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姐,搞一下不

    李九洋的声音不大,但是无论是绿毛还是他两个同伴都不由得一颤,丫的,这货什么来头,竟然这么狠?

    “当然了,我说的你们可能不信。嗯,随时可以试试。”李九洋捡起绿毛掉在地上的短刀,用刀背拍了拍绿毛的脸:“那个90后的小妞留下,你们都滚。”

    李九洋退后,绿毛的两个同伴这才上前扶起绿毛,夹着尾巴退到了幸福旅社的门口。

    感觉李九洋追不上,绿毛这才恢复了嚣张的本性,不过他可没敢再骂林哺心:“小子,你TM有种!今天这事儿肯定是没完,是你爹妈生的,敢不敢告诉老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有什么不敢?”李九洋脸上带着笑容,淡淡的道:“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哥是李、九、洋!”

    “行,行,李九洋,老子记住了!”绿毛一脚踢翻了幸福旅社门口的招牌,然后上了电动车,急匆匆地离开。

    “九洋,刚才楼下吵什么吵?”绿毛等人刚离开,楼梯上就传来林哺心的声音。

    李九洋回头,刚刚洗完澡的林哺心头上包着一条毛巾,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沐浴露的香味。她身上只穿了一条白色的睡裙,胸前没有任何束缚的高耸很有节奏地颤抖,似乎要从领口蹦出来一般。

    那睡裙虽然不算暴露,可也只覆盖到了膝盖上方,林哺心双腿摆动,摇曳间甚至能隐约看见那裙底的风光。

    “臭犊子,不许看!”感觉到李九洋色眯眯的目光,林哺心也意识到了不妥,一手拽着裙角防止走光,薄怒哼道。

    “嘿,姐,你真性感。”李九洋对付绿毛时候的那股戾气瞬间消失,笑嘻嘻的说道。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林哺心看到沙发上躺着的醉酒女,皱眉道。

    “黑狼帮没事找事,被我吓跑了。”李九洋混不当回事,一边手脚麻利地将绿毛的牙齿和鲜血擦干净,一边轻描淡写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彪呼呼的道:“嘿,姐,你觉得刚才咱是不是很威风?是不是有种以身相许的冲动?”

    林哺心愣住了,然后脸色煞白,颓然地坐在凳子上:“相许……你妹啊!九洋,你惹麻烦了!黑狼帮在大学城附近横行霸道,据说手上还有人命案子……哎,不行不行,你快点走!”

    林哺心打开钱柜,一股脑的将里面的百元大钞全拿了出来:“姐这就这么点现金,你先离开福州!等安顿下来给姐个卡号,我再给你转账过去,快点,快点!”

    说着,林哺心把大把的钞票塞到李九洋手里,催促道。

    “我走了,你咋办?”李九洋把钱拿在手里,问道。

    “姐没事。”林哺心眉眼低垂,咬牙道:“和你说吧,那个黑狼对我一直有想法,八成今天故意派人示威来了。等你走了我去和他说道说道,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姐被他糟蹋几回,肯定没事。”

    “我勒个擦,被他糟蹋,那还不如便宜我呢。”李九洋把钱放在吧台上。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林哺心瞪了李九洋一眼:“滚蛋,赶紧!”

    “姐,你也知道我身世。从小就是个孤儿,现在走了,你让我去哪儿?”李九洋大大咧咧地坐在凳子上,一副爱咋咋地的表情。

    “你脑袋没病吧?天大地大,你一个大小伙子哪里不能去?还非得在姐这棵树上吊死?告诉你,得罪黑狼帮,你留在这就是死路一条!”林哺心着急地恐吓。

    “嘿,姐啊,你还不了解咱这人?”李九洋眨了眨眼睛:“你以后不要说我脑子有病,脑子有病的前提是必须有个脑子。可惜,咱没有。”

    “你……”林哺心浑身无力,这货,太TM二了。不过,虽然恼怒李九洋此时的固执,但是他因为绿毛辱骂自己就大打出手,而且事后选择坚定留下,还是让林哺心有些感动:“九洋,姐知道你好心。可是你真不了解黑狼帮,不了解**!他们不是人,是一群禽兽!”

    “啊……那和我有些差别。”李九洋点头道:“一般情况下,我面对美女,脱了衣服的时候才是禽兽。”

    “那现在呢?”林哺心没好气地问道。

    “嘿,现在我是衣冠禽兽!”李九洋没心没肺地笑笑,指了指那醉酒的妹纸,道:“别说今天咱们确实客满,就算有房间,我也不能让他们进来啊。看那妹纸的穿着打扮,虽然不检点,但好端端地,也不能被狗糟蹋。”

    “滥好人。”林哺心叹口气:“咱们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物,平时自身都难保,还学别人见义勇为?算了,你真不走?”

