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最美不过夕阳红啊

    “知道。”李九洋撇撇嘴:“西瓜张,不是咱说你。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你玩了人家女人不负责,所以老天要夺走你妻儿的性命,让你孤独终老。这叫什么?这就叫报应!”

    “少侠所言极是。”李九洋话说的挺过分,可是西瓜张却一脸信服的点头:“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啊……老夫已经知道错了。”

    “算了,错不错和我又有个毛关系。”李九洋咧嘴一笑,指着山顶上的茅屋,道:“喏,那老妇人就住在这里。”

    “咕嘟。”

    西瓜张吞了口口水,站在篱笆院外迟迟不敢进去。

    茅屋里的老妇人似乎也知道有人到来,伴随着唧唧复唧唧的织布声,她的声音悲戚的传来。

    “一张机,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桃花枝上,啼莺燕语,不肯放人归。”

    “两张机,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三张机,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西瓜张听到那声音后早已泪如雨下,大步走进篱笆院,颤抖着声音问道:“秋……秋英……是你么?”

    茅屋内外一片静寂,等了好久,终于传来幽幽一声叹息:“张大官人,数十年前你贪慕荣华富贵,离我而去,现在又来做什么?”

    “秋英!”听到“张大官人”这一称呼,西瓜张就好像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张大官人,你这是做什么?”茅屋里老妇人的声音有些恼怒:“老身一人寡居,你堂堂男儿莫要在我门前做这儿女之态。你现在离去,免得被人看到,说老身闲话。”

    “秋英,秋英……”

    “猴儿,替老身送客!”

    “叽叽!”

    门口拴着的猴王听到老妇人吩咐,如恶狗一般扑了上来,吓得西瓜张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

    “我擦,这么点胆子你丫的也敢来泡妞?”李九洋有些看不下去,蹲下身道:“老张,我问你,你来这目的干啥?想和秋英和好不?”

    “少侠,我……”

    “别废话,想不想和好?”

    “想!”西瓜张果断点头,然后苦着脸道:“可是你也看到了……秋英根本不让我进门,我……”

    “想就行了,哥给你指条明路。”李九洋哼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你能如愿以偿。”

    “少侠当真?”西瓜张一下来了精神。

    “必须的。”李九洋笑得很下贱:“不过,你这老货把人家伤那么深,我真不想帮你……除非……”

    见李九洋摊开手掌,西瓜张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连点头:“我懂,我懂!少侠,只要你能想办法让我和秋英和好如初,老汉就算倾家荡产也是心甘!”

    “这还差不多。”李九洋得意的笑道:“现在事情很明显了,不管你个老货当初怎么对待秋英,现在她应该都没有怪你的意思。”

    “不怪我?”

    “你丫的真是感情白痴啊。”李九洋鄙视地白了西瓜张一眼:“如果还怪你,她怎么会帮你运走有毒的西瓜?怎么会把当初的定情信物给我,带给你看?明显就是引你过来啊!”

    “对对,有道理,有道理。”西瓜张老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可是……既然秋英引我来此,为什么避而不见?”

    “说你脑残我都觉得糟践了这俩字。”李九洋甩了他一句:“不管多大年龄,好歹人家是女人好吧?女人都爱面子!你当自己是谁?当今皇帝?所有女人看到你都得投怀送抱?老哥,拜托你清醒点,你丫的就一卖瓜的**丝,装毛的高富帅?”

    西瓜张臊的头都抬不起来:“少侠,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傻×,勇往直前冲进茅屋,先把她推了再说!”李九洋邪恶的说道。

    “这怎么可以!!”西瓜张差点暴走了。

    “有毛不可以?”李九洋信心满满:“哎哟,还害羞啦?擦,你丫的别在这装正经,当初年轻的时候敢推,现在害怕了?闭嘴,哥不让你说话,不许反驳——记住,女人喜欢霸道,甚至有点暴力的男人,想要和秋英重归于好,就拿出男人的兽性!”

    “少侠……”李九洋说的信誓旦旦,西瓜张也有些动摇:“这……能行么?”

    “行,保证行!”李九洋横眉立目:“你要不去,我进屋杀了她!”

    “不可!”李九洋最后这句话可能刺激了西瓜张,老头子一下站直了身子:“罢了罢了,就算被秋英打死,我也认了!”

    “这才对嘛!”李九洋嘿嘿一笑,一脚踢开猴王:“就是现在,快!”

