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击杀(11:15)

    第二十三章击杀

    已经被烈火烧焦的场中,徐松颤巍巍的站起身子,他的胸膛直接被破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鲜血不断喷涌,这样的伤势,几乎是致命的,火云金焰蟒的最强一击,他挨了个结结实实。

    咳咳~~

    徐松剧烈的咳嗽,吐出的全是殷红鲜血,他拄着乌龙剑,身子摇晃,他的目光落在前方依旧匍匐在地的火云金焰蟒,很想上前将其了结了。

    不过最终,徐松还是放弃了这种冲动,因为火云金焰蟒伤势虽然惨重,但是自己如果要杀对方,那属于妖兽的凶xing,肯定会临死反扑,到时候恐怕要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

    是人都不想死,徐松也不例外,这次出来抓捕林沐,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连对方的毛都没有碰到,还损失了一个凝脉境六重天的高手,自己更是受到致命重伤。

    徐松手掌一翻,一颗淡黄sè的药丸出现在手中,他直接送入口中,随后转身向着丛林之外走去,他伤势很重,及早想办法治疗的话,还有生机,却万万不能够再耽搁下去。

    吼!

    见徐松转身离去,那火云金焰蟒也发出嘶吼,声音之中带着暴躁和不甘,但是同样的,他眼睛所受到的致命伤势,也是需要尽快的治疗和修复。

    “徐长老,你这是要去哪啊”

    徐松刚走了两步,就听到一个yin阳怪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脸sè顿时大变,他一个转身,就看到一人一猪正用会意的笑容欣赏着自己的状态。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徐松语气有些生硬,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害怕了,他永远无法忘记张轩是怎么死的,就因为一个小小的伤口,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利用邪术吸干了jing气,最后变成粉末。

    如今的他,伤势可比张轩要重的多,若是林沐施展那种邪术,自己肯定是要步了张轩的后尘。

    当然,这是徐松太高估了自己,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需要林沐施展大吞噬术。

    “什么叫又回来了?我们哥俩压根就没走啊,有好戏看,岂能错过啊”

    林沐yin笑道。

    “好yin险的小子”

    以徐松的智慧,自然是瞬间就明白了林沐的目的。

    徐松话音刚落,整个人气势顿时变了,他祭出体内残存的真气,乌龙剑一荡,化为一道jing芒刺向林沐,如此近的距离,他对自己的攻击还是很有信心的,他要趁着林沐大意的情况下,不给对方施展邪术的机会。

    可惜,他的算盘还是打错了,作为一个超级兵王,从来都不会轻视自己的对手,也从来不会有丝毫大意的时候。

    更何况,即便是林沐大意,徐松现在的实力,也已经完全威胁不到他,如今的他,完全神化的两个穴道,实力已经不是之前能比。

    徐松即便身受重伤,这一剑依旧威势十足,可惜,却无法对林沐造成伤害。

    就在徐松出手的瞬间,林沐也动了,他身躯一闪,轻松的躲过这一剑,同时,他脚下一滑,来到了徐松的一侧,林沐两只手呈现虎爪状,闪电般击出,一只手扣在徐松的肩头,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猛然用力。

    嗤啦!

    鲜血淋淋!

    徐松一条手臂,在林沐的大力之下,生生给撕了下来,鲜血狂喷。

    啊!

    凄厉的惨叫响起,在这样的夜晚,显得异常yin森。

    徐松抬起另一只手中的乌龙剑,再次挥舞向林沐,只是,他的动作太慢了,林沐在撕裂他一条手臂的瞬间,一条腿也生猛的击出。

    那一条腿,化为最坚硬的攻击利器,正面抽打在徐松的胸膛之上,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徐松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几丈之外,震动的地面都在颤抖。

    这一次,徐松彻底失去了战力。

    看到林沐再次向着自己走来,徐松真的害怕了,他看着林沐,目光之中除了畏惧之外,还带着一丝渴求。

    “你别杀我,对你没有一点好处,玄元宗不是你能够对抗的,你放了我,我可以向宗主求情,饶你一命”

    徐松说道,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任何人都是脆弱的。

    “真是放屁”

    林沐嗤笑一声,他在玄元宗上大开杀戒,使得玄元宗颜面尽失,这根本就是无法化解的仇恨,林沐根本没有打算放过徐松,因为这是自己的敌人,对待敌人,就不能手软。

    如果今ri这局面易地而处,躺在地上的是自己,站在那里的是徐松,自己的下场,恐怕要凄惨一百倍。

    “告诉你老家伙,想要杀我,就要做好被我杀的准备,你是这样,你们玄元宗其他人也是如此”

    林沐杀机毕露。

    “你这个疯子,竟然想要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宗门,你以为你是谁啊,就凭你凝脉境的修为,真是笑话,告诉你,现在整个玄元宗满门上下都在找你,不久之后,玄元宗的通缉令就会传遍整个原州,你死定了”

    看到林沐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徐松说话也硬气了起来。

    “我是死是活,你都看不到了,因为你注定要死在我的前面”

    林沐缓缓弯下身子,拿起乌龙剑,这乌龙剑触手冰凉,上面有简单的纹络,虽然只是最低级的灵宝,但是比起一般的利器,不知道强多少倍。

    “我就用你的剑,杀你”

    林沐眼光冰冷,一剑刺穿徐松的脖子,解决了他的xing命。

    杀了徐松,林沐再次转身,一步步向着火云金焰蟒走去,这头大蟒,才是自己真正的目标,在他击杀徐松的时候,笨笨一直注意着火云金焰蟒的动静,发现它确实受到致命重伤,现在已经动弹不得。

    看到眼前人类一脸杀气的向着自己走来,火云金焰蟒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一丝恐惧,它口中嘶吼,漆黑的身躯再次布满金sè的火焰,只是,这种金sè明显黯淡了许多。

    “刺它眉心,妖兽的妖灵,都在大脑之中”

    笨笨提醒道。

    “大家伙,这次虽然多亏了你,但是对不住了,你还是要死”

    林沐纵身一跃,闪电般冲到火云金焰蟒的身前,火云金焰蟒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再次暴躁了起来,金sè的火焰向着林沐冲去。

    林沐早有准备,真气护体,抵挡住火焰,乌龙剑发出轻鸣,扑哧一声就刺入了火云金焰蟒的眉心,一声哀鸣从火云金焰蟒口中发出,带着浓浓的不甘。

    乌龙剑一挑,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金sè妖灵便被挑了出来,林沐大手一抓,将妖灵抓在手中,这妖灵,触手炽热,有一种灼烧的感觉。

    那火云金焰蟒,彻底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这才是真正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林沐这个渔翁,做的可谓地道的很。

    “笨笨,这颗妖灵你要是炼化的话,修为能够恢复多少”

    林沐转头看向笨笨,他知道笨笨非常神秘,若是实力提升了,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帮手。

    笨笨顿时眼睛一亮,看着林沐手中的妖灵,哈叉子流了一地,看的林沐一阵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