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金闺KTV

    林哺心从李九洋的眼神里看出了一股决然,再看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她也只好轻咬了咬了嘴唇,点头道:“九洋,姐带你去可以。不过你记住,咱们是去解决事情,不是找麻烦的,知道不?”

    “我明白。”李九洋耸肩笑笑,推出林哺心的白色电动车,锁好门之后,他充当起了司机:“姐,吃饭的地方是哪里?”

    “金闺KTV。”林哺心犹豫了一下说道。

    “KTV?”李九洋发动车子,哼道:“KTV那也是吃饭谈事情的地方?”

    “你不懂。”林哺心摇摇头,也没再多说。

    其实,自从那天李九洋揍了绿毛之后,林哺心就托人联系到了许衡新,想请他出面帮着说和说和,自己这边愿意多出一些钱。许衡新当时没拒绝也没答应,只说如果黑狼找她,可以再给自己打电话。

    第二天林哺心和黑狼联系,黑狼正在养伤,加上林哺心一个劲儿给他的道歉,也算是得到了他的口头谅解。黑狼表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回头吃顿饭,陪个罪也就是了。

    本来事情表面上看就这么解决了,可是冤家路窄,新手村的时候李九洋杀了绿毛一次,黑山副本又干掉他一次,绿毛可有些沉不住气了。跑到黑狼那添油加醋的给李九洋抹了不少黑,黑狼也终于动怒,让绿毛告诉林哺心,晚上要找她谈谈。

    林哺心和鬼王他们刷副本的时候,从天王盖地虎那得到黑狼要“请自己吃饭”的消息,林哺心当场就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事。急匆匆的下了游戏,再次给许衡新去了电话。

    许衡新这次答应的很痛快,让林哺心来金闺KTV,稍后他也会邀请黑狼过来,大家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把这一页揭过去也就算了。之所以选择金闺KTV,因为这里是许衡新的产业。虽然林哺心答应给他一个三万块的红包,但是不排除许衡新有再敲幸福旅社一笔竹杠的目的。

    在金闺KTV门口停下了电动车,林哺心带着李九洋一前一后走了进去。六点半,夜生活虽然还没开始,但是大厅的沙发上坐满了穿着极少、妆容极浓的女人,叽叽喳喳的在那聊天。

    KTV有陪唱,有小姐这似乎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敢让小姐们明目张胆的坐在大厅吸引客人眼球,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至少说明许衡新来头不小,起码在警察系统有强硬的靠山,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嚣张。

    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与来意之后,服务生在对讲机里说了几句,然后带着她和李九洋直接上了五楼。

    此时金闺KTV五楼豪华包厢内已经坐着六七个人,间那位差不多三十多岁,穿着雪白的衬衫,笔挺的西裤,手腕上带着一块价值不菲的金表,不认识他的人肯定以为这货是商场上的成功人士,可道上的人都知道,他就是镇上首屈一指的老大,许衡新。

    许衡新右边坐着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这货剃着混混最常见的短发,上身穿着跨栏背心,露出了前胸上半截蓝色纹身。他的身材也算壮硕,右臂上还有一道长约十几厘米的刀疤,狰狞恐怖。不用问,这人就是黑狼帮的帮主,绰号黑狼。

    “黑狼兄弟,我很好奇啊。”看了看黑狼身旁的拐杖,许衡新皱眉道:“大学城附近这几个帮会都相安无事,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你下手?”

    虽说许衡新成名的时间很久,但是黑狼这犊子心狠手辣,没必要为了区区一个旅社的小老板得罪他,因此许衡新说话也很客气。

    “没谁,是我自己出现了点失误。”黑狼显然不想在这事儿上多说,哼道:“许总,我这人憋不住话,直说了。林哺心手下现实里打了我的人,游戏杀了他们两次,这口气我咽不下。”

    “我当然知道,黑狼兄弟,你不会以为我真打算为林哺心出头吧?”许衡新笑笑。

    “难道不是?”黑狼反问。

    “哈,黑狼兄弟你格斗实力很强,但却不擅长玩这些阴谋诡计啊。”许衡新嘴角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当哥哥的比你多混了两年江湖,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在别的地方,你办了林哺心,万一被人看到报警,这多少有些麻烦吧?”

    “这倒是。”

    “那不就得了?黑狼兄弟恐怕也知道我和大学城派出所所长的关系,在我这里只要你不搞出人命,出了天大的事儿我都能给你兜着。”许衡新打开桌面上的牛皮小包,扔出一颗小药丸:“等会林哺心来了,黑狼兄弟要给我这个间人面子,让我把钱赚到手。等功夫做足了,你找个机会将这东西放在她的酒里,还不是由着你折腾?”

