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鹬蚌相争,我来做渔翁(12:13)

    第二十二章鹬蚌相争,我来做渔翁

    徐松施展出来的裂石爪,绝非凝脉境一重的张力可比,裂石爪只是凡级下品武技,徐松完全能够发挥出超强的威势出来。

    徐松虽然击伤了火云金焰蟒,不过被那一尾抽中,他也不好受,火云金焰蟒力量近乎狂暴,即便是有着真气护体,依旧感觉到一阵气血翻涌。

    “这孽畜还挺厉害的”

    徐松暗暗心惊,却并没有畏惧,他整个人化为一道光影,打出真气长龙,再次向着火云金焰蟒冲去。

    吼~

    从大吼声之中可以听出,火云金焰蟒真的怒了,尾巴上受到的伤势,直接激发出了它最原始的兽xing,那一双冰冷的眸子,犹如驼铃一般,已经变成了血红sè,狂暴之气和杀气混合在一起,巨蟒要将眼前这个伤到自己的人类碎尸万段。

    轰~

    一声轰鸣,火云金焰蟒张开巨口,吐出一团金sè的火球,火球速度极快,以迅雷之势眨眼之间便冲到了徐松的近前。

    “乌龙摆尾”

    徐松反应也是极快,他整个人诡异般的扭曲,真气化为一条乌龙,风暴扫荡之间,将火球扫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火球撞击在一颗足有三人合围的大树之上,大树轰然断裂,接着便焚烧起来,火云金焰比起一般的兽火要强横的多,其中甚至还夹带着一起九天圣火的jing髓,这一人一兽一翻大战下来,整片丛林恐怕都被焚烧掉。

    呼呼……

    剧烈的真气风暴,徐松的攻击并未停止,他本身似乎化为一条巨大的乌龙,真气翻腾,向着火云金焰蟒席卷而去。

    “他这一招比裂石爪的狂风十击还要厉害,估计已经达到了凡级中品,那火云金焰蟒没有武技,恐怕不是徐松那老家伙的对手。”

    林沐吃惊道。

    “那可未必,妖兽是不能修炼人类的武技,但是凡是达到等级的妖兽,都具有属于自己的天赋神通,妖兽的等级越高,天赋神通也就越是厉害,一些聪明的妖兽甚至能够将其转化为强大的妖术,一些异种兽,和传说中的神兽,还会得到本命传承,强大的妖术厉害的不成样子,绝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笨笨解释道。

    人妖殊途,却各有各的修炼方式。

    果然,笨笨话音刚落,场中的火云金焰蟒便出现的异动,那两只血红sè的瞳孔之中,猛然激shè出两道火箭,刺破虚空,其中一道,直接刺穿了徐松演化出来的乌龙。

    徐松大惊,没有料到火云金焰蟒还有这等招数,他反应极快,身躯急速后撤,却依旧被另外一道火箭给划伤了手臂,留下一道鲜血淋淋的伤口。

    那火箭不但锋利,更是带着难以想象的高温,徐松的伤口冒出青烟,一大片皮肤被烧焦,伤口带来的疼痛,让他脑门都溢出了汗水。

    “好”

    暗中,林沐和笨笨同时叫好,两败俱伤,这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最佳结局。

    “畜生,今ri一定斩了你”

    徐松看来一眼伤口,浑身上下都是怒气,只见他手臂一震,一把乌黑sè的长剑赫然出现在手中。

    在火光的映shè下,长剑散发出冰冷的幽芒。

    “灵宝”

    林沐眼睛一亮。

    “凡级下品的灵宝而已,凝脉境六重的修为,用凡级中品灵宝最合适,不过在原州这样的小地方,炼宝师极度缺乏,即便在玄元宗内部,灵宝也非常稀少,他能够得到一件凡级下品的灵宝,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笨笨很随意的说道。

    “畜生,死”

    徐松大喝一声,长剑一顿,发出一声响亮的剑啸,乌光大盛,他真气完全灌输到长剑之中,口中再次喝道:“乌龙剑,乌龙摆尾”

    真气翻腾,乌龙剑似乎变成了一条真正的乌龙,真气波动扩散了两丈,向着火云金焰蟒斩了过去。

    “他利用乌龙剑打出乌龙摆尾,威势起码提升了一倍,火云金焰蟒危险了”

    林沐道。

    “关键时刻到了,就看火云金焰蟒还有没有其他的手段了”

    笨笨说道,气氛一时间变的无比紧张起来。

    徐松的攻势已经非常强大,武技,灵宝,使得他的战力提升一倍,这样的声势,火云金焰蟒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了一丝畏惧之sè。

    不过随即,巨蟒再次吼了一声,那一丝畏惧,完全被疯狂所代替。

    呼呼……

    金sè的火焰翻腾,以火云金焰蟒为中心,方圆数丈范围都变成了一片火海,炽热的温度将那一片空地都给烤焦,丛林开始失火,林沐所在的灌木丛,也燃烧了起来,使得林沐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向后转移阵地。

    “死!”

    徐松一跃而起,乌龙剑穿透一切,瞬间就来到了火云金焰蟒的额头之上。

    只听噗嗤一声,乌龙剑整个没入了火云金焰蟒的一只眼睛之中,只留下一个剑柄在外面,金sè夹带着黑sè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从眼眶之中喷涌而出。

    这是致命伤势!

    吼~

    火云金焰蟒受到这样的伤势,彻底狂躁了,只见他所有的火焰都瞬间没入体内,在徐松还没有来得及拔出乌龙剑的时候,一道赤金sè的火光从火云金焰蟒的口中吐了出来。

    这是火云金焰蟒最狂暴的一击,没有丝毫预兆,如此近的距离,徐松根本来不及躲避。

    噗!

    火光比利剑还锋利,直接刺穿了徐松的身体,从他身后穿出,没入后方的地面之上,留下一个拳头大小深不见底的小洞。

    噗~

    徐松身躯一晃,噗的一口突出大片鲜血,同时,一股大力从火云金焰蟒的体内传出,将徐松连带着乌龙剑弹飞了出去。

    砰!

    徐松重重的落在已经被烧焦的地面之上,浑身气息紊乱,伤口处血流如注,这样的伤势,几乎让他失去了战力。

    而另一边,乌龙剑拔出的瞬间,巨大的火云金焰蟒也噗通一声倒了下去,眼睛,是它的要害,最后关头,它又损耗本源发出最强一击,现在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火云金焰蟒体表的金sè火焰已经越来越弱,快要恢复到之前的纯黑sè,那一只被捅破的眼睛,依旧鲜血狂涌,而另一只眼,依旧凶恶的瞪着前方的徐松,口中不断发出嘶吼。

    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一人一猪相互对望一人,均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桀桀桀桀……

    一人一猪笑的一个比一个yin险,身躯一颤一颤,双眼露出yin.荡的光彩,将狼狈为jiān这个形容词完美的诠释了出来。

    事情的进展,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这才是真正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走,该渔翁上场喽”

    林沐甩了甩头,场中的一人一兽,对他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了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