    “好!”西瓜张这回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龙精虎猛,大跨步冲进了茅屋!

    “你要干什么?!”茅屋里传来老妇人的一声质问!

    “啊!不要!”老妇人暴怒。

    “停下,快停下!”老妇人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李九洋打了一个寒颤,我去……西瓜张脑瓜子被驴踢了吧,进屋一句话不说就开始动手动脚?

    他在这胡思乱想呢,屋里面老妇人的叫喊声更大了。

    “不要!”

    “不要!”

    “停下!”

    “停下!”

    “快停下!”

    “不要……求求你……停下……”

    “求求你……不要!停下,快!”

    “不要……停,停……求求你,不要停,不要停……坏人……”

    我勒个去!

    虽然看不到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但是李九洋还是清了清嗓子,低沉地唱道:“最美不过夕阳红哦——温馨又从容……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多少情爱,化作一片夕阳红——”

    过了一会,屋子里没有了任何声音,李九洋也不好冲进去看看。本想一走了之,但是寻思寻思又不行,刚才西瓜张答应给自己的东西还没给呐!于是,这货苦逼的坐在篱笆院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猴王聊天。

    “喂,猴王,你丫的多少级了?”

    “叽叽!”

    “好歹你也是猴子之王啊,就甘心在这给人当看门狗?”

    “叽叽!”

    “不然这样,跟哥走吧!只要你好好表现,回头我给你找俩母猴?”

    “叽叽!”

    “叽叽你妹啊,能不能说点别的?”李九洋一脚踢在猴王的屁股上,可惜,现在不是敌对状态,只能一脚踢翻这货,却无法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少侠!”终于,半个小时后,西瓜张宛若战胜的将军,英姿飒爽、满面春光的从茅屋里走了出来。

    “我擦,西瓜张,你还真不客气啊!”李九洋一下子跳了起来:“你在里面翻云覆雨,哥还得给你把门?”

    “咳咳……少侠,事情,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西瓜张满脸尴尬。

    “少撒谎,裤腰带还没系好呢!”李九洋一点不留情面。

    “额……”西瓜张急忙转身,低头忙乎自己的裤腰带。

    “少侠。”老妇人满脸红晕,从茅屋走出,先是对李九洋盈盈一礼,然后道:“慕远是读书人,就喜欢做一些掩耳盗铃之事。其实按照慕远以前的性子,最多在我门外大哭一场,然后黯然离去。刚才我也问他了,原来都是少侠的主意。”

    “咳咳。”这回倒是轮到李九洋害臊了,不敢看老妇人的目光,这货嘿嘿笑道:“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两位经历半生风雨,现在摒弃前嫌,共度余生,这才是美事一件。虽然……嗯……虽然我教他的手段不是很光明,但结果总是好的嘛,嘿嘿。”

    “少侠误会了,老身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老妇人倒是落落大方:“这么多年我记恨慕远,却又放心不下他,一直在他身后默默注视。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原谅他,和他重归于好,但是当初他始乱终弃,而我毕竟又是女流之辈……终究有许多不便。”

    “虽说少侠所出办法不遵礼法,甚至有些暴力、猥琐,不过也算是解开了我的心结。”老妇人脸上绽放出一个幸福的笑容:“少侠大恩大德,秋英铭记于心。”

    “啊——”李九洋心肝噗通噗通乱跳,自己歪打正着,蒙对了这老妇人的心思:“咳咳,老人家,别客气,别客气……”

    “少侠大恩,无以为报。”西瓜张整理好裤腰带,重新面对李九洋,然后贴身拿出一卷竹简和一个小布包,递给他道:“少侠,老汉一贫如洗,实在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这一包西瓜籽和老宅地图,便送给少侠。”

    叮!

    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一级西瓜籽*30,获得张氏古宅藏宝图*1!

    ……

    一级西瓜籽:西瓜种子,种植西瓜的必需品,生长周期16小时。

    张氏古宅藏宝图:

    道具介绍:地图上标注着前朝张氏古宅所在地,在地图指示坐标处激活该图,即可进入藏宝库。

    郑重提示:五代十国时期,为防止贼兵流寇掠夺,大户人家都会设置属于自家的宝库。这些宝库有的尚未被人发掘,里面可能藏有宝物,也可能被人发掘殆尽,只剩下无尽的机关,请慎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