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生活技能,种植!

    从入阶开始一直到现在,李九洋拿出20个自由属性点加在体力上,相比于全力加点的玩家来说,气血应该比他们高出200点左右。

    原本攻击力有些疲软,不过貌似现在新手村玩家大多还用开服之初花那一个铜板购买的垃圾装备呢,而李九洋已经有了两件赤色装备,虽然属性不算太高,但总归是能弥补攻击不足的弊病。

    喜滋滋的关闭了人物面板,李九洋对老妇人客气的鞠躬:“老人家,既然事实已经调查清楚,我现在回夹马营,如实回报西瓜张。”

    “西瓜张生性懦弱,你就这么回去他非但不会开心,反而会因担忧流浪汉报复,陷入更深的恐慌当。”老妇人眉头紧锁,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从袖子拿出一块红色的手帕,递给李九洋:“少侠此举不仅帮西瓜张解决丢瓜之忧,也解除了夹马营百姓毒之虞,既然这样,老身便帮你一把。你将这块手帕拿回去给西瓜张,便能打消他的忧虑。”

    叮!

    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道具红锦手帕!

    道具用途:将之交给西瓜张,以便完成任务捍卫瓜田。

    ……

    有了这个东西就好办了!李九洋再次对老妇人道谢之后,将手帕抓在手里,一溜烟的向山下跑去。

    由于任务已经完成,树林里偶尔有跳出来的猴子名字也变成了友好的绿色,因此李九洋这一路顺风顺水,很快就跑回了夹马营。

    前期进入游戏的玩家大部分都在野外刷怪,留在新手村接取基础任务的要么是耽误了进游戏的时间,要么就都是菜鸟,等级都不过5级左右。李九洋作为‘高等级玩家’,一进入村子就引起了别人的关注。

    “姐姐,你看——那个叫做精壮猛男的玩家好拉风啊!”

    “我怎么没看出来拉风?无非就是等级高一点啊。”

    “你看他的帽子,绿色的,还一闪一闪发光呢!”

    “八成这家伙在现实里太缺乏存在感,在游戏里弄顶绿帽哗众取宠吧。”

    ……

    李九洋斜眼扫了一眼,一大一小两个刚进入游戏的美女穿着比基尼式新手装在那窃窃私语,这货心里虽然不爽,可也不好和两个妹纸一般见识,急匆匆的跑到了西瓜张跟前。

    “少侠,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已经完成了么?”看到李九洋的身影,西瓜张的眉头顿时舒展开。

    “完成了一半。”李九洋抬起头,将自己杀上猴山,遇到老妇人,明确丢瓜的前因后果,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果然如老妇人所料,听到他说杀死了三十个流浪汉敲山震虎,西瓜张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少侠,你惹祸了,惹祸了啊!那些流浪汉凶狠残暴,如果找上门来,你叫老汉如何是好?”

    “呵。”老妇人早就给打过预防针了,李九洋也没特别的意外:“猴山山顶的那位老妇人知道你会是这副德行,特意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这是……”看到那红色锦帕后,西瓜张瞳孔猛然就是一缩,声音都在颤抖:“不可能……不可能……这是……”

    哆哆嗦嗦的接过手帕,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之打开,李九洋在一旁看到,那手帕上绣着一对栩栩如生的鸳鸯,在鸳鸯旁边绣着一行黄色的小字: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秋英!秋英!真的是秋英!!”原本紧张害怕的西瓜张看到那行小字后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一把抓住李九洋,指甲都要陷入他的肉里:“少侠,少侠!秋英是不是住在猴山山顶?她怎么样?过得好不好?好不好?”

    “我擦,松手!”被西瓜张掐的肉疼,李九洋用力的一甩胳膊,这才算是摆脱了他的纠缠:“西瓜张,我回来就是想问你一句,那老妇人说想要杀猴王,必须先杀了她——”

    “不可、万万不可!”西瓜张瞬间慌乱,几乎嘶哑着嗓子道。

    “不行啊?”李九洋很“为难”的道:“可那样的话我没能完成你的嘱托,奖励方面……嘿,你懂得。”

    “我懂,我懂!”西瓜张连连点头,焦急的道:“如少侠所说,事情既然是流浪汉所为,就算杀了猴王也根本无济于事!少侠深入虎穴,敲山震虎,老汉自然要给予厚报!”

    叮!

    系统提示:恭喜您完成舍得(隐藏)后续任务捍卫瓜田,您获得有毒西瓜*30,学会生活技能【种植】,声望+150!

    ……

    随着系统提示落下,李九洋生活技能面板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禾苗的图标。

    种植(生活技能):

    技能介绍:即植物栽培,包括各种农作物、林木、果树、药用和观赏等植物的栽培。

    种植种类:粮食作物、经济作物、饲料作物、生产作物等。

    种植必须:作物种子。

    特殊介绍:西瓜张对种植西瓜有独到见解,使用该技能种植西瓜生长期缩短50%,增产20%!

