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断肠人,在天涯

    断崖,雾气弥漫,寒风凌冽。

    一群身穿长袍,气息浑厚的人怒视着断崖尽头双手紧紧交握的男女。

    断崖尽头的女子一身淡蓝色长裙,宝石般的眼睛凝着泪水,面上的表情却是坚定决绝。

    女子身旁的男子紧紧护着女子,一件黑色长袍在寒风猎猎作响,仅仅两寸不到的短发,在这里尤其格格不入,不同于这群长袍之人,他体内并没有丝毫的真气波动。

    林沐回身,脚下的石头一碰,滑落万丈深渊。

    他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自己竟然落到了这种境地,不过当他看到身旁的女子,感受到交握传来的温暖,他知道,这一切,都值得。

    “翎儿,你真的为了一个来历不明并且修为连凝脉境都达不到的小子让爹爹为难不成”

    对面,一身锦衣的年人满面阴沉,狠厉的目光如刀般划过林沐。

    年男子的目光,犹如冰刀一般落在林沐身上,仅仅一眼,林沐就觉得犹如坠了万丈深渊,若非蓝翎儿用灵元帮自己护体,这一眼,就能够看死他。

    对于林沐来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实在太强大了。

    一个月前。林沐还是地球上一个特种兵王,在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和同伴进入了一处不知名的禁地,竟然开启了一扇时空之门,他和同伴立刻被时空风暴给吞噬,那种强大的吞噬之力,立刻就将同伴撕裂成粉碎,而他,奇迹般只是昏迷罢了。

    当林沐再次醒来,是在一片丛林之,简单的竹屋,出尘般的仙容,依稀还在眼前,他被蓝翎儿救了。

    那是一个纯净的如水一般的女子,让他这个从未尝试过感情的特种兵王,瞬间被完全吸引,一个月的时间,两个终于还是产生了那海枯石烂般的情感。

    这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和地球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明科技,却有着无上神通,强大的修士,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昨日,蓝翎儿终于告诉了林沐她的身份,蓝武家族的掌上公主,几乎称霸整个天元界的蓝家,对于这些,林沐虽然不懂,但是也知道,蓝翎儿身份显赫,两人想要在一起,必定受到强大的阻力,只是他没有想到,这阻力,竟然会如此大。

    “爹,女儿非林沐不嫁”

    蓝翎儿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父亲蓝天龙,委屈而倔强。

    “翎儿,你爹爹也是为你好,你可千万不能犯傻,你看看你身边那人,来历不明,修为弱的就是一个凡人,你们差距太大了”

    一个长的俊美的年女子也是开口说道,她看向蓝翎儿,眼满是怜惜,再看林沐,也是忍不住怨恨。

    感受到那鄙夷的眼神,林沐心忍不住长叹,在时空的另一端,他的强大的特种兵王,罕逢敌手,来到这里,他就是一个蝼蚁,对面那些蓝家人,随便出来一个,都能够像碾死蚂蚁一样碾死自己。

    “姑姑,翎儿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真爱,但是遇到了他,我知道了”

    蓝翎儿看向林沐,眼底尽是温柔,在她眼里,眼前这个男子,虽然没有强大的实力,却是真正能够带给她快乐的人,这一个月,也是她长这么大最开心的日子。

    “哼!既然如此,我就杀了这个废物,让你彻底死了这条心”

    蓝天龙作为整个天元界都赫赫有名的人物,蓝武家族乃是真正的修仙大族,作为一代族长的他,脾气自然不怎么好,他杀气禀然,就要出手。

    “爹,你要杀他,就从女儿的尸体踏过去”

    蓝翎儿娇躯一晃,挡在林沐的身前,见她如此,蓝天龙怒火更胜,自己养了十八年的女儿,竟然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与自己翻脸。

    “我要杀他,你根本就拦不住”

    蓝天龙冷冷的盯着林沐。

    “你若杀了他,女儿立刻在你面前自绝心脉”

    蓝翎儿抬起倔强的双眼。

    “你”

    蓝天龙气结,这个超级霸主般的人物,此刻竟然浑身在颤抖,十八年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温顺乖巧的女儿,一旦倔强起来,竟然能够倔强到这般程度。

    “蓝翎儿,我羽枫双哪里不如那个废物,你竟然敢如此待我”

    就在这时,一个犹如惊雷般的声音响起,随后,两道身影鬼魅般的出现在断肠崖之上,这两人,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白衣少年,面如冠玉,俊朗无比,另一个,看起来四十岁上下,身穿古朴道袍,他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让无数人臣服的气势。

    “见过羽掌门”

    面对这突然出现的年人,蓝天龙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蓝家所有人同时行了一礼。

    如果说蓝家是雄霸天元界的庞然大物的话,那么御天阁就是雄霸庞大州的巨头,乃是真正的修仙大派,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