    “死都不走。”

    “不走也行,你那双贼眼珠子别盯着她的胸看,去拿条毯子,倒点水放她旁边。”林哺心毕竟心地善良,有些心疼的道:“这小丫头,太不知道自爱。”

    把那醉酒的妹纸安顿好,李九洋拽过一把椅子,看着林哺心的眼睛:“姐,这旅社我看真不要开了。收费低赚不了多少钱,学生团体又敏感,再加上**时不时来找事,你就不觉得烦?”

    “烦还能咋?”林哺心咬着嘴唇:“都和你说了,我没学历没本事,你让我去干啥?去酒店做小妹?”

    “姐以后是注定要叱咤福州的风云人物,哪个酒店吃了熊心豹胆敢让你做小妹?”李九洋眨眼道:“这年头,当老板不需要学历,也不需要本事。姐,咱把目光放长远点,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生意啊。”

    “做啥?”见李九洋似乎胸有成竹,林哺心下意识的问道。

    “做那个。”李九洋又指了指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幅游戏海报,高深莫测。

    “九洋——”

    “姐,你先别着急反驳,听我说。”李九洋打断林哺心的话,道:“烽火江山这款游戏是九州集团开发,明晚八点就正式开服。九州集团知道吧?现在是全世界虚拟竞技的龙头老大,人家根本就不差钱。”

    “据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在上一款游戏江山美人当,有至少50W玩家年收入百万以上,有100W玩家年收入十万以上,最不济的是那些兼职的生活玩家,每个月收入至少也在三四千之间。”

    李九洋滔滔不绝的道:“而且你得知道,现在九州集团可是国区完全控股,人家敛财的重心主要在国外,对国内玩家相当宽泛。甚至集团内部还提出口号,说要让所有虚拟玩家的收入再翻一翻!看看,这是多大的手笔?”

    林哺心没有说话,李九洋继续吐沫横飞:“行,就算郁望的经历具有不可复制性,可你去官或者5173这种虚拟交易平台上看看,后期江山美人随随便便一件高级装备就能卖到几百上千万!你开旅社一年能赚这么多?”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咱们前期一分钱不赚,后期搞到几件装备,最少、最少也得卖几十万吧?这叫什么?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李九洋蛊惑道:“最关键的,以后咱们不用做这种缺德生意,心理上也没负担啊。咋样,姐,咱们搞一下不?”

    “搞你妹,说着说着又不正经了。”林哺心心不在焉地哼道。

    “我去,姐,这次我的意思是搞游戏,不是搞你!”李九洋吐血。

    “哦。”林哺心脸上浮现出一抹绯红,看着李九洋道:“九洋,你真不走?”

    “我擦,姐,你思维跳跃敢不敢不要这么大?”李九洋睁大了眼珠子:“咱们说游戏呢,你咋又扯到了这事儿上?”

    “那行,不走就留下。”林哺心似乎也下定了决心:“你是孤儿,姐也是孤儿,大不了咱就一起被黑狼帮杀死,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儿!”

    “黑狼帮?狗屁。”李九洋吐槽了一句,随后又满是期待的道:“姐,你想啊,反正接下去学生放暑假,咱们肯定没生意。趁着这俩月咱专心做职业玩家,万一赚钱了呢?就算没赚,权当咱也放暑假了,学生开学的时候再把旅社开起来,这段时间损失的营业额,从我工资扣,成不?”

    李九洋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林哺心有些不忍,但还是开口道:“九洋,我觉得你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她用手托着香腮:“我就只会开房记账,别的什么都不懂,怎么做职业玩家?”

    “你是老板,老板不需要懂,都交给我就行!”李九洋见林哺心似有意动,飞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道:“你看吧,我早就做好规划了呢!咱幸福旅社底子薄,前期我们就以升级、学习生活技能敛财为主,暗培养自己的势力。运气好的话抢先建立帮会,到时候游戏内招收玩家,现实里虚拟工作室也进入正规化运营。后期江山烽火会开通职业联赛,那时候候你就是咱们‘幸福俱乐部’的老板!想想吧,带着一大群虚拟高手横扫三界宇内,纵横**八荒,是不是相当牛叉?”

    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幸福俱乐部的发展规划,林哺心拗不过李九洋,叹气道:“那你说吧,成立工作室要多少钱?姐在这开了三年旅社,去掉开销,一共就二十几万存款,够不?”

    “嘿,姐果然是富婆啊!”林哺心把自己有多少积蓄都说出来了,这也算推心置腹了,李九洋松口气笑道:“用不了那么多,前期咱们一步步来,有个三千两千就够了。”

    *****

    “朝阳,安心的去吧。姐一定会风风光光、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过完下半辈子——我发誓。”

    这里的“姐”,指的林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