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5、低调还是技穷?

    就在所有人都为梁飞雪感到惋惜的时候,突然之间,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变化,就在这个时候,令人瞠目结舌地出现了——

    胖子突然停止了闪避。

    他以手的长剑和梁飞雪硬碰硬接了三招,然后趁机拉开了距离,手忙脚乱地摆手,大声道:“停!停!不打了,不打了,我的个妈呀,我不行了,饿死我了,再不吃东西我就要饿死了,算了,你赢了,不打了……”

    说话之间,竟是直接跳下了擂台。

    众人瞠目结合地看到,这死胖子犹如脱了缰的野狗一样,迫不及待地冲到选手休息准备区,从自己的包袱里泛出一只金黄酥脆、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烤鸡,三两下撕开来,疯狂地朝着自己的嘴巴里塞去。

    “你妹哟……”丁浩也忍不住一额头的黑线。

    这是要闹哪样啊?

    梁飞雪愣愣地站在擂台上。

    这个始终沉稳低调的【七义盟】老二,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最终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赢得最终的胜利,一双丹凤眼之,流露着哭笑不得的神情。

    短暂的沉寂之后,擂台周围顿时爆发出一片哄笑之声。

    黄衫北院的弟子们一个个低下了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这个死胖子,真是个天生吃货啊,居然在这个时候掉链子,这可是丢了整个黄衫北院的脸啊,太丢人了,太无耻了!

    一直和这吃货【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美少年林信,此时也坐在休息区,目露凶光地盯着胖子,一副【划地绝交、割袍断义,从今以后我不认识这个胖子】表情。

    “白衫院,梁飞雪胜!”

    裁判官大声地宣布了最终比武的胜负。

    这场比武,无疑是五院大比开赛以来,最为奇葩的一场,人们也许预料到了结局,却绝对没有预料到过程,更没有预料到,最终决定了比赛胜负的因素,居然是“饿了”这个最不成理由的理由。

    白衫院的弟子们欢呼着迎下了梁飞雪。

    梁飞雪的胜出,让白衫院距离距离“两个本院选手会师决赛”美好目标,又更近了一步。

    至于李牧云?

    虽然丁浩也很强大,但是几乎没有人认为这位神秘莫测、具有王者之姿的【七义盟】之首会输。

    因为李牧云有着绝对的实力。

    ……

    “下注了啊,下注了,五院大比,李牧云对丁浩,距离比武开始还有一炷香的时间,买定离手啦啊……”

    在演武区外围的一些隐蔽角落里,不断地传出这样的声音。

    一些人暗开设了赌局,将五院大比当做成为敛财的机会,这的确吸引了不少记名弟子乃至于外门、内门弟子的参加,生意火爆。

    当然,能够组织其这样赌局的庄家,至少也是问剑宗的内门弟子,身份显赫,具有可信度。

    虽然问剑宗对于门人绝对算是大度,提供各种修炼资源,但是修炼武道所需要的资源庞大不可限量,几乎任何一个武道强者,都是用金钱和资源堆出来的,穷人和散修想要出人头地,实在是太难。

    通过门派之的各种考核,设置赌局,收敛钱财,是许多内门弟子最喜欢的途径之一。

    而且,宗门规矩,并不禁赌。

    “喂,还有一炷香时间,丁师兄的比赛就要开始了,你拉我来这里干什么?”张凡不满地看着王小七,两个人鬼鬼祟祟地行走在拥挤的人群。

    “嘿嘿,当然是来赚一笔啦。”王小七嘿嘿贼笑,目光在几个摊子上来回移动观察。

    张凡闻言,小心翼翼地建议道:“你要下注?可别到时候赔了啊。”

    “呸呸呸呸,我怎么会赔?”王小七此时已经选好了一处规模最大的摊子,挤了进去,极为熟稔地道:“老板,说说赔率,丁师兄和李师兄谁的赔率更高?”

    “丁浩一赔十,李牧云一赔一点五,买定离手啦!”摊主热情地招呼。

    张凡云里雾里地问道:“呃?什么意思?”

    感情这猎户少年太单纯,根本不知道赔率是什么东西。

    王小七耐心地解释了几句,张凡顿时大怒道:“什么?看不起丁师兄?赔率这么高?小七,我们就压丁师兄,你有多少钱?”

    王小七一愣,没想到猎户少年转变这么快,旋即从怀里掏出了几张金票,还有大把金叶子,往摊子上一扔,大喝道:“黄金一万两,压丁浩赢!”

    张凡和周围的人都到吸一口冷气。

    一万两?

    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

    摊主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朵花了:“这位兄弟出手真大方,问剑宗公正过的金票?没问题,正好一万两,这是下注凭据,您收好!”

    王小七很享受周围震惊的目光,得意洋洋地收好凭据。

    张凡顿时对他好感大增:“小七,原来你也对丁师兄这么有信心,我也相信,丁师兄一定赢,到时候你就发财了。”

    王小七嘿嘿一笑,道:“不是我,是我们,还有丁师兄,这一万两,要是赢了钱,我们均分。”

    张凡吓了一大跳:“这怎么行?我可是一两银子都没有出……”

    “我说行就行。”王小七拉着张凡脱身出来,不由分说地催到:“快回去,丁师兄的比赛就要开始了,我们一定要给丁师兄呐喊助威。”

    “好。”一说到这件事情,张凡也急了。

    “哎哟,哎呦……”走了几步,王小七突然抱着肚子:“不行了,肚子疼,我要拉稀,你先赶紧回去为丁师兄加油,我上个茅厕,稍后赶来……”

    张凡不疑有他,嘱咐了一句,分开人群,朝着一号擂台走去。

    看到张凡走远了,王小七嘿嘿一笑,生龙活虎地返回之前的摊子,在众人震惊羡慕的目光之,又掷出三万两黄金,大笑道:“快快快,三万两,压李牧云师兄赢,老板,快给我凭据!”

    须臾,王小七笑嘻嘻地从人群走出来。

    “嘿嘿,丁师兄,虽然我也很相信你,但是商人嘛,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我也是为了赚钱嘛,到时候赚了钱,大家一起分,您可千万别怪我对您没信心啊。”

    说着,收好凭据,朝着一号擂台狂奔。

    ==============