    “呵,还是进口货呢。”黑狼将那白色的药丸拿在手里,戒备的道:“只是我不明白,许总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黑狼兄弟,换做是你,在我和林哺心之间二选一,你选择站在哪一边?”许衡新反问。

    “当然是许总这边。”黑狼松口气,道上的人就是这样,既竞争又合作,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得罪另外一个势力。

    “那不就是了,我和黑狼兄弟一个想法。”许衡新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

    其实他的打算没那么简单,一方面他要收林哺心给的间费,另外一方面他要利用这次事件,控制住黑狼。等林哺心上当之后,他会借口离开这间包厢,到时候黑狼对她用强的时候,这包厢里装着的针孔摄像头就会将黑狼的恶行全程录制下来。以后拿着这个作为威胁,保证他得老老实实听他的话。

    许衡新心里得意的要死,黑狼小犊子,能打很了不起么?和哥玩这些弯弯绕,你还差的远呐!

    陪着黑狼虚情假意的聊了一会,门外服务生敲门,随后林哺心带着李九洋走了进来。

    林哺心今天毕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内敛却不失性感的装扮让她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知性美,刚一进来,黑狼就好像苍蝇见了肉,一双贼眼死死盯着她的胸口,就连许衡新眸子深处也是闪过一道异样的色彩。

    “林老板,好久不见。”许衡新笑着打了个招呼:“来,过来坐。”

    “许总,黑狼老大。”林哺心微微鞠躬后,顺从的走过去,坐在了许衡新的另一侧,开门见山的笑道:“我手下的员工不懂事,给两位添了不少麻烦。这不,今天我特意带他过来给你们赔罪。”

    “事情我都听黑狼兄弟说了,你的这位服务生可实在有些欺人太甚啊。”许衡新指了指李九洋,郁闷的摇头道:“林老板,你想想,黑狼兄弟在大学城周围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这也就是你,如果换成别人,以他的脾气,恐怕早就杀过去了吧?”

    “还有啊,黑狼兄弟让人进入游戏,本打算赚一些钱,可是你的服务生两次都杀了他的人,造成的经济损失也不小啊。”

    “许总说的对,他年少不懂事,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样吧,先让人上几瓶洋酒,再叫几个小妹陪黑狼老大唱几首歌,等你们气消了,要打要罚,我都绝无怨言。”林哺心心里叹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放在了桌上。

    林哺心叫酒、叫小妹,放卡,明摆着是给他创收,许衡新嘴里说着不用,但却挥了挥手让服务生去安排。

    没一会,十瓶洋酒摆在桌上,七八个穿着暴露的小妹也一拥而上,围坐在那些小混混的身边,你侬我侬的说一些挑逗的话,气氛这才融洽了不少。

    赚钱的目的已经达到,许衡新对黑狼打了个眼色:“黑狼兄弟,林老板已经知道错了,你看……这件事能不能就这样过去?”

    “许总,你是镇上的老大,你说话了,我哪敢不听?”黑狼在身边陪酒的小姐胸口捏了两把,然后盯着林哺心:“林老板,以前倒是我小瞧了你,想不到你竟然能请动许总这尊大神!”

    “黑狼老大,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如果哪里做得不对,您大人大量,别和我一个小女人一般见识。”林哺心端着酒杯,站起身笑道:“今天当着许总的面,我给您赔罪。”

    说着,林哺心将杯酒一饮而尽,杯口向下:“黑狼老大,咱们的事儿能不能过去?”

    “MD,你说过去就过去?!”不等黑狼说话,那天跟着绿毛去过幸福旅社的混混忽然开口:“游戏里的事情就不说了,现实里那孙子废掉我们绿毛哥一只右眼,还打出了严重的脑震荡,很可能导致下半身瘫痪!这么大的事情,你喝杯酒就算了?”

    本来KTV里莺莺燕燕,但是那货又是跳脚,又是骂街,包厢里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林哺心身上。黑狼则是趁着没人注意,右手微微一抬,那白色的小药丸顺着手指落在了酒杯当。

    “小武,许总都说事情过去了,这个面子咱不能不给。”黑狼将自己的酒杯向前推了推:“林老板,真心赔罪的话,就把这杯酒也喝了,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林哺心微微一愣,本来以为黑狼要发飙呢,没想到他只是提出了再喝杯酒的要求!她心里暗喜,看来许衡新的面子还真不小。

    “林老板,你得感谢黑狼兄弟的大度啊!”许衡新很配合的:“喝掉这杯酒,以后好好约束手下,大家还都是好朋友嘛!”

    “许总说的对。”林哺心点头,伸手想去拿那杯酒的时候,一只干燥而温暖的手抓住了她。

    李九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