    眼前这两人,一个是御天阁的阁主羽道兼,另一个是其子羽枫双,这两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蓝翎儿和羽枫双之间,很久之前就有了婚约。

    对于这份婚约,蓝天龙也是非常的在意,毕竟这是能够抱上大树的机会,还是一颗超级大树,再过一些时间,蓝翎儿和羽枫双就要完婚了,却不料半路杀出一个林沐。

    “蓝族长,这是怎么回事”

    羽道谦语气不悦的说道。

    “这个”

    蓝天龙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解释。

    “既然你们蓝家处理不好,那就让本公子来处理,蓝翎儿是我羽枫双的女人,若是被其他男人抢了去,那就是我羽枫双的耻辱,是整个御天阁的耻辱”

    羽枫双傲慢无边,他说完,身躯一闪,就来到了蓝翎儿和林沐身前。

    “羽枫双,你死心吧,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蓝翎儿针锋相对,却将林沐护的更紧,羽枫双虽然不到二十岁,但是修为已经非常恐怖,即便在整个天武大陆,也算是一等一的天才。

    “蓝翎儿,你这个贱人,我哪里比不上这个来历不明的废物”

    羽枫双冷冷的说道,他那一声贱人,犹如一记重锤击在了林沐的心上。

    “你丫说谁是贱人”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一个特种兵王,他从来都没有怕死过,骂自己可以,骂自己心爱的女人,就不行。

    林沐一把将蓝翎儿拉了回来,他向前走了两步,一双冰冷的眸子能够冻死一头大象,虽然羽枫双的威压压迫的他浑身欲裂,他却根本不在乎,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只要他还是个男人。

    “一个废物死贱种,也敢在本公子面前叫嚣,你算个什么东西”

    羽枫双看向林沐的眼神,满是蔑视,那是完全看蝼蚁的眼神,这种眼神,深深刺痛林沐每一根神经。

    “我算你一脸,你才是贱种,你们全家都是贱种”

    林沐破口大骂,他已经看清了今日行事,这般局面,自己必死无疑,既然无力改变结局,何不骂个痛快,另外,他现在的距离,离羽枫双非常近,对方要想杀自己,仅仅弹指之间,自己死了,或许这场纠纷,就会停止。

    “找死”

    果然,羽枫双向来高高在上,何时被人如此骂过,他元力翻滚,杀气禀然,对着林沐就拍了过去。

    “翎儿,就当我是一个过客吧,你是我见过最美最单纯的女子,只怪林沐无能,不能与你长相厮守”

    林沐知道,羽枫双这一掌,他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他也没有打算去躲。

    “我本该和同伴死在时空隧道之,能够遇到你,多活了一个月,我还是赚了的”

    “我也曾渴望一场牛郎织女般的恋情,你给了我,是我无能”

    “翎儿,再见了,若有来生,我一定要成为天地间的最强者,将你风风光光的迎娶”

    林沐缓缓闭上了眼睛,而就在他闭上眼睛的最后一瞬,一道蓝影陡然挡在了自己身前,那张绝美的容颜,正微笑的看着自己,而她的后背,完全露在了羽枫双的掌下。

    “沐哥哥,翎儿陪你一起”

    蓝翎儿紧紧抱着林沐的腰,似要将自己整个身躯都融入林沐体内。

    “不”

    林沐和蓝天龙同时大叫了一声,林沐明显感觉到,蓝翎儿收敛了所有的元力,她竟然不做丝毫抵抗,一心要和自己死在一起。

    可惜,一切都晚了,这一掌,连羽枫双都难以收势。

    两横泪终于不争气的从林沐眼流了出来,多少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哭,哭的撕心裂肺,肆无忌惮,在这生命的最后关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将怀的娇躯抱紧。

    轰!

    这一掌,还是打了下去,一口鲜血喷在林沐的胸前,在这般大力之下,两人直接向着断崖之下落去。

    而林沐惊骇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受伤,原来蓝翎儿在最后关头,用尽修为保住了自己,想让自己落入断崖留下一丝生机。

    “沐哥哥,来生,我一定做你的新娘”

    蓝翎儿不能说话,林沐却能够感受到那微弱的心声。

    刷!

    一道身影飞射而出,一把将蓝翎儿抓了上去,林沐看到,那出手之人,正是蓝天龙,蓝天龙的脸上,满是心疼之色,他手拿出一颗淡黄色的药丸,送入蓝翎儿的口。

    “引魂丹”

    林沐曾经听蓝翎儿提起过蓝家一种续命的丹药,这引魂丹,最起码能够保证蓝翎儿十年不死。

    “废物,去死吧你”

    林沐身躯急下降,一道身影却再次出现自己上空,正是羽枫双,他无情的再次打出一掌,打爆了林沐的身体。

    羽枫双离开后,并没有发现,一面古老的巴掌大小的镜子漂浮而出。

    【新书起航,各位兄弟姐妹,新的征程,开始了,请大家关注纵横,关注大至尊,新书,求收藏,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