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幸福旅社

    福州大学城,闽州学院旁,幸福旅社。

    “你这臭毛病能不能改改?”旅社吧台,老板娘林哺心目送一对情侣急匆匆地上楼,回头瞪了一眼服务生:“贼眼珠子不是看人家的胸,就是盯着人家屁股,你是几辈子没见到女人啦?”

    服务生叫李九洋,二十三四岁左右,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上身一件黑色紧身跨栏背心,不算健硕却呈流线型的肌-肉-具有极强的美感。眸子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角上总是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微笑,很阳光。

    不过,千万不要被他阳光外表所蒙蔽,用林哺心的话说,这犊子,骨子里都透着一股骚劲儿。

    “嘿,姐,刚上楼的妹纸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而且一脸雀斑,眼镜比啤酒瓶底都要厚,那也叫美女?”

    “不叫美女为啥你盯着人家看?”

    “我就是觉得奇怪啊。男的一米九五,女的一米五九,他俩干那事儿的时候,能亲得到嘴不?”

    “滚蛋,就琢磨这些没用的。”林哺心打了个哈欠:“我看你啊,最好近水楼台去学校找个妹子,免得整天YY,把自己憋出内伤。”

    “咱对发育不成熟的小妹纸没兴趣。”

    “那你对什么样的女人有兴趣?”

    李九洋嘿嘿傻笑不说话,一双贼眼珠子在林哺心身上肆意游走。

    林哺心穿着白色居家t恤,饱满的双峰将衣服高高撑起,脖颈下方露出一道不深不浅的沟壑,隐约可以看到白色胸的蕾丝边。红晕的小嘴微微张开,轻数着手里的一叠钞票,举手投足之间,无一处不释放着成熟女人的诱惑。

    “臭犊子,再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林哺心提了提衣领,银牙紧咬。

    “挖出来也要看,谁叫咱姐这么漂亮?”盯着林哺心起伏的山峦,李九洋吞着口水道:“姐,不然你就发发慈悲,给咱排排毒呗?”

    “德行。”林哺心踢了李九洋一脚。

    幸福旅社老板加员工就他们俩人,认识了一个多月,孤男寡女难免开一些稍微过火的玩笑,林哺心也没往心里去。

    “姐,你说这些孩子们的父母,拿钱给他们读大学,知不知道他们在外面这么乱来?”旅店隔音不是太好,听到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李九洋从口袋里拿出一盒蓝狼,喷出口烟雾,问道。

    “肯定不知道。”林哺心也是叹口气:“你想说啥?”

    “拿着父母的血汗钱不好好读书,反而在小旅店随随便便就丢了贞操,父母知道了,是不是得气尿血?”李九洋悲天悯人的叹口气:“姐,我看咱还是不要开旅社了,咋说这也是给他们提供了方便……这生意……有点缺德。”

    “话说的真难听。”林哺心脸色一沉:“你以为我想啊?我没化,没本事,就靠着以前买的这套老宅,不开旅社还能干啥?”

    “其实我们可以做点别的。”李九洋指了指墙壁上贴的一张宣传画。

    “九州集团?烽火江山?”林哺心扫了一眼,试探问道:“你是说开工作室,做职业玩家?”

    “真聪明。”李九洋笑道:“九州集团上一款游戏游之江山美人,一个叫做郁望的**丝赚了上百亿的身家呢!咱们努努力,说不定也能书写一段传奇啊!”

    “扯淡。”林哺心不以为然的摇头:“还郁望,还上百亿身家,你以为钱就那么好赚?这种小道消息你也信,八成是九州集团为了吸引玩家参与,故意进行的炒作呢。”

    “姐——”

    “得,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没兴趣。”林哺心拍了拍李九洋的脑袋,:“姐小时候玩超级玛丽,第一关都过不了。别人笑话我手残,我才不去找虐呢。”

    “时代不一样了嘛!九州集团开发的烽火江山游戏,全息操作,手残没关系,脑不残就行!”李九洋笑眯眯的道:“姐,我觉得咱俩联手,有你英明神武的领导,加上我的超级辅助,在虚拟世界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根本不是问题啊!”

    “你才脑残呢。”林哺心伸了个懒腰:“今天咱客满,早点关门休息。哦,姐再告诉你一句话,撸完早点睡吧,别整天白日做梦。”

    看着林哺心哈欠连天的上楼,李九洋微笑摇头,却也不恼。从裤衩子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相片,这家伙脸上的笑容瞬间被一抹阴霾所取代。似乎有解不开的心结,连续抽了五六根烟,这才把相片放回口袋

    骨节被捏的咯咯作响,李九洋闭上眼深吸口气:“朝阳,安心的去吧。姐一定会风风光光、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过完下半辈子——我发誓。”

    用力的甩甩头,李九洋正准备去关门,门口进来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为首的那货头发染成绿色,穿着黑色紧身衣,手臂上纹着一条飞扬跋扈的盘剑神龙。

