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笨笨(12:53)

    第五章笨笨

    那张师兄一步步向着林沐走来,他脸上带着冷笑,浑身上下真气翻滚,汇聚成一条虚幻的巨蟒,掀起一股劲风。

    “小子,让你知道凝脉境与炼体境之间的差距。”

    那张师兄说着,真气巨蟒呼啸而出,向着林沐就扑了过去,在这种真气的压迫之下,林沐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压迫。

    不过这丝压迫并没有让他有半点的不适应,反而异常兴奋,激发出一股强大的战意。

    面对强大的真气攻击,林沐同样的毫无花哨的一拳。

    砰!

    沉重的一拳,即便以真气的尖锐,在林沐这一拳之下,也是立刻被打的溃散。

    “什么”

    包括那张师兄在内,三人同时惊呼一声,惊骇的看向一脸轻松的林沐,刚才那一拳,他们同样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丝毫的真气或者内力波动,仅仅肉身,就打爆了凝脉境的真气攻击,这人的肉身,到底该有多强。

    “好变态的肉身,这家伙一定是得到了某种强大的淬体秘术,这样的肉身强度,让人垂涎”

    那张师兄脸上yin晴不定,心中却有了另外一番计较。

    “林沐,你将你的淬体秘术交出来,我张力今ri可以饶你一命,并且引荐你进入玄元宗,如何?”

    张力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说道。

    “好啊,不过想要修炼我这种淬体秘术,第一步是要被打爆原来的肉身”

    林沐很认真的说道。

    “你敢忽悠我”

    张力大眼一瞪,杀气再次迸发了出来,林沐摇了摇头,他说的,可是实话。

    “让你尝尝裂石爪的厉害。”

    张力怒了,他浑身真气翻滚,所有的真气都汇聚在手掌之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辉。

    林沐眼睛一亮,这裂石爪定然便是这个世界上修士所修炼的武技,眼前的张力,施展裂石爪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变的无比凌厉,战力足足提升了六成。

    刷!

    张力利爪抓出,以诡异的方式,直接向着林沐的喉咙抓去。

    林沐不会任何武技,但是作为特种兵王,他本身的近身格斗技巧,却非一般人能比,再加上他肉身强横,最不畏惧的就是这种近身搏斗。

    林沐身体灵敏度极高,他身躯微微后侧,恰恰躲避这一爪,利爪擦过他喉咙处的肌肤,顿时感觉一阵凉飕飕。

    张力动作极快,林沐躲避了第一击,第二击变瞬间而至,林沐本能的打出一拳,虚空都在颤抖。

    林沐的拳头到了半途,张力的裂石爪却再变,闪电般扣住了林沐的手臂,真气翻滚,他用力狠狠一抓,只听嗤啦一声,竟然在林沐的手臂之上抓出几道血痕。

    “这么强大的肉身,我这裂石爪,连最坚固的石头都能够撕裂,却仅仅在他的手臂上留下几道血痕”

    张力心中一惊,眼中绽放出的神sè,更加贪婪,这样的淬体秘术若是能够得到,他的战力,将会无限制的提升。

    “哈哈,再来”

    林沐手臂受伤,宛若不觉,整个人犹如猛虎一般再次扑向张力,他欺身而上,连续打出数拳,每一拳都与虚空擦出火花,将张力的真气打的混乱,整个人被林沐逼退了三步。

    “裂石三击”

    张力心中也是发狠,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林沐打残,然后逼迫对方说出淬体之法,他不相信自己有武技加持,还打不过一个炼体境的人物。

    “别击了”

    林沐陡然加速,整个人化为一条直线,在张力还没有凝结出裂石三击的时候,便欺到了张力身前,一只铁拳砸向对方的面门。

    好快!

    这是张力唯一的感觉,对方的直线速度,太快了,他想要躲避,都已经来不及。

    啪!咔擦!啊!

    拳头砸在脸上的声音,鼻梁骨断裂的声音,伴随着惨叫之声,张力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若非有真气护体,林沐这一拳,足以打爆他的脑袋。

    “啊,你敢伤我,我要杀了你”

    张力身子还在后退,他口中大叫,似乎难以接受自己会被一个炼体境的人打伤。

    “那我就先杀了你”

    冰冷的声音,张力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正好看到林沐那冰冷能够冻死大象的眼神,心中不由一颤,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杀戮果断的眼神。

    “别杀我”

    张力害怕了,只是,林沐并没有就此停手,他一把抓住张力的脖子,用力一捏,只听咔擦一声,捏碎了对方的喉咙。

    林沐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上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但是却明白了一个现实,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要想生存,那就必须比别人更强,更狠。

    他杀张力,不是因为与他有多大的深仇,而是不想给自己留下什么麻烦,并且,施展大吞噬术重塑肉身之后,一股戾气似乎隐藏在体内,让他在战斗之中更容易产生嗜杀的情绪。

    “你,你你杀了张师兄”

    那女子声音有些颤抖,看向林沐的眼神,充满了畏惧,一旁的刘师弟,早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林沐转头,眼神之中满是冰冷的气息,在这眼神之下,两人觉得自己的灵魂都有些颤抖,那种眼神,似乎是一个王者专有。

    “不要杀我们”

    那刘师弟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亲眼目睹了张力的死状,他浑身都在颤抖。

    一道白光激shè而来,落在林沐的肩膀,同时,白猪的声音在林沐耳边响起。

    “小子,斩草除根,做事别给自己留下尾巴”

