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最好不要去招惹

    李九洋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桌面上已经摆放着四碟小菜,喷喷的菜香弥漫了整个客厅。

    “姐,你看什么呢?怎么还笑的这么开心?”林哺心坐在电脑前抿嘴偷笑,李九洋忍不住问道。

    “臭犊子,你出名了,快过来看看。”林哺心兴奋地对李九洋挥了挥手。

    李九洋拉着一把凳子坐在了林哺心的旁边,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烽火江山的官方站,一条用红字标注的帖子刺人眼球:《远弓近匕,猛男无愧精壮之名》!

    看一眼帖子标题就知道说的是什么事儿了,扫了一眼发帖人,竟然是鬼王那货!

    拍摄地点自然就是在黑山副本门口,面对天王盖地虎的包围,精壮猛男利用西瓜皮打开缺口,数箭连环干掉羽林玩家。随后舍弃长弓,一秒三击+双重浪打出超高伤害,最后浮空技爆掉绿毛,惹得周围玩家惊呼一片。

    这视频显然是经过了重新的剪辑与制作,天王盖地虎连番被摔倒以及李九洋使用一秒三击与双重浪的镜头都分别给出了特写,甚至旁边还做出了字幕说明:“菜鸟们,不要怀疑,真的是巅峰操作,双重浪!”

    虽然视频很短,但是李九洋所展现出来的PK实力,也足以让任何玩家热血沸腾。

    视频上传还不到二十分钟,但回复可绝对不在少数。

    1楼、玩家-鬼王:不要怀疑你的眼睛,游戏初期就能使用双重浪的玩家确实存在,现场玩家全都可以作证!摔绊、冰攻、毒攻等控制道具组合使用,我们有理由相信,就算面对比自己高出五个等级的敌人,精壮猛男也能应对自如!

    2楼、玩家-永远的答案:好牛叉的操作!跪求精壮猛男所在帮会,就算砸锅卖铁我也要加入!

    3楼、玩家-山河遍地野狗:楼上两个傻×明显是托儿,不解释!

    4楼、玩家-日赵香炉生紫烟:楼主是不是托儿我不知道,但是精壮猛男对阵天王盖地虎的时候我在场,视频虽然经过处理,但绝对属实!

    5楼、玩家-寡妇校长:我去,我和精壮猛男下过副本,毫不夸张的说,他的指挥能力放眼闽服,也绝对能排在前十!原本以为这个评价很高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

    6楼、玩家-千年之狗:精壮猛男强是很强,名字太猥琐了,一看就不是好人!

    6楼、玩家-烟儿找老公:楼上滚粗,你妹的,名字猥琐就不是好人啦?告诉你,姐就喜欢精壮的男子,总比你个银枪蜡头好用!

    7楼、玩家-弱柳扶风:顶楼上,精壮猛男好威风,你就是我梦里的王子!求带,求包养!什么时候有空来南平,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所有!!!(前提是你给钱的基础上)!!

    8楼、玩家-今晚好寂寞:楼上真恶心,别出来丢南平的人了!精壮猛男,上线后敢不敢加我好友,如果PK场打败了姐,无论你在福建哪个城市,姐都过去找你!月薪五万?十万?你开价!

    9楼、玩家-卖血来上:我擦,楼上富婆,鉴定完毕!精壮猛男不给面子,我给,我给!姐,你长得漂亮不?漂亮的话别说给钱了,不给钱我都干!

    10楼、玩家-今晚好寂寞:滚蛋,如六楼所说,姐就喜欢精壮的男子,对你没兴趣!

    ……

    滑动鼠标往下扫了几眼,看到有玩家索要自己的联系方式,并开出数万的薪资待遇,生怕引起林哺心的怀疑,李九洋直接选择关闭了页面。

    “咦,臭犊子,姐还没看完呢,你怎么关了啊?”被李九洋拽到饭桌前,林哺心端着饭碗有些意犹未尽:“有人留言要几万块钱包养你呢,你就一点都不心动?”

    “心动?咱的心只对姐一个人动,别的妞再漂亮,再有钱,对我来说也不过是浮云。”李九洋给林哺心夹了一块瘦肉,嘿嘿笑道:“姐,看在咱对你一片诚心的份上,你就从了咱呗?晚上留个门,咱给你去按摩按摩?”

    “按摩你妹。”林哺心一筷子敲在李九洋的手背上:“当姐是那些女大学生,就那么好骗?你们这些臭男人啊,没得到的时候能给女人当牛做马,等一旦到手了,还不是拍拍屁股走人?”

