秘密,现在李九洋说了出来,足以证明他的身份。对李九洋的戒备心顿时散去,林哺心一连串的疑问倾泻而出:“我弟弟现在怎么样?过得好不好?当初走的时候每个月还能打个电话,现在这都两年多联系不到了!还有,既然你们是战友,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没回来?”

    “姐,你听我慢慢说。”李九洋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当初我和朝阳一起在新兵连受训,后来去了某陆战队,继续服役。那时候部队管理的比较人性化,战士们每个月都可以和家人通话。两年兵役结束后,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朝阳和我递交了志愿兵申请。”

    “朝阳也和我说了,可是说完这个消息之后,他就没了消息啊。”林哺心有些着急。

    “当时我们所在的团部批准了我们的请求,然后我们就被送往了新的陆战队。我得和你解释一下,志愿兵和义务兵不同,我们随时准备接受祖国的召唤,投入到任何国家、任何战斗。”

    “后来,朝阳表现优异,作为重点培养的苗子,被送进了另外一支规模很小、但是建制却不低的部队。具体怎么个情况我不能和你说,涉及到了保密条例。嗯……也正是因为这样,为了保护战士的**,部队禁止他们与任何亲人联系。”

    “九洋,你说的是不是特种兵?”林哺心脸上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对她来说,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弟弟的出人头地。

    “嗯。”其实李九洋说的这些都是骗她的,这时候也唯有硬着头皮点头。

    “真的是特种兵啊?”林哺心先是欢呼,随后看着李九洋:“那会不会有危险?”

    “姐,你放心吧。”李九洋咬咬牙:“现在的朝阳……没人能伤害到他。”

    “瞧你,还把他说的跟天兵天将似的。”没能领悟出李九洋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林哺心看着照片:“这小子,等他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不收拾他!这么大的事情也敢瞒着我,哼哼……对了,九洋,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啊……”李九洋挠挠头,笑道:“我犯了纪律,被开除了军籍……离开部队的时候朝阳说了,他说这几年受限于部队规定,不能和你联系,拜托我过来保护你。”

    “我和朝阳的感情是部队建立的,他一句话,就算刀山火海我也不会皱眉。”李九洋怕林哺心不信,补充道:“再说了,反正我也没家,去哪儿还不一样?我原本就打算做职业玩家,来姐这里不愁吃不愁穿,也对了我的心思。”

    “还真复杂。”林哺心揉了揉太阳穴:“不过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九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姐?”

    因为之前没想好怎么对你说谎……李九洋心里苦笑,摇头道:“这是朝阳的意思,怕你担心他。要不是发生了黑狼那档子事儿,我会一直隐藏身份,直到朝阳回来。”

    “黑狼……”林哺心一下子清醒过来,下意识的抓着李九洋的手:“臭犊子……你今天……哎……”

    “姐,他们那些人作恶多端,早就该遭受一些教训。你也别觉得我狠,如果今晚换成了朝阳,金闺KTV恐怕一个活口都没有。”李九洋安慰道:“我们这些当兵的,眼里容不得沙子。”

    一直以来林哺心都小心翼翼的做人,从来都是委曲求全,想想今晚那高高在上的许衡新被打得没有人样,想想黑狼昏迷不醒,林哺心非但没有觉得他残忍,反而有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九洋,临走的时候你还报警了,警察会不会来抓你?”林哺心思维有些混乱,很突兀的问道。

    “不会。”李九洋摇头道:“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如果因为这事儿许衡新带着警察把我抓走,那他也不用在镇上混了。再说了,把我们抓走对他们没一点好处,相反,他们想要亲自找我们报仇,就会在警察那里想尽办法保护我们。”

    “照你这么说,那我们还不如投案自首了。”林哺心郁闷的道:“恐怕等风声过去,他们的报复会来势汹汹吧?”

    “呵,姐,朝阳一个人收拾他们百八十个人根本不叫事儿,我虽然不如朝阳能打,但对付三十二十的小混混还吃得消。”李九洋趁机说道:“哦,对了,我也怕自己力不从心,特意联系了以前的一个战友,绰号叫‘刀子’,很老实的一个人,明早过来。”

    “战友?”林哺心笑了笑:“也是朝阳的兄弟么?”

    “他和朝阳互相听说过对方,但没见过面。”李九洋笑道:“姐,刀子也是游戏玩家,等他过来咱们本本分分的玩游戏,现实里也不怕别人欺负到咱们头上。”

    “嗯,姐信你。”挑明了身份,林哺心对李九洋产生了极大的信任,也不在黑涩会这事儿上纠缠,道:“九洋,姐很累了,想上楼休息……嗯……这张照片,能不能送给我?”

    “当然可以。”李九洋笑了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一直到林哺心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李九洋这才低下头,一个人抽着闷烟。不是他故意要骗林哺心,只是现在的他真不知道如何把事实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告诉她。

    李九洋在幸福旅社饱受内心的煎熬,金闺KTV那头也是乱成了一团。

    经过医院的急救,许衡新头上的伤口经过处理,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就连医生都说,插入耳洞的那块玻璃,如果再往前哪怕一毫米,那就能刺穿他的耳膜,造成失聪。

    当然,许衡新并不认为这是李九洋手下留情,而是以为自己福大命大。

    伤势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面对特警的询问,许衡新也是被搞的焦头烂额。他和黑狼很默契的规避李九洋,心照不宣的说今晚的事情是因为“喝了不少酒,情绪有些激动”所导致,并不是什么“帮派火拼”。

    虽说两个人的口径出奇的一致,但他们本身都有案底,而且在金闺KTV又意外的发现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所以这俩人还是被带走调查取证。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无非是许衡新和黑狼要花些钱去疏通一下关系,他们也不在意。

    唯一蛋疼的是,被特警带走调查,肯定要耽误一些时间,最近几天内没法去报复幸福旅社,这让许衡新觉得挺窝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