    不用白猪说,林沐也没有打算放过这两人,杀了张力,若是放走这两人,必然会给自己留下无穷无尽的麻烦,从张力之前所说可以猜出,玄元宗在这原州地域,是一个强大的势力,林沐现在还很弱小,根本没有可能和一个门派对抗。

    “跑”

    感受到林沐的杀气,那女子大喝一声,率先向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林沐杀机禀然,他化拳为掌,一记掌刀斩在那刘师弟的脖颈,毙了他的xing命,随后,整个人直线冲出,几个呼吸变追上那女子。

    林沐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扭断了那女子的脖子。

    一连杀了三人,林沐那种嗜杀的情绪越来越浓郁了,他双眼逐渐变的赤红,胸膛一起一伏,只觉得浑身燥热,浑身的暴虐气息,似乎只有杀戮才能够释放。

    哆!

    陡然,白猪大喝了一声,强大的音波进入林沐的耳朵,林沐浑身一个激灵,被这一震,给拉回了现实,那股嗜杀的情绪,也缓缓被压制了下来。

    “我刚才竟然被杀戮的情绪影响了心志”

    林沐擦了一把冷汗,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杀戮,想不到会如此。

    “小子,你体内有一股很重的戾气,刚才若不是我及时将你唤醒,你受到那戾气的影响,将会丧失心志,沦为杀戮机器”

    白猪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得意。

    “体内隐藏的戾气,看来与事先大吞噬术重塑肉身有关”

    林沐瞬间就找到了原因。

    “小子,我救了你,你怎么不说句谢谢”

    白猪再次开口,打断了林沐的思绪。

    “谢你个大头鬼”

    林沐没好气的瞪了白猪一眼,这一场杀戮,完全都是因为这头极品猪而起。

    “死猪,老子要离开了,你赶紧滚开,别跟着我”

    林沐说道,这死猪肯定是个惹祸jing,若是带在身边,少不了麻烦。

    “小子,给本尊说话客气点,什么死猪死猪,我笨笨是龙,是龙”

    白猪很郑重的说道。

    噗~

    林沐庆幸自己没有吃饭,否则直接就喷了出来,他一把将肩膀上的白猪抓了下来,拿在眼前左看右看,怎么看都还是猪,和传说中的龙,哪里有半点的相似。

    “他nǎinǎi的,你敢鄙视本尊,谁规定龙不能够长成猪样”

    白猪蹙了蹙鼻子。

    “你刚才说你叫啥?”

    林沐眨了眨眼睛。

    “我叫笨笨”

    噗~

    ………………

    甩了许久,林沐还是没有能够将笨笨给甩掉,这头猪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自己,并且,这家伙速度奇快,赶不走打不掉,到了最后,林沐只能任由这家伙卧在自己的肩头。

    “死笨猪,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哪里”

    林沐问道。

    “叫我笨笨,我不是猪”

    笨笨强烈抗议。

    “这里是原州地域,靠近大荒,出了这片丛林,便是玄元宗地界”

    笨笨说道。

    “原州地域?距离天元界中部有多远”

    林沐问道。

    “确切的说原州也属于天元界,只不过是天元界的边境,距离天元界中部,也算不上很远,不过要是让一个不会飞行的凝脉境修士走,一百年也走不到地方”

    笨笨说道。

    “这么远?”

    林沐一惊,蓝翎儿所在的蓝家就位于天元界最中心,而御天阁,更是在中州大域,这原州,相对于整个天武大陆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

    不过林沐也不着急,早晚有一天,他会再次进入天元界中部,进入蓝武家族,到时候,他要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你这小子很是特殊,肉身强横的变态,虽然无法达到凝脉境,但是你现在的实力,却相当于凝脉境二三重,只不过没有武技罢了”

    笨笨说道,估量了林沐的实力。

    提起武技,林沐不由响起了张力的裂石爪,张力施展裂石爪的时候,战力足足提升了六成,并且给自己造成了一丝伤害。

    “若是我能够得到一门武技,战力必然更加强横”

    林沐暗道,他虽然有荒古秘术大吞噬术,但是这种秘术,以他现在的实力,有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体内的戾气,或许就是施展大吞噬术留下的后遗症,不到万不得已,这种秘术,还是不要施展的好。

    “小子,现在正好有一个能够得到武技的方法”

    笨笨说道,林沐没有看到这家伙说话时眼中的狡黠。

    “什么方法”

    林沐问道。

    “一ri后玄元宗对外招收弟子,你只要去参加考核,进入玄元宗,就能够得到玄元宗的武技”

    笨笨道。

    “我有病啊,今天杀了人家三个弟子,明天去参加考核”

    林沐撇了这货一眼,典型的不靠谱。

    “你是杀了三人,但是没有人知道是你杀的啊”

    笨笨继续说道。

    林沐点了点头,笨笨说的没错,他虽然杀了三人,但是并没有人看到,走出丛林,他也没有好的去处,去玄元宗混混也不错,也能够对这个世界多一些了解。

    “死猪,你干嘛如此急切的想要我去玄元宗,你丫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林沐看向白猪,这家伙绝对是一肚子坏水。

    “放屁,我笨笨这完全是为你着想,当然了,你要进入玄元宗,那也得带上我”

    笨笨说道,眼中的狡黠更浓。

    “你都烧了人家房子,不怕被直接打出来”

    林沐无语,不过从白猪的不自然的表情可以看出,这家伙要进入玄元宗,那绝对是有所图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