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2、震撼·丁浩的坚持!

    人们开始担心丁浩。

    而丁浩却任凭自己的鲜血流淌飞溅,没有任何后退的打算。

    辗转挪身,锈剑如电,【追电宫剑】催发到了极致,瞬息之间,还了六剑。

    剑影如电芒,终于还是成功地在疯了狂的梁飞雪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与此同时,丁浩的上臂部位,再次血花飙现,被对手的利爪梨开一道印痕。

    以伤换伤。

    丁浩身上已经出现了两处伤势,但是却怡然不惧,斗志十足地哈哈大笑。

    他没有使用【闭门谢客剑式】。

    他不想养成自己对于这一招无解防守剑式的依赖,在这样的同门弟子大比之,并非是生死相拼,所以丁浩需要用最激烈的战斗,来积累自己的实战经验,弥补自己的短板。

    化身为狂兽的梁飞雪,在神秘力量的催动之下,实力达到了四窍武徒境,超出了记名弟子的平均水准数倍,也超出了丁浩太多。

    不过,他的理智和判断也被这神秘力量干扰,只剩下战斗的本能,所以丁浩还能与其纠缠一阵。

    咻咻咻!!

    叮叮叮!!

    轰轰轰轰!!

    锈剑划破虚空呼啸的声音,利爪和剑刃撞击的声音,拳拳入肉的击打声音……各种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连绵不绝地从擂台央传出来,如同一曲暴风雨一般的交响乐。

    而伴随着这曲急骤交响乐的,还有飞溅的血花。

    丁浩不断被对手击,在躯体上留下一道道血痕,甚至被击的到退出去。

    但是每一次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回冲出去,手的锈剑,结合着可怕的寒气,总要在梁飞雪的身躯上留下一点点的印记,这才甘心。

    疯狂!

    苦战!

    彻底的疯狂!

    不尽的苦战!

    在明显实力不如对手的情况之下,丁浩仿佛也陷入了疯狂,身上的伤口一道道地增加,却都被他以风雪寒气冻结,如同一位永不疲倦的战士一般,奋不顾身地发起冲锋。

    周围的呐喊助威之声,已经早就消失。

    每个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擂台上这场惨烈的比赛。

    自从五院大比开始以来,丁浩所参加的每一场比赛,都会有一种都东西让人产生感动,而这一场比赛,丁浩展现出了的东西,叫做斗志和不屈服。

    那飞溅的血花,就像是一朵朵燃烧的火焰一般。

    在这样好强度的战斗之下,就连彻底被那神秘力量主宰,失去了神智的梁飞雪,渐渐都感觉到了疲倦和消耗,胸膛开始剧烈地喘息。

    砰!

    孙飞被一爪击在了前胸,口喷鲜血飞了出去。

    不过在飞出去的瞬间,他的锈剑,也几乎削断了梁飞雪的一根手指。

    战斗,暂时停止。

    梁飞雪眼眸之的血光依旧,不过似乎多了一点点的疑惑,躯体能能地感觉到了自己体力的流逝,这是以前每一次处于这种状态的时候,绝对无法感受到的奇怪状况。

    他浑身多了大大小小二十多个伤口,不过紧绷如同钢铁一般的肌肉,锁住了血管,没有鲜血沁出来。

    对面,丁浩的修长的身躯,犹如标枪一般屹立在擂台上。

    只是相比较梁飞雪,他的情况更惨,一袭青衫已经彻底破碎,全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沁出了鲜血,却被他以冰雪寒气封住了伤口,以免失血过多失去战斗力,远远看去,就像是披了一层银透红的战甲一般。

    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丁浩身上的伤口居然有这么多,禁不住发出了难以遏制的惊呼。

    “天啊,只怕有一百多个伤口……”

    “右腰上的那条伤口,差点儿撕破了腑脏!太可怕了!”

    “都这样了,还要战斗吗?”

    “再战下去,会死人的!”

    “裁判官为什么不制止这样的比赛,太血腥了,太野蛮了,这是比武,不是角斗!”

    “为什么,丁浩师兄他为什么不施展那一式剑术?梁飞雪一定无法突破那一式剑术的,他就不用受这么严重的伤了!”

    那些仰慕丁浩的女弟子们,有些已经眼噙着晶莹的泪花儿,不忍看到这位大众情人如此凄惨的模样,更有甚者高呼丁浩的名字,劝他放弃算了。

    “我是来战斗的,不是来表演的,战斗,怎么能不见血?不经历暴风雨,怎么见彩虹?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经历血与火的洗礼,问剑宗的弟子,就不应该怕受伤!”

    掷地有声的话,像是在回答台下弟子们的疑问。

    当他决定不施展【闭门谢客剑式】的时候,就已经料到,如有这样艰苦的局面。

    但是,他无悔!

    就算是被击下擂台,也无悔!

    一定,要赢得漂亮!

    李牧云的骄傲,也刺痛了丁浩的骄傲。

    丁浩黑发飞舞,豪迈无双,哈哈大笑,反手撕下了粘在身上的破碎青衫,**上身。

    健硕的流线型肌肉在夕阳最后一丝余晖之,显露着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力和雕塑一般的美感,而那大大小小沁着鲜血的伤疤,更是增添了这种视觉震撼力。

    ……

    男弟子们则呆呆地看着丁浩。

    丁浩说话、撕衣的这一瞬间,有一种东西狠狠地撞击着他们的胸膛,点燃了他们的热血。

    是啊,我们来问剑宗,是要变成强者的,而不是来玩耍的!

    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经历血与火的洗礼!

    不经历暴风雨,怎么见彩虹?

    这些话,是入宗之前、入宗之后乃至于这几天时间里,每个人都停了无数遍,也悄悄对自己说了无数遍的话,但是此刻,从满身伤疤、死战不去的丁浩的口说出来,却彻底的震动了他们,让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这些记名弟子,他们之前被各自的家族保护的很好,从未经历过如此残酷的一面,也未意识到,进入问剑宗,他们还将面临这更加残酷的淘汰和挑选机制。

    今天这一幕,算是给他们上了第一课。

    人群,李兰有些呆滞地看着那个修长健硕流血的身躯。

    想着战斗一开始的时候,丁浩说过的“你有你有的骄傲,我有我的理由,战胜李兰师兄只不过是你侥幸”的话,这个野心勃勃的阴柔少年,眸子深处闪过了一丝从未有过的色彩,一闪而逝。

    =======================

    感谢鹅头红老友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