    绿毛身后两个同伴打扮也差不多,一左一右架着一个90后非主流的妹纸。这妞上身一件小小的白色吊带,脖子以下露出了细腻的一片肌肤。下身穿着一条到大腿根的短裤,两条雪白的大腿白花花的晃人眼球。

    “林姐,今天哥几个遇到了个极品妞,快点开个房间,让我们进去爽爽!”绿毛刚一进门,就咋咋呼呼地大喊。

    李九洋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他知道林哺心每个月都会给周围**势力上交五千块钱的保护费,但这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些杂碎。

    嘴角上浮现出一抹冷笑,李九洋揉了揉鼻子,声音不冷不热:“今天幸福旅社客满,你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小犊子,你TM新来的吧?竟然不认识我们?”绿毛冷哼一声:“你滚开,让林哺心出来!”

    “林姐睡了。”李九洋从口袋里点根烟,自顾自地点燃:“就算林姐出来也没用,没房间就是没房间。”

    “没房间?”绿毛冷笑:“没房间没关系,哥几个又不打算在这过夜!让林哺心让出她的卧室,三个小时,最多三个小时,哥几个轮完了这个妹子就走!”

    “那可不行。”李九洋摆手道:“林姐有洁癖,平时房间连条狗都不许进,更别说你们几个大男人了。”

    “MD,你什么意思?”绿毛眼珠子一瞪,从腰间抽出一把二十厘米长的匕首,右手扬起,锋利的刀锋直接插在了吧台:“去大学城周围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们黑狼帮!别说你一个服务生,就算林哺心那个臭-婊-子也不敢和老子这么说话!”

    “有房间不给你们,是旅社的错,可我们明明客满你们还赖着不走,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扫了一眼寒光闪闪的匕首,李九洋喷出口烟雾,淡淡的道:“还有,绿帽哥,你们和我装装13,甚至骂我,打我,我都认。可你们最好不要侮辱林姐——一个字儿都不行。”

    “MLGBD,孙子嘴还挺硬!”似乎在李九洋的笑容里感受到了一丝嘲讽,绿毛把刀从桌子上拔下来:“老子就骂了,怎么的吧?MD,林哺心就是个小婊-子,千人骑,万人踩!”

    “彭!”

    李九洋眼里倏然闪过一道杀机,不等绿毛声音落下,这货势如龙虎,伸手抓住对方的头发,迅猛地向下一甩,绿毛的脑袋凶狠地撞在了吧台桌面。

    “啊!”

    桌面上的茶杯剧烈震颤,绿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鼻梁骨碎裂的同时,还喷出了两颗带血的门牙。

    这还没完,绿毛被撞得七荤八素,李九洋弯腰拿出一个矿泉水瓶,打开后刺鼻的气味瞬间弥漫出去,他瓶口下倾,暗黄清澈的液体居高临下,顺着绿毛的脖颈流淌至整个后背。

    “管你们在外面如何牛叉,在幸福旅社就是不能侮辱林姐,半个字儿都不行。”将矿泉水瓶扔到一旁,李九洋薅起绿毛的头发,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记住了没?”

    变故发生的太快,绿毛的两个同伴愣是没反应过来。黑狼帮在大学城周边肆无忌惮,他们根本不敢相信区区幸福旅社的小小服务生竟然敢对绿毛出手!

    “MLGB,你活腻了!”见绿毛疼的哼哼唧唧的乱叫,他两个同伴也不管那醉酒的妹纸,从身上摸出短刀,惊声怒骂。

    “你们没骂林姐,老老实实站好。”李九洋轻蔑了看了一眼绿毛的两个同伴,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对绿毛道:“你知道瓶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吧?”

    “汽油,是汽油!”绿毛瞬间明白了李九洋的意图,口齿漏风地呵斥道:“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

    两个同伴也懵了,搞毛的搞,自己才是黑社会啊,今天咋这么被动?

    “喏,你还算懂事。”李九洋人畜无害地呵呵一笑,但是看在绿毛眼里却是阴森恐怖,只有他才知道刚才这货出手有TM多狠。

    “小子!”绿毛色厉内荏:“得罪黑狼帮,以后你们别想在这附近混了!”

    “哥不是黑社会,压根就没想过混。今天打你的是我,以后想要报复冲我来,别牵扯到幸福旅社,尤其是林姐身上。”李九洋顿了顿,露出了一口白牙,阴森森的说道:“哥不是道上的人,不懂什么叫江湖规矩,不懂什么叫祸不及子女妻儿。我就知道一件事,出来混,你们也有兄弟姐妹,父母亲人吧?”

    “从现在开始,无论是黑狼帮也好,黑狗帮也罢,你们谁动林姐一根汗毛,我割了你爹的肉,放了你娘的血,剔了你妹的骨,断了你弟的根儿,把他们烧得干干净净,骨灰兑水喂你们喝了。”

    ***********

    新读者阅读本书之前希望先阅读本人前一本《游之江山美人》,不然可能有一些地方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