    ……

    “哟,种植技能!”李九洋心里瞬间开朗。

    林哺心虽然进入游戏,但是她可能就是抱着随便玩玩的态度,根本不相信游戏能赚到钱。现在好了,学习了种植技能,不至于一夜暴富,可种些作物,换点金币总不是问题。

    “少侠,少侠。”见李九洋脸上带着笑容,西瓜张叫了他两声。

    “哦哦!”李九洋回过神,潇洒甩头道:“行啦,瓜田的事儿解决了,咱现在要去贼寇营地,帮村长剿匪!西瓜张,后会有期哈!”

    “少侠!”西瓜张拦住李九洋去路:“少侠,你还没有告诉我……那居住在猴山山顶的女人,可是姓陈,名叫秋英?”

    “啊,这事儿啊……”李九洋有些不好意思:“那老人家脾气不好,见面还没说两句话就和我打起来了……嗯,没来得及问她叫什么。”

    “没错,是她,一定是她!秋英最是冲动好斗,一言不合便会与人大打出手!”西瓜张又变得激动无比,怜惜地看着红色锦帕,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少侠,你能不能带我前往猴山山顶,去见见秋英?”

    并没有出现系统提示,这就意味着带西瓜张前往猴山山顶可能是任务,也可能不是。是任务那自然没话说,可要是毫无任务的剧情,那将会浪费大把时间,而且毛都得不到一根。

    李九洋犹豫了一会,见西瓜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期待,这货心头一软,叹气道:“算了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多谢少侠!!”西瓜张连西瓜摊都不顾了,蹒跚着脚步就往外走。

    李九洋抖了抖百衲衣,整了整绿帽,吊儿郎当的跟在后面。

    “西瓜张,我刚来夹马营的时候好像听说你老婆和三个儿子都死了?”反正也是没怪可刷,李九洋边走边问。

    “是的。我老伴儿因病过世,三个儿子先后战死沙场,家里就剩我一个人。”西瓜张叹口气:“少侠,你是想问那猴山山顶的老妇人和我什么关系吧?”

    “恭喜你,答对了。”NPC智商太高了,李九洋笑道。

    “不瞒少侠。”西瓜张满脸的追忆之色:“大周未建立之前,我父亲在先朝为官,官拜五品大夫,少年时候我声色犬马,衣食无忧。许多年前,我与朋友进入深山玩乐,途迷路,遭遇猛虎。一干书生全部手无缚鸡之力,除我之外全部葬身虎口。”

    “本以为我也难逃厄运,千钧一发之际,林出现一位猎户打扮的女子。张弓搭箭重伤猛虎,又经过一番搏斗之后,我终于死里逃生。”西瓜张喟然叹息:“说起来也怪不争气,知道自己性命保住了之后,我倒是吓晕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那女子背回了家。”

    “这女子就是猴山山顶的老妇人?”李九洋插嘴道。

    “是的。她姓陈,名叫秋英,世代以打猎、织布为生,自给自足。”西瓜张老脸有些发红,嗫喏的道:“我惊吓过度难以成行,就在她那里住下,当时她也是一人独居,时间久了难免……难免……”

    “我去,人家救了你的命,别说你色心大起,反而把她侮辱了啊!”李九洋一下来了兴致。

    “咳咳……少侠言重、言重了……我们是两情相悦,嗯,两情相悦。”西瓜张脸红发黑,不敢在这件事上纠缠:“等身体康复之后,我便离开深山。临走时将随身携带的一把银光匕首留给她做定情信物,她给了我一条红色锦帕……”

    西瓜张爱怜的抚摸着手里的手帕,继续道:“原本打算回去禀告父母就将秋英迎娶入门,可自古讲求门当户对,不管我怎么说,我父母只同意她做妾。秋英性子刚烈,又不懂人情世故,听说想要进我家门就必须要做妾,她一怒之下拿回了这手帕,消失在茫茫人海。”

    “我去,你当时为毛不离家出走,跟她一起?”李九洋有些鄙视西瓜张。好歹人家陈秋英救了你的命,然后又以身相许,你丫的吃饱了、抹净了,拍拍屁股不认账?

    “自古百行孝当先,父母之命不能违、不敢违。”西瓜张重重叹口气:“秋英走后,我便迎娶了与父亲同朝为官的乔氏之女,本想再考取个功名,一生富贵……可没想到群雄割据,战乱四起……武将的身份日益提高,我们这些官再无用武之地。受到武将迫害,我父亲与岳父双双惨死,我便带着妻儿来到夹马营……后面的事情少侠想必已经知道。”

    ***********

    冲新书榜,主站朋友们来点花花吧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