    “姐,你了解咱,我压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李九洋好郁闷的说道。

    “哎呀,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林哺心抿嘴笑笑,道:“少扯淡了,姐现在对你越来越好奇了。”

    “好奇?有什么好奇的?”

    “你还真当我是傻子?刚才你关掉页面,不就是不想让我看到下面有人给你开出月薪几万的评论?”林哺心盯着李九洋,道:“当然,你可以说别人是逗你玩,骗人,可是三尺青锋总不会骗人吧?”

    “三尺青锋?”李九洋皱眉。

    “第222条留言,三尺青锋说在游戏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你,给你开出了两万的月薪,可是你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后面他又说了,只要你肯跳槽去他的卧虎藏龙,条件可以随你开。”林哺心停顿了一下,道:“他和米小兔能花两千块钱买游戏里的东西,现实里恐怕真不会在乎那么几万块钱吧?”

    李九洋无言以对,往嘴里扒拉了两口饭,吃的满嘴流油:“我去,姐,你今天做的饭真好吃啊!以后不开旅社,开家饭店也肯定赚钱啊!”

    “别想转移话题。”林哺心白了李九洋一眼,随后又微微叹口气:“姐刚才也浏览了官上的一些信息,那些大型的工作室,给职业玩家开出的薪资标准都是两万左右。是人民币,货真价实的人民币。”

    “姐……”

    “你别想反驳,也别找一些借口来忽悠我。”林哺心打断李九洋,自嘲笑道:“上午的时候我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本来我担心你对我,对幸福旅社有什么企图呢,但是现在想想真可笑。姐总资产不过就二十几万,你本本分分做一年职业玩家,收入就不止这么点吧?”

    “姐,幸福与否和钱没什么关系吧?你每个月给我两千,我觉得开心快乐,生活有奔头,在别人那就算给我十万,活得像行尸走肉,那又有什么意思?”李九洋想让话题轻松一点:“再说了,一个月两万还能咋?照样买不起房!想当年,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给我们打下了每平方两万五的江山,擦他个祖宗。”

    “臭犊子,又说脏话。”林哺心忍不住一笑,点头道:“国人多,那有什么办法?有人也总结了,所谓的GDP,很符合国国情——搞地皮嘛。”

    “嘿,还是姐说话有水平!”李九洋竖起了大拇指。

    “我都被你带坏了。”林哺心抿嘴道:“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想说姐就不问了。反正你以后游戏里赚的钱都放我这,到时候数额够了,我携款潜逃,管你有什么企图呢!”

    “姐,我对你有什么企图,你一直都知道啊!”李九洋不怀好意的笑笑,盯着林哺心的酥胸,口水直流。

    “滚蛋。”林哺心夹了一块肉塞到嘴里,好像那就是李九洋,把他嚼的稀巴烂,最后吞进了肚子。

    李九洋与林哺心吃饭的这个时候,福州市某大院内,一个十**岁,身穿运动装的小伙正在打电话。

    “小兔姐,基本调查清楚了。千山暮雪给我们的卡号开户名是林哺心,我爸爸的人核实过了,她在闽州学院开了个小店,幸福旅社。”小伙子笑道:“我也找闽州学院的朋友确认了,幸福旅社有个服务生叫李九洋,从他描述上来看,就是精壮猛男。”

    “信息准确吗?”对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林哺心的资料很好查,而且开旅社开了好几年,做不了假。”小伙子说道:“不过,那个精壮猛男有些奇怪。”

    “肯定奇怪,正常人怎么会起那么欠抽的ID?”对面的妹纸很不爽。

    “我说的不是这。”小伙子苦笑道:“我让人拿着精壮猛男的头像在电脑进行模糊检索,最后筛选出一百多位符合条件的李九洋。经过逐一辨认后,终于找出了一个相似度达到99%的人物。”

    “哦?”对面的女人声音低沉:“那牲口什么来头?”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小伙子郁闷的道:“户籍当显示,此人信息属实,可是我爸的人却无法查询到其任何档案信息。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一张假身份证,根据身份证上的照片,我爸的人进行了精准扫描,最后出来的结果就更让人震惊。”

    “什么结果?”某妹纸一下来了兴趣:“那家伙是在逃人员?杀人犯还是强-奸-犯?”

    “比这还要让人震惊。”小伙子认真地道:“全国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有七个,名字各不相同,但是身份证上的地址都是一个。除此之外,再也无法查询到任何信息。”

    “什么意思?”某妹纸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件事也引起了我们内部人员的高度注意,当下就有人将情况汇报给了我爸。”小伙子深吸口气:“我爸了解完情况之后,沉默了好久,然后告诉我两句话。第一,这些身份证都属于一个人且真实有效,第二,这种人我们最好不要去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